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墨〕〔道祖,我来自地球〕〔垂钓之神〕〔重生为王〕〔重生当首富继承人〕〔龙婿当道〕〔第一宠婚:律政娇〕〔快穿之醋王系统总〕〔万古神帝〕〔狂兵赘婿(上门女〕〔罪鬼之证〕〔无限之次元幻想〕〔赘婿无双〕〔人间欢喜,皆不如〕〔影后的嘴开过光〕〔夫君不要带球跑〕〔最强医仙混都市〕〔都市超品圣尊〕〔至尊狂兵〕〔从西伯利亚开始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05节好戏上演,下
    感谢虾海大将军、鹰天王月票支持,感谢铁炮兄打赏,感谢肯订阅的同胞们,万分感恩

    ............

    让这些满脑子只有斗争弦的家伙老实闭了嘴,欧阳珣对着赵佶道:”陛下,宫外那些人无疑是不把大宋江山当回事的,即使是没藏着背主之心,还没里通外国卖主求荣,也是不堪用的无忠无义无耻之徒,今日算是露出他们的虚伪真面目了,这样的奸贼不趁早清理掉,难道朝廷还留着请他们吃大餐呐?“

    赵佶听到吃大餐三字,脸皮不禁一抽抽:大餐?他们是想吃掉大宋江山吃掉朕........

    一瞬间,杀机决心就雄起了。

    欧阳珣道:”就算这还不算抓人的理由,动硬的有顾虑有忌惮,动不得,那么,我想问问朝廷顾虑什么而不敢?“

    “会引起天下动荡,害怕天下的士绅愤而群起造反?“

    ”诸位大人呐,他们凭什么造反?他们敢吗,有这个能力吗?”

    “他们过去是有财有爪牙有影响力有势力的各地豪强,因各种原因还享受着特权,社会尊贵地位、财富各种势力、荣耀体面、号召力更强大,是朝廷治理地方稳定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却也是朝廷惹不得的庞大可怕利益群体,现在呢?他们有什么?什么也没有了......家中还能霸占的地和豪宅,还能有的一点佃户、体面,那是依靠昔日的官场关系人情网才能勉强维持的,说到底是朝廷给他们的机会,若是朝廷严禁关照,他们这些人就不过是些破家落魄为不得不自己劳作养自己的平民甚至难民,和其它百姓无异,甚至过得还不如往日最低贱却能干活的百姓,却习惯和留恋追忆着过去的美妙日子,梦想着还能过去那样享受特权,享受朝廷的慷慨关照,当祸害一方的米虫,继续驱奴使婢傲横当地,或凶横肆意或伪善装好人只为牢牢把控一方,当朝廷也不敢得罪的强横逍遥大老爷......直到吃垮大宋江山,从容再换个主子继续把持当地当体面士绅大户豪强,自在从容谋求新朝权势与关照.......“

    换个主子,这话不禁再次狠狠刺伤着赵佶敏感的心,也让在场的官员都不禁浑身一震......

    欧阳珣冷然道:”诸位大人呐,那些人会关心大宋王朝倒不倒吗?“

    ”不言而喻,他们只会关心他们自己能不能继续逍遥富贵威风下去,只关心能得到多少特权利益。朝廷的困难是官家操心发愁的,与他们无关,不干他们的事.......就象此时宫外示威逼宫的那些人一样的心思。“

    ”他们都不知足,不知感恩,只怨恨朝廷没保住他们家积累的庞大财富和势力,只恨朝廷灾后给他们的特权待遇、钱粮等关照太少太少了,不能让他们立即恢复到昔日牢牢操纵一方的威势体面霸道,不知反思自己傲慢高高在上盘踞当地巧取豪夺.....积累的种种凶残与罪恶,不悔悟正是自己肆意作孽太多才导致当地军民愤然背心叛逃并就势凶狠收拾他们,只知把一切罪责全推给朝廷,咒骂是陛下如何如何,指责咱们这些官员治国无能不尽力.......陛下仁慈却冤屈着急上火,咱们这些忠诚臣子日夜忧虑如何能维持国家正常运转,如何保障国家稳定持久,他们冷眼旁观......岂在乎君父冷暖朝廷安危。”

    他说着转身瞅着刚才挑头踩他现在也还在那蓄劲想跳出来张嘴再反驳报复呵斥他的那个官员,轻蔑的继续说:”你,有能力造反吗?“

    那官员一听这话吓了一大跳,随即飞快的惊恐瞅瞅赵佶一眼,怒指欧阳珣:‘你,你胡说什么?你敢诬陷老夫?”

