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表最狂男人〕〔秦城苏婉〕〔江辰唐楚楚〕〔天道方程式〕〔无敌医仙战神〕〔龙零〕〔三国之曹家逆子〕〔我不是野人〕〔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超品渔夫〕〔死后七百年:从城〕〔仙魔三国大玩家〕〔六指诡医〕〔万古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以阴府镇阳间 第135章 大夏真正的实力(六千字大章,就问短不短!)
    又死人了?

    此话一出,大殿内几人心脏皆狠狠地抽了一下。

    “死的是什么人?”三殿下霍的一声站了起来。

    他盯着那侍者,浑身有恐怖的波动蔓延开来。

    “续过命的人,据几位府主说,皆是那些阳寿已尽的续命人。”那侍者颤声道。

    “不可能!”三殿下脸色大变,第一次失态。

    他望着那侍者,一字一句道:“我已经改了生死簿,他们怎么还会死?”

    那侍者颤抖,被三殿下身上的威势震慑,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悲呼道:“殿下赎罪,老奴不知。”

    嘭!

    三殿下终究是没能压制住,他身前案台嘭的一声碎裂了。

    整座大殿都充斥着狂暴的气息,四周摆台晃动,纷纷碎裂。

    “滚!”三殿下大手一挥,那侍者直接被一股大力掀飞,重重的摔在大殿之外。

    他整个身体都破烂了,此刻也顾不上伤势,连滚带爬的退下了。

    另外三人吓坏了,他没想到阴间洛天竟如此恐怖。

    三殿下改了生死簿,他竟然还能准确无误的缉拿那些法外之魂,这太骇人了。

    他们可是知道,三殿下手中生死簿可是阴君生死簿,属于各司主簿。

    在上面更改命数,那些分簿根本不会有痕迹。

    望着脸色阴沉的三殿下,三人没敢吭声。

    大殿内气氛很压抑,哪怕几人皆在五星真武境之上,也被三殿下的气场震慑。

    他气势太强了。

    “出兵,马上出兵,我要踏平阴间。”三殿下长发飞舞,一身龙袍猎猎作响,大喝道。

    三人皆不敢吭声,谁都看得出来,三殿下快要发狂了。

    “皇儿!不可动怒乱了分寸!”就在此时,老皇自大殿外进入。

    他向着三人微微点头,随后望向三殿下,继续道:“哪怕要出兵,也要等到长辈们全部回归,几位老皇与老王爷彻底复苏。”

    “还要等的什么时候?再等两天,我大夏完矣!”三殿下低吼。

    他浑身力量狂暴,有丝丝黑气弥漫。

    “皇儿,醒醒!”老皇大喝,他脸色微变,满脸担忧的望着三殿下。

    老皇浑身一股滔天波动弥漫而出,这一声大喝震慑人心,直接击在三殿下心底。

    三殿下猛然惊醒,随后惊出一声冷汗。

    刚才怒急攻心,竟然有点入魔的迹象,幸亏老皇一声大喝将他惊醒,要不然很可能万劫不复。

    “儿臣知错!”三殿下深吸一口气,低沉道。

    “我已经下达皇室召唤令,一些归隐的老王爷即将回归。”老皇目光慑人,开口道。

    “多谢父皇!儿臣险些酿成大错。”三殿下恢复了平静。

    刚才他真的有点走火入魔了,实在是洛天此举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他已经改了生死簿,但没想到洛天竟然还是勾走了那些法外之魂。

    他可以想想,大夏子民的心中,指定在骂他这个当代夏皇。

    说话如放屁,免死三年?这死的越来越多了。

    “殿下!”

    此时,李玄真硬着头皮道:“我等这就回去,请求教主唤醒长辈。”

    三殿下望着三人,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有劳三位了!”

    “我等告退!”三人向三殿下抱了抱拳,随后向老皇施礼,退出了大殿。

    大夏境内,东泽湖。

    此湖位于大夏东面,四面环山,景色宜人。

    湖面宽广,湖水清澈,波光粼粼。

    此时,一位身穿麻衣的老者端坐于湖中一块巨石之上。

    老者头戴斗笠,须发皆白,手中握着一个鱼竿,正在悠闲的垂钓。

    唰!

