刚刚更新: 〔萌宝1V1:爹地你出〕〔天命神符师:君上〕〔农女有毒:王爷,〕〔穿书:攻略那个大〕〔双双金鹧鸪〕〔攻略你的世界〕〔刘备的日常〕〔抗战之烽火漫天〕〔三国之龙图天下〕〔八零神医小娇媳〕〔慕林〕〔郓城法医打包走〕〔只锦〕〔纯情大明星〕〔爱你江先生〕〔诡秘怪谈〕〔我走错了重生门〕〔都市剑说〕〔我是大反派〕〔妙女多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79节朱仝计划,下
    这天,又是下午美好时光。

    朱仝又笑呵呵一手抱着一个娃娃来到了那条小溪处......

    隐在附近林中的宋江、吴用瞧得清。

    三女人,显然是伺候小衙内的侍女保姆,威胁性是零,可视为无。朱仝则武士常服,没骑马,腰间虽然带着口刀,却神情轻松闲适,可能是在赵庄势力范围,连辽国都承诺不敢再犯,他毫无戒备心,就是陪着两娃娃出来游玩消遣的。

    雷横看到朱仝更是喜出望外,仿佛自己茫然的人生立马有了主心骨。

    他只是有些诧异朱仝异常爱惜的漂亮大胡子居然肯舍得放弃,不留了,变成了修剪得漂亮的短须,没了大胡子,少了几许武官的威猛威严,倒是多了几许清爽利落感,人也显得年轻干净了许多,也许这样更符合一个需要经常浴血拼杀转战的忙碌军人形象,只是美髯公没了大胡子还是美髯公吗?

    朱仝似乎变化很大,不是以前那个窝在郓城县的土鳖弓马都头了,那么内里变没变?还是以前那个朱仝吗?

    不禁是雷横这样想,就是宋江以及多少熟悉点朱仝的吴用也在这么诧异担忧。

    毕竟分别也有几年了,双方的境遇差别太大。

    雷横起码还混过州级中有正经级别有实权的威风政法官员,也算混得有身份有过体面也多了点大城市的见识。而宋江却是最差,忒惨了,不但县级临时工押司做不成了,还成了杀人犯,流落江湖,有家不能归,一度寄人篱下委屈不已,漂泊中整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多次遇险,更惨的是发昏盘算错了,自愿去江州服刑,吃尽苦头,命都只差一点点就丢了,算计来挣扎去,到了还是个罪犯,而且罪过更大了,逆贼头子,终归克死爹当了草寇....而朱仝虽然在边关需要和凶恶的辽贼厮杀,却是到了赵廉手下就成了倍受重视和关照的将军,一路升迁,真正是个在朝廷眼里也有分量的人物了......

    最最重要的是,

    朱仝是在一代公认绝代奇才高人赵廉身边做事,那眼界、心胸、思想、追求和能力怕是大大不一样了.....怕是成了真正的有大能力大抱负的英雄,不是哥们情义与窝在草寇山寨自在痛快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能绑架和诱惑的......

    但看看朱仝此时自然流露的举止神情,宋江断定朱仝仍然是那个重情重义的暖男好汉兄弟,这就够了,况且事已至此,怎么也得试一试.......成了,那就收获大了。朱仝可是在赵廉身边成长起来的人才....若是不成,又能坏到哪去.......

    宋江一想到朱仝在赵廉那学到了不少高招,能力更大了,不止是个武力高的打手了,有勇有谋,能做统军大将甚至统帅,能帮助谋划与抢班夺权,能支撑起他宋江军事集团的大事,他就亢奋激动得禁不住浑身打摆子........

    他向雷横使了个眼色。

    雷横回了神,会意地一点头,随即悄悄钻出了林子,猫腰借着茂盛的野草与坡丘悄悄摸到去赵庄的大路上,而且离朱仝也很近了,这才直起身形,大步流星走向朱仝,惊喜叫了一声:“老朱,朱都头,别来无恙,还记得昔日故人吗?”

    他已经努力抑制了情绪,可是还是激动得声音都走样了,走样到连他自己都觉得说话声太怪异了。

    正满脸慈爱笑呵呵看着自家闺女和小王子开心玩耍的朱仝,猛然听到这声招呼,霍然转身,定睛一瞅:“雷,雷横兄弟?”声音中也瞬间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惊喜。

    雷横的心忽悠一下子落了实底:朱仝兄弟果然还记挂着俺.......

