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君御诸天〕〔神洲异事录〕〔吞天噬万灵〕〔哈利波特之文豪崛〕〔我的史前帝国〕〔蔚蓝世界里的提督〕〔报告总裁爹地:妈〕〔星宇世界传奇公会〕〔狂爆神尊〕〔神龙邪尊〕〔丹道独尊〕〔我的人生变成了通〕〔传奇在继续〕〔乡村透视仙医〕〔我的物品能升级〕〔白蛇进化〕〔我家后门通洪荒〕〔超级游戏制作者〕〔重生九八:全能女〕〔寻龙天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13孙立入瓮,下
    二龙山悍匪浩浩荡荡逼近城下,知州吴知荣和通判皆吓得面无人色,两股股战战。

    上次只几百二龙山贼寇夜袭就能轻克本州,这回来了这么多......又是骑匪又是黑压压众多步匪和凶残贼头子,这.....这怎么抵挡?(登州官府绝大多数官吏始终认为赵岳救解珍解宝那次袭击就是二龙山干的)

    再听到贼首(宋江)大喝:“速速开城投降,不然,打破城池,从知州到草民杀个鸡犬不留。”声音中充满无限张狂凶残,甚至能清晰听出其中的无限怨毒意味,仿佛登州对这贼首做过最恶毒伤害,导致贼首对本州有刻骨仇恨也似,知州和通判不明所以却更吓得要死。他们都是读书成才当上官的聪明人,能感觉出这不是贼首有意在吓唬,是真有此歹毒杀意企图......

    本州众将也多是胆战心惊,对敌毫无信心。将领如此,普通小兵就更不用说了......

    孙立一看,这特妈怎么行呢?

    就这对敌状态,贼人一凶悍攻城,只怕稍有几个官兵见了血有了死伤,整个军队就会又一次崩溃一哄而散.......这.....怎么会这样呢?

    绞尽脑汁严格整训了,已训练了快一年呐,众将士平日里表现可以了,成军了呀,怎么一真要开打了却还是那么不堪?

    孙立百思不解,信心大挫,此前的成就感差点儿荡然无存,一股无法抑制的沮丧情绪汹涌上心头,怒火杀心也起了......

    贼势众,来势汹汹。

    此前,他本打算先据城死守,以坚城让山贼碰得头破血流,让部下提升起信心战意士气,再设法从破绽中破敌,现在一看,根本不行啊,只能改变策略,必须用别法先挫挫贼众的嚣张狂妄威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能用的唯一办法就是出城斗将了。

    他瞅了瞅身边神色还镇定的马栋,“马将军,怎样?你我兄弟出去杀几个贼头子,教训教训贼寇,立立威?”

    马栋转身瞅着由小厮扶持着急匆匆(腿软仓皇)正下城回衙门的知州和通判二位大人,眼神闪过厌恶与冷酷,若不是这两狗官首长如此不堪影响的,本州官兵怎会如此?强盗是流氓坏蛋,官兵特妈的也全是坏蛋,都一样的凶恶无良,流氓对流氓,本身就是谁怕谁呀?况且官兵为正为官,是官对匪,以正克邪,光明正大,有国家撑腰,自有一股子底气心气在,整训了这么久也成军会打仗了,以军队方式厮杀的能力也有了,加上坚城可依,准备充分,装备又比强盗好,原本是不会害怕的,也根本不必怕,这一切优势却轻易叫两狗官首长的惊恐无能逃跑.....全毁了。知州大人呐,通判啊,你们这些大头巾平日里贪脏枉法轻贱打压武夫理直气壮的那种勇气和聪明高明劲哪去了?你们那敢得瑟上天的胆识威风哪?

    他心感不妙,愤恨之下,忍不住模仿着吴知荣临走前以结巴的语调所说的:“孙.....嗯.......孙......都监,战事全.......全交给你了,本官在在啊在衙门坐哦啊坐镇为为你后援,你拿出本事放心打好就啊就是。”

    马栋的嗓音粗旷暗哑了许多,比不得知州大人的文雅温柔细气声音动听,却把个知州的哆哆嗦嗦快吓死了的调调模仿了个十足,引得身边亲兵以及孙立和提辖刘庆都忍不住笑了......

    但刘庆立即狠狠拉了一把气愤而忍不住得瑟搞怪的马栋。

    不可如此嘲笑上官呐,小心你的前程甚至满门脑袋!

