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侠女来袭:本王妃〕〔威龙霸天〕〔武道凌天〕〔我是一把魔剑〕〔医路逍遥〕〔狂兵赘婿(上门女〕〔数据废土〕〔夫人虐渣要趁早〕〔娶我吧救命恩人〕〔伏天氏〕〔我真不是学神〕〔都市古仙医〕〔豪门龙婿〕〔最强透视〕〔明星男友太深情〕〔重生之都市修真者〕〔我的空姐老婆〕〔神豪从游戏开始〕〔上门女婿程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03节奋斗的特权.......
    当白时中硬头皮装作满副为了大宋复兴舍得一身剐,悲壮正义凛然坚定大声再提税法改革时,朝堂上顿时炸了......

    这是权邦彥提倡的议案呐!

    具体内容一点儿没变,不是已经否了吗?还逼得权邦彥那狗贼吓得逃跑了不敢呆在京师免得臭名广播下被天下人愤慨之极弄死,这怎么又提出来了?

    还是新计相白时中这刁滑之徒上任就提的.......白时中若是这么忧国忧民这么有担当,那世间没鬼才怪了.....

    反对。

    坚决反对。

    权邦彥提了,不行。换个人,由年纪大资格老的白时中接着来就可以了?

    不可能。

    死也不答应。

    谁敢动祖制国情传统......敢动老子的特权利益威风体面,就喷谁。喷不死他,就当堂群殴他,找机会弄死他.......

    首倡者权邦彥也,该死,该满门灭绝,可是这个该千刀万剐的狗贼机灵跑了.......

    群臣激愤之极,恨不能吃人,却无法冲不知逃哪去了的权邦彥发泄怨毒。白时中却在这,白时中这狗贼居然也敢提变法?上次代海盗凶横搜刮光我家的账还没跟你这狗贼算呐,白时中,当时你为海盗效劳得那个积极啊,你那时可得了意了,皇帝也没你威风,你威风大了你,疯狗一样连皇族王爷都敢指挥官兵肆意殴打甚至当场杀掉......事后乖乖缩家里称病呆着不掌权了不碍事了也就罢了,权且放你一马,谁知你还敢跳出来挑衅侵夺大家的利益体面.......

    .白时中自然就成了靶子。

    许多大臣疯狗一样咆哮着狂喷白时中,喷得白时中洗脸一样一脸一脸的腥臭唾沫星子,不少的官员甚至冲上去挽袖子想动手行凶群殴,至于象女人一样狠狠掐拧白时中的腰眼背腹.....暗中趁机下这种黑手就不算什么了.......

    白时中吓得要死,但还得挺直了腰杆装作为国勇猛不惜死的架式......

    他清楚,若是不能顶起此次变法完成改革拯救大宋财政.....江山,他自己满门先得在大宋倒下前倒下.......赵佶正发狠呢。

    满朝混乱与乱骂声讨,但这次的情形却和上次权邦颜提出议案时有很大不同.......

    上次是事出突然,群臣事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猛然提出,打了群臣一个措手不及,众臣本能地立即反对,却得想出反对的强大理由,得体现着反对更是为国忠君为民......是为公为君好,不能流露出是只顾自己不顾大宋江山大局的自私无耻......仓促间应对很被动,声讨权邦彥的气势和理由很不足,众臣心里也犯嘀咕,底气未免大大不足,结果便宜了权邦颜逃脱了.....

    而这一次准备就完全充足了,心理底气、攻击气势、大道理......无不暴棚,但却是只文官在愤怒跳蹿咆哮.......

    上次也愤怒积极参与声讨的以管军勋贵为代表的军方官员这次却都哑巴了,老实冷眼旁观,有的甚至还积极支持白时中,满脸亢奋地盯着那些挽袖子敢想动武玩法不责众群殴的文臣,跃跃欲试,无疑是想冲上来趁机以武将欺负文官的本事报以凶猛老拳好好教训教训文官,以解这么多年来大宋以文抑武、文官欺凌武官太狠太张狂得意而积累下来的无限怨气窝囊气........

    武官勋贵们的集体表现已经很引人警惕了.......

