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脱胎换骨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脱胎换骨

    洛清歌简直惊讶,这么一桶的洗澡水,剑南天竟然一个人抱进来了。

    “我自己能行,何必麻烦别人呢?你忘了,哥以前是干啥的?”

    剑南天瞧了一眼洛清歌,微微调息了下,道:“我出去了。”

    “好。”

    洛清歌答应着,回身来到床畔,刚想说话,却见魏清云的双眼正出神地瞧着剑南天渐渐消失的背影,似乎若有所思。

    “咳咳。”

    洛清歌清了清嗓子,提示了魏清云一下,道:“我帮你脱了衣服,你自己过去清理一下身子。”

    魏清云脸一红,忙收回目光:“我自己可以的。只是,你能不能把这些给我摘了?”

    她抬起双手,冲着洛清歌示意着。

    洛清歌点了点头,给她摘掉了手铐脚镣,同时塞给了她一粒药。

    “对不起,我不放心,所以我只能暂时压制你的武功了。”

    “我懂。”

    魏清云讪笑了一下。

    “那我先出去了。”

    洛清歌说着,迈步便要出门。

    在她走到房门处,即将出门的时候,魏清云终于红着脸问:“能帮我叫那个人进来吗?”

    她现在可不敢叫人家傻子了,她可记得那人看她时的凌厉目光呢。

    “叫谁进来?”

    洛清歌疑惑地问。

    魏清云的脸更红了,“就是,就是刚刚出去的那个……”

    她想了想,说道。

    “叫他?”

    洛清歌轻笑了一下,答应着:“可以。”

    既然天哥恢复了神志,感情这种事,还是要他自己解决。

    若是他喜欢魏清云,自己也没办法干涉。

    所以,洛清歌很爽快地答应了。

    出了门之后,洛清歌见剑南天还站在不远处,背对着房门,便唤了一声:“天哥!”

    剑南天回过身来,“她没事吗?”

    “没事。就是小产会损伤身体,需要调养。”

    剑南天点了点头。

    “她让你进去呢。”

    洛清歌回身瞧了一眼。

    剑南天的脸“腾”地红了,讷讷地说:“我……我进去做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

    洛清歌看着他羞涩的样子,笑着道:“我的傻哥哥,她是需要你做什么吗?她只不过是想见你罢了。”

    “她洗澡呢,她见我做什么?男女有别啊!”

    剑南天那红着的脸,简直跟煮熟的蟹子一样。

    “或许,人家把你当她男人吧。你放心,她再也不会欺负你了,我给她用药了。”

    洛清歌以为剑南天是害怕,所以不愿意去见魏清云的。

    哪知道,剑南天勾唇一笑,道:“她几时把我当她男人的?她从来都只把我当做戏耍玩弄的傻子而已。”

    说着话,他深深地提了一口气,“你知道吗?她还差一点害灼华流产……”

    洛清歌倏然一惊,凝视着剑南天的脸。

    剑南天叹口气,“只怪我当时傻,没有想到。”

    “什么时候的事?是上一次灼华差点流产的时候吗?”

    “对,就是那次。”

    剑南天微微凝眉,看了眼房间,“是她跟我说要教我玩丢石子的游戏,所以才在灼华出门的时候,故意往灼华的脚下丢石子,使灼华不小心绊倒了,我……我还傻乐呢,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这么说,你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

    “嗯。”

    剑南天点了点头,看向房间,“她对我没有丝毫的真心,又岂会把我当她的男人?喊我进去,无非是想借机逃走或者戏弄我吧。”

    他太了解这个女人了。

    因为是不得已怀了他的孩子,所以那魏清云应该更恨他吧。

    “妹子,我知道你是为了稳固两国的关系才把她扣留在我府里的,所以我不会轻易休了她,但也不会再给她戏耍玩弄就是了。”

    剑南天说着。

    洛清歌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次,用这女人换回灼华,你们便不需要再纠|缠不清了。”

    剑南天点了点头,问道:“灼华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的。在没有确切得到魏清云的消息、不知道她安危的情况下,魏清流不会轻举妄动的。”

    “那便好。我只怕灼华会有危险,她还怀着身孕呢。”

    想来,真是满肚子的愧疚,剑南天难过地皱了皱眉。

    “放心吧,我马上安排人给魏清流传信,叫他把灼华送回来。”

    洛清歌拍了拍剑南天的肩膀,安抚着了一句,便走开了。

    剑南天最后瞧了一眼房门,也转过了身。

    他刚想要离开,忽然听那房门开了,魏清云的脸露了出来。

    “傻子!”

    眼见着他要走,魏清云冲口而出。

    叫出来之后,她才后悔不迭。

    “那个,相公……”

    犹豫了一下,她琢磨了琢磨,这样唤了一声。

    剑南天讪讪地勾唇,转过了身,“你叫的是我?”

    这怎么听起来如此不真实呢?

    “嗯。”

    魏清云微微垂下眼眸,脸颊泛起了灼红之色。

    叫傻子人家肯定不乐意啊,那能叫什么?只能叫相公了。

    相公……

    怎么觉得这称呼有点……暧|昧呢?

    魏清云吞咽了一下,看着剑南天,“你进来,我有话要与你说。”

    她推开了门,邀请道。

    “有话不妨在这里说。”

    剑南天并没有动。

    “傻……相公……”

    魏清云不太习惯地唤了一声,“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而且我刚刚小产也吹不得风……你进来,我要与你谈谈。”

    剑南天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

    “相公,你是怕我吃了你吗?你放心,我虽然没了那些牵制我的刑具,我亦是服了药的,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威胁的。”

    “我会怕吗?”

    剑南天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就算你会功夫,我还是男人、还有力气呢!”

    “那你躲什么?”

    魏清云无奈地笑了一下。

    “男女有别,我进去不方便。”

    “你……”

    魏清云气得狠狠地提了一口气,小声嘀咕:“可是不傻了啊,那你占便宜的时候怎么不说男女有别呢!”

    “你说什么?”

    剑南天听不太真切,疑惑地问了一句。

    “我……我是说,我们是夫妻啊,还讲究什么男女有别!”

    魏清云叹口气,“你与我这样生分做什么?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