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家终于给我分配〕〔重生之军工霸主〕〔都市最强赘婿〕〔封少要进娱乐圈〕〔状元是我儿砸〕〔王妃她每天都想被〕〔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六零娇妻有空间〕〔亿万婚宠:老婆,〕〔瓷界无痕〕〔恋战新梦〕〔王倔头的幸福生活〕〔霍少的闪婚暖妻〕〔极品狂婿〕〔电影人传奇〕〔试婚100天:帝少宠〕〔同桌大佬又犯规〕〔重生甜心已上线〕〔太子追妃记〕〔宝贝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七零年代小确幸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小富婆
    谢念见大家都疑惑的着她,就道:“这是我之前在山上挖的,因为一直没有炮制好,所以也就没有告诉你们。这段时间弄好了,我就想着拿过来,让大表哥帮我卖掉。”

    “你不是你不去深山吗?”大妗子一听谢念的话,刚才的惊喜也没了,立马道。

    “我没有去深山,这还是之前我和许忠军一起上山的时候偷偷挖的,不过我没有告诉他,自己留着了。”谢念怕大妗子担心赶紧道。

    “那就好,那就好。”听谢念没有去深山,孙凤也算是稍稍放了心。

    把所有的问清楚之后,二妗子感叹的道:“真是感谢老天,让念有这么好的运道,咱们念是个有福的,虽然时候受了些苦,但以后肯定是个大富大贵的人。”

    “就是,我一直都觉得咱们念是个有福气的。”

    “就是不是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我念就是个有福的。”

    其他人一听,也都点头附和着,差点都快把谢念成是观音娘娘跟前的仙童了。

    听了众人的话,谢念一阵好笑,差点没有笑出声,还好她及时憋住了,不然肯定要收到几个白眼了。

    夸完谢念之后,众人就开始在那讨论起了人参的品相,虽然除了二舅外,他们也都不太懂,但是他们见比之前家里泡酒的那个人参,还大很多,就觉得这肯定是个更好的。

    等所有人心情平复之后,大舅对谢念道:“念,这颗参可都是宝贝,还是别卖了,你自己藏好,以后不定能有大用呢。”

    “大舅,我既然拿过来了,就是打算好了的,肯定是不会再带回去的。我想好了,正好根,咱们每家一根,我的这一根就拜托大表哥帮我卖了,至于大舅二舅你们的那根要怎么处理,是卖掉还是收藏着,你们自己着办就好了。”谢念态度坚决的道。

    “不行,这是你挖的,怎么能分呢。你要是想卖掉的话,就让你表哥帮你偷偷卖掉一颗,剩下的两颗你还自己留着。”大妗子听谢念要分掉,立马不同意道,他们身为长辈,怎么能要晚辈的东西呢。

    而其他人也在旁边附和着,不能把人参分掉。

    谢念见一人一句的,自己也反驳不过来,只好拿出耍赖的一招,道:“我们可是一家人,你们给我准备嫁妆,花了那么多钱,我都没有见外的不要,你们怎么能不要我给的人参呢。你们要是把我当一家人,就拿着,不然我也不要你们给我准备的嫁妆了。”完还装作一脸的痛心。

    就这样,在谢念的撒泼耍赖以及撒娇攻势下,终于让所有人接受了谢念的提议,谢念此时觉得,给他们东西比拿他们东西还难。

    而经过商议,大家都决定把颗野山参都给卖掉,毕竟家里最近确实有点缺钱。

    而二舅身为医者,虽然很是不舍得,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卖掉,毕竟这人参放手里也没有太大的用,还不如换点钱,缓解下家里的情况。

    谢念其实也是希望都卖掉的,毕竟人参自己空间还有,但是却没有钱,而舅家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商量过后,大舅立马让大表哥和三表哥一起去卖山参了。

    众人虽然很是激动,但是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省的被别人发觉出不对劲的地方,而二舅家的人也都没有离开,留下来一边等两人回来,一边帮大妗子家干活。

    但是因为心里激动,每个人干活的效率都低了不少,还时不时的往门外张望。

    而谢念则把自己带的一些水果拿了出来,和几个侄子侄女们一边吃一边玩。

    现在正是暑假期间,孩子们都在家,人多,聚起来也很是热闹。

    本来大表哥应该中饭前就回来的,可是不知今天怎么了,等把饭都做好了,还迟迟等不到大表哥和三表哥的身影。

    “不会有什么事吧,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回来。”等了一会儿之后,大妗子担心的问道。

    “就是啊,正常的应该、个时就回来了啊!”二妗子也有点担心了。

    “不会被抓住了吧!那可怎么办。”三表嫂此时已经开始有点慌了。

    “担心什么,这次卖的东西又不像以前,就是写些便宜的野味,价值比较高的东西,肯定要多花点时间的,咱们先吃饭吧,孩子们都饿了。”大舅还算是淡定,直接吩咐道。

    “就是,肯定要找个师傅长长眼的,毕竟能一眼出那人参值多少钱的人,可不多。”二舅也道。

    众人见家里的主心骨都这么了,也就稍放心了一些,开始招呼着吃起了饭。

    不过这氛围却不像之前那样欢快了,毕竟这可是投机倒把,大家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担心的。

    但是有孩子们的童言童语在,慢慢的大家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

    谢念见此,也松了一口气。

    要是因为她,让家里人弄的不愉快,她会很内疚的。

    而对于大表哥会不会出事,她倒是没有太大的担心,毕竟大表哥也是老手了,而且他同学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肯定要么是有一手,要么是有背景的。

