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临诸天叶玄〕〔叶玄叶灵〕〔凡世歌〕〔男神撩妻:魔眼小〕〔野猪传〕〔禁区之狐〕〔星辰之主〕〔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都市逍遥医神〕〔妖女乱国〕〔太古丹尊〕〔神医佳婿〕〔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鉴宝黄金指〕〔都市医品仙尊〕〔最强药王〕〔九转霸体〕〔最佳豪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以阴府镇阳间 第134章 生死簿改命(大章,求订阅,月票)
    渡神教教主很强大,但是此刻,他很震惊。

    本以为突破九星境界,终于位列大夏金字塔顶端,与夏皇等人处于同一境界。

    哪曾想还没出关,便遇到了渡神教劫难。

    因此,只得提前出关,参加战斗。

    此时,面对吴守仁,他吃了一个暗亏。

    但也无妨,他有镇教法器,以九星真武境的实力催发,定能抹杀那阴灵。

    “阳间生灵,报上名来!”吴守仁大喝道。

    “甄剑!”渡神教教主低喝道。

    他头顶宝塔,浑身血气旺盛,气势冲霄。

    吴守仁闻言,本来就黝黑的脸更黑了,他大喝道:“阳间贼子,你敢骂我!”

    说罢,他挥拳向着甄剑轰去。

    甄剑嘴角抽了抽,也不与他硬抗,身形一闪躲了过去。

    随后头顶上方宝塔快速运转,有璀璨光芒亮起,向着吴守仁斩去。

    吴守仁大惊,赶紧闪躲,准王法器,不是他能对抗得了的。

    这一闪不要紧,直接让甄剑占了先机。

    宝塔爆发了,有无量神光冲霄而起,直接照亮苍穹,向着吴守仁镇压而去。

    吴守仁脸色微变,暗骂一声,随后急忙闪躲。

    翁!

    甄剑全力催动宝塔,宝塔越发恐怖了,光芒万丈,随后剧烈震动,震散了周围的虚空。

    吴守仁脸色越来越难看,那甄剑实力本不如他,但身怀镇教法器,他根本不敢硬抗。

    此时,争渡山之上,阴阳两间的修者已经战在一起。

    虽然渡神教实力很强,真武境众多,但也不是阴间阴灵的对手。

    阴间修罗境大部分都在五星之间,甚至还有几位达到了七星八星的层次。

    斩杀渡神教修者并不困难。

    “教主,我们快挡不住了。”有修者低吼。

    “哼!”甄剑一声冷哼,暂时放弃吴守仁,催动宝塔向着山上的阴灵轰击而去。

    嘭!

    一位阴灵躲闪不及,被宝塔砸中,直接被砸的魂体消散。

    紧接着,宝塔转动,再次向着另外一位修罗砸去。

    嘭!

    又一位阴灵魂飞魄散。

    九星真武境催动镇教法器,九星之下,无人能挡。

    “快退下来!”吴守仁大吼,随后猛然爆发,向着甄剑杀去。

    山上阴灵快速后退,自争渡山之上退下。

    “甄剑,我们来了!”就在此时,东南方传来恐怖的波动,有大批修者在接近。

    他们声势浩荡,力量汹涌,个个血气旺盛,阳气滔天。

    吴守仁脸色一变,猛然望去,只见一群身穿道袍的修者正在快速接近。

    “假道士,续命组织!”吴守仁脸色微变。

    “阴间小鬼,敢到我阳间撒野,受伏!”此时,西南方再次传来怒吼。

    有滚滚魔气翻涌,遮蔽天日,一个个身穿黑跑的修者急速前行。

    “乖乖,镇魂宗也来了。”吴守仁眼皮直跳。

    这些可都是大教,底蕴深厚,若各个击破,吴守仁有把握剿灭他们。

    但若是这些势力联手,他可不是对手。

    “诸位,现在我们三面受敌,情况不妙啊!”吴守仁低沉道。

    “全听吴将安排。”

    所有阴灵皆神情肃穆,浑身阴气缭绕,已经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

    “诸位,听我命令!”吴守仁脸色阴沉,大喝道。

    “敌众我寡,此时不退,更待何时?撤!”

