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情相爱共此生厉〕〔景家娘子会做媒〕〔嫁偶天成〕〔都市超级奶爸〕〔傲世苍神〕〔君倾心与卿〕〔大数据修仙〕〔重生后我嫁给了死〕〔都市巅峰高手〕〔神级龙婿〕〔独步紫寒〕〔都市至尊战神〕〔空间医女:穿梭古〕〔重生之先声夺人〕〔绝顶战神〕〔赘婿风范〕〔田园风华:神棍小〕〔湘神〕〔大刁民〕〔武帝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93节作,上
    范琼没见识过赵岳大闹京城的风格,看到赵岳稳步走向他,还以为赵岳要坐到他这边和他说点什么,或者是站在他面前斥骂威胁他点什么让他识趣立即滚蛋,他不是没警惕戒备,但万没料到赵岳会毫无征兆的如此粗鲁凶暴直接动手.......

    就在范琼很坦然(大爷的)坐在那,脸上带温和笑,眼睛却是暗藏戒备、嘲弄、阴狠、挑衅意味斜瞟着赵岳走近,神色平静正常的赵岳突然双手齐伸,两只长长的手臂瞬间抓住了范琼和小厮的脖子,快得根本不是这对有一定武力的主仆恶客能反应过来的,力量更是大得无法想像,卡鸡脖子拎两只鸡一样轻易从座上提起二人脚不着地在赵岳身侧左右吊悬着。

    范琼主仆惊骇之极,眼睛都瞪得溜圆,脸瞬间发紫,本能挣扎,脚踢腾着却踢着空,他们是悬在那侧对着赵岳的,下意识前后晃荡着踢哪能踢着,而双手则不是普通人的反应那样去抓卡脖子的手,而是军人武夫的反应,都第一时间下意识去摸腰间宝剑,却摸了个空,惊惶中他们忘了随身佩剑被没收了垃圾一样丢在院门那的地上,哪有凶器可拔出来杀赵岳做反抗,就算有,他们也不可能有能力拔用,卡着脖子的大手不但阻住了他们的呼吸,还卡住了他们的动脉流通,他们的大脑既无血液也无氧气供应,双手转瞬无力,根本提不起来.......就象上吊自杀的人一样,吊上去了是不可能有力气和机会只靠自己就能从绳扣上解脱出来再放弃自杀可有机会反悔轻生.......

    赵岳仍然满脸平静,拎着两只鸡几步走到大厅门口,随手一甩。范琼主仆就幸运解脱了要命的卡锁,向着天空斜飞了出去,体验自我飞行的美妙滋味飞了至少七八米远,扑通重重拍跌在院子里坚硬的石头水泥地上,摔得二人一魂出世,二魂升天,胸中震荡,一股强烈的烦恶翻涌堵塞着胸中,但这股子难受得要死的烦恶感随即就被后背的巨痛取代了.......

    范琼主仆就象腰断了一样,痛得脸扭曲难看之极,而脑子却是一片空白,耳朵似乎听到的全是嗡嗡杂音,个个四仰八叉横在那里一时间动弹不得,等他们反应过来情不自禁地张嘴惨叫时,已有四个突然冒出来的侍卫扑了上来凶狠掌切在二人耳后打晕了二人,把二人的瘆人惨叫硬是憋了回去,没能吼出来破坏这座院子的安宁祥和气氛吓坏小孩子,随即两人服侍一个,一人提一只脚脖子,倒拖着范琼主仆迅速离开了院子.......当然,范琼万分爱惜却掉了的知州官帽也被同时带走了。

    赵岳站在客厅门口看着范琼二人从院子里消失,低头瞅瞅刚才卡脖子的双手,看到手上的油汗,厌恶得皱皱眉,去香皂洗了好几遍才罢休,至此这的麻烦扰人就算解决了,没他的事了,又没事人一样去了祖母身边说说笑笑伺候着了。

    范琼二人死狗一样拖向大院外.....

    在门口的台阶上,侍卫也丝毫没停,照样那么拖着走。

    棱角鲜明的石头水泥台阶刮得小厮后背剧痛,下了两阶台阶他就醒了,醒了拖下台阶更痛,还不如昏迷着不知不觉其苦,但也有好处,他抬起了脑袋,后脑勺不用强行弹奏坚硬的台阶了。这也算他只是小厮打扮没穿铠甲的好处。

    范琼则不然。

    他穿着精良的大将铁甲,有铁甲保护着,后背刮台阶倒是没那么痛苦伤害,但也因此苏醒得慢了,昏迷中脑袋不知抬起避免台阶碰撞,后脑勺比小厮的多强弹了几下台阶才痛醒了......过了这个台阶,也不知他会不会脑震荡直接变成傻子......

