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狂魔老婆求负〕〔水果大佬〕〔穿越财富人生〕〔不死帝尊〕〔都市绝代兵王〕〔神级大明星〕〔最狂赘婿〕〔红尘篱落〕〔大唐如意郎〕〔极品全能保安〕〔神帝归来〕〔子规子规胡不归〕〔我家爹娘超凶的〕〔都市我为尊〕〔凌霄大圣〕〔郑原李茹萍〕〔阴山怪谈〕〔厉少,你家老婆超〕〔钱我是拒绝的〕〔上门龙婿免费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60迫不及待。终
    宗泽突兀听到海盗,却秒懂了刘韐的意思。

    宋国对于海盗国,事实上已是卑贱耻辱的下邦番属国,年年担负着明确而必须完成的上贡义务使命,比如茶叶、茶树苗、金银。海盗在宋国有不小的利益,自然不允许只会破坏和掠夺不会建设和维护的辽蛮子随意占领宋国江山。

    海盗国把从辽夏宋越南棒子......卷走的弓弩箭枝又成山的廉价强迫反销给已无力大量制造的宋国,尤其是由朝廷负责付款却直接交付河北两路边军的弓箭床弩等交易,除了为换走宋国尚富裕的铜钱,也是在间接帮助宋国有能力反抗辽国入侵。

    宗泽怒瞪起眼睛,显然恨极了偏居异域却夺了华夏正统地位并且差一点点就毁灭了宋王朝的海盗,但最终却只唉了一声,苦笑。

    一向是天朝上邦主国的中华却在宋这一代沦落成下邦属从小国,遭尽抢掠和羞辱却还得庆幸有这个抢了宋国的强盗在无形中庇护着.......这,这是奇耻大辱,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该谴责谁?

    谴责海盗霸道太先进太强大太强横无礼?

    那更耻辱更丢人.......

    大宋,从君王到众大臣快乐瞎搞,比赛一样争着作孽......把大宋玩残了,好抢好欺,难道责怪别人不该趁机来抢来.......

    难道谴责各方强盗,你该讲文明礼貌,讲和平友爱,讲礼上往来,讲兄弟邻邦亲热一家相互帮助支持,讲天真,讲一厢情愿,讲如何无视并且一边狠坑着本国国民承受种种悲惨辛劳不幸,一边却宁可本国吃狠亏倒贴,让本国人承受一切代价,也要不计代价的决不亏待半点儿”友邦“,讲如何才能更好的惯好“国际友人“更野蛮轻狂胆大傲慢轻蔑放肆,让外族表示勉强满意,达到互惠互利和平共赢,讲大不欺小,强不欺弱,讲你既是超级强国就该象我大宋天朝一向对外苟且仁义谦逊忍让虚荣......那样对我大宋王朝也讲宽容大度、慷慨大方、文雅仁慈.......各种高尚感人人性圣母风度情怀.......大讲如何嘴上说着儒家教典进行诗词歌赋酒色风流放荡虚伪无耻快活,如何轻贱扼杀科技......反正什么都该讲就是不该动武行凶?

    宗泽心里乱糟糟的,一向清晰的情怀这一刻乱了。

    他此前就深刻意识到世界只讲利益,也只有儒教传统下当佛系的中国人才会对外那么做,一厢情愿,可笑,可悲。

    还是那个问题,怪谁呢?

    怪儒家?

    难道儒家学说不对?

    难道讲仁义高尚仁慈伟大人性风范反而是不对的?

    难道三纲五常定伦和维护社会秩序、重孔孟圣人总结倡导的持国仁义大道,轻技巧小道,这些都是错的反而不该的?

    宗泽脑子里瞬息闪过太多忧虑和疑问,却越想越乱。

    他到底是极睿智坚定的人,又年纪一大把了,经历了足够的人生磨砺思索,所以转瞬就从迷茫痛苦中跳了出来,先不去考虑这些眼下没用的东西,笑着一拉刘韐的袖子,”刘大人,你驻守过西北收拾过党项,有对外实战经验,了解边关外敌的真实情况,是真懂带兵御外的。我虽然也有些治军体验和能力,也有勇气决心对抗辽寇,和你比却是完全的外行。我是个穷官,在京城没房产,也不想去驿馆遭罪,去你家品品高官有的富贵日子啥滋味顺便讨教一下怎样守边,如何?“

    这么说,意思就是赞同等着家眷来了再团团圆圆一起安心北上了。

    也是想尽可能和刘韐混熟悉些,尽可能多了解些边关和辽国情况,增长守边实用经验,方便二人日后默契共同抗辽。

    这个老宗泽果然是欧阳举荐所说的那样睿智刚毅果断、踏实务实、擅能拉近关系,咳,是擅长协调关系......

