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雄兵〕〔神瞳狱少〕〔超品神农〕〔贴身军医〕〔万古第一神〕〔重生之我真是富三〕〔基本剑术〕〔废少重生归来〕〔东晋北府一丘八〕〔超级锋暴〕〔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商梯〕〔小阁老〕〔黎明之剑〕〔攻略极品〕〔寻唐〕〔农园医锦〕〔我在异界有座城〕〔贴身狂医混都市〕〔都市雄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06节谁才是幼稚可笑的
    带头逼宫的礼部工部两位尚书,数位大儒高官大学士、枢密院副使,吏部左右侍郎等朝廷高端人士,在此前一直是当朝大才子、肝胆名臣,浑浊官场最难得的儒家君子清流,在朝廷在民间都很有美名与威望,在历史上无耻投降时也只是对赵佶父子说打不过啊,咱们根本打不过虎狼金军,还是投降吧,积极主动甘愿认金国为上邦宗主,大宋江山还可保,荣华富贵还可有,否则京城被打破,金军硬杀进来,那时就是另一回事了,我等君臣皆疯狂屠刀下的尸体.......说得万般悲壮无奈,是以委婉方式强逼着赵佶父子投降,以宋赵皇室沦落异族囚徒的悲惨结局来换取他们的苟安与可能的继续当官体面享受.......

    此时,为了维护特权传统,打着维护祖制与中国传统为民请愿的旗号干脆不要脸了,直接上阵逼迫皇帝妥协。他们自恃代表着全天下统治阶层的最根本利益,人多势众,能直接威胁到大宋王朝的生存,所以根本不担心朝廷敢把他们怎样。

    皇帝啊(指赵佶),你不但不能降罪我等,还得老实放弃变法并承认我等才是为国为民的忠臣直臣,得全力夸赞奖赏拉拢安抚好我等......我等才是大宋的根本,是朝廷的中流砥柱,少了我等,朝廷就得瘫痪,大宋统治就得崩溃,这就是老夫一身正气光彩与贤德美名的厉害........天下不是你皇帝说了算的,我等掌握着天下人心,代表天下利益与为政良心,才是真正的天下主宰........这就是这些官员的心态,也是敢逼宫的根本原因,而不是为了家族为了子孙的特权利益就真不怕死了。

    有恃无恐。

    甚至在满脸肃穆悲壮正直的面孔下满满的得意洋洋。

    至于长时间以跪拜或静坐来磨皇帝来抗争要遭罪,这个他们不怕。

    早有准备。

    此前发动闹事时,膝盖、屁股处就在家中悄悄加了料,厚厚的垫着......

    还有哇,沧赵发明的水泥就是好啊,宫前抹得平平的,极其干燥干净,平时走着舒坦,此时跪着......哼哼,厚厚的也不难受......咱们大宋,嗯汉人文明的服饰官袍就是好,宽袍大袖的,不但穿着能尽展潇洒风流体面,最好看,倾倒无数美人,而且在这个时候能完美掩饰膝盖屁股处的手脚,秋季,袍子一遮掩,谁也看不出来.......因此,一个个跪坐,长时间下来似乎极难受,他们一个个却是傲慢强硬微歪着脑袋梗着脖子的,就差当众撇着嘴以示对皇权威严对国家法纪的轻蔑不屑了。

    朝廷似乎也果然拿他们没办法,很长时间过去了,朝中也始终没动静。

    尽管始终没人来劝说安抚诱惑他们主动解散示威,但也始终没人敢过来展示法纪或军队的凶狠强硬手段,连敢过来嘲笑辱骂骚扰他们的人都没有......无论是朝廷还是京城小民,都不敢在这个时候招惹本官得罪老夫,哼哼,都得怕老夫.....

    时间飞逝。

    终于这帮人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朝廷既不敢处置他们,也不妥协退让安抚,就这么静静一直拖着.....这什么意思?

    为首的两位尚书、大学士等人心里开始有了不安,心中犯起嘀咕......

    但随即有人不屑地小声说了:“朝廷这是骑虎难下,没招了,奈何不得我等,就妄图让我等跪坐得受不了了会主动屈服,无非是想拖着煎熬我等,小伎俩,朝廷没别的办法,就只能玩这个,没什么可怕的,勿须担心。熬呗,秋高气爽的,晒晒太阳,享受一下秋天的美妙,无案牍之劳形,无政务之扰心,正好悠然轻快轻快,难得能如此,更有利于健康。哼!让咱们熬得越久,到时候要赔偿咱们的就越多......不给足够的好处,此事就休想轻易了结......不是放弃变法就能完事的.......”

    这家伙很精明,说得也很自信而无耻,正是吏部左侍郎......不愧是管人事的高官,就是擅长拿捏人心与利害。

    礼部侍郎也跟腔了:“杨熬垮我等?哼,幼稚。我等为民请命岂可没气节的妥协?”

