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望云山传说〕〔下海潮〕〔回到大唐当皇帝〕〔我家老婆可能是圣〕〔BOSS来袭:甜妻一〕〔废柴夫人又王炸了〕〔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打造功夫巨星〕〔日常系大侠〕〔重生之都市狂仙〕〔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林间谷雨〕〔灿唐〕〔诡秘世界之旅〕〔中国石油人〕〔漫威世界的光之巨〕〔狱城祭〕〔重生之书香可人〕〔旅行时代〕〔李朝万古一逆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62冬天里的一把火
    进到离梁山只四五里处,梁山越发在风雪迷漫中清晰,济州官兵越发谨慎,专门贴着芦苇荡遮掩着行踪摸去。Δ书阁ん.『k→shu→.co

    突然,水泊中顺风传来一股股烟火味。

    芦苇荡突然起火了。

    一处处官兵周围上风口的芦苇全着火了,星星点点的火源在强劲北风借力下几乎几眨眼间就熊熊烧大了并狂暴漫延........

    深冬枯萎干燥的一大片一大片芦苇荡啪啪响着,烈火浓烟冲天而起,顺着北风化为无数纠缠在一起的愤怒火龙怪兽咆哮扑向官兵方向,引燃了更多芦苇荡,火势越发恐怖.......天上飘飘扬扬的大雪,地上的坚冰积雪,都不能让暴窜的火兽平静半点,火海炼狱.......全体官兵,包括曾经的水贼悍匪大盗——首将李江在内都啊一声,无不惊得骇然失色,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拼命向似乎能远离火势的泊面处狂奔去,但浓烟和可怕的热度似乎眨眼就赶上了他们,包围了他们,把他们全部淹在里面.......

    咳咳咳........

    无数剧烈的咳嗽声暴发出来。

    官兵哪还有此前来行凶的快活,魂落魄弯着腰,捂着嘴,红着熏红的几乎无法睁开的眼睛,仓皇蒙蒙然全身较劲拼命奔跑,奔跑.......可是吃奶的劲都用光了,也没有用。烈火浓烟轻易追赶上了,一个又一个,一片又一片,在烟火中惨叫、扑腾、倒下、翻滚......李江唯一骑着马,马是匹难得的好马,由静改动快,提速快,纵然是在发滑的冰雪上也比人跑得快,李江以为至少自己是能逃脱火魔肆虐的,可谁知战马在急扑来的冲天烈焰浓烟下受惊了,猛然暴叫惊嘶人立而起,发力一下子把惊慌失措的李江甩下马背,自己跑了。李江哎呀了一声,却是摔在雪铺得不薄的冰面上并没受半点伤,冰面很厚也没被马和一身铁甲的他砸破了,李江不幸中庆幸,哪敢多想,急忙窜起来,撒丫子和其他将士们一样靠自己的双腿和火魔比赛........

    但火魔追赶吞噬并不是最可怕的,并不能把官兵全吞了。

    最可怕的是........冰化了。

    冲天大火笼罩波及影响到的广大范围形成了可怕的高温浓烟缺氧空间。

    人在里面已经缺氧无法持续有力奔逃了,冰面还在迅速变软变薄........很快就无数片崩溃,迅速连绵起来成为广大浮冰区,不是此前通畅无阻的陆地了,由冰雪大陆再次化为水泊天堑,而且更可怕更能要命......跑得慢或离火海暴起太近的官兵在惊恐呐喊中一片片栽进冰泊里扑腾着拼命挣扎喊叫。跑得最快或离得够远的也照样难逃厄运,在沉重脚步猛烈跺击下,原本在火海炼狱肆虐下尚且还保持着冰封状况的冰盖被这么多官兵齐心协力疯狂跺击共振下也塌陷,露出吃人水泊相........

    半个小时?十几分钟?

    短短时间内,贪婪,亢奋,心怀无限希望,气势汹汹而来要大杀特杀杀尽梁山一切人类的四千多济州府官兵和将校,全部陷入浮冰水泊中,只有那匹跑得快,也显然比较聪明的战马得以逃出冰塌区,逃过了此次灾劫。

    人,包括精熟各种水战技巧的李江在内都在刺骨的冰水中亡命挣扎,想扑腾到最近的没化的冰面上得救,这是人的本能,即使灵台尚能清醒明知道上了冰面脱离了水区也没用,也照样会全力一心争取......不会水的或沉或浮转眼先死了,会水的也很快身体僵硬了,紫黑着脸瞪圆眼睛拼命向水面上抬头呼吸,绝望哭叫着慢慢停止挣扎叫喊无奈地沉入水中......只有水性好,体质强悍耐寒又靠冰面近的一些官兵才幸运得挣扎出了水泊地狱爬到冰面上,这里面就有李江,但这没用。

    他们已在浩瀚的梁山泊最深处,浑身湿透了,在这样的滴水成冰的气候下,想奔出辽阔的水泊冰封区逃到梁山泊周边有人烟的地方得以烤火活命,那纯粹是天方夜谭,很快就会全部冻僵在冰面上,哪能迈得开逃生的步子........