    这个宗老头不是不会溜须拍马套交情钻营,当了几十年的官却只能窝在地方转任磋磨,只是他不屑交通权贵钻营.......

    这样的好官能臣真是难得啊!

    刘韐心里感慨着,却一脸嫌弃地甩甩袖子,”去,去,去。这年月大官家也没余粮啊。想白吃白住我家还白学我本事,你宗汝霖想得美。没大把的好处拿来打点我满意。你休想。“

    宗泽哈哈大笑,不但不”识趣“放弃,反而纠缠着赖上了。

    虽然他和刘韐官街资历差很大,而且可算是和刘韐初次见面,却只这一会儿工夫就感觉已经极熟悉了解了,不虚伪,对脾气......感觉已有了很久很久的交情似的。

    ”哈哈哈.......老刘,我还就吃你住你家还要白学你本事,今就赖上你了,一个大子都肯给,怎么的吧?“

    刘韐满脸苦笑无奈,手指点点笑得得意的宗泽,”你,你这老头真是......真是越活越混蛋了。“

    宗泽越发笑得开心,”我是老头。你老刘也不年轻。咱们彼此彼此。哈哈哈.......我这不叫越活越混蛋,而是越活越明白。有句话叫,有便宜不沾王八蛋,有缝就得钻呐,此次去守边对辽,我就是这心思,现在先拿你老刘练练手........“

    刘韐脸一黑,随即和欧阳珣都不禁笑起来。

    欧阳珣笑着拱手告辞,转去枢密院上班,和童贯私下交流去了。

    刘韐、宗泽肩并肩嘀咕着事,一起出了宫回家准备......宗泽一看刘韐居然不是坐车而是骑马上朝,不禁咦一声,”我说老刘,您这皇帝高参重臣大学士当得也太不会享福了。这大雪大冷的天居然骑马?“

    嘴上调侃着,他眼神里却对刘韐有了肃穆尊敬之意。

    刘韐却一笑道:”你这什么眼神?你以为我什么呢?我这是多练习骑马,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边关都方便逃跑。“

    两个人说笑着上了马,在亲随相伴下离开了皇宫。

    ”汝霖,一场叛逃潮,想必你身边也没剩下几个亲随。要不要派些人手去接护一下你家眷?“

    宗泽知刘韐心意却摇头道:”我宗泽虽然是个不识时务的穷官,穷到连海盗都不稀得看一眼更不稀得抢,穷到疯狂贪婪叛逃潮也下不了手抢,可是就是有义士好汉愿意跟着我到处颠沛流离转任受穷吃苦冒凶险。我夫人孩子有义士护送。“

    刘韐对宗泽的这种为官贫困却睿智有为大得人心的自负骄傲只一笑,心里却说:”民间哪那么多纯朴忠义之士好手会不求享受甚至不娶婆娘只为尊敬或感激你的为官仁义恩情就一心甘愿跟你受苦冒险坚定不移?忠心追随你的亲随全是海盗。是赵岳很早很早,甚至在幼时就刻意安排的人手。没有赵廉的暗中提拔帮助,没有赵岳的暗中庇护,以你宗泽的出身以及为官之道,还想由小小知县迅速顺利升官成通判,又转瞬通判成知州知府?还想清正有为强力为官,先后转任了七八个州府,得罪了无数富绅豪强以及他们背后的政治势力却至今还活蹦乱跳活着并且还一遇风雨就化龙的混成节度使?“

    宗泽的儿子宗颖没学过理工知识,却有机会深习过沧赵之能的数学和经济治国之道,无形中已不是满肚子道德文章读书风流的传统儒教书生,已是半个海盗,只是宗颖不自知而已,却也直接影响到父亲的执政视野新知识新能力。

    宗泽再睿智精明也万万想不到最早的已跟了他十几年的亲随护卫兼执政帮手居然会是才最近几年崛起的海盗.......这些人在宗泽身边也从不和海盗联系,甚至不执行海盗任何任务,只负责保护和辅佐宗泽当宋官理宋政,几乎完全是这时代标准的宗家亲随忠仆得力人手的角色。宗泽上哪发现不对头去?这些人和国主沧赵几乎失去联系也不怕被遗忘,因为他们都是老赵庄人。赵庄的爹娘兄弟亲人会记得他在宗泽身边,时空相隔再久,庄主家也能认得他。

    再说了,年纪大不得不在宗泽身边结婚有孩子的,孩子会“夭折””遇害“”失踪“在老家这边抚养上学成才......而宗泽清正刚毅为官得罪了太多人,暗中不知有多少仇家在盯着报复。身边的”帮凶“家受牵连,弱小孩子总出事,很正常。

