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超品兵王楚炎苏梦〕〔超品小神农〕〔娇宠嫩妻:闪婚老〕〔魔妃曲之来世了尘〕〔傅寒铮慕微澜〕〔超宠契婚:老公,〕〔苏爽世界崩坏中[综〕〔百花大帝〕〔日常系神壕〕〔异界之召唤神话强〕〔明月出祁连〕〔都市妖孽修真高手〕〔三国之天下无双〕〔唐挣〕〔超级魔兽工厂〕〔氪金剑仙李太白〕〔抗战韩疯子〕〔狼途万界〕〔抢救大明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69你满意么
    等级在人心中。

    有什么样的思想就会有什么样的论点和坚持。

    这与是好人坏人素质高素质低无关。

    李纲官式喝问的理直气壮,恐吓施压得理所当然,丝毫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不合理的。

    柴进听了这些,不禁怒极反笑。

    他早看不惯李纲这种官二代士大夫满身优越感和不自觉间就流露的高人一等傲慢官气。

    他是刚刚才过去的前朝柴周之后,正经皇室后裔,论血统出身比李纲不知高贵多少倍。区区窃取了柴周江山的无耻懦弱苟且赵怂的部下寻常官二代臣子也配在他柴进面前拿高端架子摆谱?

    李纲心高气傲。

    柴进比李纲更心高气傲,比什么吧?血统出身不算,比相貌,比聪慧,比能力,比眼界,比德行操守,比战场搏命厮杀抗击外敌,比身为中华男儿的勇气与担当,比对华夏民族的奉献、贡献........比什么,柴进也没把李纲放在眼里。

    李纲,一个满脑子传统儒腐教条、满肚子道德文章、满心传统内斗权谋心计,手无缚鸡之力,飘飘热血书生官僚而已,却自负才智和高贵正统身份,总觉得自己是柱世的大才良臣,是陷入危急的王朝、这片热土的不可或缺良知担当君子能臣义士。孰不知他所自负的所坚持的对解决东方又一次的血腥屠杀正是空洞洞空虚虚最没用的,正是导致中国再次柔弱可欺、外敌能嚣张轻松打进来大杀大抢纵情祸害的根本原因。他以及他自负的一切正是残酷战争尽情嘲弄摧毁的重点。

    书生自负的才能铁骨气节还不如随便一个蛮子兵的一个凶恶眼神有威力好使。

    当外敌打来时,只能要么仓皇逃窜,要么悲愤无奈自杀殒国或干瞪眼等着受死,连内心里不当人看的最低贱最寻常草芥小兵都不如,小兵在急眼愤然间还能杀个把蛮子报仇出出气,甚至在战场混乱中能杀掉异族大将呢,高贵大才自觉有力挽狂澜之能和神圣历史责任的他以及他之类的官僚书生却只有被蛮子小兵随意羞辱杀鸡宰犬一样随意杀掉的份.......

    每当国家民族陷入灭亡之灾时,书生总体上正是最没用却反而自觉不凡却愤恨在本国本族怀才不遇或自负聪明有识、晓大势、顺天意、识时务、乖巧当顺民当汉奸,成了最有危害的那个群体,进一步加重了中华民族灾难和耻辱。

    这一点在宋代明代表现得特别鲜明,尤其突出。

    中华民族能屹立世界不灭,是无数将士义民普通人,所谓的粗鄙草莽草芥之辈前赴后继英勇奋战牺牲换来的结果,没有这些人铁骨铮铮的坚守和一片片倒下的伟大牺牲,其它一切的所谓伟大英明智慧.........都是空中楼阁,根本不可能存在。

    柴进的思想高度远不是李纲能比的。

    他的优越感远比李纲强烈。

    他岂是能受得李纲肆意耍威风使气的,何况这是在他家,是在他能操纵生死的地盘。

    柴进怒极反笑。

    李纲越发恼怒,还嗔目更理正气足喝问:“柴进,你笑什么?你敢目无君父?敢对天子心怀怨愤?你敢嘲笑本官?”

    柴进越发笑得响亮,好一会儿才收声,轻蔑地瞅着斗鸡一样抻着脖子的李纲,直面感觉这个李纲和他以前所见识过的太多腐朽只会傲慢自大凶横坚定对内撒野的宋官僚士大夫没什么两样。

    他实在想不明白赵岳为何对这样一个迂腐冲动书呆子官僚另眼相看。

    瞅着李纲不知中国再陷兵灾乱世根本原因、满脸不知死的无知样,柴进突然有点可怜李纲,反而不那么生气了。

    他换成了一副好奇的眼神瞅着李纲,嘲弄问:“尊贵的李大人,你说说我为何要把猪种奉献给皇帝?因为他英明伟大,严谨自律,勤俭节约,奋发有为,把国家治理得富强昌盛、满朝忠臣干将、百姓生活的清平富裕安乐?因为他领导的朝廷、官府尽职尽责有良知人性英勇顽强有力保护了沧州众生,保护了我庄上的人至今居然还没死干净了?”

