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凡兵王〕〔惟吾逍遥〕〔万界邀请函〕〔反派至尊〕〔龙王楚炎〕〔炮灰无限试炼乐园〕〔霸刀杀天〕〔从斗罗开始打卡〕〔瓦洛兰没事〕〔狂婿〕〔大宋骄阳〕〔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都市神级教师〕〔凰不归〕〔至尊狂兵〕〔林间谷雨〕〔御前心理师〕〔傲世王者楚炎〕〔楚炎林雪薇〕〔一品兵王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82节如火烤煎熬
    晁盖自然还意识不到宋江是个能早晚妨死他坑死他的大坑。

    他只是不理解宋江怎么了,也多少意识到宋江原来是个能折腾能惹祸多事非的麻烦精。

    要命的是如何承受赵岳的鄙视与愤怒......

    晁盖愁得有点六神无主,急忙找公孙胜商量。

    公孙胜得知宋江居然勾结吴用去坑赵岳家,不禁骇然变色.......他也一点儿不知道这事,心中震惊的是:宋江怎么就敢?

    但转瞬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宋江此举绝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失智,而是仔细权衡过其中的好处。

    宋江无疑是想通过坑沧赵来进一步扬名天下.......天下的英雄豪杰们,朝廷君王重臣们,你们都看看,你们不敢敌对的,朝廷也束手无策不敢得罪的牛逼人家,我宋江却敢,而且能。我宋江就坑他了,就害死他家最珍视的儿孙了,就触动他家逆鳞了.......他家愤恨怒极却对我宋江无可奈何,他家再厉害,对我宋江也只是纸老虎.......怎么样?还是我宋江有魅力有能耐最厉害吧.......自负是不得志、有力没处使的英雄好汉们,赶紧来投靠我这个明主吧,你还等什么呢?

    做震惊天下的大事,树无上威名,是宋江的目的。

    这和江湖绿林新秀人物想上位就挑战江湖老名士踩地位崇高的武林大腕扬名是一样的路数,也是最难却也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宋江想上绿林天下最高位,也没别的高招,必然也来这一手。

    宋江此举不止目标如此。

    他还有向朝廷露露脸,挂上号的意图,为以后可能走的招安路打基础铺路子......

    .他做了朝廷会表面震惊愤怒内里实则振奋倍感快慰的大事,做了朝廷不敢做的事,替朝廷出了口发作不得的憋屈气,必然能获取朝廷的欣赏,至少是另眼相看......

    至于坑仁德美名天下皆服的沧赵会臭了英雄豪杰名声,会防碍二龙山吸引天下好汉发展壮大.......宋江不这么认为,他必是看清了如今天下就没什么好人了,所谓的英雄豪杰全是些首重利益实惠的名利恶徒,只认能带来利益前程的强者,仁德什么的没人真在乎,臭名也就不是影响好汉来投靠的障碍,正相反,臭名越响亮,威势越大,越是能赢得注意和认可.....

    本就是强盗嘛,还用在乎美名恶名?

    再美名也是凶恶强盗。

    树起义气当先的大旗,打出威名来,就足够吸引天下的好汉来入伙。做好对自己兄弟义气当先这一件事就够了......

    宋江心够黑,这盘棋算计得够大。

    吴用掺和进去了,无疑是看透了宋江的心思,感觉宋江更高妙,符合他的口味,跟着宋江也最有前途,所以.......当然和老主晁天王的交待也肯定准备好了足够的说辞:朱仝也是晁天王的旧友。弄朱仝上山是为山寨为天王利益考虑。

    朱仝可是有大能耐又义气可靠的老乡老兄弟,这样的兄弟多多益善,岂可放置一边不弄了来入伙抱团一块快活......沧赵再仁德再好,那也是人家的事,与我二龙山利益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关系?

    赵廉赵岳哥俩和二龙山有些交情,但那怎么能和山寨根本利益相比......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我们是逆世的强盗世人眼中的恶贼。他们家是正面的权贵军阀。双方根本不是一路人,也永远不会走到一起,早晚不成敌对死仇,也必定分道扬镳.....如此还顾忌什么?还念什么恩情交情?

    乱世至矣,谁最强谁就可能是最后的赢家,能坐上那一统天下的至尊宝座,掌无上大权,享无上富贵。从这个角度来说,沧赵越厉害越是竞争对手......对山寨而言,不择手段树起最响亮的名声,最快壮大实力,攒足逐鹿天下的本钱才是最重要的......晁天王,你想说了算,想一世谁也管不着你,谁也不能给你气受,想一世和兄弟们尽情逍遥快活,那就得和沧赵争,翻脸是必然。

    这些借口想必也足够忽悠动晁盖心动理解原谅吴用。

    晁盖讲义气,却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为了快活自在老大的位子,必要时也是照样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这位晁天王天生是绿林强盗的性子,天生就适合干这一行。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死板仁义无视切身利益的人.......

