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竹兰周书仁〕〔幽冥真仙〕〔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从杀猪开始修仙〕〔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飞越泡沫时代〕〔弃宇宙〕〔我在万界送外卖〕〔我,上门女婿〕〔王者荣耀之最强路〕〔地表最狂男人〕〔天道方程式〕〔重生后我嫁给了渣〕〔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重生都市仙帝〕〔我爸爸是盖世英雄〕〔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以阴府镇阳间 第103章 阴君之怒
    . ,最快更新我以阴府镇阳间最新章节!

    鲁城,阴君府,一座森然的大殿内。

    一位胖子端坐于大殿之上,他躯体浑圆,魂体波动强烈,似有横肉颤动。

    “阴君爷,都城刘家,一位太上长老阳寿已尽,但却至今没有上供,你看……”大殿下方,一位浑身阴气缭绕的阴灵低声道。

    “刘家?与皇族可有渊源?”杜仓眉毛一挑,开口道。

    “并无渊源。”那阴灵说道。

    “勾了,还想活命,还不想上供,哪有这么好的事?”

    杜仓双眼一瞪,大喝道:“我阴间有法度,阳寿尽了,神魂必须进入阴间。”

    那阴灵闻言,嘴角抽了抽,开口道:“阴君爷说的极是,只是那刘家太上长老辈分极高,实力强大,普通拘魂人根本近不了身。”那阴灵为难道。

    “让谢必安与范无救过去。”杜仓沉声道。

    提起两人,那阴灵身体忍不住一颤。

    这两位可不得了,身为拘魂人,却很少拘魂,不是遇到一些真正的硬茬子,两人不会出手。

    虽然在阴君手下当差,但对于阴君却爱理不理。

    若心情不好,谁都使不动两人。

    “阴君爷,让他二人出手,他们愿意吗?”那阴灵低声道。

    “有何不愿意?进入阳间拘魂,是他们的职责。”杜仓低沉道。

    那阴灵缩了缩脖子,暗暗撇嘴,随后退出大殿,向着鲁城一处偏僻地走去。

    在一座阴气森森的院落前,那阴灵停了下来。

    望着阴气浓郁的院落,那阴灵深深吸了口气,轻声唤道:“七爷八爷,你们在吗?”

    院落内,小屋中,谢必安与范无救端坐其中,两人身前是一张小桌,上面有一壶酒,两盏酒杯。

    谢必安白脸无须,面容俊俏,颇为不凡,他一身白衣纤尘不染,只是身上散发的阴气与这份出尘的气质有点格格不入。

    范无救则长相粗犷,看上去凶神恶煞,他一身黑衣,阴气滚滚。

    “七哥,这种日子还要过多久?”此时,范无救声音低沉,开口道。

    “那杜仓不是好东西,徇私枉法,更改生死簿,只会勾那些没什么大背景之魂,对于那大夏国皇室与一些大族之魂置若未闻,从中捞好处,这等阴君,我真想一巴掌将他拍个魂飞魄散。”

    范无救黑着脸,浑身气势森然,杀意涌现。

    “老八,不可鲁莽,如今阴间阳间很多势力都在找我等,此时寄身在这鲁城,也算是比较安稳,不可节外生枝,一切等修罗爷回归,再做定夺。”

    谢必安安慰道,“区区一个阴君,等修罗爷回归,我等直接将他抹杀便是,也算是为阴间除了一害。”

    “除的完吗?”范无救叹了口气,“如今阴间越发破败,像杜仓这样的阴君比比皆是,我们又能如何?”

    闻听此言,谢必安沉默了,范无救说的没错,他们做不了什么。

    “七爷八爷,你们在吗?”

    就在此时,院子外传来呼唤声。

    “何事?”范无救低沉道。

    “阴君爷请你二人出趟阳差。”

    两人眉头微蹙,双目中显露出一丝冷意。

    “哼!指定又是遇到了狠茬子。”范无救冷哼,他望向谢必安,道:“七哥,怎么办去不去。”

    “去吧!”谢必安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向着院落外走去。

    ……

    此时此刻,阴君大殿内,一位小鬼满脸凝重的走了进来。

    望着上方那位胖子,这小鬼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阴君爷,不好了!”小鬼声音颤抖,苦诉道。

    “何事?”杜仓眉头蹙了蹙,望向那小鬼。

    “派往落城的使者,被扣了。”那小鬼缩了缩脖子,小声道。

    杜仓一愣,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杜仓再次问道。

    “阴司爷,派往落城的使者被扣了!”

    “大胆!”杜仓当场就炸了,他一声大喝,直接自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落城提司疯了不成?”杜仓气坏了。

    按理说,自己是对方的顶头上司,派去的使者,哪怕你不好好招待,至少也要礼待吧。

    现在算什么?小小提司衙门,扣了阴君的使者?

    这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他们怎么说?”杜仓感觉脑袋轰鸣,气得不轻。

    “他们说,他们说要阴君大人亲自去赎回来。”小鬼吓坏了,颤颤巍巍道。

    杜仓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小鬼洛天欺人太甚。

    这是欺负到他头上来了。

    本来她还顾忌落城老提司李相玉的身份,现在被洛天如此欺负,他直接爆发了,什么李相玉直扔到了脑后。

    那两位使者死不死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种无法无天的小鬼必须严惩。

    要不然日后岂不翻了他的天。

    再加上阳间三殿下一心想要铲除洛天,自己何不做个顺水人情,灭了洛天,为自己出一口恶气,也解决了三殿下的心腹大患,让对方欠自己一个人情。

    想到此处,杜仓下定了决心。

    等等!

    突然,杜仓内心一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洛天凭什么敢扣自己的使者?

    是因为自信还是其他?

    杜仓一时之间有点没想明白,随后他让那小鬼传来了麾下几位心腹。

    “阴君,你是说那渡口衙门的提司扣了您麾下使者?”

    阴君大殿内,一位老鬼满脸惊色的望着杜仓,缓缓道。

    “对,直到此刻,我都没想明白,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杜仓不解道。

    “这个不难解释!”此时,又一位阴灵开口。

    这些阴灵皆是杜仓身边的智囊,任何事情经过他们的分析,便可清晰很多。

    杜仓闻言,望向那阴灵,道:“何解?”

    “那洛天小鬼肃清了幽蓝府,正是得意忘形之时,那怕是阴君爷你,他都不一定放到眼里。

    今日扣你使者,无非就是想宣告他并不怕你,或者说是想给阴君爷一个警钟。”

    “什么警告?”杜仓眉毛一挑。

    “警告阴君爷,不要惹他!”那阴灵说道。

    “哼!狂妄!”杜仓冷哼。

    “阴君爷,那洛天我也有所了解,此鬼胆大包天,为所欲为,留这样的人在您麾下,属下感觉很可能会为您捅娄子。”

    “对,阴君爷,那小鬼确实留不得,现在就敢扣了您的使者,若再过段时间,他可能更加肆无忌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子是全村的希望〕〔动力之王〕〔催妆〕〔我在斗罗的签到生〕〔苏栩商临渊〕〔京城第一美人〕〔陈黄皮叶红鱼〕〔冥妃灵凰〕〔诸天有家饭店〕〔我为国家修文物〕〔东汉末年枭雄志〕〔学霸的无限〕〔江瑟瑟靳封臣〕〔陈平江婉〕〔丁薇记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