    此时,老者猛地收竿,一条红色鲤鱼自水面冲出。

    老者微笑,随后将鲤鱼取下,重新放进水中。

    “唉,在这湖里钓了这么久的鱼,有点腻了。”老者摇头叹息。

    就在此时,四周传来声响,老者目光闪了闪,并没有理会,重新将鱼钩扔进水中。

    唰唰!

    此时,岸边有三位将士出现,望着湖中巨石之上的老者,他们目光一闪,并没有打扰老者。

    没过多久,老者收钩,又一条大鱼上钩,这是,几人才敢有所动作。

    他们向着湖面跃去,踏波而行,向着那老者走去。

    三人刚一登上巨石,皆单膝跪地,向着老者行礼。

    “末将王仁参见老王爷。”三人齐声道。

    “何事?”老者并没有回头,他低着头,正在取着鱼钩上的大鱼。

    “大夏遇到了危机。”一位将士声音低沉,开口道。

    老者闻言,手中动作一慢,随后开口,道:“发生了什么?”

    他一直归隐与此,不问世事,根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虽然感觉最近大夏不太安宁,但却并未放在心上。

    “阴间作乱,各府接连被肃清,夏皇请求诸位王爷回归。”那将士沉声道。

    闻听此言,老者目光一闪,轻声道:“知道了!”

    此时,老者终于取下大鱼,他缓缓起身,一股恐怖的波动自他身上缓缓复苏。

    “这条鱼,便杀了吧!”老者手中发力,那条大鱼瞬间化为血雾,消失不见。

    老者身上的气势越老越盛,片刻间便达到了顶峰。

    九星真武境!

    三位将士浑身颤抖,单膝跪地,一动不敢动。

    “回归!”

    此时,老者转身,气势磅礴。

    “我等恭迎老王爷回归!”三人面露恭敬,向老者施礼。

    另一地,一座巍峨山峰之巅,此地灵气浓郁,芳草吐泽,云雾缭绕。

    山之巅,一位中年人盘膝坐在此地。

    中年黑发浓密,面容俊朗,浑身气息平稳,宛如天成。

    远远看去,这中年似乎与整座大山融为一体,气势磅礴。

    中年浑身衣袍破烂,布满了尘土,有的地方竟隐隐有草芽发出。

    他坐在此地已经不止多少年,一动不动,宛如石雕。

    就在此时,山下有修者登山,他们面露尊崇,向着中年人盘坐的地方走来。

    终于,几人到了山顶,望着一动不动的中年人跪了下去。

    “我等参见先皇。”几位修者向中年人叩首。

    “何事扰我清修。”中年人并没有睁眼,缓缓开口道。

    他声音平静,毫无波澜,宛如一口万年老井,深邃而沉寂。

    “启禀先皇,当代夏皇发出皇室召唤令,召唤诸位先皇与王爷回归。”一人开口道。

    “皇室经历了什么?”中年人开口,低沉道。

    “阴间作乱,肃清各府,皇室危矣!”那修者凝重道。

    唰!

    闻听此言,中年人霍的一声睁开双眼,两道强烈的光束瞬间射出。

    嘭!

    远处有山石碎裂,化为粉末。

    “阴间小鬼,当镇压!”中年人开口,他缓缓起身。

    啪啪啪!

    随着他的起身,浑身噼里啪啦作响,一股滔天波动弥漫开来。

    翁!