    公孙胜明白,当年生辰纲案,赵岳明知晁盖是个难得的好汉却断然没就势收纳麾下,正是忌惮晁盖强盗老大的心性。

    晁盖如此震惊着急,除了义气,也是太忌惮沧赵势力。

    不说沧北军,只说梁山.......晁盖可是太清楚赵岳的厉害。

    当年生辰纲一事想夺梁山落脚,以刘唐李忠这样的一流身手一齐动手对付赵岳一人,却象强壮正当年的大人收拾小孩一样被眨眼放翻反抗不得,这是何等可怕的身手?

    晁盖也是高手,又久混绿林,活了三十多年就没听说过能厉害如赵岳这样程度的。按常理,怎么也应该打个几十回合吧。他清楚就算当时自己亲自动手偷袭也是眨眼就倒的下场。刘唐等动手时,他看得清楚,自己也无法破解赵岳出手,根本就反应不及,那速度,那力量......即便到了今天,他的武艺又长进不少,也照样没勇气面对那样的高手。而那时的赵岳按年龄来说还只算是个孩子,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赵岳长大了,那本事岂能不强得更令人惊恐绝望.......

    忌惮赵岳只是一方面。

    一个人的厉害终究有限,岂能斗得过重兵。也不用那么害怕.....

    晁盖却心里明白:以做生意名闻天下,其它方面只能算默默无闻的梁山,绝不会象表面那么简单。

    若说梁山没藏着可怕的军事力量,天下人都相信了,他晁盖也绝不会信半点。

    以沧赵家族的英明远谋,怎么可能不暗中早安排好了足够的武力势力保护梁山,也就是保护好早早分家出来以梁山为生存基业的赵岳这样的家族心肝子孙。

    最重要的是,晁盖到了二龙山站住脚后有闲有心思了,慢慢想明白了个道理:赵岳和他本质是一样的人,至少有一点是绝对相同的,都是受不得别人的气,追求活得自在逍遥,只能当老大,绝不当有人能随意吆喝的老二的人。

    这样的人岂会不重视私人武装势力的培养?岂会随意做虚弱无力混日子,家族一失势了就能被人随便欺负?

    他晁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以己度人.......

    传说朝廷曾派钦差以慰问为名侦察过梁山的人群主体是群可怜的聋哑残疾男女,梁山确实有兵丁私人武装,但寥寥无几,对朝廷来说等同于无,可无视。晁盖对此一撇嘴:就算梁山上全是聋哑人,那也肯定是能战的可怕残疾人。谁敢小瞧了梁山实力,那就是找死,就象那些总试图恃暴力强大去毁灭赵庄却总是全莫名其妙死在那片绝地一样......

    无论是出于情义,还是出于实际利益,晁盖都不想和梁山结仇。

    公孙胜观察着晁盖,不动声色地问:‘哥哥是想冒险去赵庄解救宋江他们?“

    ”当然得去。“

    晁盖应着,又苦恼的叹口气,问:”公孙先生,你说我是不是先去梁山一趟,先和赵岳......“

    公孙胜直接摇头道:”去干什么?找难堪吗?“

    你二龙山特么想杀人家的宝贝侄子,居然还想让人家代你向家族求情放过凶手。想什么呐你?

    若是去梁山,即使赵岳不翻脸,那也至少是难堪。双方都难堪之极。能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就别给双方都找不自在了。

    想赔罪,想义气救人,那就硬头皮冒险直接去赵庄恳求那当家老太太是不是肯原谅.......这才是最礼貌最有规矩的。你让赵老二夹在中间掺和,算怎么回事?除了陷赵岳里外不是人,还能有别的?再说了赵岳能做他当家的祖母的主吗?