    李纲更怒却一时语塞,

    皇帝确实是风流放浪娇纵任性瞎搞,太荒唐.......官府确实是只顾盘剥和暴民,视民众为草芥,不尽职责.......

    但李大炮如何肯服人?

    瞪眼凶凶瞪着柴进,嘴唇蠕动,无疑是想迅速组织起词有力的反驳教训甚至是威胁柴进。

    辩论,说些屁用没有的大道理,把罪恶强辩为正义,把祸害强辩成无辜,推卸责任......这是儒生士大夫最拿手的。

    柴进看着李纲这样,不禁又怒从心起,这次直言不讳冷笑道:“要我积极主动奉献,让宫中那荒唐主吃得满意享受得开心?莫非是为了感谢他祖上不守儒家强调的为臣为君子之道欺我家孤儿寡母趁机夺了我家江山?感谢他家由臣下翻身当了我皇家的主人,以奴欺主,用我家给的兵权俯视拿捏着我家的性命,却没象历朝历代那样斩草除根凶残杀光我家?”

    李纲正愁没合适的理由反驳柴进,一听这话顿时狂怒,也有词了。

    “大胆!”

    他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鲜汤美味溅出不少,杯倒盘晃,热腾腾喜人的盛宴顿时变得有些狼籍........拍得始终沉默旁观的刘韐和宗泽大皱眉头:李伯纪,你静静享受这顿美餐,在这别瞎折腾,先消停点行不?

    也拍得柴进勃然大怒:你敢在我家对我这个主人拍桌子逞凶威?你活腻味了你.......

    李纲却怒火更盛,旁若无人起身大喝道:“你敢怨恨太祖夺了你家江山?”

    “当年,柴荣架崩。你家当时只剩下无知也无能的孤儿寡母,如何能领导一个国家在五代十国那样的混乱凶险环境下生存?如何能保护天下的万民安宁生活?

    天下不是你柴家一家的天下。江山,有德有能者据之。

    太祖英明勇武有大能大德,有何不能取代柴周坐了江山的?

    若当时太祖死板不知正确取舍,任你家孤儿寡母当政,万民还能有活路?汉人、我汉文明如今还能存在?

    太祖当年没按历代惯例那样把你柴家斩草除根,反而保护了你家,还给了你家一些保障存身的特权,难道这不是伟大感人的仁慈?你还能存在?还能在这悠然当地主过美日子?你,你柴家难道不应该对皇家感恩戴德.........”

    吧啦吧啦

    李纲一口气喷了不下二十句,充分展现了当年朝堂皆敬李大炮的威力。

    他是宋太祖”优荣读书人、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以文制武、重商不限制土地兼并”等等立国政策的直接受益者。

    身为既得利益集团一分子,还是享受到较高级优待的那种满身优越感的官二代,他自然是坚定维护宋太祖篡位的正当权力和声誉的,自然是积极拥护宋王朝的。

    他喷得不但坚定而且理直气壮。

    却喷得柴进杀机上窜,却轻蔑瞅着万分激动的李纲,呵呵笑了几声,鄙夷道:“儒家经典说君权神授,作臣民的要不讲条件不计代价的忠君爱国,这是你们强调的。说天下不是皇家一家的天下。江山宝座有德者就能占有的也是你们。嘿嘿,你们呐,总是说的那么有道理。我才学低浅,口舌不足,对你们这种的不要脸居然无言以对。很好。好得很呐”

    李纲这下彻底激怒了:我是严守儒家信条的真正君子。我是忧国忧民的真正良臣好官......你居然骂我不要脸?

    却没等他怒火冲顶再发威,柴进已竖眉冷目厉声道:“君王是你爹,不是我爹。你要一心一意维护你皇爹,要虔诚忠敬孝顺他,要处处为你君父爹辩护着想,要惯着他继续荒唐作孽祸害苍生,无怨无悔,心甘情愿,那是你的事,与我没任何关系。我没那觉悟和义务无原则地敬爱维护谁。你想怎么孝顺你皇爹,没人拦着你。但有一事与我有关啊。你现在是在我家,而且是在免费享受我庄上百姓的血汗盛情招待。既然你那么孝顺爱戴你的君父爹。想必你的君父爹知你满满的爱心和热血忠诚也非常爱你关心你,即使你远到了沧州,自然也应该会有你那皇爹殷切关怀你,能及时提供你一切所需。”

    他霍然起身,指着门口喝道:“现在,你自觉离开我家,马上滚出我的庄子。到外面找你皇爹要房子避寒,要吃喝享乐去过夜吧。立即,马上。”

    “你若敢不自觉,你会知道边关有边关的特殊规矩和生存法则,会知道你自负的官身权威在边关只是个屁,你高贵的小命在边关并不比蝼蚁强多少。就你这样的迂腐自大蠢货官僚,去了边关任要职,不但无益反而必有大害,只会把原本还安稳可用的土匪边军很快玩弄激怒得军心失控逆反,只会让你敬爱的君父爹更快地跌下宝座成了异族刀下的猪狗。”