    赵岳布局之早之深远之周密细致体贴,常常让知情后的刘韐叹为观止。

    这样的人家,他不飞腾九霄执掌天地众生才怪了。

    远离了皇宫,在马上边走边聊,刘韐和宗泽低声正交谈得投契,突然就听到两声弓弦响,两只利箭从左右房舍隐蔽处暴射而来。刘韐虽是文官却反应很快,立即伏身马上避箭。

    想不到更老的文官宗泽反应也半点儿不慢,同样瞬间趴向马上......转任地方官多地,在复杂的地方官任上太久了,遭遇过很多刺杀,宗泽早练出来了,而且天生有这方面的素质基础,在刘韐眼里就是这宗老头果然有武将之能当得大军统帅。

    但他们躲得快。箭却更快。声音传得比箭速慢。偷袭者无疑是弓箭高手。等听到弓弦响,箭已经飞出老远了。

    还是二人马边的亲随厉害,及时出手,拔刀如电一斩,把冷箭劈毁,再次救下了主人。刘韐和宗泽随即不约而同在第一时间瘤下了马藏在了马边,不傻呆张望着在马上当第二次箭靶子。几个亲随则横刀紧护在左右,警惕地扫视四周.......

    这时,似乎是惯常街道行人的几条汉子已突然从怀中亮出了钢刀,而且稍远处还有数条汉子正亮了刀飞奔过来。

    宗泽吃了一惊,越发警惕。

    他以为这些凶汉也是来行刺的。

    看来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策划刺杀的人是志在一击必得成心收了他和刘韐的性命。

    但,刘韐却摇头笑着说:”汝霖不必紧张。他们是皇城司的人。“

    果然,这些人不是扑向这边,而是迅猛扑围向冷箭者所在........没人再冷箭偷袭。显然杀手已经赶紧撤了.......

    刘韐瞧着宗泽那神情,喟然一叹笑问:”汝霖,你莫非是在感恩君王的体贴保护?“

    宗泽一愣,”皇城司的人跟随保护至此,难道不是君王下令才能有此特别安排的?“

    秘谍司向来只对皇命负责,没有皇帝的命令,这些人哪会管官员死不死的,尤其是在这样的难受大冷天......

    这时,有人过来了,对刘韐利落有力地抱拳行礼,恭敬道:”刘大人,杀手只两弓箭手,一个已在交手中杀死,一个成功活捉了,可惜却是哑巴,没有舌头,而且不识字,什么也审问不出来。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刘韐笑着微点头道一声辛苦弟兄们了,又说:”这种事怎么做,你们才是行家。相信你们会有办法找到收获的。“

    那汉子嘿嘿一笑,”谢大学士夸奖。小的会上报总管并尽力的。“

    .........................

    宗泽瞅着刘韐,那眼神的意思是:你老刘牛逼大发了啊?你是皇帝高参,难道混得能私自指挥秘谍了?

    刘韐轻叹一声道:”此事不是两位陛下所为。更不是我能对皇城司怎样。完全是秘谍司如今有个好当家的叫周游的有心。”又黯然摆手,摇头,“此事不说也罢。再说就会扯到君王......凭白伤心沮丧,只会扫兴。我们这把年纪了,能去边关守住边防狠狠教训辽寇,尽忠尽责,又能有生之年杀敌寇痛快解恨了就得。“

    宗泽点头,也不再纠缠秘谍事,却若有所思恨恨道:”策划刺杀的幕后者是个精明看得透的高人呐。必是看明白了,只要成功杀了你我二人。那么就等于帮辽国夺取了河北。冒寒冬大雪艰险千里迢迢去向辽国通风报信反而不重要了。“

    ...................

    当天,宗泽的妻子陈氏,儿子宗颖等家眷一路急行也来到了京城。刘韐当即弃家,与宗泽一家起行。

    欧阳珣特意派了手下二百精骑禁军负责一路保护两位大人北上。

    当然这也是童贯大力支持并获得赵佶父子慷慨恩准的。

    ..................................

    梁山。

    水波浩瀚的水泊已经白茫茫一片全部冰封雪盖,冰最厚处不下于一尺。梁山泊此时和可行的陆地没什么两样。

    梁山四座外围酒店全部关门。

    今日,寒风照旧冷酷呼啸,风雪迷漫天地。泊中和周边似乎无人巡逻,不见梁山人半个人影。却有浩浩荡荡大队宋军急急却悄然奔向梁山,他们是驻守济州府的厢军,只有五千兵力却此行一下子就是四千多军力,鬼鬼崇崇,必无好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