    大头巾们别的本事未必有多少,但记仇,打击报复的胆量和能力却是超强,从来不缺这心劲........国朝立国上百年了,就没听说过大头巾对武官有大度的。吴知荣更是个虚荣卑鄙的小心眼.......你这么得瑟嘲讽泄愤,让外人听到可了不得。

    孙立也是立即反应过来,瞬间把绽放的笑容收敛得干净,威严地扫了一眼其它将领,大喝:“都打起精神来。区区草寇有什么可怕的?他们凶恶敢战,我们难道不凶恶没本事杀人放火?我等朝廷正兵官军比草贼更厉害。”

    分守各处的众将和官兵听到孙立如此戾喝,都心一震,一琢磨,对呀,老子特么也不是好人,也是贯会打打杀杀行凶作恶的,又是朝廷官军,什么都比城下的强盗强,老子怕他个球........

    低糜到似乎随时会崩溃的士气总算提升了些。

    孙立让刘庆代替他指挥守城,和马栋带着几员将下了城,点了一千兵开城主动迎战。

    宋江一见官兵居然敢出城作战,不禁一喜,如此就不用费劲攻城了......

    他身侧的戴宗告诉他,那提枪腕悬钢鞭的为首者正是所谓的病尉迟。宋江不禁仔细瞅了瞅,顾左右笑道:‘看着倒是有些威武煞气,看来很是会装派头啊,是个做武官混朝廷俸禄的好料子。“

    这话说得众贼头子都不禁乐起来......

    大宋的官,无论文武都是极会演戏装相的,能力、本事不重要,重要的是长相和作秀,若是不会作秀,装不好这相,与文官柱国才子或武官雄威护国形象不符,那是没可能有前程的,若是再长得丑点,行为猥琐,不够正义大气稳重潇洒风流......又傲慢张狂自信霸气,不敢轻狂吹牛放炮说大话,能不能当上官都是个问题,就更别说能混上超出能力范围的官位权势了........都特么虚有其表,只会装,都装习惯了,装得他自己都信了他就是那么有能耐那么高贵有福有威......

    孙立驻马列阵处离着对手还有两百多步远,听不到宋江说什么,也不知众贼乐呵什么,但强烈感觉到了强盗对登州军以及对他的轻蔑不屑,不禁大怒........他是有真本事的。当世少有的超一流高手,自有他不容轻贱挑衅的骄傲.......

    马栋看了他一眼,”我先上。试试这伙草寇的斤两,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耐敢如此对你我轻狂。“

    孙立点头,”还是得小心。二龙山能迅速壮大起来,能屹立至今不倒,自有他的不一般处。不能轻敌。“

    马栋知道这是孙立关心他,是登州老人间的好意,一点头,摆刀冲上阵来振声嚣张大叫:”对面泥洼草寇听着,本官登州第一将马栋。你们哪个不怕死敢上来与本官斗一斗?“

    独角蛟秦会大怒。

    第一将算个球!老子当年也是官军,第一将见得还少吗?就没见过哪个是真有能耐能配得上一州先锋猛将身份的,全是些长得雄壮威武只能吓吓人的酒囊饭袋马屁精,如今虽说废物第一将都在国难狂潮中不是死了就是被朝廷整编废除了,新提拔起来的以及仍能留用在原位的第一将都是真点真本事的,但只怕内地全天下的州府第一将也没几个有大能耐的........

    他这么认为也不是没道理。

    他如今的副将张信就是原维州第一将,是都监张勇之下的武力第一人,确实有武艺,但水平也就那样,充其量也就二流上段位,挤不进一流末。这还是朝廷当初为对付梁山,朝中某些权臣奸贼有意配置在郓州的好手,后又想用来对付二龙山........可见朝廷真没大将可用了。区区登州,不剿匪,没任务,配置在此的第一将又能是什么强者?也敢放狂言......

    他又一贯是出战先锋,每战争先,如今又是先锋骑,怒火中立即策马想上场,不想这次有人比他更积极。

    张宣赞抢他前面冲上去了,大骂一声:”混吃等死的废物也敢小视我二龙山好汉?“

    快马奔腾,近了,拧枪分心就刺。

    马栋见来势凶猛,急挥刀崩开大枪,怒喝一声接架相还......二马四蹄奔腾盘旋,二将个个瞋目咬牙较劲搏命........

    杀了有三十回合,宋江不禁皱眉道:”想不到这第一将还真有点能耐。“

    薛亨、张宣赞、刘复三人的本事都差不多,听晁盖等内行讲,都是一流好手,在众多头领中也是不多的几个高手之三,在山寨武力排行榜是绝对前列的,而且习武勤奋,谦虚好学,尚年轻还能长进,又文武双全,会练兵,会统军打仗,是山寨头领中难得有头脑的,大有潜力可挖,完全成长起来必是不可多得的大将之才,不止是他宋江倍加重视为长远的臂助,就是自负本领眼皮子很高的晁盖也对三人高看一眼,很是看重,所以三将在山寨的排位座次不断前移,还被晁盖特意封为锐健骑大将以示重视和期望,如今已是核心级头领.......