    众鬼:……

    “提司爷辛辛苦苦把我们捞出来,是要为他建功立业的,此时若是消亡了,提司爷会伤心的。”吴守仁黑着脸道。

    反正他自身脸色黝黑,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撤!”吴守仁一声大喝,向着远处逃窜而去。

    众多老阴鬼面面相许,皆暗暗撇嘴,大家都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鬼。

    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鬼,逃跑就逃跑吧,没人说什么。

    你何必说的如此大义凌然?

    还没见过谁跑路跑的如此荡气回肠的。

    “阳间三教,自己挖好坑,我们来日再战。”吴守仁大喝,气势滔天,随后头也不回的逃了。

    身后众多阴灵皆低着头跟着跑了。

    “哼!若再敢来,定让你们魂飞魄散。”甄剑大喝。

    随后,他望向急速而来的两大教之人,远远喊道:“多谢两位兄台出手相救。”

    “甄剑,不必多语,上山再议!”一位身穿道袍中年低沉道。

    他脸色凝重,似乎心事重重。

    “对!上山详谈,怕是日后都不平静了。”一位黑袍老者开口,他浑身黑气缭绕,阴森可怖。

    吴守仁率领众多阴灵回归鬼门关,他神色凝重,向着落城急速赶去。

    别看他大大咧咧,其实他可不傻,刚才两教来援,皆是精锐,

    甚至两位领军人更是可怕,隐隐有真武境的气势溢散而出。

    这等实力,他们万万抵挡不住。

    他必须尽快赶回落城,告诉提司爷,阳间三教可能联合了。

    此时此刻,阳间大夏,皇宫内。

    三殿下,不,现在应该称之为夏皇。

    夏皇端坐皇位之上,下方则是文武百官。

    此时,所有人皆神色凝重,刚刚得到消息,大夏又有府城被阴间肃清,所有法外之魂全部被拘。

    这让皇室颜面扫地,那大赦天下的政令才实行几天?

    大夏子民三年免死才免了几天?便开始死了?

    “夏皇,此事不能任由其发展下去了,必须想办法解决。”此时,有老臣痛声道。

    “夏皇,若事态再严重下去,我怕民心不稳,对皇室不利啊。”

    下方众臣议论纷纷,皆神情激动。

    阴间动作太快了!

    这才一天时间,就已经肃清了几个大府。

    若继续下去,整个阳间要不了几天便会被肃清干净。

    他大夏国将真的在阴间监察之下了。

    夏皇脸色平静,他望向大殿中众人,淡声道:“诸位不必慌张,本皇自由安排。”

    随后,他轻轻拍了拍手掌。

    顿时,垂帘之后,有侍者抱出一锦盒,锦盒精致,上面以镶着金边的绫罗包裹。

    望着被侍者抱出的锦盒,众人面露不解。

    一个小小的盒子,真能解了大夏之危机?

    那侍者将锦盒放在夏皇身前的案台上,夏皇伸手,将其轻轻打开。

    众人皆神色凝重,紧紧地盯着夏皇。

    只见夏皇自锦盒内拿出一个本子,本子古老,散发浓郁的阴气。

    上面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闪烁慑人的幽光,仿佛能将人的灵魂吸进去。

    生死簿!

    众人脸色大变。

    竟然是阴间至宝生死簿!

    早有传闻,阴间阴君生死簿在大夏手中,看来果然不假。

    “夏皇……这,传说竟然是真的?”有老臣惊呼道。

    “有了这生死簿,我等岂不是可以随便增加阳寿了?”

    “哈哈!天不亡我大夏啊!”

