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焰兵魂〕〔峨眉祖师〕〔无限世界交流群〕〔史上最强家族〕〔临界血线〕〔我娘子天下第一〕〔伏天氏〕〔王者风暴〕〔诸天谍影〕〔自完美世界开始〕〔花娇〕〔九天〕〔觅仙道〕〔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我真不是商界大佬〕〔祖狱〕〔水果大佬〕〔美食从和面开始〕〔我什么都懂〕〔影帝,入戏太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良宠 第203章 给你指一门好亲事
    宫门前不远处,沈家马车一直候在那里,冬梅等人看到沈君茹出了宫门,连忙迎接了上来。

    “小姐,您怎么了?瞧着脸色不太好。”

    沈君茹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快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

    沈君茹一个“快走”叫几个虽还有些不明白状况的丫头瞬间将心都给提了起来。

    难保太子的人不会追出宫来,甚至是在半道埋伏。

    但她能够笃定的是,她伤了太子,他一时半会应该醒不了,而且据她后来探查伤口的情况看来,伤在那个地方,及时医治虽不会危及生命,但估摸着会伤了声带,十天半个月说不了话的可能性极大。

    这也给了她缓冲和想对策的时间!

    沈君茹上了马车,浑身便似脱力一般靠在车壁上。

    映星映月在外面驾车,直接调转了马头回府。

    车厢内便只留了冬梅一人伺候。

    “呀…小姐,你怎么出了这么多虚汗,快喝些水,仔细着凉。”

    经过太子的事,她本就吓出了一后背的冷汗,后又面对德妃,一颗心就没松懈过,凉亭里的透凉叫她本就冷汗涔涔的后背更加冰凉,再加上先前受了风寒,身子还未好全,这一来,整个脑袋都有些涨疼,连带着耳朵里都隐隐有些轰鸣。

    微微摇了摇头,将一杯热茶喝了之后,沈君茹才说道。

    “无妨,出了些事。”

    她将折起来的袖子放开,只见袖子上染了些许血迹,这可吓坏了冬梅。

    “小姐,宫里难道有人要伤你?”

    “是太子。”

    “太子?太子怎么会?”

    “没事了,此事莫要再与旁人提起,我头有些疼,到府了再叫我。”

    说着,沈君茹便握着袖子里的那支发钗,靠在车壁上,缓缓沉睡了去。

    马车晃晃悠悠,她睡的也不舒坦,一闭上眼便都是太子和德妃的身影,像是梦魇一般的缠着她。

    只是这短短一路,等到府的时候,沈君茹便生起了高热。

    气的佟嬷嬷将伺候的几个丫头一顿责骂。

    “本就没好,药也不肯喝,你们都纵容她!现在好了,又烧了起来,真真叫人不省心,都愣着做什么?赶紧烧热水,去请大夫啊!”

    顷刻间,凌波院里乱成了一团。

    其实沈君茹也没用烧糊涂,只是头重脚轻,脑子里像是有一只手在不断搅动着她的神经,疼的不行。

    又是冷敷又是灌药,好一顿折腾。

    沈诗思坐在她的床头前,手里还捧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轻轻的吹了吹,待凉了才送到沈君茹的嘴边。

    “阿姐,嬷嬷说的对,你啊,自己都不顾着自己的身子,可你也为咱们想想,这一大家子都指着你呢,你若是倒下了,咱们可怎么办?阿姐,所以为了我们,你也务必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啊。”

    “呵…呵呵…”

    沈君茹低低的笑出了声,靠在床头,额头上还覆着一个冷敷的毛巾,笑道。

    “你啊,真是越发的唠叨了。我怎觉得,你似比我大些,我该唤你一声阿姐呢?”

    “哎呀,阿姐你真是。”

    沈诗思被沈君茹的话逗的红了面颊,连耳朵尖都微微的红了。

    “你再取笑我,日后的药里我再不给你加蜂蜜了。”

    “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么?给我吧,我一口气喝了也总好过一口一口的喝着苦汁儿。”

    说着,沈君茹自沈诗思手中接过药碗便一饮而尽,砸了砸嘴,满嘴苦涩,连忙捏了蜜饯儿塞入口中,那点点腥苦滋味才稍稍淡了去。

    沈诗思收了碗,又扶着沈君茹躺下,说道。

    “那阿姐你便早些歇着吧,待明儿醒了就好了。”

    “恩。”

    “头还疼么?”

    “疼着呢。哪儿能那么快先效。”

    沈君茹咕哝了一声,脑子里却在想着旁的事,她今儿在养心殿外倒是听到了不少墙角,大多都是关于淮南水患的。

    看来秦王治水也颇有一套,该堵的堵,该疏通的疏通,该斩杀的官员更是一个也不留情的,斩杀殆尽!

    那一路过去,可说是雷厉风行。

    只是这治水的事,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治完的。

    这一去,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待他再回来时,朝中又会是何等的局面?

    其实越是关键的时候,越不在陛下面前晃荡也许才是好事。

    见得多了总会腻烦些。

    沈君茹翻了个身,隐约听到沈诗思似乎也脱了鞋袜上了床来,微一愣,便见她掀了被子,在她身边坐下,两只手则轻轻摁着她的两边额头,说道。

    “我新学的手法,阿姐你总是想太多,为我们,为沈府殚精竭虑,我是担心你日子久了,便会时常头疼,摁一摁便会舒服了。”

    沈诗思的身上暖暖的,那摁在她太阳穴的手指力道恰到好处,叫她舒服的眯了眼睛,说道。

    “你可真贴心,若日后你嫁人了,我可怎么办。”

    “谁说我要嫁人了?阿姐在哪我便在哪,我才不要嫁人。”

    自救了沈诗思,又待她好之后,她越发的爱粘着沈君茹,一开始还有些胆怯,待日子久了,便越发的没规没矩,知道沈君茹其实是极好的,也不那么怕她了。

    时而还敢“唠叨”她两句了。

    “姑娘大了,哪里会不嫁人呢?放心吧,我留意着,定会给你许一个好夫家。”

    “哎呀阿姐,你再说这样的话,我便不理你了。”

    沈诗思略有些恼怒道,沈君茹却只当她是女儿家的羞态,抿唇轻笑,微微点了点头,连忙求饶道。

    “好好好,我不提,不提便是了。”

    许是累极了,又或许是沈诗思摁捏的手法实在太舒服,叫沈君茹很快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绵长的呼吸起起伏伏,沈诗思却未就此收回手,而是又不停的按揉了许久,手腕都酸红了,都未停下。

    阿姐,我不是说说而已,此生,我是真的不想嫁人了。

    你也许不知,那些年我生活在那样的黑暗地狱之中,每日只有苦痛和谩骂,一度我以为我要活不下去了,是你,是你将我带出了黑暗,是你给了我阳光,这辈子,我的命就是你的,我只要能够陪伴在你左右,偶尔能替你分忧,那就够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