    侍卫不关心这对不知死的恶客会不会已成了伤号傻子.....他们和主人一样不耐烦.......

    赵岳是有太多事要忙活,电报处理帝国那边传来的成堆技术难题或梁山一些请示......海盗帝国的科技与工业是跳跃式发展的,也可以说是畸形发展的,钢铁时代的内容在飞速进行,却已经有同时进入的计算机与信息技术、电子芯片、电子自动化生产、纳米技术、石墨烯技术、生物基因医学工程.........方方面面,很多是赵岳不擅长或也不懂的,但他的见识在,至少可以给出些方向指导启发,而这在科技发展上是极重要的......

    科技上的东西,很多的就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就不那么难了,若是没捅破,只怕几十几百年也不会发现和突破........

    让赵岳越来越惊喜的是,中国人确实是聪慧的卓越种族,一旦解脱了思想上的种种教条束缚,有了自由的科研思想和强烈的探索欲望,就渐渐暴发出了惊人的能力.......智商超高的天才似乎很多很多,层出不穷......也许是这时代没有污染的祸害,吃喝呼吸.....生存环境干净,生活与医疗条件也好了,营养跟得上,聪明健康的孩子一批批出生长大.....帝国的科技前景远大,眼前的成果就喜人,这让赵岳对这个时代的强烈失望情绪在转变,心情大好,也就对范琼这一类的上门找存在感的小丑格外不耐烦,何况他还想着趁着这段时间好好陪伴孝顺祖母......

    幼时,祖母差点儿弄死他,但他从来没怨恨过,只是在心里戒备着,如今则往事都成了云烟,老太太把他当长孙一样宝贝得紧,生怕他有个什么意外,念念挂在心上,他也越来越敬佩祖母,亲密关系是双方共同努力十几年一点一点牢固建立起来的,赵岳从感情上愿意孝顺这位平凡中证明了非凡的老太太.....祖母要走了。下一次再能见到,还不知是什么时候,也许这一别就天人永隔再见不到了,再想孝顺也没机会.....所以他很珍惜眼前这段尽孝的时光......岂肯在范琼身上浪费时间。

    老奶奶的心则飞到了两宝贝孙子都孝顺在膝前的欢喜中,也飞到了海外的儿子那,儿子是唯一的,她越老了就越是牵挂惦计着好久未见的儿子,在很大程度上,儿子取代了孙子的分量,又象当初那样成了她的心头肉,此时是满心的喜悦和期待......哪有心思耐烦逗“傻小子”范琼玩.....

    而老奶奶的侍卫,以及留守赵庄这的所有人都会随着老奶奶的提前撤离而离开。

    他们有对自己坚守战斗过的这里有深深的不舍,更有对即将到来的美好未来的满怀期待和喜悦......与帝国那的生活相比,宋国这的生活环境简直就是地狱,在帝国那边,即便是打仗,战场殊死搏杀,那感受也是和在这不一样的,即使是死也是比这边美好的,何况家人亲朋还在帝国那边殷殷等待着团聚欢庆。此时他们一个个表面仍是那么平静如常,但心里早象着了火一样激动着........于是范琼就倒霉了,不但遭遇了赵岳祖孙俩的干脆简洁粗暴,更得承受侍卫的不耐烦产生的凶暴。

    离开了大院,侍卫只顾径直拖着腿沿着天然石头或水泥取平的街道拐来拐去的拖向庄外.......

    范琼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遭遇赵庄如此对待......没闹翻啊,他来到这后一直极好地控制着事情的进展,分寸把握得很好,没刺激得老太太会升起怒火杀机,本不应该引起赵庄人的如此干脆凶怒........

    但,他的困惑惊疑恐惧很快就被别的感受取代了。

    赵庄只是个村子,但城堡大得象很多州城一样,楼房设计,挤一挤住个十几万人马不是问题,勾通内外的纵路还被一排排楼房有意影响得拐来拐去的,出庄子的路格外的漫长,而街道全是石头底或水泥的,不说石头路的天然不平与棱角锋利,就是抹得平坦的水泥路,那走起来舒服,可是拖在上面就遭罪了,后背擦地拖着走,时间稍长就不是人受的.......