    “诸位,你们不是担心洛天肃清了各大府吗?从现在开始,各大府再没有所谓的法外之魂,所有人的阳寿,都合天道。”

    三殿下说道,翻开生死簿看了起来。

    这上面,清晰地显示着各大府那些续过命之人的命格。

    谁人续了多少年,谁人阳寿将近,皆显露无异。

    生死簿等级不同,因此,提司手中的生死簿与阴君手中生死簿是不一样的。

    在提司生死簿之上改过命,不但提司生死簿之上有痕迹,在阴君生死簿之上更是一目了然。

    相反,若在阴君生死簿之上改命,提司生死簿之上是发现不了的。

    下方众人皆激动不已,紧紧地盯着夏皇手中的生死簿。

    “唰!”

    终于,夏皇在生死簿之上看了一遍,手握自杜仓那里夺来的笔刷的一声画了起来。

    众人震撼,心潮澎湃,身为阳间君王,不但掌生,更能掌死,当真是不枉此生。

    “夏皇威武,夏皇万岁!”

    众人欢呼,整个大殿都沸腾了。

    他们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命格竟然在这夏皇宫殿内便能改了。

    “我说过,大夏子民免死三年,便是免死三年!不论是谁,都不可更改!”

    “洛天,虽然你自本皇手中逃走,但不要忘了,生死簿还在本皇手中,你终究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本皇能捉你一次,便能捉你第二次。”

    夏皇浑身气势磅礴,他扫视下方众人,低沉道:“传令下去,开启大夏底蕴,联合三教,对抗阴间洛天。”

    ……

    落城提司府,杀戮殿内。

    谢必安范无救两兄弟满脸郁闷的立于杀戮殿之内。

    在两人手中,是几本生死簿,这些,皆是李潇肃清的几位提司手中的生死簿。

    生死簿分等级,又分主副簿,分簿。

    三十六司提司手中的生死簿,则是阴君生死簿的分簿。

    也就是说,阴君手中的生死簿,有大夏国所有生灵的命格。

    但三十六司手中的生死簿,却只有各大府城。

    在之下,则是各个阴司生死簿,分管各郡,然后是拘魂使手中的生死簿。

    而城隍爷手中的生死簿,则监察整个凉州。

    此时,杀戮殿之上,洛天端坐其上,正在翻看一本生死簿。

    这本生死簿则是其中一位提司手中的生死簿。

    但此时,却出现了一点意外。

    洛天眉头微蹙,盯着生死搏看了良久,随后放下生死簿,望向两人。

    “另外几本也是如此吗?”洛天开口,声音里透着一丝冰冷。

    “对!”谢必安低沉道。

    二人奉洛天之命,前往阳间拘魂,但肃清了三个大府之后,发现竟然无魂可拘了。

    这些生死簿之上,竟然没有一个法外之魂了。

    洛天望着两人,低沉道:“大夏动了手脚。”

    两人一惊,不禁脸色微变。

    “提司爷,你是说大夏改了阴君的生死簿?”谢必安惊惧道。

    “对!”洛天点头。

    “他竟如此疯狂,难道就不怕罪业缠身吗?”

    “三殿下已经疯了,完全不顾后果了。”洛天开口。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的生死簿等于是完全没用了!”谢必安说道。

    “提司爷,要不动手吧,直接杀上大夏,夺回生死簿。”范无救低沉道。

    “三殿下确实该死!”洛天低沉道,“但不是现在,不过二位放心,三十六府肃清干净之后,便轮到夏都了。”

    “到时候,皇室所有进入阴间出过手之人的魂魄,全部押回来。”洛天低沉道。

    两人神色振奋,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瞬间便垮了下来。

    “提司爷,听着挺激动的,但我们怎么肃清三十六府?”范无救哭丧着脸道。

    “如今三十六司生死簿皆无可拘之魂,该怎么办啊?”

    洛天神秘一笑,道:“我圈住的名字皆是法外之魂,按我圈住的名字拘魂。”

    说罢,将手中生死簿递给谢必安。

    谢必安一看,不仅脸色微变,他猛地望向洛天,开口道:“提司爷,这……不会弄错吧?”

    “放心,绝对不会错。”洛天说道。

    有洞察之眼存在,任何更改过命格的痕迹都逃不过他的眼。

    “七哥,你是不是傻了,提司爷什么时候弄错过,来来来,给我,我先率拘魂使前去,你等下一本。”范无救一把抓过生死簿,向着大殿外走去。

    “八弟,你别给我抢啊!”谢必安无奈一笑,随后将手中生死簿全部递给洛天。

    “提司爷,这些也都圈了吧!”