    等到半下午时,大表哥和三表哥终于骑着自行车回来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等了很久的二妗子,一见两人回来立马道。

    “娘,咱回屋。”三表哥怕被人听见,连忙招呼着众人进屋。

    而此时的茯苓,也自觉地招呼着一群孩子在院子里玩耍,不让他们靠近屋子。

    等进了堂屋,大表哥才道:“我那同学也不认识人参,所以就又请了个老中医帮忙掌了掌眼,而这只人参,一共卖了50元,他手里也没有那么多现钱,就又去凑了凑,这可不就耽误时间了。”

    “这么多钱?”大表嫂听到自己丈夫卖了那么多钱,吞了吞口水,不敢置信的道。

    其他人也一脸的震惊,他们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而众人中最淡定的,就是谢念和谢念二舅了。

    谢念是不知道000多块的具体概念,毕竟前世买件衣服有时就000多了。

    而谢念二舅相对淡定,则是因为他作为医者,提前也大致估算出了这三根人参的价钱。

    “这三株可都是百年人参,当然值钱了。”三表哥见众人这么惊讶,得意的道。

    大表哥也不管他们的震惊,直接把在腰上系着的布袋取了下来,一打开,里面全是钱。

    因为这时候面额最大的钱,也就是10元的,再加上这钱都是凑出来的,所以还有不少一角、一分的零钱,起来一大堆,很是壮观。

    “天啊,这么多钱,你怎么带回来的啊,要是我,我都不敢出门了!”大表嫂声的惊呼道。

    “你不表现出来,谁知道你身怀巨款啊!”大表哥笑着道,显得很是淡定。

    但其实他刚拿到钱的时候,也是紧张不已的,虽然表现的淡定,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路上,他手心里出了多少汗。

    然后大表哥接着道:“我同学虽然都出门凑钱了,但还是没有那么多现钱,就准备先给00,剩下的50以后再给。可是我正好到他倒卖的有收音机,150一台,还不要票,所以我和老三商量过后,就又拿出100,买了一台收音机,准备给念做嫁妆,这样念就能凑齐三转一响了,这布袋里面装的是剩余的100块。”

    “那我就贪个便宜,独吞这150块钱了,剩下的100正好每家700块。”谢念高兴地道。

    因为早已经商量过分配的事,所以大家都没有再相互推脱,就由大舅和二舅清点,每家分了700块钱。

    谢念手里拿着这一打的钱,高兴地摸来摸去,她现在也是个富婆了。

    可惜谢念还没有把钱焐热,就听大妗子道:“这么多钱,你拿着实在太不安全了,而且你住的地方,根本没法藏钱。你的钱先给我,我给你收好,加上之前许忠军给的五十,总共750,等你结婚后,我再把钱给你。这钱你别让许忠军知道,留着当你的私房钱知道吗?”

    “啊,我还没有焐热呢,就要上交啊!”谢念有些不舍的道。

    “那总比你弄丢,或者让吴梨花给你偷走强啊!”大妗子继续劝道。

    “好吧,那我能留点吗?”谢念可怜兮兮的道。

    “那给你留50,剩下的都给我吧,我给你收着。”

    “好的,谢谢大妗子。”谢念高兴地道,50也是钱,总比都交给大妗子保管强。

    完之后,谢念就数了5张10元的留着,剩下的都交给了大妗子。

    其实仔细想想,大妗子担心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要是谢念没有空间的话,就她现在在谢家的居住条件,她还真是不敢拿着这些钱,那可是她的全部财产,弄丢了,她肯定要哭死了。

    因为最近几天天气都不算好,所以第二天谢念和李珍珠他们上山不久,天空就又下起了雨。

    因为着天不算阴沉,想着应该下不太大,而且这次下的有点急,所以几人就直接去了山洞躲雨,并没有下山。

    几人坐在山洞门口,点起了一个火堆,一边烤着身上的湿气,一边拿着蘑菇、木耳、野鸡、野兔的烤着吃,悠闲又惬意。

    李珍珠一边给蘑菇刷着酱汁,一边道:“还是在山上悠闲,成天在家听李芝和张浩的相互埋怨声,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孩子都因为吵架而弄掉了,他们还吵?”谢念还以为他们两人会吸取教训,稍微安静几天呢。

    “就因为孩子掉了,他们才吵呢,李芝做月子没有吃到补身体的东西,张浩又没有钱给她买,而且她娘都没有去过她,村里更是没有人带东西去她,她能不火大吗?她现在也不用干家务活了,每天躺在炕上,可不就剩骂人了。”李珍珠撇撇嘴道。

    “不会吧,我爹不让家里人去李芝,吴梨花就真不去啊,那可是她亲闺女,之前不是见她挺疼李芝的吗?你们有没有去她啊?”谢念问道。

    而谢念不知道的是,现在吴梨花在谢家的地位很低,都自身难保了,哪还敢做什么违抗谢父的事。

    “我们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不去也不像话,所以我昨天就摘了半篮子菜去她了,可惜他们我拿的是菜,不是鸡蛋、红糖,根本不上。”李珍珠想起李芝那嫌弃的嘴脸就来气。

    李珍珠觉得,自己真不应该去,搭了半篮子菜不,还受那么多气,像林晓丹和陈建设那样,压根就不闻不问多好。

    想起林晓丹,李珍珠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令她很是震惊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