    一个年老的大学士也不禁轻笑道:“老夫就好个修仙了道,最擅长的就是打坐,如此露天美妙秋季打坐还是头一遭,感觉更好,敞亮,比憋屈在屋子里静修舒服多了,就感觉天地间正义元气充沛之极,尽入我体,修行得益不少,心中对天地人伦大道感悟深刻了不知多少倍,从未这么通透过。坐呗,如此静修好事,老夫就是坐一年也不惧,只会利益更多.......”

    这话让能听到的人皆笑,微笑,强忍着得意。

    万不能破坏了悲壮为民请命的高大光辉形象,否则就不是感人肺腑可敬可佩了,就成了沽名钓誉,阴谋无耻......

    但得意洋洋说归说,渐渐的他们也受不了了......

    老坐着不动也不是人受的,更不用说还有跪拜......仍然不免焦虑起来......

    朝廷怎么还不屈服呢?

    怎么还没动静?

    .............也是啊。不变法就收不上赋税,王朝就得自动灭亡,皇帝这是无路可退了,在咬牙不肯妥协.....哼哼,不妥协也终得妥协,无路可退也得退,不退,不妥协,今天朝廷就得瘫痪,明天王朝就得瓦解.....赵佶那样的懦弱,肯定得软了。

    从大清早大朝会结束不久后开始示威,转眼间过了中午,又慢慢到了傍晚......午饭没吃,在宫前一直这么耗着,滴水都未进......忘了随身带着水和吃的了,发起逼宫前以为懦弱无能皇帝会惊恐畏惧迅速屈服,不用对抗多少时间,没想到皇帝这次会强硬有主见起来这么拖......也是事先考虑过要尽量控制饮食,不能庄严肃穆为民请命进行中正感动着全天下人时,却突然尿屎急跑厕所啊,太毁形象了,更不能拉尿在身上......咦?怎么也没贴心家仆小厮过来伺候着上水上食物......怎么回事?

    这帮宋王朝的官老爷们哪遭过这等罪啊......众正盈朝的大明朝的士大夫倒是经常玩“为民”请愿,动不动就静坐跪拜示威逼宫,遭这罪很有经验,也着实能熬,廷杖打得半死都不怕的,罚跪拜又算什么,只要出名就行,甚至积极主动要求挨廷杖,不怕痛甚至真不怕死.......但皇帝与士大夫共天下的宋王朝官员就受不了这种苦了,早都娇惯坏了....他们受不了了,也起了疑心........

    就在这时候,大队的禁军突然来了。

    京畿的将士们当差从来没这么勤快主动过,瞧一个个那满脸的亢奋积极样,发大奖过大年式的,横刀挺枪,跑得欢而快......构成的形象就是个个狰狞阴险,如急于动手噬血夺命的恶狼般......可怕........朝廷这是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是玩武力恐吓,还是会真的动硬的?

    这帮逼宫者心中惊慌起来,又久久未看到有家仆什么的出现来通风报信京中动态或伺候......别是家中已经出事了.......

    但是,禁军凶恶积极而来,一个个的显然恨不能立马挥刀子痛快砍了静坐者,却只是展队包围,无疑是要严密封锁庞大的示威人群,并不是真上来动粗.......示威的带头大哥们的心这才稍稍安宁了点,又恢复了点耗倒朝廷的信心勇气.....哼,是恐吓......想以恶徒军队吓倒老夫,幼稚,没门。当老夫是无胆匪类能轻易吓倒的?老夫可是信守气节威武不屈的儒家名士.....

    但,他们能稳得住,那些跟风的小官小吏,尤其是京城那些落魄了到如今仍然简直如难民的昔日士绅豪商读书人——如今无特权待遇可攀附享受的事实上的草民,这些人就怕了,顶不住了,不少的一看到军队凶神恶煞扑来,立马就吓得奋力起身,着急忙慌拼命钻出示威现场,往各处通路跑了.......

    那位被赞为精明透顶的吏部左侍郎看到示威人潮会争相逃跑的不利局面时还奋然起身满副正义勇气的振声大喝:“不要慌。大家不要走,不要怕。我等维护祖宗体制中国传统为民请命没有罪,而有大功。”

    “大宋的祖制不存,那江山社稷的根基就不在了,会亡国的。由无数圣贤艰难创立维护至今的中国传统若是不保了,那是会亡族灭种的。诸公,我们必须坚守信念,在此关头绝不能屈服......不要怕,朝廷不敢把我等正义之士杀害了......“

    可是,示威人群照样瞬间少了大片大片,并进一步引发逃离风潮,几转眼间,数万人规模就缩减成几百人,等看清军队那亢奋积极公干恨不能立马扑上来挥刀枪的凶恶样,那些还想坚持坚持瞧准风头再行动的中低级官吏也纷纷赶紧跑了......斗皇帝这么高档的戏码本就不是他们这层次的人有资格参与的,所为不过是政治投机尔,想跟风搏一把大的,既维护了特权传统又能直接官场受益,一瞧形势不对头,那还不赶紧撤离还等什么?等死吗?