    欧阳珣却轻松一笑道:“大人急什么?本官只是打个比喻而已。王大人你就是手中有刀枪又能耍得动吗?能造反打仗杀人吗?”

    这位官员在赵佶疑虑警惕阴冷审视的目光下只能连忙摇头坚决否认:’老夫如何能耍得刀?那是卑贱武夫事。“

    ”这不就结了?“

    欧阳珣呵呵一笑,”同理啊,天下那些落魄为平民的昔日士绅大户哪有本事耍刀弄枪造反打仗?“

    包括赵佶在内,在场的人听了这话都不禁心领神会。

    是啊,那些地方富贵者当着老爷,喝酒玩女人挥霍享受有能耐,依靠垄断的知识财富权力网势力耍心机手段祸害人也能耐得很,可是一失去了财富爪牙......他们能干什么?他们只长着一张吩咐人卖命的嘴,附庸风雅喜好的诗书风流都未必能玩得了。岂能拿得起刀枪亲自打仗造反?他们就没那个种.....

    再说也没刀枪是他们可拿的......

    灾难潮中,铁器都被叛贼卷去海盗国了,地方也没武器工匠了,想打造也不可得......如今武器都在官兵手中,官兵却不是落魄为莽汉们鄙视的穷人的昔日士绅大户能再操纵的.....尤其是变法后,官兵待遇会提高,以后再为国阵亡或有达到标准的战功,家中可免赋税劳役,也能成为特权者,军队地位无形提升,广大官兵会忠诚支持朝廷,就算管着官兵的地方首脑文官想利用官兵造反,只怕脑袋反被军队割了上交朝廷.....看看先得到风声的京城禁军的积极性就知道了......百姓也不是欺压他们的昔日士绅能卷众利用来造反的,双方本来是有仇怨的敌对方,何况士绅都落魄倒霉没势力没说服力了,正是百姓嘲弄的对象......如此,变法后,失意者勾联起来,就算人再多又怎样?那些人若想造反就只能自己充当军队冒险打仗,那怎么可能呢?他们才舍不得金贵的性命呢。谁死了,他们也舍不得死,只会哄骗诱惑别人去死......就不足为虑.......

    那位王大人见皇帝与大家都转移了注意力,不在关注他,不禁暗暗松口气.....这时候是皇帝最敏感最容易猜忌的时候,一个不慎就极可能会猜忌沦落为居心叵测者掉了脑袋。

    不料,欧阳珣笑眯眯地又突然再次冲他发问:‘王大人,你自己没能力造反,自己当不了反王,会不会另起心思愤而转投田虎王庆那等反贼谋求富贵并报复朝廷啊?反王,会不会收你啊?”

    王大人一愣,在赵佶和众臣都又审视过来的目光中,脸不禁刷得煞白,连忙道:“怎么会呢?反贼只要能打能杀能抢的暴徒武夫,怎么会要......咳,欧阳珣,你什么意思你?你为何一味地针对老夫?无礼,陛下面前,你不要太放肆.......”

    欧阳珣却又轻松一笑,“为说透事,打个比方吗?王大人何必如此动怒呢?呵呵......”

    “王大人说得好哇,精辟之极,王庆等逆贼虽是莽夫却不蠢,岂会要一群心机叵测不甘人下没用反而会有大害的危险白吃祸害当手下糟塌他们本就异常紧张的钱粮?”

    这话瞬间让这位王大人煞白的脸涨得通红......

    欧阳珣简直是在当着皇帝与众臣的面笑话他是个白吃废物,而且还是个居心叵测野心勃勃不忠无义......极度危险人物。偏偏还是以赞美他的方式.......

    他怒视着欧阳珣,恨不能扑上去活活掐死欧阳珣,却是连接茬说话骂欧阳珣都不能,一接话就等于自己主动承认了白吃废物.........

