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暴君他又黑化了〕〔林疑志〕〔无敌从入赘开始〕〔丞相大人赖上门〕〔那时青春太狂放〕〔我有一座古灵山〕〔特种岁月〕〔仙凡同修〕〔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网游之王者再战〕〔全球诸天时代〕〔修真轩辕〕〔沈少,你老婆又上〕〔迈向克里玛莎〕〔武心潜龙〕〔长生三千年〕〔头狼〕〔从火凤凰开始的特〕〔快穿之我只想种田〕〔重振中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11都在谎言中下
    晁盖到底是有了隔阂,开始和我见外了......但,这不是晁盖的风格能干出来的......他难道也发生了大变化?

    宋江心中惊骇,疑惑又苦涩,却什么也不能说......一把手就是一把手,当家的,想怎么整顿家里就能怎么整顿,位子权力就是这个,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要不太不合理,谁也不能反对,否则就是不想混了.....副手就是副的,老大尊重他宋江,宋江就是个人物,老大若不把他宋江当回事,那么他也就不算什么.....教训他,他就得受着,否则至少是不守义气规则.......

    这一手厉害啊!

    宋江表面平静如常,还一如既往威严又不失亲和的不断回应沿途遇到的人的问候,似乎晁盖的一切安排都是和他在外面就协商过商量好的......反正也没人能知道内情,就可以如此装.....但他心中却是惊滔骇浪般惊叹、警惕、窝火、愤恨........

    出差回来后,第一件事,第一时间得去见领导......报平安,汇报工作......这是世俗常理、官场规矩。

    宋江倒是很想和雷横几个都直接回家躺下,不守这个规矩,不鸟晁盖,以示心中不满和反抗,但这样做只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只会进一步加深晁盖对他的不满不信任,对他会由原本的只是疑虑不解彻底上升为猜忌与戒心......

    宋江没那么冲动幼稚,和吴用带着这几个人径直去见晁盖,在宝珠寺内见了面还满脸羞愧歉意加感激的微笑对晁盖郑重行礼,说:“天王哥哥,小弟回来了,一路尚算安全顺利。小弟......谢哥哥舍命再救.......”

    说着声音都哽咽了,羞愧、激动不已。

    原本平静而淡淡审视宋江一行人的晁盖赶忙道:“贤弟这是说的哪家话来?你我兄弟虽为异姓,却亲如一家,盖又是一山之主,义不容辞,救自家兄弟有什么不应该的?”

    宋江听到一山之主这话,心中更加警惕......以晁美的性子,加上和他的关系,原本是不应该有这句的,现在却有了,无疑是下意识刻意加上的,怕是隐隐约约在强调......这意味着很多东西,若是应对不当,怕是会导致关系分裂......若是晁盖不把他当兄弟了,他在二龙山就什么也不是了,至少现在是这样,他在山寨的根基威望还太浅薄,很容易被抛弃踩死。

    说到底,他只是个文人,只长着一张嘴,并没有混江湖与强盗窝最重要的武力等最容易令人信服的硬本事,想只凭一张嘴就能在山寨混饭吃并且还能有高大地位,就得绑紧权力,晁盖现在就是他必须绑紧的那棵权力大树.......

    宋江心里清醒得很,也完美演好了兄友弟恭、打断骨头连着筋、和谐一家亲戏码.......

    晁盖的神色果然好多了,变得真正象过去那样亲切起来,但也丝毫没提山寨大调整的事,没半点这方面解释的意思,只是关切宋江吴用等的伤势如何了,连对不喜的生铁佛、飞天夜叉二人在内都一一殷殷询问了,并叮嘱和特意安排了山寨大夫首领戴修明带着人对宋江等再仔细检查检查身体.........好好调治,用山寨最好的药,千万别留下病根隐患,争取早日康复.......然后就打发这几个人早早回家休养了。

    吴用就住在宝珠寺,私下里会怎么和晁盖、公孙胜认错交流,宋江等不得而知......

