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夫终于等到了灵〕〔胜者为王〕〔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无限见稽古〕〔仙武暴君之召唤群〕〔我能复制万族天赋〕〔一世魔尊〕〔樱花之国上的世界〕〔高武之我是秦凤青〕〔都市最强神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若水向东流〕〔盛唐不遗憾〕〔花都天才医圣〕〔抗日之超然兵王〕〔海拉病毒〕〔诸天之从新做人〕〔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末世爸爸〕〔开启黑科技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19劫节,二
    孙立、宋江见了面,都各有准备,先好一番客套彼此吹捧,接着就是宋江翻动三寸不烂之舌展开大忽悠.......

    但,你有千言万语,我有一定之规。

    任凭宋江和同来的一些头领相互配合怎么夸大入伙二龙山的光辉前程与自在快活好处,使劲忽悠,孙立就是客气却坚定地拒绝入伙,丰盛的酒肉该吃吃该喝喝,很痛快,说什么都行,但就是决不答应宋江想要的。

    “孙某不过一区区武夫,此生已别无所求,唯愿发配边关保国卫民尽份力,血染黄沙,战死沙场,无怨无悔。”

    你叫我当草寇,和你们一块儿祸害本国本族人,以此为能为利为快活,辱没祖宗,背负骂名,我不干。

    翻去复去就是以这借口推辞。任宋江能舌灿莲花说破大天去,也没用。

    宋江心中恼火,却也不能阻止孙立愿以死抵抗外敌捍卫本民族尊严和利益,这是大义,比杀贪官污吏推翻腐朽宋政权更高的大义,想扯大旗闹起大事的任何帮派也不能在这方面露出不堪。

    此时代的人还没有明确的民族大义概念,赵岳和引导下的家族提出汉奸名词,赵廉在各种场合总有意提出和强调汉人汉族这个概念,意图加强人们的民族意识,十几年下来了却效果并不理想。

    宋人整体都沉浸在王朝大兴儒教愚民环境下的浮华虚荣麻木懦弱苟且平安放浪中,昏昏盲目只顾蒙头追逐诗书风流功名利禄酒色财气......自家利益,不关心民族不民族的没用的东西,就连读书人聚会吹牛扯蛋卖弄也只是习惯地说我们宋人如何如何,而没自觉的民族意识说我汉民族怎样怎样。

    历史上直到蒙元统治了中国,把汉人江山统治下的各族人大致统一划分为最低等的种族——汉人,其他高级种族称蒙人、色目人等,汉人被统治者明确强行加上种族标签并固定强调着属于最卑贱的种族,汉民族概念才变得逐渐鲜明清晰起来,并且在蒙元野蛮残暴奴役统治下极尽悲惨卑贱,民族概念与民族意识才在屈辱愤恨中得到逐步觉醒和加强,最终推翻了元朝统治,赶走了蒙古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没了异族高压统治奴役,民族不民族的又成了没用的东西,儒教又开始得瑟了.......朱明王朝也没注意强调汉民族概念,然后辫子朝又轻易入主中原,世界别的种族都在或多或少的进步,唯有中国文明不进反退,大倒退.......然后在闭关锁国的愚昧中无知满足着狂妄自大,我大清.....啊,我天朝上国......啊,随后被满世界的强盗强行敲开国门,灭种的灾难又来了......但,民族大义、地域人种划分是自然存在人们心里的,是任何想搞政治大业的本族人不能触犯的高压红线,否则就会遭到大众唾弃,丧失人心.......想什么都白搭.......

    宋江是典型的名利士大夫心态,野心勃勃,尽管只是小吏出身并且还成了草寇,但也绝不会在这上面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绝不会信口开河说:什么民族不民族的?抵抗异族保家卫国,哪如只为自己活着的强盗快活......

    若他这么说了,只会被鄙视。

    不止孙立会鄙视。二龙山的这些自私无良无耻头领也会鄙视他......这些人杀人放火当祸害,可是也自诩是英雄好汉的,这是一种自我麻醉与安慰,需要这种心气支撑着招牌与体面才能应对世人唾骂,心安理得当快活强盗。

    就连李逵这种滥杀无辜的浑人都自觉自己是正义好汉,所以才杀谁都是应该的,何况是有脑子的这些人.......