    忠君爱国因而也满脸阴沉恼怒的宗泽猛然听到这些话,脸色不禁骇然一变,下意识看向真正了解边关的刘韐。

    刘韐满脸忧虑的微微点头,嘴唇无声地蠕动说了什么。

    宗泽却看懂了。

    刘韐是在提示他,就让这个身份特殊的草民柴进好好教训教训李纲也好,不然就这么个热血棒槌必会坏了边关大事。

    宗泽微微点头,心中也不对柴进那么愤怒了。

    他久历地方,心里很清楚,柴进对朝廷君王的愤怒不屑不是特例,而是普遍性。

    太多国民,包括失势的广大士绅,甚至是权力在握的官吏,骂朝廷骂皇帝的话比柴进的嘲讽粗野难听放肆无数倍。

    是朝廷、君王犯了太多错,甚至是造了太多大孽,太招人恨,才让天下人如此鄙视痛骂.......怨不得别人骂。

    宗泽老辣,能有此觉悟,能想得通。

    但年轻气盛的李纲还做不到。

    李纲,在神圣朝堂喷权臣喷皇帝都无惧,在乡野庄子怼个草民,他岂会怕了。

    怕了,我就不是李纲。

    柴进对这样的自觉代表正义和正确的可笑官比对寻常草民歹徒坏蛋更鄙视更痛恨。

    中国的事从来不是毁在宵小草民歹徒之手,正是毁在这些自诩伟大君子正义的官僚士大夫之手,罪孽深重却不自觉。

    “听懂了?你赶紧滚出我家,看看你无限敬爱的皇爹会不会神奇地及时伸出关怀的大手帮助到你。若是没有。你早早在外面冻死,迅速了断此生,不会祸害到边关,反而是你对你皇爹最好的最需要的忠诚孝顺奉献牺牲。“

    ”没你祸害边关,我这庄子也能在这乱世多生存些时间,会感谢你的牺牲。嗯,我会象你祭拜沧赵家族那样也给你上上香......带着你的高贵家眷滚吧。别以为只你当官的才有资格行凶欺人。你别逼我果断杀你为边关大事除害。”

    李纲气得浑身发抖。

    他长这么大也从未听过这么恶毒的呵斥咒骂这么恶劣的评价,没听过居然有人敢如此放肆地鄙视君王。

    他怒极只想杀人,

    可惜他是文官,身边没带刀,否则一定会拔刀扑上去砍了这个狂悖胆大的草民刁民前朝余孽。

    他很想冲上去挥老拳暴打柴进,一气打死才解恨,可是看柴进那健壮挺拔身姿就知道这是个强勇习武杀过辽寇的强者,他是万万打不过的,逞强上去只有被虐......

    他很想威严喝令:来人,给本官拿下这个狂徒,先重打一千大板,然后削首示众。

    可惜,他身边连个家仆都没有。

    柴进瞥了一眼面色阴沉的宗泽,再盯着李纲嘲弄道:“你以为我刚才骂你的话只是我自己含怨这么想的?”

    “人活在当下。过去的就永远过去了。念念不忘旧时事,还去计较,除了让自己煎熬难受,有什么意义?赵宋夺了我柴周江山,老掉牙的事了,是是非非,对与错,重要吗?对如今的现实有意义吗?我也无能力无那个资格去计较什么皇权。在这个越来越明显的乱世末世,我带着庄户们缩藏在这赵庄大院偏僻荒地,能一直苟活下去就已经是万幸了。”

    “但是,”

    他指指外面越发弥漫强劲的暴风雪世界,冷笑道:“你李伯纪,难道没听到全天下的人是怎么说朝廷说皇帝的?天下人骂的那才叫恶毒放肆,可怕。你也是当过地方官的人,难道一点不知道百姓,包括官、兵是怎么轻蔑皇帝的?”

    “呵呵,宋王朝到了这个时候,你李纲竟然还敢咆哮什么天下不是皇家一家的天下;江山,有德有能者居之?我相信,你的这番对皇家的赤诚忠心的话,传到了那对皇帝父子耳朵里,你的结局却只会是丢官罢职,不死算便宜了。”

    无惧无悔,斗志昂扬的李纲听到这话,激怒涨红的脸不禁一僵,失去血色,变得苍白,满身的气势豪情全......泄了。

    柴进却并未放弃进一步打击,嘿然道:“你愤愤还想挥军捉了我定我的罪?还想把我庄上的猪种全收了敬献给朝廷以利你所谓的天下?”

    “你难道不知道我家是有太祖亲赐的丹书铁券?不知道就算我有造反的死罪却也可以脱罪不死?”

    “我杀你当真可以如杀鸡。杀了你也不会有事。我还是悠哉的乡野草民庄主。我,确实很感激太祖当年的仁慈。”

    “李纲,我这么说,你满意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