    范琼开始还奋力蹬腿挣扎,甚至出言摆知州身份喝问威胁或哄骗,结果只遭到粗暴踢打和冷笑,反复几次后就只能悲哀愤恨之极却老实下来,但,后背的磕磕与摩擦,他很快就受不了了,先是热,铁甲保护着,不平的石头刮擦不到肉体,但快速拖进中铁甲和路面起了热,他渐渐感觉到了烫得慌,甚至象烧红的铬铁按在肉上一样,这已经难受之极,却不是终点更不是极致,渐渐的背部的甲片磨坏了甚至刮磨散了架破开,单薄的里衣很快就烂了,直接就成了肉体和路面亲密.......油皮被擦破,血肉模糊,还火烧火燎的,那种酸爽滋味.......幸好有铁甲抗了绝大部分的路虐,也幸好他养得够肥厚.......

    小厮就没他幸运了。

    没有铁甲保护,直接是单薄的秋季衣服和路面较劲,很快身体就失去保护,后背直接亲吻摩擦大地........一道血痕从庄里拐来捌去一直延伸到庄外。等到城堡外时,这个跟着主人一样胆大凶横极拽的刁恶之奴,脊柱都磨坏了.......凶横到了头。

    庄外。

    东琼带来的二百人马都停在庄前特意打的水泥地之外的草地上呆着。赵庄的规矩,任何来客的人或车马停只能停在泥地上,不得停在水泥地上。城堡周围一圈的水泥地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晒粮食,岂能让人马停这随意弄脏了。

    范琼进去做客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但这些官兵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任谁在秋季还毒辣的大太阳下暴晒着干巴巴的等待也会不耐烦,何况这些兵全都不是好东西,从带队将领到士兵都是没一个肯吃苦遭罪委屈自己的。

    就在他们东倒西歪坐地上瞎扯蛋窝火熬着时间,突然就看到听到知州大人惨叫着被......拖着出来了。官兵都愣了,随即心就一寒,一个个全赶紧蹦了起来,下意识就握紧了刀枪紧盯着城门和城墙上,生怕神秘恐怖的赵庄会对他们展开突袭。

    很显然,很自负的文武双全范大人在这也没戏唱,与传闻的郑居中一样哄骗赵庄不成,把事情也搞砸了......而原本这些官兵对有文化的京爷武官范大人表现出来的能力和魄力是很有点信心和期待的......

    范琼从京城带来的几个亲兵急眼了,纷纷拔刀怒吼着冲向城门洞,但突然城头上飞出两枝箭把抢得最快最积极凶恶奋勇的两个家伙射翻在地......那箭有大拇指粗,比一般的箭长好大一截,轻易洞穿了二人的胸膛.并且带得二人向后飞跌了出去.....二人倒地抽搐了十几下就寂然不动了。这变故吓得其它几个亲兵惊恐地止步、抬头盯向城头,却什么也没看见。但他们却立即仓皇退回了泥地那边.......

    四个侍卫把范琼主仆拖到城外,一较劲,就象甩人形垃圾袋一样把人冲官兵丢了出去......范琼跌得又一声看破喉咙的尖叫,熬痛熬折磨坚持到了现在,看到了曝光却两眼一翻白昏了过去。小厮由只微弱地呻吟了一声就没动静了.....

    长相本就属于粗旷野蛮派的二彪此刻满脸恼火,杀气腾腾,显得更野蛮可怕。

    他粗大的手指指指范琼,

    “搬这家伙赶紧滚蛋。以后,不得传召,管你是朝廷还是地方官府人,不分好意歹意,敢来这,统统格杀勿论。滚——”

    带队军官和官兵很恼火:赵庄也太嚣张了.......但也就是敢心里恼恨,没一个敢在这耍胆量造次的。

    范琼的亲兵仓皇上前抬走主人,惊恐看到范琼惨不忍睹的后背,无不惊骇出声,急眼想简单治疗收拾一下,却没带伤药......今日他们是为“平和友好”关系的开创与建立而来,又不是来打仗的,没想着能用上金创药什么的。没奈何只能撕布先凑合包扎包扎.......触痛并没让范琼醒来,只是梦魇中的一样呻吟了几声照样昏迷不醒.......随后弄到马上绑着驮走.....

    死的两亲兵和不知死没死的小厮也同样绑到马上带走。但走之前还得负责把水泥地上的血迹污秽清理干净。赵庄人也不管工具。官兵只好自己想办法,好在都是宋军特色的斗笠式军帽或头盔,就充当了装水工具,去东河取水冲涮......

    做完这个,仓皇离开赵庄,直到回到县城驻地,很多官兵也没回过神来,只感觉是惊恐之极的梦魇经历。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