    “是我啊。雷横。”

    雷横激动得居然差点儿当场落泪了都。

    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能激动得如此脆弱。

    他雷横可是凶猛的糙汉子,眼泪?这玩艺自打他懂事起似乎就没流过了,没那功能了,寡母艰难拉扯他成长的岁月里,他有的只是越来越强壮也越来越心硬凶狠强大暴躁胆横......名符其实的雷横。

    雷横被自己的情绪弄得有点迷茫......也不怪他如此,戏子白秀英那件案子,他太意外太冤太窝囊太倒霉了,若是有朱仝在,他怎么可能犯那种低级错误,怎么可能落得那种丢尽人的凶险中........强烈的挫折感、失落感至今让他耿耿于怀......

    朱仝却哈哈大笑着已大步迎上来,啪一声重重拍了雷横肩膀一把,打量着雷横笑道:“兄弟,你怎么有空到这来了?”

    雷横嘴角抽动着,神情复杂地嗐了一声:“好久不见了,兄弟。说来话长了.......”

    朱仝闻言收敛了笑容,仔细瞅了瞅雷横,声音变得凝重:“怎么了?难道是老太太她.......遇到了什么不幸?”

    雷横愣了一下,随即一股暖洋洋的喜悦猛涌上心头,但赶紧摇头道:“我娘没事,还挺好。你知道我的,老娘拉扯我长大太不容易了。我把我娘的命看得比我自己的还重,舍不得她遭一点罪受半点委屈。怕我娘受气,我连家都不成。”

    “那不就结了?”

    朱仝又成了开心的笑容:“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呢。老娘既安好,那还有什么大不了的让你神色那样?”

    境遇不同,直接造成人的心境情怀以及心理承受力不同。

    朱仝自己清楚自己背靠着一个强大无匹而且会飞速越来越强大的国家,自己又有本事,并且是这个强大国家的太子不久后的王的心腹爱将,在不断培养成长中,目前过得已极好极安心痛快,年老的父母安泰,在帝国那边住着宋国人做梦也想像不到的漂亮舒适宅子,有钱,有高明医,有这世上最好的保障,根本不用他因为不在身边伺候着而操心,婆娘带着还小的儿子在那边尽孝和照顾孩子,来信总是满满的幸福快活,闺女还在这边却是在二王妃身边陪着小王子快活玩耍生活并自然而然受到赵廉夫妇的教导、影响,明年就满六岁了,就可以上学接受帝国那最好的教育了,而且正好他要和沧赵家族一起撤到那边......一切顺随如意,以后更是前景光明,前程远大,他的心境自然是明晰安稳开朗自信的......

    雷横却是心境有些苦涩迷茫孤独无助......

    尽管感觉当强盗才最适合自己,在二龙山又有山寨老大老二这样的旧识老友一起强力罩着,亏着谁也亏不了他,而且混二龙山强盗应该有前途......宋王朝这样子怕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说倒就倒......但是,毕竟一切都是模糊没个准的......

    雷横好不容易按下情绪定了神,按宋江吴用事先交待的,说:“咱们兄弟分别久矣,有好些话想聊聊。”他说着瞅瞅那三个女人,又说:“咱们是不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说说话?”

    朱仝爽快笑道:“这是当然。走,去赵庄边喝酒边聊去。哈哈......至少酒肉能包你满意。”

    雷横哪里肯去,连忙道:“还是别了。赵庄,当今第一侯爵爷大学士府,我一卑贱落魄糙汉子......啧,咱们还是去那边林子里说说话吧,清静凉爽,心安。”

    朱仝眼一眯,但随即痛快道:“好,就依你。先说说话,再尽地主之谊,让你痛快了。”

    说着,他不禁笑着捶了雷横一拳:“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自卑扭捏了?这可不象是你插翅虎的风格。”

    脾性?

    懂。

    风格是啥东东,雷横没读书,只勉强识字,听不大懂。

    他心中有鬼,被朱仝一调侃,不禁有些尴尬,却被朱仝笑着亲热的拍拍胳膊先向林子去了。

    二人走到林中深处。林中一阵笑声响起。

    朱仝定睛一瞧,心中不禁了然:果然是宋江在此。那书生气质的应该就是智多星吴用了.......

    宋江满脸欢喜地热情迎上来,双手抱拳笑道:“朱贤弟,久违了,可想煞宋江也。”

    朱仝赶紧笑应回礼:“原来是押司哥哥在此,怪不得雷老虎坚持拉某家进林子说话。”

    说着,他又爽朗的笑起来。

    宋江笑得更是欢畅亲热,随即介绍了身侧正静静笑着却是仔细观察朱仝的吴用。双方也抱拳作礼,彼此吹捧客套了一番。

    朱仝还问:“不知晁天王可好?”