    无疑,白时中这种狗贼和真心为国实干的权邦彥不一样,敢主动跳出来搞变法肯定是得了皇帝的授意甚至逼迫,必定是太上皇赵佶有意变法,否则勋贵们、皇族子弟们不会是这个态度.......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宰相们的态度。

    上次,权邦彥挑出事来,文武宰相们都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静静旁观权邦彥孤独可怜的遭受围攻,都如局外人一样风轻云淡,无动于衷......好个宰相气度。

    而这次却一个个脸黑得象要下雨,全都是阴沉沉的,焦躁忧虑愤怒......眼中更是闪烁着凶戾的雷光闪电,却是冲着咆哮的大臣们瞪眼,尽管只是怒喝大喊肃静.......尽管也没表态支持白时中,但这已经表明态度了。

    让群臣闭嘴恢复安静,就等于不让说话攻击白时中,等于宰相们也想变法.......

    但事涉自身的特权利益与威风体面,反对的官员们可不管宰相不宰相的,就是赵佶亲自出面支持变法,那也不行。

    祖宗国情传统决不能改,我(们)的特权利益面子......决不能受到一丝一毫的侵犯.....

    可恨的海盗制造的国灾,家里的金山银山.....都没了,都穷得连贱民家都不如,贱民家还能有点铜钱花呢,官员家却一个铜板也得搜走,连好菜刀都刮走了,可恨.......身为应该纵情享受富贵的权贵却一贫如洗,没财富底子可支撑享受了,俸禄等待遇又已经减少了不少,已经让大家对朝廷极不满意了,现在居然又要变法......变法了,我的家族我的亲朋故旧家怎么享受免税特权,本官的威风体面怎么体现.......

    更可恨的是官员自己家可以继续享受特权,但免税的田亩却有限制,按级别划分,宰相军政大佬级可免两万亩......到了本官这级别就只剩下万亩甚至仅仅几千亩......连本官多吃点田地特权好处都不得尽兴......这怎么可以?

    必须坚决反对.......

    大宋可是皇帝与士大夫共天下的,皇帝想变法,那也得是有利于我们士大夫的变法,否则就是违背祖制体统,是乱搞,皇帝想搞也不行。皇帝说了也不算。共天下,我们士大夫点头才可以......我不答应,你就不能搞.......

    什么?

    白时中,你说不变法税制,赋税收不上来,财政立马会崩溃,大宋江山会转眼玩完,质问我们怎么办?

    .........我管你怎么办。

    那不干我事。

    那是皇帝、宰相、你计相白时中该操心解决的事,解决不了,那是你废物无能该死.......反正就是不能损害到本官的特权利益威风面子。国家再难也不能难到我身上。亏了谁也不能亏了老夫(本官).....大宋....倒了......就倒了吧。不能特权官僚的王朝还挺着干什么?还不如早早倒了,再换个能善待官僚的新王朝........反正不管旧的新的王朝都得遵守中国特权传统........

    在武官虎视眈眈盯着下,叫嚣的文官们可不想尝尝武官趁机打上来报复的拳脚,倒是没哪个文官在疯狂中敢冲动傻逼得动手狠捧白时中,但宰相们的反复凶戾喝止肃静,也没人听......照样乱哄哄愤怒咆哮一声声一片片的,女人一样围着白时中狠掐下黑手更是不停而且变本加利........掐得白时中一声紧接一声的惨叫,狼狈得跳着高左躲右窜.....太不象话了.....

    蔡京、张邦昌、童贯......等宰相军政大佬脸色铁青,只恨不能立马抄刀子砍了这些闹事的官员。

    不税法改革,大宋倒了,不,不用等到大宋倒了,本相的好日子也到头了,会死得很惨......没用的宰相,急红了眼正满腹杀心想找人下刀子的皇帝岂会留着还用为宰相白吃国孥......只丢了权力沦落为平民,那也足够凄惨可怕的....这些官员是在和老夫的权力享受过不去,不,是在和老夫满门的命过不去.......可恶......该千刀万剐的.......

    更让这几位大佬愤恨的是,他们的同党,事先已经交待了今日不要跳出来反对,可是仍然有跳出来的,而且还不少。这些人原来根本不是真追随他们的,关键时就不顾他们的决定.......这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不是同党而是奸细.....

    泼皮高俅更是恨得紧捏着拳头,恨不能喝令镇殿禁军痛快把这些无耻之极的士大夫全杀了....自私也不能这么个自私法,居然敢根本不顾大宋江山会倒........大宋倒了,老子上哪再能当三衙太尉去......

    呆坐在宝座上的赵桓目瞪口呆瞅着下面为首的闹得最欢的那几个年纪不小了的官员......

    那是朝廷清流砥柱......一向是满身正气为国为民的名流君子大儒高官.......这样的人居然成了反对变法最激烈最坚决的人.....这是不是弄反了?昨晚没睡好,睡颠倒糊涂了?或是早上吃错药了?

