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良宠 第228 下毒者是何人
    沈香凝面上一喜,只是还未高兴多久,便又沉了下去。

    “那我、那我得等多久啊,她可是威胁我了,若姨娘不同意她的要求,她便将我随意打发了。我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这不仅是我的脸面,也是姨娘的脸面啊,舅舅…我不要随便一顶小轿就给我打发了…呜呜呜…”

    云南风被她这哭的脑袋发胀,他这被子最怕女人哭了,这还是自己唯一的外甥女,一不能打二不能骂的,着实烦人。

    “行了,你别哭了,这事我自有办法,你回去告诉你姨娘,那东西我留着晦气,丢在地窖里呢,反正都腐蚀的不像样了,那小贱人若是要,我叫人给她抬去不就是了。”

    那原本是云姨娘想要留着日日鞭笞的,只是没想到后来竟落到这般田地,这才不得不用这具骸骨当筹码还交换条件!

    沈香凝一听却有些不悦了,就这么还给她了,实在是太便宜沈君茹那个贱人了。

    “不,舅舅,我有一个办法,反正那尸骨腐败的不像样了,咱随便丢一具给她,这样,她母亲依旧无法入土为难,我还要她年年日日都祭拜着旁人的尸骨!”

    这招可真是够狠的,真不愧是云姨娘的女儿,这母女两都不是什么善茬!

    ……

    日头渐落,暮色渐起,落日的余晖拖着满天霞衣,迷乱着人们的视线。

    一辆简单的马车从沈府后门驶出,最终在吉祥绸缎庄后门前停下。

    沈君茹一袭朴素打扮,带着佟嬷嬷和映星下了马车。

    映星在沈君茹的示意下,上前敲了敲门,很快,简单的木门便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夏荷连忙侧开了半分,让沈君茹几人进来,张望一番便又将门快速的关了上。

    “人已经到了,只是情况并不太好。”

    “带我去见见他。”

    陈大夫年事已高,当时消失的也突然,他消失不久,沈夫人的病情便急转直下,到最后无力回天。

    沈君茹每每想起便会心如刀绞!

    屋里,陈大夫佝偻着身子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杯茶,不太明朗的光线侧洒在他的身上,照的他越发显得老迈。

    沈君茹站在门口,瞧了一会,才说道。

    “佟嬷嬷随我进去,你们都在外面守着。”

    “是。”

    夏荷和映星应了一声便各自守了一边。

    撩了帘子,沈君茹和佟嬷嬷走了进去。

    听到动静,陈大夫抬头瞧来,只一眼,沈君茹被狠狠吓了一跳,心中一凸,他…他的一只眼被挖了去,只余下黑洞洞的一个窟窿眼儿!而右手食指和中指被齐齐断了,那模样,实在凄惨!

    陈大夫见到沈君茹和佟嬷嬷的时候,一阵哆嗦,连忙便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哆嗦着就要跪下去。

    “啊…啊…”的哼着,沈君茹心中大骇,连忙上前扶着陈大夫。

    “莫急、莫急,陈大夫你先坐下,我们慢慢说。”

    陈大夫抓着沈君茹的手都在抖,他却牢牢的抓着,尚存着的一只眼睛不断的往下流泪。

    一个大夫,被断了手指,还如何能行医切脉?

    她记得,陈大夫不过五十出头,怎么才半年多不见,便成这副模样了?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非人的折磨!

    “啊、啊啊…”

    陈大夫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做了个要握笔的动作,沈君茹瞬间会意,连忙对佟嬷嬷说道。

    “纸笔,陈大夫有话要说。”

    “好,好,老奴这就去拿。”

    佟嬷嬷忙说道,然后便急冲冲的去取了纸笔来。

    沈君茹则在这间隙握着陈大夫的手,这陈大夫经常会给母亲请脉入府,沈君茹与他也算熟稔。

    曾经,沈君茹也怀疑过,会不会是陈大夫帮着云姨娘做下的那一切,毕竟母亲的身体状况,陈大夫应该是都知道的,再加上他突然的失踪,叫人不怀疑都不行。

    但今日见到陈大夫这般模样,沈君茹便动摇的自己的猜测。

    也许,其中另有隐情也未可知。

    陈大夫一直在哭,本就佝偻的身子,此刻更是蜷缩着,不断抖动着肩膀,像一个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沈君茹心中颇不是滋味,伸手在他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说道。

    “陈叔叔,我相信你,你与我阿娘多年交情,定然不会伤她的。但是我阿娘死了,死的不明不白,如今更是连尸骨都寻不到,我得为报仇啊……”

    沈君茹缓慢,似未带丝毫情绪,其实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她并不是在发泄情绪,而是以最平缓的口吻在称述着必达的事实!

    陈大夫瞬间止住了哭泣,抬头满脸泪痕的看着她。

    “来了来了,纸笔来了……”

    佟嬷嬷将纸笔拿了过来,瞧着气氛有些不对,佟嬷嬷放下了纸笔便退开了几步。

    陈大夫迫不及待的将纸笔接了过去,用左手迅速的写了寥寥数字。

    “老夫愧对夫人,愧对小姐,愧对老爷……”

    “陈叔叔,我阿娘的死,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沈君茹急切的的问道。

    对陈大夫的称呼也从“陈大夫”转变到了“陈叔叔”,无意中便拉进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让陈大夫对沈君茹更愧疚几分。

    抓着沈君茹的手,老泪纵横,重重的点了点头。

    “夫人的情况比较复杂,先前我也只当是换季受了风寒,到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当我发现夫人其实是中毒的时候,想与尚书大人说明情况,但我并不知道夫人所重的是何毒,也无法研制出解读之法。正一筹莫展之际,老夫……老夫便遭到了奸人迫害,落到此番模样……老夫苟活,只为了有朝一日能与大小姐说明情况,以报夫人知遇之恩,老夫也可以死的瞑目了!”

    中毒……阿娘果然不是病死的!

    只可惜陈大夫还未查到所中何毒,还未研制出解读之法,便遭到了如此迫害!

    对方当真是心狠手辣!

    沈君茹心中一阵澎湃,转瞬间便湿润了眼圈。

    “抱歉陈叔叔,若不是为了给阿娘治病,你也不会被牵扯其中。到底是沈家连累了你……不过你放心,这个仇,我必然会报!陈叔叔,你可知,下毒者是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