    恐怖的天地灵气席卷而来,涌入中年人体内。

    “我大夏这些年太沉寂了,以至于阴间小鬼都敢作乱了。”中年人缓缓开口,向着山下走去。

    随着他每一步走出,力量便提升一截,只是瞬间,一股九星真武境的波动弥漫山间。

    各大飞禽走兽皆瑟瑟发抖,匍匐在地。

    几人脸色微变,感觉压力巨大。

    被九星真武境的波动笼罩,他们心中悸动。

    “回归!”中年人一声低喝,率先走去。

    “我等恭迎先皇回归。”众人高呼,起身跟随。

    大夏疆域浩瀚,人杰地灵,除了皇室与四大教,还有很多一流二流的宗门。

    此时,皆受到皇室召唤,他们个个气势如虹,杀气腾腾。

    整个大夏都在准备着,阴间越发鼎盛,让他们感到威胁。

    若不能灭了洛天的小阴府,怕是要不了多久,大夏即将被清算,所有法外之魂全部被缉拿,彻底肃清。

    到那个时候,整个大夏都将在阴间的监察之下,再无阳寿可续。

    阳间紧锣密鼓备战之时,阴间小阴府也在快速肃清着。

    此时,三十六提司衙门已经肃清一半。

    洛天端坐杀戮殿,不停有阴差送来生死簿。

    每一次送生死簿,洛天便明白,又一提司衙门被肃清。

    洛天将生死簿放于身前案台之上,手持生死笔,在上面哗啦哗啦一阵乱画,随后将生死簿交于阴差。

    “无常兄弟现在何方?”洛天开口问道。

    “启禀提司爷,出了阳差。”那阴差恭敬道。

    洛天点头,没再说话,挥了挥手,让那阴差退下。

    随后他起身,向着衙门内走去,在衙门外,洛天看到了公堂之上的崔判官。

    公堂外两位阴差看到洛天,刚想行礼,洛天摆了摆手,阻止了两人。

    此时,崔珏忙的焦头烂额,各大提司以及下属监守使及其他神职人员,皆有他来审判。

    两天来,他审判的阴灵已经超过百位了,但还在源源不断的往这边押送。

    洛天望着满脸威严黑着脸的崔珏,咧嘴笑了笑,随后离开了衙门。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阳间大夏夏皇昭告天下。

    “阴间作乱,霍乱大夏,各府子民苦不堪言,日日以泪洗面,我大夏将以举国之力,讨伐阴间,驱散阴霾,还我朗朗乾坤。”

    这一日,大夏沸腾,众多势力响应号召,向着鬼门关进发。

    大夏皇宫深处,多道气息复苏,气势磅礴,震动各方。

    争渡山,渡神教。

    山巅有老者自后山走出,立于山之巅,眺望山下。

    “是我渡神教出手的时候了。”有老修者开口。

    翁!

    又一道恐怖的波动复苏,一位老者自后山走出,他自山巅望向远处,低语道:“我感受到有浓郁的阴气充斥阳间,阴间小鬼越来越放肆了。”

    “杀吧,是该杀一波了,要不然阴间小鬼似乎都忘了我等的存在了。”

    “是几位太上长老!”有渡神教弟子惊呼。

    甄剑双目璀璨,望向几位老者,恭敬道:“当代教主甄剑,恭迎几位老祖出关。”

    “我等恭迎老祖出关。”渡神教大长老弟子齐声道。

    “即刻启程,镇压阴间!”一位老祖低沉道,随后整座争渡山都在震动,似有至宝出世,虚空沸腾,异象丛生。

    一座巨大的战舰浮现虚空中,所有弟子震撼不已。

    “去夏都,与几位老友汇合。”一位老祖跃上战舰,低喝道。

    嗖嗖嗖!

    一瞬间,渡神教各大弟子长老皆动了,纷纷跃上战舰。

    战舰轰鸣,碾压虚空而过,化为一道流光,向着夏城方向驶去。

    同一时间,大夏东海大明洞。

    这是东海内的一座岛屿,整座岛屿灵气逼人,生机勃勃,山峦起伏,老树冲霄。

    此地便是续命组织在大夏的老巢。

    此时,一道道身穿道袍的修者肃立岛上。

    前方,几位老道士须发皆白,看上去仙风道骨。

    其中一位老道大手一挥,虚空中出现一艘道舟。

    随后道舟发光,几位老道一跃而上。

    “我续命组织造福万民,使他们不受阴间之苦,如今阴间作乱,勾阳间生灵魂魄,为了使众生不受地狱灾祸,我续命组织必须出手。”一位老道大义凌然道。

    “今日一战,势不可挡,为了阳间辉煌,战!”

