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大男人撒娇
    吴含月吸了吸鼻子,“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她真是愧疚得要死。

    “就算要死了,你也不会骗我一下吗?”

    离子阳满眼的期待。

    吴含月深吸了一口气,抿着嘴唇,半天没有说话。

    气氛仿佛死一般的沉静,离子雄盼了好久,终于带着遗憾闭上了眼睛。

    “雄弟!啊……”

    吴含月痛苦地呼唤着,泪眼婆娑,心痛不已。

    然而,离子雄再也没有回应她,就这样死了。

    “他死了。”

    叶枫想要拉起吴含月,吴含月却没有动。

    深深的愧疚,如同一把钢刀,深深地刺进了她的胸膛。

    她窒息了,仿佛跟着一起死了。

    “含月!”

    叶枫见她这样,顿时凝眉用力地拉起了她,“人死不能复生,你又何必这么折磨你自己呢?”

    吴含月一口气呼出来,看着叶枫,“是我害死了他啊!”

    为了报仇,她不折手段,害死了无辜的雄弟,她……她当真变得好可怕。

    吴含月只觉得胸口发闷,茫然不知所措。

    她该怎么办?

    她惶惑了,她迷茫了,她……不知如何是好。

    “含月,你别想多了,先回去休息一下。”

    叶枫揽着吴含月的腰身,将她带走了。

    而此时的吴含月,就仿佛失去了灵魂的木偶,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任由叶枫带走了。

    “子阳,让我看看!”

    这会儿,洛清歌早已经来到了离子阳的面前,查看着他的伤。

    而离子阳窝在秦柔的怀里,一双眼眸瞧着秦柔,淡淡地勾唇。

    “我……恐怕不能陪你了,你也再也无需骂我了。”

    离子阳淡淡地笑,笑得那么无奈。

    “离子阳,你不能死,你不许死!”

    秦柔慌了,这看着一直围在她身前身后讨她嫌弃的人忽然没了活力,她真是慌得不行。

    “我死了,你就清净了,再也不必为我烦恼了。”

    离子阳眼眸瞧着她,心里是幸福的,柔儿终于肯正眼看看他了。

    就冲这,即便让他现在死了,他都知足了。

    “柔儿你躲开,叫人把他抬进去,我要给他治伤!”

    洛清歌吩咐着。

    “陛下……”

    离子阳抓住了洛清歌的手,“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我……我死而无憾了!”

    “放心,你死不了!”

    洛清歌着实被离子阳逗笑了,她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便命人来抬他了。

    “别再耽误时间了,若再耽误,恐怕就真的死了。”

    洛清歌嘱咐着,跟着众人,将离子阳带走了。

    “大哥!”

    这会儿,有人唤了一声,迈步来到了墨子烨的面前。

    墨子烨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淡淡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背后偷袭离子雄的,正是袁梅梅。

    “我来跟你并肩作战,助你一臂之力啊!”

    袁梅梅扬着一脸的笑容,说道。

    墨子烨讪讪轻笑,“你不是在守孝吗?为什么还来?而且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袁梅梅双手负于身后,脸上扬着笑。

    墨子烨微微凝眉,点了点头,“罢了,来就来了吧。”

    他说完,吩咐着:“去给袁姑娘找个房间休息一下。”

    吩咐下去之后,墨子烨又命人将离子雄处理了。

    真没想到,这手中的王牌,居然自寻了死路,看来他们与离彦,注定有一战了。

    墨子烨暗中琢磨着,便走向了离子阳的那个房间。

    刚到房间门口,正好见洛清歌从里面出来。

    “相公!”

    洛清歌唤了一声,“你要干嘛去?”

    “他没事吗?”

    墨子烨问道。

    “没事,一点外伤,很快就能愈合。”

    洛清歌淡淡轻笑,抱着墨子烨的胳膊,转了方向,“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别影响他们。”

    某丫头眨着狡黠的眼睛,憋着坏笑,抱着墨子烨的胳膊,离开了。

    那个离子阳正跟柔儿撒娇呢,他们去就成电灯泡了,人家不喜欢的事,她可不能干!

    某丫头一路笑着。

    房间里,离子阳趴在床上,不停地叫唤:“哎哟,好疼啊!”

    这伤口的确很疼,但是作为男人,他能挺住,也能不吭声。

    可是……

    离子阳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男人就要忍吗?他偏不!

    他就是要叫出来,要柔儿心疼。

    某人暗中酝酿着鬼主意,便就叫嚷不止。

    “很疼吗?敷了药也不管用,那怎么办?我……我去找清歌姐!”

    秦柔被他叫得心发慌,不停地询问,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离子阳微微抿唇,暗中欢喜。

    眼见着人家站起身,要去找人,他顿时抓住了人家的手,“不,不用了,只要你陪着我就好了。”

    他握着人家的手,竟然不松开了。

    秦柔也没有挣脱,怎么说人家也是为她受伤的,她怎么好意思不管不问呢。

    想来,这离子阳也真是出人意料,她都没想到,那生死面前,离子阳会不顾一切跑来护着她。

    秦柔的心里不由得涌起一丝的暖意。

    “有没有好一点?”

    秦柔问道。

    “嗯……”

    离子阳撒娇般的把秦柔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柔儿,有你陪着,我觉得好多了。”

    他轻轻地摩挲着。

    秦柔微微扯了个尴尬的笑,眼眸看向离子阳,看着人家陶醉的样子,不由得两颊飞花,极是羞涩。

    “你……你不睡会吗?”

    秦柔没有办法,不禁找了个借口,问道。

    “疼……睡不着……”

    离子阳握着人家的手,撒娇地说了一句,竟然亲了人家的手。

    秦柔不由得轻颤,脸色涨红,喉咙干涩。

    “你……你别这样……”

    她终于还是小声地说了一句。

    离子阳微微含笑,“柔儿,你就是我的止疼药,有你在,我就不觉得疼了。”

    某人忽闪着狡黠的眸子,撒娇地说着。

    秦柔有些尴尬。

    “你坐下好不好?陪着我……”

    离子阳让床里蹭了蹭,哀求着。

    秦柔看了看,还是决定坐下了。

    反正,她也不好把离子阳这么撂着。

    “柔儿,看到你没事,我终于放心了。”

    离子阳深吸了一口气, “你说你这个傻丫头,明明不会武功,你……你还过去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