    宋江被孙立的借口堵住了嘴,见盛情招待不起作用,把特意盗来的盔甲武器马匹给孙立,想感动孙立,却也照样不起作用,用拐来的孙立剩下的唯一亲信老亲兵出面指责宋王朝如何不好士大夫狗官如何恶毒不堪.....恳求劝说孙立抛弃罪恶黑暗宋王朝,这也没起作用.......什么招都使了,全没用,宋江也没坚持,果断痛快地放弃了劝说。

    “孙将军既有志投身边关抵御外族,宋江自不能阻止将军的壮志,在此只能祝愿将军一路走好,心想事成。将军的盔甲武器等,将军入边关上战场时用得着,还请收下。这本就是将军的东西。此权当是我二龙山全体对将军壮志的心意。”

    孙立可不傻,立即拜谢却推辞道:“孙某一介罪囚,要盔甲武器战马干什么?既是二龙山好汉得了就留在二龙山用好了。山寨的好汉用了,也算是孙某为替天行道尽了点心意,也不辱没了这些东西。某万万不能收。请宋头领理解。”

    宋江心中更恼,这个孙立也太不识抬举了.......脸上却干笑两声,不再坚持送盔甲马匹了,却转而单独拿过那根钢鞭。

    “孙将军,此鞭不同寻常,怕是你心爱之物。别的,将军说用不上,带着路上也确实不方便,宋江也不勉强,但此鞭却无妨,还请将军收回,既是物归原主,也能方便将军这一路上有点趁手家伙防身。宋江别无它意,只是担心如今世道不靖,这一路上路途遥远,怕也艰难凶险,将军能仗持此鞭一路平安,终有一日才能投边关达成心愿。”

    这就不能再推辞了。

    再推就是一点儿不给面子,不给宋江念想。

    彻底没了念想,宋江岂会任他孙立拍拍屁股自由离开,从此两不相干?必会恶念起,杀心动.....杀他孙立有何下不得手的?宋江可是强盗大头子,杀谁也没什么不敢的,凡落他手的,他想杀就会杀.......从宋江带兵祸害登莱二州百姓的凶残歹毒来看,所谓的呼保义孝义及时雨也就那么回事,心黑着呐,心狠着呐......不可试探估量其翻脸的凶狠无耻程度........

    孙立感慨一声,接过铁鞭,轻轻抚摸着,说:“此物是师门之物。当初艺成离开师门时,是恩师特意所赠,嘱咐我定要用一身所学报效国家护国卫民。此鞭断不可伤害无辜......恩师之言如今犹言在耳。宋头领如此盛情,孙某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躬身深深一拜,“多谢!”

    宋江顿时笑得很开怀.......又吹捧闲扯了片刻加深点了解和感情,喝了壮行酒,放了孙立继续上路。

    看着老骡子拉着孙立离开,一直没出声的公孙胜笑对宋江道:“此人着实精明,心气也极高,怕是名利心很重,很难拉入伙。”

    宋江干笑了几声,道:“一清先生慧眼如炬啊。”

    赞叹着公孙胜,他又扭脸瞅着孙立的背影嘿嘿笑起来,“此人是大将之才,正是我二龙山最需要的人才。宋江一定要把他弄上山,一定能把他弄上山。”

    公孙胜也笑了,“那就看公明哥哥的手段了。”

    猛然听到公孙胜叫自己哥哥,宋江稍一愣,顿时感觉浑身轻了几十斤一样,甚至有点受宠若惊一样。他看看习惯一脸风轻云淡世外高人风范的公孙胜,大笑道:“借一清先生吉言。宋江定能帮天王哥哥弄到这员上将。哈哈哈哈.......”

    公孙胜独自回山了。

    宋江则早预备了此次劝说未果,已准备好了后续准备,事先也和晁盖勾通说好了的,当即直接带着人,乘两辆马车,装民间护商镖师队方式掩饰身份尾随在孙立后面,悄悄跟着也去孟州......

    跟宋江去的头领有山寨副军师孔厚,甑山神魏辅梁、山阴幽枉神陈念义、太行神鲁绍和三老于江湖险恶的道士,精明有见识会来事也有本事的杨适、刘无忌二人,摽兔李吉、矮丘乙郎这对跑腿的打手,自然还有缺不得的探事和跑得快的戴宗、毛和尚。贴身亲随小厮王四自然不离左右。此外还有一些精干的喽啰.......