    李江哆嗦着寒冷如浑身刀扎一样痛苦的身体,一边努力和僵硬做誓死不屈的斗争,远离冰塌区,防止再冰塌陷下去,一边奋力挥舞双臂绝望地向梁山方向扯破喉咙大喊:饶命,救命啊.......我错了,我再不敢了........饶命啊.......

    其他暂时幸运还活着的将校官兵,无论是在冰上还是在水中也纷纷跟着哭喊求饶,其声也悲,其情也哀,凄惨可悯.......

    扫荡了这区域的芦苇却还在点点燃烧的高温区上风口,数支一身白的梁山巡逻队员,脚踩竹片滑板,手柱长枪,在不同方位站着,就那么一直站着,冷冷旁观自己和伙伴们亲手制造的这场灾难杀劫。

    寨主说过来段冰与火之歌?

    这,就是吧?

    火放得漂亮。冰火炼狱形成得够快够可怕。歼敌任务完成了,这场戏上演得也算精彩吧?官兵很努力参演展现......

    这应该能算是达到寨主的冰与火之歌的最低标准了吧?

    不信,你听听你看看官兵的呐喊挣扎.......都歌舞得一直多么卖力,绝对倾情投入了演出,配合得很真实很好很精彩.......

    总之,梁山军只当看客,远远在一边默默欣赏自己的杰作,对官兵的哭喊哀求完全无动于衷.......寨主没说过可饶恕命大的官兵。放火的这些梁山军就不会圣母菩萨。

    他们都是在北方战场杀过辽军甚至战过野兽金军的新式悍匪坏蛋,原本就冷酷自私的心性如今越发强硬坚定,视死亡如平常事,只对梁山自己人仁慈义气友爱,甚至生死与共,对不相干的人可没有闪光的人性。寨主没那要求........

    最重要的是,这些官兵竟然敢来试图杀光他们抢走梁山?

    这是如今的所有梁山悍匪军所万万不能容忍的,宁死也不能容忍。

    梁山是我家,吃得美,住得好,喝得美.......团结如一家一体温暖可靠大家庭,是我和誓同生死弟兄们要依赖的度过兵灾乱世的唯一的落脚点,这些官兵狗东西居然敢来毁掉这一切......你们特么的居然异想天开玩偷袭?居然敢快过年了也不让辛劳了一年的老子能得空放松下来轻轻松松过个好年?我叫你胆肥!我叫你自负心眼多心够歹毒够贪婪!我叫你偷袭......

    李江倒在全力挣扎去梁山方向的冰雪中,仰面朝天对着大雪飞舞的昏沉长空眼睛睁得老大,也不知死前一刻想了什么,嘴半张着,也许是对自己凶强有力罪恶却短暂的一生终于有所悔悟,临死做了忏悔.......

    其他逃脱冰塌区的官兵及将校也一样倒在李江这边,只是在冰雪中僵卧的姿势和神情有区别而已。

    除了那匹幸运的马,此来偷袭梁山的所有生命都寂然在征途中,成了这片浩瀚水泊中的又一批幽魂.......肥料。

    有梁山军从冰雪中拖了平底小河船过来了。

    一条条船推入冰化区,趁着烈火后的温度还残存,水面还不及再次凝结冰封死,全力迅速打捞水面漂着的枪、弓箭.等武器,也用长短不一的钩子或钩镰枪捞尸体,全送到附近的冰面上,由那的弟兄们收拾。至于沉入水中的武器却是无法收拾,只能等明年下水清理干净这片区域,省得有这些危险东西隐在水下威胁下水水军或影响梁山渔业捕捞作业。

    包括倒毙在冰面上的那些官兵,收了腰刀,扒了铁质盔甲......尸体全部拖到大火烧尽芦苇而露出的高地上烧掉........

    烈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持续烧了两个多时辰才烧完。

    强烈而持续的焦臭味和烟火气,随风向南传出很远很远,远到在泊南的济州城也能清晰闻到.......

    四千多作孽凶强有力汉子在烈火中化为飞灰落入水泊或飘到远方的冰雪泊面上,染黑了很远很远一大片的雪地,却也化解了他们此生所有犯下的罪孽,也许烈火也能化尽这些幽魂心中的戾气怨念........火真是人类缺不得的好东西。

    战场清理完的梁山军瞅着远方茫茫的冰雪水泊界,眼神冷酷阴森:谁还敢试图来毁灭梁山,只管来。来多少死多少。泊中芦苇荡有的是,特意设计留置的这种火海冰狱陷阱到处都有,层层陷阱,层层封锁,纵然四面八方一次来百八十万人也得栽在这浩瀚中.......来吧,就怕你没胆子,就怕狗官朝廷死不起兵力.......你们也配和我主较量?也配和我梁山军争锋.......