    知道张宣赞的本事,有了对比,所以看不懂厮杀的宋江才如此感叹。

    他身侧不远的薛亨却是另有看法,这个马栋是官军中有本事更难得敢战的将领,但也仅此而已,弃其量只是刚挤进一流最末的水平,不是张的对手,战到此时已陷入败势,只是不知在为的什么才不怕死似的奋力强撑着维持平手之势。

    薛亨能看明白了。比薛亨厉害的孙立看得更清。

    想不到二龙山还真有有能耐的,怪不得能在青州那些其实不差本事的边将以重兵威胁下仍能从容而立......

    马栋是孙立最重视的手下大将兼老同事盟友,万不能有失。

    孙立在马栋陷入凶险死劫颓势前赶紧鸣金召回马栋,他让马栋压阵,自己催马上来了,大枪一指张宣赞:’你这贼厮,还有胆量力气和本都斗一斗吗?”

    张宣赞大怒,“你家张爷爷上阵为的就是杀你这个病尉迟。”

    “哼!”

    孙立冷笑一声,不屑口舌之争,立即动手。

    训练有素的战马发力狂奔,垂在一边的铁枪猛然提起,如电扎去......

    张宣赞是精细人,口中轻狂,心不敢大意,暗中蓄势做了准备,却仍然有点措手不及之感,险些一枪就叫孙立挑了......他大吃一惊,只这一枪,他知道这个孙立不简单,绝不会是徒有虚名之辈,怕是真有不弱于唐初尉迟恭之勇......

    孙立观战,已经瞧清了张宣赞的枪法底细,本事又稳在其上,一上来就压着张宣赞打,仅仅惊险激烈十几合后就形成了碾压之势,杀得张宣赞忙着招架,几无还手之力.......

    二龙山队伍这边响起一片惊骇倒吸气声。

    宋江更是惊骇瞪大了眼。

    张宣赞这么被动狼狈,宋江不通武艺,没那个鉴别战斗力的水平,却也是一目了然能轻易看出来个高低的。

    这个孙立居然如此勇猛......这次出征却是轻敌了,有这么个强敌在,此行怕是难以.......

    宋江心中一沉,但随即眼中却是放射出骇人的光芒来,那是意外的惊喜......

    若是此行能收了此人为心腹打手,何惧晁盖有霹雳火秦明这样的猛将死保着......你有霹雳火,我有病尉迟,还有能碾压你的高超手腕,能拉拢起最多的山寨弟兄.....你岂能斗得过我?二龙山早晚落入我手,所有好处只能是我的......

    转瞬盘算得清楚,心越发热切,着火一样大叫这个人吾一定要收为囊中......只是怎么才能破了登州断了孙立的前程收服这头官场地位不低,军权不小,怕是很贪恋权势仕途的猛虎呢?宋江目光灼灼紧盯战场交锋,下意识不禁赞叹惋惜道:“真绝世猛将也!可惜如此英雄好汉却屈居登州给贪官奸臣当下贱武夫狗。”

    老鬼道士湖山神徐槐是晁盖亲点的人,充任此战的军机大事参赞,又暗中早就和宋江是同伙,是宋江隐藏在山寨暗处的军师及眼线,此时敏锐看到宋江火热的情形,又听到宋江如此情不自禁感叹,立即就听懂了宋江的心思,他心思一动,稍眯眼捊须想了想,转眼间就有了主意,立马稍侧身附耳对宋江说了几句话......此事易尔.......

    宋江正热切渴望却一时想不出妙策而发愁,一听徐槐之策,不禁大喜:对呀......这老道不愧是能混出响亮大名头的道门名士,果然是不差千年的老鬼,有道行........

    立即点过薛亨过来,低声叮嘱了几句。

    薛亨稍一听就明白。

    他和刘复、张宣赞是一伙的,而且自负才能,都在心底里看不起山寨其它头领.....包括一山之主晁天王在内,皆莽夫武夫或小智道士书生尔,干不得大事,混不起大富贵前程,也就宋公明是个有道有大出息的智者.....三人虽没结拜同生共死的异姓兄弟却是相互照应的死党,绝对的利益共同体,任何事都同进同退,看到张宣赞不敌孙立,已陷入凶险怕是随时会没命,本就有心上阵二打一,以二龙山头领比官军在场将领多很多来欺负人,一听宋江吩咐之计,正合他心意,立即策马猛冲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重生做神医〕〔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