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第两千一百二十一章 拜死人
    第两千一百二十一章 拜死人

    “出来!”

    踢过轿门,墨英冷声说道。

    轿子里的张淑环捂着脸,愤愤然地说道:“郡王,您踢到我的脸了!”

    真是倒霉啊!

    张淑环这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着实委屈不已。

    “张淑环,你不是想嫁给本王吗?错过了吉时……本王可是会退货的!”

    墨英在外面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

    张淑环无比气恼,只得负气地掀开了轿帘,恨恨地望着墨英。

    “我可是奉旨嫁给郡王的,郡王做事可要三思……”

    张淑环整理了一下衣服,挺胸抬头,高傲地说道。

    “嗬……”

    墨英忍不住笑了,“张淑环,你怕是还没看清形势吧?今天若不是本王救你出来,你早就成了罪臣之女了,你还不知道感恩!”

    张淑环柳眉颦蹙,骄傲的气势矮了几分。

    “别那圣旨压制本王,你若想回去做罪臣之女,本王有的是方法让你回去。”

    只不过,他不想放过这个女人。

    墨英唇角勾起阴冷的笑。

    “不不,我已经是郡王的女人,怎么还能回去呢?”

    张淑环彻底放下了身段,带着谄媚说着。

    郡王淡漠地勾了勾唇,眼底满是鄙夷。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舍不得。

    “那就开始吧。”

    墨英淡淡地说了一句,迈步进了府门。

    张淑环急匆匆地跟了上去,生怕误了时辰。

    哪知道,她刚刚进去府门,便呆住了。

    这门口摆的都是什么?

    灰盆,马鞍,还有炭盆。

    这马鞍和炭盆她知道,是于是平平安安和红红火火的,可这灰盆……是做什么的?

    而且这灰盆竟然放到了前头的位置。

    “请王妃跨过去。”

    里面的司仪,已经开口了。

    “这是做什么的?”

    张淑环指着灰盆,疑惑地问道。

    “这个你不知道?”

    墨英勾起半边的唇角,脸上满是嘲讽。

    张淑环咬牙,胸中酝酿着愤愤之气。

    她知道,她正因为知道,所以更生气。

    这不是验证处子之身的办法吗?

    墨英是什么意思?

    他分明知道自己已经把身子给了他,还用这种方法羞辱自己?

    “郡王,可不可以把这个撤了?”

    张淑环看向墨英,问道。

    “不可以。”

    墨英唇角溢出一抹阴险的笑,“这是规矩。”

    去你的规矩!

    张淑环真想张口骂出来,墨英这个混蛋,怎么能如此羞辱她呢?

    “王妃,吉时已到,请抓紧时间吧,否则过时不候。”

    司仪的声音传过来,张淑环顿时咬了咬牙。

    连个司仪都可以对她不客气,可见他们都没有把她这个王妃看在眼里。

    好,先忍忍,待本小姐这郡王完成了仪式,我坐上那王妃的宝座,看你们还敢不敢这么跟本小姐说话!

    张淑环打定了主意,暗暗提了一口气,决定孤注一掷。

    只要她憋住气,她就能蒙混过去!

    这么想着,她提起裙子便要迈过去。

    眼看着就要跨过灰盆了,张淑环暗暗得意。

    哪知道,前面忽然伸出一只手来,吓了她一跳。

    同时,鼻子里闻到了呛人的味道,她突然咳嗽了起来。

    这一咳嗽可不要紧,那灰盆里的灰,顿时飞扬,结果一目了然。

    “哇!”

    有人已经惊讶地捂住了嘴。

    原来这位尚书府的二小姐、郡王的新妃并不是处子之身啊!

    天啊……

    众人看张淑环的眼神,全都变了样,议论声也是渐渐响起。

    张淑环真的是羞愧难当,恨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

    墨英啊墨英,你真是够狠!

    张淑环暗中看向了墨英。

    然而,墨英兀自云淡风轻,压根没理会她。

    张淑环见他转脸躲避着自己,暗暗生气。

    可是,仪式还要继续。

    既然都已经丢了脸,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张淑妤索性厚着脸皮,跨过了马鞍和火盆。

    “可以拜堂了吧?”

    她问。

    “可以。”

    墨英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和她并排来到了堂前。

    因为家中发生变故,张淑环匆忙之中并没有盖盖头,所以她一眼便发现了那张画像。

    堂前的桌子后面,摆放着一张巨大的画像,而那画像的主人,两只眼睛栩栩如生,仿佛一直在盯着她。

    张淑环倒退了一步,喉咙吞咽了下,惊恐万状地问:“她……她是谁?”

    这也太吓人了。

    墨英冷笑一声,“她是本王的亡妻,也是你的大姐。”

    “啊!”

    张淑环脚步踉跄,一个不稳坐在了地上。

    “你怕什么?”

    墨英伸手拎起了她,“她已经死了。”

    张淑环死死地抓着墨英的胳膊,脸色苍白如纸,上下牙直打架。

    “郡……郡王,您这是何意?”

    张淑环躲在墨英后面,低着头,压根都不敢看那幅画。

    “没什么,本王只是觉得你们应该认识一下。”

    墨英唇角勾勒着阴冷的笑,抓着张淑环的手腕,把她扯到了前面。

    “就拜她吧!没有她的死,你也进不来我郡王府!”

    墨英冷嗤。

    “郡王……”

    张淑环彻底明白了,这哪里是娶她啊,这分明是折磨她。

    如今,尚书府在皇上面前失了势,让她没了倚仗,郡王又对她充满了仇恨,她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瑟缩着身子,张淑环在顷刻间便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不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她是来为自己的行径赎罪的。

    “郡王,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服侍您。”

    张淑环想明白之后,立刻变了一副嘴脸,万般可怜地求着墨英。

    “这可是你说的……”

    墨英俯身,话没说完,便听到了禀报声。

    “郡王,小王爷到了。”

    张淑环顿时挺直了脊背,举目往后看。

    “小王爷,您还是来了!”

    郡王放开张淑环,迎了上去。

    因为郡王府已经没落了,所以他这大喜的日子,还真没有几个来的。

    除了平时与他游荡花街柳巷、拈花惹草、骗他吃喝的狐朋狗友,几乎没有人来。

    所以小王爷能来,他非常的高兴。

    “这位是……”

    墨英几乎是在同时看到了豆豆,不禁问道。

    “本王的王妃。”

    衍儿落落大方地介绍着。

    墨英打量着豆豆,眼里闪过惊—艳。

    难怪小王爷看不上张淑环,原来却是因为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