    晁盖人情世故也明白得很,也知道去梁山先勾通赵岳不妥。

    其实他也自觉没脸去。

    公孙胜一断然否决,他也就死心了,去赵庄,心里再打怯也只能咬牙去了。

    公孙胜阻止晁盖去梁山也是他知道赵岳不在梁山。

    赵岳和赵廉,哥俩并肩在北边打仗呐。如今仗打完了,梁山军回山了,但赵岳并没回梁山,而是返回老家陪老太太,在尽孝。老太君经历了又是地震洪水又是最牵挂重视的子孙一同冒险打仗,连连受惊吓担忧,需要子孙宽怀开心。

    有赵岳在赵庄,想必恼怒火大了的老太太也不至于把主动送上门来的晁盖给直接咔嚓了。

    晁盖又商议,是不是尽量多弄点钱带去赵庄也算赎罪诚意......啧,二龙山也真没钱了,带钱去也拿不出手。

    公孙胜一听这话差点儿当场冲晁盖翻白眼。

    想什么呐你?花钱赎罪?那是赔罪吗?那是对沧赵家族的羞辱。人家差你这点钱?嗯,嗯,就算差了,那也绝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只会火上浇油彻底激怒沧赵家族不念旧情的怒火.......你晁天王八成去了也就不用回来了.......

    晁盖虽然没听到公孙胜回应什么,但他自己也苦笑一声说:是我想得差了。唉!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难办的事。宋公明可真会给我出难题。公孙先生,你说宋公明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宋太公等于死在他手,他受打击太重,心智失常了......”

    公孙胜暗自翻翻白眼:“还怎么了?人家是急于积攒实力和声望干掉你这个老大好尽快上位......

    晁盖很想带着公孙胜一起去,也好有人在身边随时拿主意,也能给他壮壮胆,但山寨交给别人打理,他又着实不放心,就放弃了,一如既往安排公孙胜为主,文武全才的可靠兄弟任森为副,代管山寨,他只带着贴身保镖万大年,由戴宗引路,三骑飞马奔往赵庄。

    到了听闻已久的圣地也是绝地——赵庄,晁盖瞅着这处神奇的地方,心里一阵阵发紧,不禁连连咽了几口唾沫。

    这时候,赵庄的改造工程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僧人团已经返回沧北不在这了,来时整整一万僧人,回去时却足足少了两千多,不是工伤折损或累死了这么多,而是僧人发现赵庄并不管逃跑,感觉是机会就不断有逃离的......最终少了这么多......僧犯们自从由全国各地押来沧北当耕农服刑......一直无一人逃跑,无论多凶恶胆大或多么总想重端起高僧名士架子继续不劳而获过人间神仙日子,都没逃,沧北军示意想离开的可以随便逃也没逃亡的,可现在终于有逃的了......

    贪图安逸享乐,吃不得大累大苦,所谓无欲无求的贫僧照样如此,甚至还不如普通人。

    只逃了五分之一僧人,也不是不逃的能任劳任怨肯吃苦受罪,或者意识到了自己混神佛子弟寄生社会愚弄万众是罪孽要赎罪,纯粹是不傻,知道逃走只是去别处当人形牲口找虐找死,连在这辛苦劳动却能衣食住行医......无忧的安心生活都没得混了.......朝廷不可信,社会人心之险恶贪婪,都不可能给免费苦力僧犯好日子过.....控制住自己逃走谋自由的强烈欲望......

    赵庄只剩下别处投来的流民还在继续完成城堡剩下的细致活。

    晁盖看到的就是数千民夫汉子操着各地口音在说说笑笑却忙忙碌碌挥汗如雨修城的情景。

    他不禁感慨,这就是沧赵家族的魅力。

    一场出人意料的惊天大灾突袭毁灭了这的沧北百姓,但是转眼间天下的百姓就涌来这么多人及时填补了赵庄劳力的空虚,这些人居然宁肯当赵庄的佃户奴仆也不肯在家乡守着良田宅院当自由自在的地主或商铺老板!

    能让百姓这么认可的,天下之大,却还能有谁?

    如今,万民皆恶,可就算是皆恶的百姓也首先选择追随仁德恩情广布天下的美名沧赵,而不是追随强大恶田虎之流。

    这就是人性人心。

    再坏的人他也首先愿意跟着仁义不乏强大可安心跟着的人混。

    这么简单的道理,宋江他那么聪明却怎么就不懂呢?

    他怎么就敢斗这样的人家呢?

    他是感觉他的呼保义孝义及时雨名望和才智手段能压过沧赵,还是觉得唯有权力实力是一切?

    宋江也许变了,变成了朝廷官府那些大头巾一样的只迷信权力与利益的人......晁盖终于心生一丝戒心.......

    他看着先修好了的深邃城门和仅仅五个守门的庄丁,反复鼓鼓勇气,策马上前,下马抱拳,对那应该是把门头目的汉子恭谨道:”劳烦小哥通报一声,就说山东晁盖前来恳求拜见老太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