    ............................

    济州府城中。

    慕容知府和王欢正在欢畅对饮........悠然等着前线传来报捷喜讯,然后动身去接收梁山财富就行了。

    不知偷袭进行得怎么样了?

    带队的李江是绝对的作案好手。梁山泊天堑变通途,加上风雪迷漫和众多芦苇荡有力的掩饰行踪,必能功成。

    梁山就算有些武装势力又怎样?

    赵老二据说武功强悍很能打,又怎样?

    四千多装备精良的强悍歹徒军岂是梁山能抵挡得住的。

    怕就是攻梁山上的山关要费事些。山关一破,嘿嘿哈哈.......

    再说了也不必强攻山关。完全可以避开。

    梁山此时和大陆山川没什么不同,周围那么一大圈,从哪不能找个地方悄悄钻入梁山展开偷袭。从里面破关,梁山关卡建得再险要难破,也能轻而易举瓦解......梁山人只有内乱仓皇逃窜的份,无头苍蝇一般。宛子城一困,赵岳插翅难逃.....

    这对文武狗官全无人性怜悯心,对梁山上千的无辜聋哑残疾男女老少一样杀尽心坚定,此时只为想像交流的这些弱者在骤然杀到面前的刀兵凶残追杀中无助无奈哭喊、绝望、挣扎,鲜血飞溅倒在无情刀枪下的画面而格外亢奋的嗨.......

    谁叫你们跟着赵岳这个孽种?

    谁叫你们是给沧赵余孽效劳的?

    老子是官,一方诸侯,大官,老子出身富贵,是开国勋贵,是皇亲国戚,天生命好有福却没肉吃,尔等连最卑微草芥的寻常百姓都远远不如的该死残疾居然能天天吃肉吃鱼虾?居然能在梁山享受本官和皇帝老子都享受不到的福?

    尔等应该是随时饿死冻死道边的乞丐啊,却过得比本官都快活滋润,既享受了不应该享受的福,就是有大罪孽该死.......杀光死光了也赎不了尔等的深重罪过........若没尔等垃圾消耗掉那么多牛羊水产,这一战本官的收获能大很多........

    二人一边痛骂着梁山一切人,一边心情倍爽的说说笑笑开怀畅饮,可惜就是缺乏美色歌舞助兴.....可恨的海盗......

    “二位大人。远处传来一股股烟火气,应该是从梁山泊那顺风吹过来的。这么远还这么大这么明显在味,可见火当真着的不小。后,又有焦臭味传来,极刺鼻,必是烧尸造成的。持续这么久,这得是多少尸体烧掉?”

    王欢听到手下军官如此报告,也不以为意,反而越发笑得开怀饮得畅快。

    突袭攻破了梁山,自然得把梁山罪徒全部杀光烧掉,就象沧赵家族、赵庄一向凶残热衷的以人肥草地清理战场环境那样,这回也让梁山上的沧赵余孽自己也尝尝当人命肥料的滋味。这也是战前对李江特意交待好的。也就是冬天地冻得太硬不方便挖坑,否则就玩玩活埋,把赵老二及其没死在战斗中的亲信骨干全部活埋,这样才算以其法还治其身的完美。

    军官一听都监信心十足开心的这么说,原本有的一点疑虑也随即消失了,不禁开心笑道:“梁山既灭。大战如此快结束了。都监大人是不是这就起身去赶紧接收了梁山,也省得出战那些人胡来,没大人在场镇着,肆意祸祸,损失太大?”

    慕容知府一听顿时急了,也忙催促道:“这酒席日后可慢慢再吃。有了梁山有了肉,还愁补不上这顿痛快?我等还是赶紧去收了梁山,点清了收获,落袋为安为上。”

    王欢也极想看看梁山人被清剿得如何,更想看看赵二在不在梁山、死了没有、怎么死的......最好是还没死,他要亲手炮制收拾赵岳,如此方能真痛快解恨了,所以大笑应了知府,起了身龙雄虎步走向门外,可是一步入冰天雪地,一股子浓烈的尸臭烟火气顶得他一跟头,更有一股子酷寒煞气透骨钻心一般深透全身,王欢激灵灵猛打了个冷战,厌恶地挥挥手驱赶着似乎满世界都环绕不绝的刺鼻臭味,不肯顶着这恶心环境去梁山了,也被寒风吹清醒理智了不少,心思猛然一动,头皮发麻,怕死保命本能,他收敛了轻狂自信,决定还是耐心等等,等战果报来,确定突袭成功,没危险了再去梁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