    生铁佛、飞天夜叉这二恶出了宝珠寺却是浑身一轻,欢喜起来,回家有当初在清风寨抢的女人所谓婆娘伺候着,庆幸大难不死能从可怕的赵庄逃得性命,回山寨也没受到回路上一直担忧的山规惩罚,终于......没事了,伤腿没好,一瘸一拐却也走得飞快。

    戴宗自由亲信兄弟接回家问候照顾。

    雷横也有老娘爱惜关怀,回家走得大步流星,很急切.......他没有解脱的轻松,反而心里更空落落的,满腹心事,只想赶紧回家看看老娘是否安好如故,并且和老娘诉说沧州的遭遇、心中郁积的迷茫苦闷忐忑.....他的心事只能和老娘说说,不能对别的任何人吐露.....以后不可能有朱仝相伴了,自己应该怎么办?以后的路到底要怎么走......他甚至和老娘暗暗商量是不是离开二龙山去投沧北军找朱仝去。在雷横心底里,无疑朱仝才是他最信任的人,尽管在赵庄,朱仝和他翻脸了.......

    宋江在兄弟宋清照顾下回了家,一入家门,脸上威严又亲切从容的笑容就变了,阴沉沉的能吓死人,但什么也没对关切的宋清说,只叮嘱弟弟好好干好自己的差使一如既往最好,其它事他自有计较,然后被戴修明亲自检查了伤势安排了更好的治疗调理后就静静窝在家里养起病,不管山寨任何事,也不主动约见任何人私下会面......

    山寨的弟兄,尤其是宋江当初从柴进庄和江州带上山的那些人自然主动上门关切问候。这些人有精明嘴紧的,绝口不提沧州发生的事,只表达和宋江亲密不变的关系,只聊天说说不相干的趣事什么的,说说笑笑的很热闹,能给窝家里的宋江解闷。有的则好奇心强或出于某种目的心思,想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宋江绝口不提,一概都巧言避开了。

    让宋江心中暖和的是青峰三虎对他的义气热血忠心。

    锦毛虎燕顺最是爱宋江,愤恨赵庄居然敢如此对待宋公明。王英更是愤怒跳高大骂沧赵满门,说公明哥哥仁德义气才智名声哪一点比不上沧赵?主动上赵庄,那是看得起他沧赵......居然敢如此对公明哥哥拿大耍凶横野蛮......那凶强老不死的老太婆着实该死、赵廉算什么国之大德贤才?嚣张纨绔赵二嚣张跋扈什么.......沧赵如今成了举世共敌,身在死地还敢如此猖狂,早晚得被朝廷和辽军所杀.....表示必杀光沧赵满门亲手为公明哥哥报此耻辱大仇,不死不休......韩伯龙也紧捏拳头大恨沧赵,只是嘴笨或另有心思,没王英那么疯狂大骂.......但这三人对宋江的赤裸裸忠心爱戴,宋江清晰感受到了.......

    宋江原本是心里有些看不起这三个家伙的,感觉武力不高,才智也太有限,品行无良,不堪大用,不是值得重视的好帮手,现在才猛然醒悟到这三虎的好与价值,尽管他心里清楚王英表演得过火了,但敬佩追随他的心是真的.....这三人用好了也是可以起些大用处的,最重要的是可以当心腹保镖打手,不至于危险时没人会生死相随保护他.....冒那么大的险到沧州寻朱仝,说到底不就是信不过山寨这的头领。想找到个真正可放心依靠的保镖兄弟?这不眼前就有三位........

    从此,宋江对三虎是另眼相看........在山寨不再感觉那么孤独空虚无助,心情好了不少。

    窝在家里养伤,宋江利用这段时间对山寨众人对他的表现的观察,又重新仔细审视梳理了一遍众头领,对山寨认识得更清更有数了........他知道晁盖内心对他的疏离甚至戒心并没消失,他在山寨的威望也降低了不少,为了恢复和晁盖的关系,更为了提高在山寨的威信和实力,他必须尽快做些什么.......

    养了几日,感觉伤势大好了,戴修明的医术果然不凡.....宋江立即就展开行动。

    “天王哥哥,这几日小弟养伤也静心思索了不少东西,自责行事太操切,考虑不周,险些给山寨引来大祸,连累得哥哥也大受委屈,小弟惭愧,但也反而越发心急起来,总感觉咱们山寨的势力还是太小了,否则......哥哥怎么会在沧州那么没面子?世事变幻太快,时不我待啊。当时想弄来朱仝入伙也是出于这种担忧和迫切。朱仝没能入伙。可让山寨尽快强大起来的大事也不能就这么因为朱仝这的受挫就畏首畏尾不做了。咱们必须努力壮大山寨的钱粮,收纳更多的兄弟入伙.......小弟有伤在身也实在待不住啊,请示哥哥是不是可用兵。我想去打登州.......”