    他们可不是那些名望罩身连皇帝都不敢轻易得罪的高官名臣......朝廷不敢乱杀大臣却不是不敢杀他们这样的......也不用动刀子,只朝廷剥了他们的官皮赶他们回家自己吃自己,没了俸禄和权力谋利,那也不是他们能承受的灾难........

    吏部左侍郎急红了眼.....不能卷众示威,哪还能玩逼宫?带头者绝无好下场......振臂,竭斯底里大吼:”我辈正义人氏,我辈读书人,我辈社会达人侠骨名流,仗义死节就在今日。不要怕啊。朝廷不敢怎样。维护祖宗传统,义不容辞,就算今日有一死尔,也必得后辈万分敬仰模拜,必青史留名,万家生佛,受祭拜香火世世代代不断.......敢害我等的只会转眼丧失一切,臭名远扬,遭万世唾骂......“

    惊急之下,这位把佛都吼出来了,忘了佛已是大宋严厉取缔的,是忌讳.......而且已是在公然诅咒朝廷和皇帝.......

    可惜,就算不顾一切的这样奋斗了,逃走的那些官员照样逃走,而且逃得更快了......仗义死节就在今日?你留这死节吧你,老子可不想死。青史留名?你死这留名吧。老子只想活着当官享受,可不稀罕死后受香火日夜熏烤......死了就什么也没得享受了,什么美名臭名都是屁.......小人物还敢奢求青史美名?谁会在意小人物事迹?死就是白死....得有小人物的觉悟。

    转眼,静坐现场就只剩下近三十位官员还在坚守阵地,个个心里实际慌得一批,却表面一副宁死不屈的正义架势。

    禁军没有阻止逃走的那些人,把剩下的骨头远远包围起来嘲笑着盯紧了,密密麻麻至少封锁了三层之多,就算有人想趁夜晚动武抢人也休想得逞,更不用说这些官员的家人什么的能靠近通风报信了。同样的,这些骨头官员这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就得留在这,不想坚持静坐示威了都不行,就算有人识时务想向皇帝认罪求放过也没机会了,现场只有军队,没有文官能听他们示弱请求,值班武官也不会理睬他们说什么软话诱惑话,都离得远远的.....这些官员想不仗义死节都不行。

    礼部尚书这些人不知道的是,

    他们以及今日所有参加请愿的官吏家都在上午就已经遭到禁军的闯家搜查捉拿严厉审问,追查是不是通敌卖国的,是不是起了背主之心,是不是潜伏在朝中的各种敌对势力的奸细.......有问题的直接下大狱,一时没发现问题的也得困在家中胆战心惊.......这一弄也果然查出了不少隐情......重案.....家人仆从爪牙.......猝不及防,已经先一步抓捕沦落为囚徒......

    从示威现场机灵撤离的官吏,到了外围,也被禁军封锁了通路全部抓了起来连夜严厉刑审,有的直接下大狱和家人团聚,有的能幸运押回了家老实蹲着绝望等待命运的裁决。

    至于数量最多的闹事民,能撤离宫前,却也照样被在外围封堵抓获了,照样全部得受刑审查,只不过不是朝廷司法官吏和大内秘谍司的人联合负责,而是由禁军.......非专业审询者只会最亢奋玩这个原本不会有的活,手段更简单而粗暴直接.......保证敢参与闹事的这些都得好好三生后悔自己当初的冲动跟风决定。结果,在这些所谓的民中也发现了各种奸细......

    坚持静坐宫前的这些官员名流,没人打,没人骂,根本没人理睬,就是不能后悔了就可以离开这,也不能起身活动活动,跪也好坐也好就得一直那么贴地呆着,否则立马就是枪杆子狠抽上来,他们以往鄙视不当人看的丘八们无视他们的官位名望,敢肆意殴打,敢大嘴巴辱骂威胁的只会遭到更凶狠对待,只是不下死手。

    那位精明胆大的吏部左侍郎最不老实,挨打挨得最先,也最多最狠,其次就是自负才华名望官位的礼部尚书.......

    就这么着.......痛苦的一夜熬过去了,待遇一切照旧,第二天好慢好慢的过去了,晚上了,又是一夜,然后又是白天........在宫前地上随便睡随便说笑,但无水无食无任何认罪自由,饥渴得,惊恐忧虑......熬得一个个清流才子名臣只想死却又万万舍不得死.......他们已经明白了,就在他们自负胜手无敌而信心满满得意洋洋时,朝廷就已经根本无视了他们的要挟,决绝地抛弃了他们,就这么让他们在宫前跪坐个够,熬着,直到饿死渴死难受死.......朝廷在成全他们仗义死节的愿望......

    起初还有侥幸心。

    以为朝廷是以此手段让他们饱尝苦头低头认错,以为皇帝还想用他们,也不得不继续重用他们这样的名流砥柱,只是在发狠教训他们以后再不敢顶皇权威严闹事了从此得老老实实效忠朝廷和君王,但等到栽倒水泥地上昏昏欲死,甚至年老或有疾真出了生命问题了,尤其是在已经冰冷的秋雨中承受暴淋,却照样没人理睬,他们终于死心了,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