    “战!”众多弟子呐喊,气吞山河。

    随后,一位位弟子登上道舟,向着东海之外飞去。

    万鬼山,阴气缭绕,森然可怖,整片山脉光秃秃的,没有一株植物生长。

    四周皆是黑雾瘴气,景物不可见。

    整座山脉都被一股恐怖的怨气充斥,让人毛骨悚然。

    此处荒无人烟,普通人根本不敢进入此地。

    哪怕是修者,若实力不够,也要被这漫山瘴气侵蚀,丧失神志。

    此时,万鬼山之殿,有黑袍修者屹立,这些人皆罪孽深重,浑身有冤魂缠绕,化为一个个狰狞的鬼脸,无声咆哮着。

    “我镇魂宗弟子毕生炼魂,如今阴间视我为大敌,不除不快,为了生存,我等唯有拼死一战。”此时,有镇魂宗老祖低沉道。

    “如今阴间大势已去,皇室与另外两大势力已经出手,我镇魂宗定不落与人后,出发!”

    那老祖说着,大手一挥,一道有万鬼拉着的巨大撵车出现在虚空中。

    镇魂宗强者皆登上撵车,驱赶万鬼,拉车前行。

    轰隆隆!

    虚空色变,瞬间乌云弥漫,遮蔽半边天。

    此时此刻,夏都。

    夏皇屹立拜将台之上,他望向下方众位将军。

    众多将军皆神情肃穆,立于拜将台之下,凝望夏皇。

    “将士们!”就在此时,夏皇开口了。

    他声音浩瀚,传遍台下每一个角落,直接击在每一位将军心头。

    “你们一生征战为的什么?”夏皇目光慑人,气势冲霄,扫视在场每一位将军。

    “为了你们的家人,你们的父母妻儿,为了你们身后无数大夏子民。”

    “今日,阴间作乱,霍乱阳间,无数生灵惨死,你们守护的信念被侵犯了。”

    “你们告诉我,当你们守护的东西被侵犯时,你们该怎么做?”夏皇声音浩瀚,气势惊天,质问每一个人。

    “战!”此时,一位将军心潮澎湃,大喝道。

    “战!”

    顿时,所有人皆齐声大喝,声音震天,气吞山河。

    就连一旁观礼的各大修者也心潮澎湃,似乎被感染了,跟着喊了起来。

    “好!现在机会来了,我大夏将以举国之力,踏平阴间。”

    “此一战,若胜,我大夏乾坤明朗,从此阳间太平,若败,你等埋骨他乡,从此大夏将暗无天日,你等好自为之。”

    “战必胜!”

    “战必胜!”

    无数将士呐喊,音波滚滚,直冲霄汉。

    “杀!”夏皇一声大喝,拔出了腰间佩剑。

    顿时,众多将士出征了。

    夏皇立于拜将台之上,遥望众将士。

    “皇儿,放心,今日一战,阴间必定被镇压。”老皇的身影出现在战台之上。

    “我与皇室几位长辈同往,必定令那洛天烟消云散。”说罢,老皇的身影消失了。

    阴间,杀戮殿。

    洛天端坐其上,他浑身阴气缭绕,气势不凡。

    下方,则是小阴府内众多修罗境的阴灵。

    “启禀提司爷,三十六司全部肃清。”此时,李潇望向洛天,沉声道。

    多日杀伐,李潇越发强大,此时,一身修为已经达到四星修罗的层次。

    洛天点头,望向无常兄弟,道:“阳间法外之魂拘的怎么样了?”

    闻言,两人出列,谢必安开口道:“提司爷,已肃清一十三府,其余各府正在肃清。”

    “只是,其中一些法外之魂逃到了夏城,我兄弟二人没敢轻举妄动。”

    “还有些逃出了大夏,暂时无法追捕。”谢必安开口道。

    洛天眉头微蹙,逃到夏城之魂不必理会,等肃清了夏城,自可将他们缉拿。

    只是逃到大夏之外的那些修者,此时却是无瑕顾及了。

    “那些修者虽然逃出大夏,但也必须缉拿归案。”洛天说道。

    “等肃清大夏之后,你二人亲自走一趟,将他们拘回来,告诉崔判官,逃避勾魂者,定当重判。”

    “是!”