    欧阳珣却奇怪地瞅着他,疑惑道:“王大人,你怎么这么紧张?莫非.....你早盘算过反叛朝廷投靠反王另谋富贵前程的可能性?哎呀,你前面的话没有对朝廷对君王的忠心,只提到你没资格被反王收用......你显然是早已考虑过这方面的事.....哎呀,想不到啊,想不到,你这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讲究人难道真的早有了不臣之心?’

    ”..........你胡说。你,你你你......“

    王大人惊得气得一时不知如何辩解自己的清白无辜,冲动挽袖子就想冲上去动武,却看到欧阳珣正微微冷笑瞅着他,脚下不丁不八微摆了姿势无疑是就等着他主动冲上来动手行凶却会反遭到趁机殴打报复......这欧阳珣管兵部据说也在习武强身以精管兵,还曾在巡检禁军时亲手拔刀杀过凶强的军汉......王大人年纪本就比欧阳珣大很多,文官士大夫的长期风流,体力又弱得一批,哪干得过正当年生猛的兵部二把手.....不能动手教训欧阳珣,惊急愤恨无奈之下.就只能跪拜赵佶,委屈叫道:‘陛下,你看看这厮的嚣张跋扈嘴脸......此必逆臣,背主权邦彥之属.......”

    欧阳珣却不惧赵佶以及众臣投过来的疑虑目光,指着王大人嗔目厉声大喝:“怎么着?你这样的不肯为国担当的无耻之徒逼走了一心实干报国的权邦彥,现在又想逼死我吗?’

    这一声怒喝,震得众贼皆浑身一颤。

    赵佶的脸色瞬间变幻了数下,羞臊,后悔,迁怒,疑神疑鬼猜忌.......目光却盯在了狗一样跪拜在面前的王大人身上,厌恶地哼了一声,却说:”起来吧。朕信你忠诚,但正事要紧。国难当头,刻不容缓,休得再纠缠私欲私怨上。“

    老王头听得惊惧肝颤,这下老实了,再不敢不干事却专门阻止和挑刺肯干的.......夹着屁股躬身退到一边垂头呆着大气都不敢喘。

    在赵佶迫切的目光中,欧阳珣不再节外生枝,继续说明能动硬的抓如此多官员大臣的理由。

    ”抓了那些不忠者,朝廷就瘫痪了?“

    ”这想法太可笑。“

    ”国家到了如今地步,最要紧的只有三样。钱、兵、法。要的是懂经济的、会治军的,能维护朝廷纲纪法纪的官员,工部能人算在经济人才之内。只要理财的三司、管军的衙门、执法的刑部不伤根本,朝廷就不会垮,其它的都是小事,甚至是可以目前完全忽略的事。不要用老眼光对待如今大宋的朝政结构,比如,原来排在六部首位的似乎最重要的吏部在至少是眼下就不再那么要紧。“

    这话让众君臣都舒眉又皱眉思索。

    欧阳珣不管他们怎么想,只管说到:”比如,礼部,它散了,没了又怎样?“

    众人不禁下意识都点头。

    如今的大宋王朝哪还有邦交往来。

    西夏国彻底没了。大理国、交趾国、高丽国都不和大宋往来了,只怕是都成了海盗国的番属国,都早改奉海盗为宗主向海盗国纳贡了,海外那些番国?这都多久没关系也没消息了.....大宋被海盗掐着海上,早没有所谓万邦来朝的往日气象了,连异族海商都太久不见半个人影了.....剩下个辽国被赵廉这次打得也没脸和大宋交往了。金国?那野人政权和宋国半点关系也没有。根本就联系不上......那么,礼部职能有什么用?搞国家庆典祭祀吗?

    大宋还有那心思和能力玩什么庆典祭祀?

    礼部的人从上到下全都白吃饭的,成了无用的摆设,没被裁员裁撤节省国家紧张的财政钱粮,却不自知没用,不知感恩,居然以礼部尚书和侍郎为首带头反抗税改......这部分官员确实能全弄掉了,不但不会影响朝政,还省钱省麻烦.......