    宋江出门惯常喜欢带着的凶悍有力打手生铁佛、飞天夜叉此次仍然不能跟随效劳,伤还没好,只能继续在山寨窝着。

    从山东青州到河南孟州,漫漫一路上难免有风险坎坷,却都平安闯过,简短洁说,终于来到了孟州。

    到牢城营交差,两烫伤已大好了终于能正常走路了的解差本还极担心开了枷锁,封条撕了,难免露出事端,怕是会被疑问责难,麻烦不小......谁知,管营并没留意这方面,只验明了正身,很痛快地当场结具了交接,回了公文让李大、王二麻子带了轻松脱身走了。

    剩下孙立孤单立在公堂那,接下来就是入牢城营的规矩——一百煞威棒。

    孙立哪有钱贿赂免除此刑,只能默默等待受刑。

    不料,这灾难苦头竟然能逃过了。

    管营身边立着个青年,瞅见案桌上摊开的公文上标明的罪犯前身份:登州兵马都监。他顿时仔细看了孙立一眼,见孙立虽然一身脏破的罪犯衣服,形象狼狈不堪,但一身英雄气却是掩饰不住的,他附耳在管营说了什么,然后转身走了。

    管营瞧了瞧孙立,淡淡却官威十足道:“本官瞧你面色灰暗,满脸憔悴不堪,必是途中染了恶疾至今尚未全愈,身子太虚弱,恐吃不得打。罢啦,一百煞威棒权且记下,待日后身子壮实了再补上.......”

    孙立哪里面色不好象个染重病的人?

    他面色很红润正常好不好。

    这一路上虽然没什么大鱼大肉的一个劲享受,却也没遭多少罪,吃的菜是新鲜蔬菜,也属于无公害绿色健康食品.......孙立途中每日还不忘照常习武........一身本事半点没荒废了,一路上连个轻微感冒都没得过.......

    但孙立不是武松,不会管营有意饶过不打却逞强是钢筋铁骨不怕打的英雄主动叫唤着要打。他心知这不可能是管营看他居然是个都监却倒霉落难到了这而同情心大生,也绝不可能这管营是个心慈的菩萨......放过,必是另有内情。

    他恭敬施礼,符合口称确实是路途遥远艰辛多坎坷导致身体拖垮了不好.......然后在管营理解的大手一挥中被牢城营的军丁差拔押去了牢房.......进了牢房后,孙立不禁一愣.......

    这处,牢房确实是牢房,但单门独户一间,里面虽然陈设极简单,但有火炕,有铺盖,有桌椅,有这几样已经很不寻常了。正常的牢房哪可能有炕有铺盖这等正常人家的东西?泥地上铺有稻草,并且够新鲜够厚实,能隔寒躺着熬冬就已经是高档配置了。至于桌椅就更不可能有了。牢中罪犯都是席地而坐慢慢熬着春夏秋冬......有罪犯冻死牢中是寻常事。

    这待遇结果,孙立确实意外了。

    他预料过极可能会有优待,但万万没料到会优待成这程度。

    住这,这哪是服刑啊,简直就是在这上班,只不过得老窝住在这,没有那么自由而已。

    他不意外不奇怪的是监牢中会有这样的牢房。

    他小舅子乐和可是干过小牢子的。

    孙立没进去过登州监狱,是当天就发配的,当然更没进过别处监狱,但对监狱里的门道很清楚,也知道牢房也是有等级有vip房间的,体制上是为临时关押某些特殊的犯人而半允许在牢中设置的,就象医院有vip病房......实际上却是牢头带着手下捞钱或照顾关系用的而特意布置的,能享受这种特殊牢房待遇的当然是有钱又肯花钱的大爷或牢子想攀附讨好的人。

    孙立没有坐,只是打量着房间,琢磨着心事,暗暗感慨,又不免生了担心.....天上不会掉馅饼啊!

    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好事。

    当罪犯,失势,倒霉了,却有优待,在这却无亲无友,没任何关系会形成优待,那么,这好事背后必有大7麻烦.......

    这时,有人进来了,正是此前在公堂看到的那位立在管营身边的年轻人。

    孙立赶忙抱着感谢道:“孙某多谢管营公子帮忙免了煞威棒之苦。”

    青年一愣,随即微笑道:“孙将军怎么一口就能认定我是管营公子?”

    孙立道:“在这牢城营中却能有公子这么年轻却气度不凡的人,岂能是别人?只能是管宫大人家的公子无疑。”

    他心里不能说的话是,你的相貌和管营多有相似处,必是近支血亲,不是儿子,也必定是亲近的子侄辈,眼不瞎,谁看不出来?无论是不是儿子,称一声管营公子都没错。在这出现的侄子也是管营公子啊.......

    这青年显然很聪明,也猜到了孙立能识破他身份的原由,却很享受孙立的吹捧。

    看来这个孙都监是个懂事识时务的明白人啊,没白混上过一州都监高位,这就好办了.......

    管营姓施。青年正是绰号金眼彪的施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