    洛天莞尔一笑,接过生死簿,开始画圈圈。

    同时,他心中暗笑,阳间生灵此时很可能又在设宴庆祝吧。

    没过多久,手中几本生死簿已经全部圈完。

    洛天将生死簿递给谢必安,道:“转告崔判官,所有生死簿直接送到我这里就行了,我圈过之后,再交于你二人。”

    “是!”谢必安应道,随后离去了。

    洛天刚想起身,杀戮殿内再次迎来一人,正是吴守仁。

    吴守仁黑着脸,满脸严肃的进入大殿,往那一站,一句话也不说。

    洛天眼皮跳了跳,他望向吴守仁,疑惑道:“吴守仁,怎么了?”

    吴守仁抬头,望向洛天,道:“卑职不敢说,也没脸说。”

    “卑职辜负了提司爷厚爱。”

    洛天闻言一怔,随后脸色凝重起来,他眉头微蹙,压低了声音道:“全军覆没了?”

    闻听此言,吴守仁吓了一跳,赶紧开口:“提司爷别误会,没有没有的事。”

    洛天松了口气,低沉道:“那是为何?”

    吴守仁将在争渡山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随后开口道:“提司爷,卑职不战而逃,还请提司爷降罪。”

    洛天摆了摆手,道:“你做得对,没将他们都葬送在争渡山,很不错。”

    吴守仁闻言,也不太明白洛天的意思,不知道是夸奖他还是其它。

    “提司爷,三教已经联合了,我等当如何应对?”吴守仁问道。

    “没想到那镇魂宗竟然也搅合进来了。”洛天蹙眉。

    “吴守仁,你派麾下修罗去支援李潇,让他加快速度,彻底肃清了各司,然后你亲自去支援谢必安,让他抓紧,将阳间各大府的法外之魂,全部拘回来。”洛天脸色郑重道。

    他心中明白,如今与阳间一战必不可免,双方都在做准备,这就要看谁先安耐不住了。

    谁若先沉不住气,谁便落了下乘。

    李潇的肃清队有了支援,效率自然快了不少,各大提司衙门在快速肃清着。

    而洛天稳坐杀戮殿,手握生死笔,不停地在崔判官差人送来的生死簿上画圈圈。

    整个小阴府彻底运作起来。

    李潇肃清各司,押送公堂,崔珏审判,没收生死簿送入杀戮殿。

    洛天画圈圈,然后交给无常兄弟,无常兄弟进入阳间拘魂。

    只是,在小阴府运作之下,阳间各府却炸开了锅。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

    先是阴间狂徒洛天被伏,夏皇登基大赦天下,所有大夏子民免死三年。

    但三年才过了两天,在夏皇登基之时,便有大府被肃清,修者死了一片。

    就好像夏皇开了个玩笑,不得当真一般。

    再然后,洛天回归,开始彻底清算阳间各府。

    就在阳间各府惴惴不安,大骂夏皇不作为之时,夏都传来消息。

    夏皇皇恩浩荡,直接改了生死簿,从此之后,各府再也不用怕被肃清。

    各府疯狂了,夜夜笙歌,大摆宴席,高呼夏皇万岁。

    但就在第二天早上,那些昨晚喊破喉咙的修者再也没有起来。

    一夜之间,全城悲鸣,家家户户悬挂白绫,满城缟素。

    众人崩溃了,几天时间,仿佛走了几个轮回,感觉要被阴间小鬼勾走之时,夏皇给了生的希望,可刚吃过欢庆宴,酒还没醒呢,整座城都乱套了。

    有睡死的,有半夜累死的,有喝水呛死的,有蹲坑淹死的。

    总之,整座城疯了,阴气滚滚,有人喝醉,夜半三更看到阴兵过境,有百鬼夜行。

    他们个个阴气浓郁,凶神恶煞,手持拘魂索,在满城酒醉之时,拘走亡魂。

    有人阻拦,刚想出手,却被勾出魂魄,一并带走。

    天刚亮,凄厉的哭喊声响彻全城。

    “你个挨千刀的,我说你整夜不回家,原来又去找那个贱货了,这下好了,死在人家肚皮上,人家嫌晦气,要我赔偿啊!你说你死就死了,为什么还留下一屁股风流债啊。”