    这些清流,这些正直柱国大臣,不是应该忧国忧民会最着急最积极支持变法加强国家财政实力?

    谁反对变法,这些君子名流正臣也不应该反对呀.......这是肿么了?

    直到今日,赵桓才认识到所谓的名流君子大儒高官、所谓的忧国忧民,所谓的正直清流名臣,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了。

    原来这些人更无耻更自私,也自负名望身份的更嚣张.....

    这些人只在乎自己在特权阶层中的名声威望,只在乎自家的体面与世世代代特权利益,根本没把天下承受赋税的苦难百姓的死活放眼里,不在意大宋灭亡......原来只是些更虚伪不要脸的东西,比真小人更可怕可恨......却说得那么漂亮动听冠冕堂皇,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说历史,举例子....从先秦一直扯到现在,论证强汉强隋盛唐的灭亡正是不尊重祖宗创立的特权制度,论证了维持旧制不变法才是更有利于大宋王朝生存的.....理直气壮,唾沫星子飞溅,讲课训不懂事的幼童学生三孙子一样......声贯长空,气夺苍穹........若是不听他们的,就会立马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还得史留笑柄,遗臭万年.......

    有意思的相对比却是,朱勔、赵野、徐秉哲、莫俦、何栗......这些北宋末历史上也鼎鼎有名的次级奸贼却没一个跳出来反对变法......似乎时空扭曲错乱了,正直大臣在疯狂阻挠变法救国,而本是卖国贼奸臣的却变成了急国家民族之所急.......

    当然,这些次级国贼如此表现自然不是忠君爱国,而是明白大宋不改革不行了,知道皇帝赵佶最关心什么、这次会果断强硬凶狠坚持什么,而且能坚持什么......不果断坚决也不行了.....与国亡皇权没了的后果相比,赵佶什么也顾不上了,什么阻力也不怕了.......有宰相、勋贵与军队的支持,赵佶又有势力不弱的秘谍司保卫皇宫与监控京畿......再加上,官员们,无论文武,如今家中都没什么有力的爪牙私兵力量了,穷得都没钱养,爪牙势力自然就散了,官僚们家再也没有以往暗藏的威胁力了,充其量还能有几个死士杀手还养在府中镇宅就不错了......赵佶也不需要怕什么文官的暴动阴谋。

    换句话说就是,谁若是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反对变法,也就是不顾大宋江山灭亡,那么赵佶认清了,就会坚决果断凶狠向谁挥刀......这些次级奸贼能在历史上折腾出罪恶大名堂而出名,当然是机灵擅长见风使舵钻营谋利上位的高手,识趣站在皇权一边,反倒成了难得的忠君爱国者。

    他们即便不出头怼反对变法者,但瞅着这些跳得欢的家伙也满眼的鄙视.....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充满身心.......看着别人自负聪明地愚蠢积极找死,这种感觉真......美妙啊.......

    赵桓面对如此闹剧根本不知该怎么办......

    他一向可咨询主张的老师耿南仲又不在,他也没威望和手段能镇得住这些清流,就在他困窘尴尬呆呆时,有太监悄悄过来在他耳边秘语了几句,他精神一振大喊一声:“变法一事定了。退朝。”

    吼完,赶紧跑了。

    反对的士大夫们正咆哮得爽歪歪却被如此生硬打断......都怒极......朝堂、宫中不让反对,不给机会反了,以为这样就能让老夫束手无策只能低头认了?

    呸!

    无知幼稚,也太小看老夫的智慧和能量了......

    老夫引众宫前跪拜请愿去.......

    以天下人的心愿压你,看你怎么顶得住。

    .................

    散朝后,很快的,满京城的士绅、读书人.....在这些清流的召唤下汇聚到宫门前静坐示威,逼宫......很多原本已心生疑虑怯意的文官也闻风而动又胆子大了加入进来,也跪拜在宫前......一排排......自觉按级别、名望地位排下去.......

    这些人为什么如此简直不要命了一样坚持呢?

    大宋可以倒,中国的特权传统决不能丢,决不能在这一朝遭到改变,决不能开了先河立起样子,否则后面的新朝有样学样也采取了这种最有利于国家长治久安长久存在下去的税制,那么,后世子孙就享受不到特权的国情传统福利和美妙好处了......谁家也不可能代代都有子弟能当上享受特权的官,总有一代代不肖子孙混不上官只能当士绅,就得纳粮交税服劳役没特权了.....会因此破产从此一蹶不振。危害子孙好处的事决不能干,决不可让它出现。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抗争到底......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