    此时,洛天望向那些自地牢内带出来的众多修罗。

    这些人洛天让吴守仁挑了一遍,刚好剩下三十六位阴灵!

    三十六位修罗境阴灵感受到洛天的目光,皆心神一震,不禁打起精神。

    “你等曾说,想在我麾下当差,现在我便册封你等为三十六座提司衙门的新任提司,监察阳间各大府。”洛天震声道。

    “我等谢过提司爷。”众多修罗沉声道。

    “现贬鲁城为提司衙门,升落城为阴君衙门,落城各神职鬼差提升一级。”洛天低喝道。

    “尊阴君爷之命!”下方,众多阴灵齐声道。

    翁!

    此时,洛天感觉一股天地大势降临在自己身上,他的气运似乎又增加了。

    大殿内众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这股波动,他们个个神色振奋,小声议论。

    叮!

    现检测到宿主扩张小阴府。

    奖励神通:修罗道场

    功德+20000

    就在此时,系统冰冷的声音自洛天心底响起。

    洛天愣了愣神,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扩张阴府也有奖励?

    一瞬间,一股恐怖的的信息涌入灵魂深处,烙印在他的灵魂内。

    这是修罗道场的秘诀,直接烙印在他灵魂上。

    洛天刚想查看,大殿外有阴差快速而来。

    “启禀提司爷,阳间探子来报!”那修者恭敬道。

    “传!”

    洛天只得将对修罗道场的好奇压下,望向大殿之外。

    只见三位阴灵失魂落魄的进入大殿,三人脸色苍白,魂体颤抖,似乎都有点不稳了,有种随时都可能溢散的感觉。

    洛天目光一闪,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了三位探子的状态。

    他们似乎出了问题,那似乎是一种怀疑,一种自我怀疑。

    “发生了什么?”洛天眉头一蹙,望向三人。

    “提司爷,我们做的对吗?”其中一位探子跪在大殿内,望向洛天,目光中充满了疑惑,或者说是一种迷茫。

    洛天神色一沉,望向那探子,直觉告诉他,这三位探子似乎遇到了什么对他们来说不可思议之事。

    “详细说来!”洛天沉着脸,震声道。

    “提司爷,我们整日拘魂,将阳间亡魂拘进阴间,到底是对是错?”一位探子失魂落魄,开口问道。

    “我感觉,我阴间像极了大反派。”

    此话一出,大殿内所有阴灵皆望向那探子,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甚至有几位目光一寒,已经动了杀意。

    “大胆!”此时,李潇大喝,“小小阴差,懂什么?竟敢质疑阴君爷?”

    “来人,拉下去!”

    “慢!”洛天脸色突然平静了,他望向两人,低沉道:“你们听到了什么?亦或是看到了什么?”

    洛天此时冷静下来,这些阴差平时并不是这样,怎么今日突然有这种荒谬的想法,让他费解。

    天地间哪有什么绝对的对与错。

    “提司爷,我们也曾为阳间之人,虽然忘却了身前事,但确实在阳间待过,他们有妻儿,也有父母,本可以一直活下去,是我们,勾了他们的魂,才让他们魂归阴间,使他们与亲人阴阳两隔。”

    “因此,哪怕他们对我阴间出兵,也是出师有名。”

    “而我们,又是为了什么?”

    洛天凝望三为探子,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三人定是在阳间打探情报之时听到了什么。

    两人心智不坚,似乎陷入了某种心结中,越陷越深。

    “这三位探子从何而归?”洛天问道。

    “夏都!”

    这三位探子正是从夏都而来,三殿下拜将台上的话让三人耿耿于怀,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洛天望着三人,他目光慑人,沉声道:“天地运行有规则,生而为阳,死而归阴,这是规矩。”

    “不管任何人,若想破坏规矩,都将被清算。”

    “他们为了阳间而战,没错,但是,他们触犯了阴间秩序,扰乱了天地运转规则,哪怕是对的,也是错的。”

    洛天声音浩瀚,响彻大殿,在场所有阴灵皆心神震动。

    “我阴间勾魂,行的是天道,是阴间之道,没有对错,只有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