    “老爷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啊,你这听说生死簿改了,一激动之下连娶两房小妾,这还没洞房呢,您怎么就喝水呛死了啊。”

    整座府城一片哭声,满城凄凉。

    “快,快去上报夏皇!”府主府邸内,府主彻底懵了。

    “不行,我要亲自去。”

    一夜之间,几座大府被肃清,情况差不多,什么死相都有,所有法外之魂全部被拘走了。

    大夏皇宫一座大殿内,夏皇一身龙袍,端坐其上,他神情淡然,脸色平静的望着下方几位真武境修者。

    这几位,则是三教代表,来皇宫与皇室商讨大计。

    如今洛天小阴府实力大增,志在肃清大夏。

    他们必须联合起来,方能与洛天对抗。

    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夏皇还是三殿下之时接见的三人。

    渡神教李玄真,续命组织冯玉尊,镇魂宗万罗。

    当日鬼门关一战,续命组织与镇魂宗的镇教法器皆被洛天打爆。

    冯玉尊与万罗回到门内皆受到了重罚,可以说他们对洛天的恨意比谁都高。

    此时,三人脸色阴沉的坐在大殿之内,望着首位之上的夏皇。

    “夏皇,昨日阴间曾对我渡神教动手,多亏两教支援,才惊走了阴间小鬼。”此时,李玄真开口道。

    “此事我听说了!”夏皇点头,他望向几人道:“如今情形,只有我四方底蕴尽出,方能拿下那阴间洛天。”

    三人闻言,皆心头一震。

    底蕴尽出!

    这四个字的分量,他三人可做不了主。

    要知道,他们这些大教都存在悠久岁月了,谁还没有点底蕴。

    若是都拿出来,等于是将自己的底牌全部暴露了。

    “三位有何顾虑吗?”夏皇目光闪了闪,望向三人。

    “殿下,此事重大,我等需要禀明教主方能决定。”三人对视一眼,李玄真凝重道。

    “我皇室已经请求几位老皇复苏,希望贵教也能以大局为重。”夏皇低沉道。

    三人一惊,皆脸色微变。

    皇室作为大夏国之尊,几乎汇聚了大夏所有气运。

    各代天骄辈出,哪怕成不了夏皇,也是威震一方的王爷。

    历代积累下来,这些人都去了哪?

    底蕴!

    成了底蕴。

    荣华富贵腻了,或归隐山林,或坐了死关,寻求王道,以求突破王境。

    这些王爷以及各代退位的夏皇哪个不是天纵之资,有大气运之辈。

    他们强大绝伦,皆有威震一方的实力。

    但自从成了底蕴之后,便一直没有复苏过。

    不到大夏存亡之际,他们不会轻易复苏。

    此时,三殿下竟然说他皇室请求底蕴复苏。

    看来,皇室是真的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了。

    阴间洛天果真令大夏胆寒了。

    三人脸色凝重,不得不再次重视起来,他们已经有了打算。

    唇亡齿寒,若大夏国完了,怕是他们三教也保不住。

    尤其是万罗,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依附在大夏皇室之上。

    渡神教与续命组织皆是分教,若有机会,他们是可以逃走的,但是他镇魂宗却没有。

    就在三人沉思之际,皇宫内一位侍者急促而来。

    那侍者脸色苍白,似乎六神无主,显然是吓得了。

    他一路小跑,径直向着大殿跑去。

    “殿下!”尖锐的声音响起,侍者带着哭腔,进入大殿。

    “何事!”三殿下眉头一蹙,开口问道。

    “各府又死人了!”那侍者惊怵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诸天兼职成神〕〔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