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第两千零一十一章 送丞相上路
    第两千零一十一章 送丞相上路

    “我想如果没有你们的争吵,那景翠兰也抓不到机会来诬陷你。”

    洛清歌目光游移在郭子君的脸上,不紧不慢地说着。

    郭子君笑了笑,“王妃冰雪聪明,是否已经猜到了?”

    洛清歌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回答。

    “是的,太后竟然知道了墨宇轩的死因。”

    郭子君微微敛眉,缓缓道:“我们成亲之后,再没有入过宫。每次太后下懿旨,我都会想尽办法推脱,最终引起了太后的怀疑。她起初把烟波单独召入宫中,威逼利诱,让烟波不得不说出墨宇轩生病的事实,后来太后遍寻名医,想尽办法给墨宇轩延长生命,只可惜他罪该万死,那么多人都没有救活他,他最终还是死了。”

    “灵堂前,她无意中听到了我和烟波的谈话,才知道是我暗中好害死了墨宇轩,于是便扬言要灭我九族,我气不过,便跟她据理力争,最终把她气昏过去了。”

    “本来我把她扶到房间里是想要她好好休息的,哪知道会出现意外,一口黑锅就被扣在了我的身上。我的确跟太后争吵过,可却没有逼着她下传位懿旨。”

    郭子君淡淡冷笑,“我虽然带着孩子认祖归宗了,却没想过要孩子做什么皇帝!当初让他认祖归宗,完全是想给孩子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并无野心。”

    洛清歌点了点头,她对郭子君还是比较了解的,她相信郭子君不会这么做。

    事实证明,她猜对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

    洛清歌轻轻笑着,“放心吧,待太后醒过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郭子君倏然挑眉问:“她……她还能醒过来?”

    “现在还说不好。”

    郭子君眼里跳跃着慌乱的光芒,紧张道:“如果太后醒过来,我……我害死墨宇轩的事情恐怕就会败露了。”

    她虽然不怕死,可她还不能死,毕竟她还有孩子……

    洛清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我帮你想办法。”

    正说着呢,墨子烨从外面进来了。

    “准备好了吗?”

    墨子烨问道。

    洛清歌看了眼郭子君,“还没,等我一下。”

    她说着,把郭子君推到了镜子前,“我来给你易容。”

    于是,洛清歌很快忙活起来。

    准备好之后,众人一起出去了。

    今天的京城,格外的热闹,大家都在等着看郭晨被斩首。

    谁都不会想到,位高权重的丞相大人,竟然会背叛国家,勾结外敌。

    他的背叛,直接导致了他株连九族的罪行。

    所以,这一行人之中,还有他的妻妾和子女。

    当看到丞相和道士打扮的景翠兰时,有人开始低声议论了。

    “听说丞相大人就是因为这个美丽的清风观观主才出卖国家的。”

    “是吗?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有人故意奚落着。

    “这女人并没有倾城之姿,看来丞相真的是老了,眼神不济。”

    “噗……”

    另一个人笑了。

    在大家愤怒和贬低的声音中,郭晨和景翠兰被押到了刑场。

    两人跪在中间,全都垂着头,披散的头发掩盖了面容。

    “贱人!贱人!”

    忽然,一声声的怒骂铺天盖地而来,都是冲着景翠兰的。

    这其中,有丞相的家眷,还有看热闹的百姓。

    红颜祸水,在这一刻得到了深切的印证。

    景翠兰至始至终没有抬头,即便有人拿不同的东西砸她的头,她都没有动。

    墨子烨和洛清歌作为监斩官,坐到了位置上,眼神环顾着四周。

    衍儿也提着剑,站在一旁,双眼锐利地扫过众人。

    忽然间,他的目光顿住了。

    那个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豆豆?

    衍儿很是奇怪,一双眼睛便是盯着那头戴纱帽的女子,一动不动。

    那身行,那腰条,太像豆豆了。

    可豆豆早上分明没有和他们一起来啊!

    “时间到,行刑!”

    忽然一声厉喝,打断了衍儿的思绪,衍儿刚想收回目光,却见那个女子已经没入了人群,似乎有意躲着他。

    刑场上已经剑拔弩张了。

    刽子手高高举起了大刀。

    洛清歌暗中紧张,那个拓跋南会不会来呢?

    这两个人对他可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事实上,他们也在赌,赌这个拓跋南会不会出现。

    “相公,你说那个拓跋南是不是害怕你了?所以他不敢来了。”

    洛清歌微微倾身,对着墨子烨问道。

    墨子烨傲然一笑,“很有可能。”

    洛清歌挑眉看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把你那高傲的尾巴藏起来吗?”

    “尾巴太高,藏不下。”

    墨子烨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

    洛清歌撇撇嘴,真是哭笑不得。

    此刻,那刽子手的刀虽然已经高高举起,却迟迟没有落下。

    墨子烨微眯着眼眸,暗中扫视着四周。

    四周毫无异常。

    怎么办?这迟迟没有动静,难道拓跋南真的被吓跑了?

    他真的不打算救人了?

    郭晨和景翠兰可是两个关键的人物,是他瓦解北梁内部最重要的法宝,他居然就这样任由他们被斩首?

    墨子烨暗中揣摩着。

    不,以拓跋南那样的性子,他应该不会半途而废的。

    墨子烨想了想,最终得出了结论。

    看来,现在就比谁更有耐心了。

    墨子烨指着地上跪着的郭府众人以及参与卖国的五华山众多出家人,冷冷地说着:“先从后面的斩!”

    于是,刽子手再不犹豫,从后往前,慢慢地动作。

    这样杀鸡儆猴的动作,吓得那些人再也憋不住了,开始绝望地哭嚎。

    这哭声震天动地的,绵延好长时间。

    身后的人,一个一个被杀了,郭晨早吓得尿了裤子。

    每杀死一个,他的身子就抖上一抖,连眼睛都不敢睁一下。

    这都是他的族人啊,全都因为他的一时失足而归西,九泉之下,他有何脸面去见祖宗?

    郭晨绝望地闭着眼睛,想要视而不见,可是耳朵里却还是充斥着那些至亲之人的哭嚎声。

    “郭大人,某家来送您上路了!”

    忽然间,身后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郭晨蓦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后背发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