    ”工部很要紧,事关军械装备制造,但需要满肚子诗书的才子士大夫才能执掌好吗?“

    欧阳珣大声道:”工匠们没闹事。依我看,让那些忠心的大匠顶上官位,反而能更提升工部职责。外行领导内行,只一肚子道德文章的官员领导工部瞎搞,不懂又不肯用心,只知高高在上耍权呈权威算计好处,只会耽误事。如今国家都危急成这样了,军队缺少的武器装备太多。当务之急是务实制造出足够的精良武器以保国家安宁。难道还得照样优先考虑士大夫的体面与权力执掌制造?国家没了就什么都没了,何来的优先何来的体面?先得能挺过眼前的难关啊......“

    工部尚书也是领着一些手下在宫外玩静坐示威的,与侍郎也都不在场,被欧阳玽鄙视攻击也没机会反驳。

    欧阳珣看看在场的刑部尚书,笑道:”刑部大人在此,大人手下精通刑律执法的主要人手都在刑部踏实履行职责,体现了大人的忠诚与能力。大理寺,寺卿虽然也参与玩逼宫,但骨干力量却是好的没跟风参与,所以执法这一块没问题。“

    在赵佶欣慰的目光中,刑部尚书报欧阳珣以友善微笑,也赶紧向皇帝再次表了坚定的忠心。

    ”兵部,“

    欧阳珣指指身边的尚书石肤,呵呵一笑:”石大人在此,唯一的侍郎我也在此,兵部的骨干也在衙门照常办事。就不用说什么了。枢密院,童大人在此,尽管少了一位副使也在外玩静坐,但主副使大人也是忠心国事的,下面的骨干也安宁。三衙,太尉高大人肯定忠诚陛下,都虞候都指挥等大将.都是期待变法的。诸位带兵勋贵都在这呐,都是忠诚陛下的,呵呵,也不用多说了。“

    众臣都........笑了。

    赵佶也有了笑模样,神色轻松了许多。

    傻小子儿皇帝赵桓更是满脸长松口气的样子。

    ”吏部,尚书大人在此啊,从开始就是最坚定支持陛下的,忠心可鉴。尽管左右侍郎都参与玩静坐示威不忠了,下面也有不少官吏跟着闹事,但只要尚书大人在,吏部就不会瘫痪。三司衙门,白大人是首倡变法的大忠臣,也是能臣,三司判官都是忠诚国家的,都在这,三司衙门的运转也没大问题.......至于少的官吏,如今想当官的人有的是,识文断字能顶当各部各地方衙门职责的人多如牛毛,大宋最不缺的仍然是当官干事人才,此赖陛下重视并长期坚持教化万民识字能读书之功德也。“

    这记马屁拍得赵佶着实舒坦。

    同时,赵佶也感觉到了坚持普及教育其中带来的巨大好处,尤其是在缓解甚至消除目前面临的危机中的重大作用。

    他和众臣不用欧阳珣多解说也能瞬间想到,原来还真不用担心没了宫外那些人当官国家政务就会瘫痪。

    因为如今全体臣民都穷,越是读书有文化的往往越穷,不知多少读书人或窝在下级上不来的官吏渴望当官当大官。对太多读书人来说,就算变法后没在职的特权待遇,只要有俸禄吃也有的是人愿意干.....总比自己当农夫吃饭强百倍不是。

    欧阳珣道:”国家危急,财政困难,往日需要注重的体统脸面花样事就不能再顾及了。宫外那些只会锦绣道德文章的大学士还留着干什么?需要这种一边道貌岸然对陛下歌功颂德哄骗陛下一边却拼命祸害朝廷只盼着换个主子的奸臣还能悠哉混下去?少了这些官高俸禄重的白吃贼子,朝廷正好减轻了大笔财政负担,更少了不干事却专能搅和事坏事的“

    至此,文武几位宰相也定了心,胆气壮了,纷纷表态抓吧,不用顾忌什么了,少了那些人,正好腾空位子让忠心能干的上来........

    赵佶的心也稳了,大手一挥,那就抓........

    敢不忠国事,敢忤逆朕,哼哼,敢挑衅皇权和朕作对......就是狂妄找死......让你尝尝朕的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