    山寨势力还是太小了,这话,晁盖现在是很认同的。

    若是不弱小,赵庄岂敢那么傲慢坦然肆意撒野教训.......

    赵庄之行,晁盖孙子一样反复跪拜赵岳祖母,他没什么不愿意的。

    老太太的年纪、德行、世间公认的高大社会地位都值得他晁盖跪拜。赵岳和他是兄弟,虽然双方接触极少,梁山和二龙山之间也极少往来,似乎是在山东一南一北各有势力范围,互不相干,井水不犯河水,但晁盖心中始终自觉自己和赵岳可称是肝胆两相知,羞愧的是一直是赵岳这个小年轻在照顾他,而不是他这个中年大叔大哥照顾太年少的小老弟,只从这一点,赵岳的长辈就是他晁盖的长辈,他以儿孙对长辈的大礼跪拜老太太也是心甘情愿,甚至是应当应份的........

    但他赵庄一行仍然深受刺激.......

    自从反上二龙山,他就在心里发誓从此再也不跪拜任何人了,也不用跪拜了,我是强盗老大,是反社会的,只拜天地祖宗,其它的,什么皇权、官老爷,什么这个大儒贵人那个豪强大户的,统统靠边去,敢要我拜?哼,皇帝也不行,全是杀的货......谁知弄来弄去.......晁盖心里很不是滋味......最深切的感受是自己仍然是那么渺小,说到底是势力不够强,人远不够分量,还不能让人闻之就敬畏,不能让强者高看一眼平等尊重对待......世间事首重势力。有势力就会有尊重。没势力,失势了,就算他是皇帝也没人会尊重当回事......赵廉那么牛,就是势力够强大可怕。赵岳那么嚣张,多年横行天下,敢闹到金銮殿直接怼皇权,成了天下绝对第一的人怕衙内,说到底还不是沧赵家族的势力强大到让朝廷、皇权、异族也得恐惧.......

    赵庄一行改变晁盖最大的就是不再是以前那种感觉行了很满足了的心态。

    他不再悠然沉逸哥们弟兄在一起牛逼安全大吃大喝尽情快活,又开始有了奋斗的动力,也急于扩张势力。

    宋江关切山寨的发展壮大,敬重他这个当大哥的尊颜体面,急他这个老大之所急,真一山义气兄弟也,有伤在身还急于带兵下山吃苦冒险打仗为山寨,也就是为他这个当家老大壮大势力,那,他怎么能不乐意呢?

    “打登州?”

    “........是个好目标,相对容易些,有把握。山寨天天好吃好喝养着大小兄弟们勤奋操练,也不能养着闭门干练,是需要拉出去打仗多历练历练。那个谁(赵岳)说过实战才是得到强军的唯一方式......光练不战,不行......只是,贤弟,你这身体还没好......这样吧,贤弟你在家守山,顺便休养好身体。有你守山寨,我也放心。我去取了那登州。“

    宋江一听,心说你带兵出战,那我还有屁戏可唱?盘算岂不全落空了.......

    ”哥哥,小弟知你的本事强小弟百倍,取登州,还不玩似的?可是小弟这心里难受哇。愧疚于哥哥,若是不能辛劳些为哥哥分忧多出力,如何能心安?如何回报哥哥屡次三番舍命相求的恩义?小弟在山寨呆不住啊,心中天天着火一样,日夜难安,万望哥哥成全小弟心意。再者,哥哥,一山之主,有青州重兵威胁在此,非哥哥坐镇山寨,谁人能保证万无一失?哥哥坐镇山寨,万不可轻动。登州小事,就由小弟代劳吧。“

    宋江说得恳切,真情流露,让晁盖不禁动容,目光却是微瞥着一旁始终沉默不语的公孙胜,生怕这个满身仙风道骨的神秘道士看破了他的演戏谎言坏了他谋算的好事......他现在越发忌惮公孙胜了,感觉晁盖整顿山寨必是这道士的手笔.......

    但,公孙胜抱着拂尘似乎另有心事,不知在出神想着什么,目光望着殿外,心思没在晁盖和宋江的交流上,恍若未闻,什么也没说,动静都始终没有。

    宋江微感疑惑却也暗暗松口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