    他问的是吴用,而不是宋江,有深意。

    吴用敏锐察觉点滋味,眼神闪了闪却笑道:“天王体壮如牛,武艺日日苦练,精进不少,更胜往昔。日子更是过得一向快活。如今又得宋公明入伙辅佐做了二当家的,如虎添翼。二龙山大业蒸蒸日上,前途无量。”

    朱仝听了,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宋江一伙事先在林子这布置了一番,草地上铺了条毯子,备了酒食,可盘坐于地把酒言欢。

    大家随后坐了,推杯换盏......展开诉说别情的套路.....宋江和吴用话里话外的慢慢开始进入套话,试探朱仝,想了解些赵廉、赵庄和沧北军情况,更想了解到朱仝本人的思想变化和对未来的打算。

    可惜,对前者,朱仝绝口不应,对后者,朱仝也只是含糊说了句如今世道混乱艰难,更需清醒眼冷静对待未来的路。

    宋江、吴用一唱一和的费心默契套路了好久却什么也没得到,不禁失望又感慨:分别太久,终究是有些生疏了。但也没绝望,反而感觉出有戏。

    朱仝似乎对沧北军的出路有些担忧,极可能内心对赵廉的处境、应对策略以及未来出路也不大看好。

    赵廉太刚强了,行事锋芒太盛,遇事不肯妥协低头婉转,一味的强硬.....这和他太顺利的士途有关,不是缺乏政治智慧和手腕,否则也不可能得赵佶那么宠信,并且能靠能力闯出年轻之极就那么大的官和权力,连蔡京这样的超级老贼都挡不住,陷害不了......也是一脉相承的沧赵家族的鲜明风格个性——不惧任何困难和挑战,不向任何恶势力低头,迎难而上,披荆斩棘........宁折不弯,宁死不屈。

    沧赵那盛名天下知的老太君正是如此人物。一个女人,一个老太太却是有好男儿也难有的铁打硬骨头和强硬性格。

    然而,刚则易折,不可持久。

    沧赵家族以及赵廉落到如今的尴尬处境,正体现了这一点,只怕不久就会应了太刚而折的古训。

    宋江越发如此坚信。

    “哈哈.......朱仝贤弟,车到山前必有路吗。不必多想。来。来。来,喝酒,喝酒,久别重逢,喝个痛快......”

    林中远处潜伏的戴宗听到宋江这些话,这是事先商量好的暗语。

    他立即向生铁佛和飞天夜叉二人笑着小声道:“该出手了。”

    二恶狞笑着一点头,也不说话,拎着朴刀悄悄摸出林子,潜行向两娃娃正玩得开心处,到得近前,清晰瞅着赵廉的这个儿子长得居然是如此端严美貌,胖乎乎粉雕玉琢一般,而且浑身都透着一股子聪明伶俐劲,这么小却眉眼传神,简直是天上上品仙童转世人间的天生富贵儿,玩水捉鱼又是玩得那么开心幸福,笑得童声清脆枭枭,无忧无虑的,有漂亮小姑娘陪着,还有漂亮温柔细心的侍女大姐姐紧盯在身边体贴照顾着护着......不知怎么的,看着如此可爱的孩子和爽心悦目景象,二恶心中却是猛升起一股子杀机。

    这股子杀机来得是如此猛烈,让二恶依宋江私下单独吩咐叮嘱“看情况,可杀之”本就有的杀心歹念越发赤烈冲动。

    二恶猛地从潜伏处冲出来,飞步抢来,朴刀下意识已经横起,大有赶上就一刀杀了小衙内的意思......不想,看着柔弱美妙无力的女人却是反应异常警觉迅速,二恶仅仅暴露身形狂奔了两步,紧盯在两娃娃身边的那对年轻侍女就立即抱起了孩子向二恶扑来的方向冷静绕开、眨眼奔离了溪流,抱着胖乎乎分量都不会轻了的孩子,穿着裙子,却能跑得飞快,再不见半点之前的柔弱无力小女人感觉,看那身形步法居然是练家子,看那镇定自信的神情更可判断必是精通武艺的练家子。

    二恶诧异,却也没多想......

    赵廉唯一幸存的宝贝儿子,沧赵家族高度重视其安全,必然的负责看护的人不会那么简单无力,现在看来怎么也应该是有一定战斗力的。二恶自负本领,又凶强胆大,杀惯了人,丝毫不惧,只是看到目标逃离飞快而着急。追得更凶。

    .。妙书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