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良宠 第323章 笛音
    有些事情,如今想来着实可笑。

    唏嘘一声,往昔不可追往矣。

    她只能向前看,向前走!

    自她回来,便再无退路了!

    “唰啦~唰啦~”

    手中的竹筒摇的唰唰作响。

    忽然,沈君茹脑子里闪过当日的签文。

    “休言旁人说得狂,连花那比菊花香。好生回步重开眼,莫把乌鸦做凤凰。”

    当时只觉胡说八道,如今想来,竟是字字珠玑。

    “啪嗒…”一声,一支签落了出来,掉在沈君茹的面前,她这才停下了手中的晃动,睁开双眸,看着地上的那支签。

    然而沈诗思的动作却比她更快一步的将其捡了起来,一边问道。

    “阿姐,你求的是什么啊?”

    沈君茹微微一愣,方才心思纷乱,根本就没特意的去想要求个什么。

    “姻缘?一定是了,女人嘛,最想的便是嫁个如意郎君,除了姻缘还能求什么呢?”

    “不是。”

    沈君茹将竹签抽了回来,看了一眼上面的标号,便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说道。

    “走吧。”

    “阿姐,既然求都求了,不若去解一解签吧。”

    说着,沈诗思便拉了沈君茹的手便向解签的竹台走去。

    很快便按着序号找到了锦囊。

    沈诗思倒是比沈君茹还要急迫的样子,迫不及待的将内里的黄纸抽了出来,念了出声。

    “忽言一信向天飞,泰山宝贝满船归;若问路途成好事,前头仍有贵人推。咦…这,这是什么意思?阿姐你要发财不成?”

    沈君茹笑着摇了摇头,从沈诗思手中接过锦囊,说道。

    “信则有,不信则无。”

    “不若找住持大师解一解吧。”

    “不必了…”

    “走吧阿姐,都已经来了,咱们香也上了,签也求了,解个签而已。”

    拿沈诗思无可奈何,她倒是越发的活泼了,有时候又缠人的紧,然而沈君茹又是个极护短的,被沈诗思抓了就走。

    “师傅,求您帮阿姐解一解这签文。”

    说着,沈诗思双手恭敬的将锦囊奉上,住持大师瞧了一瞧,便笑着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贫尼要恭喜施主了。”

    “此话何意?”

    “此卦功名成就之象。若问功名,前有贵人,更添喜气,财禄丰盈。此签诸事佳吉,求之顺遂。从签文上看,施主也许之前有所行差踏错,但终究有改正的机会,日后得贵人相助,必当顺风顺水,富贵一生。”

    “哇,那可是上上签呢,阿姐…”

    从前有所行差踏错,但也有改正的机会…

    沈君茹面上并未像沈诗思那边激动。

    在那些事之前,她也是大富大贵之命。

    但在这之后,她的命,只会握在自己手上!

    至于贵人…会是…

    忽然,身后有所动静,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见一着了黑袍头戴玉冠的长身男子,与一小道姑微微弯腰施礼。

    “施主请随贫尼来。”

    “有劳。”

    是,是他…

    沈君茹的心脏没来由的狂跳三声,她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那簪在发间的碧玉簪子。

    她还戴着…难道他还不明白么?

    手里紧握着锦囊,微微摇了摇头。

    不,不行。她没资格追求情爱!她曾经害的沈家上下灭门之灾,这一世,她是要用自己的一生来弥补守候的!

    “阿姐?阿姐你没事吧?”

    沈君茹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才缓缓说道。

    “没事。”

    可是,奇怪,这里是庵堂,凤珉那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来这里?

    上一次也是…若非他出手相助,斩杀了疯马,她必然会跟那疯马一起坠崖而亡!

    他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有很重要的人要见?还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

    “师太,我想去见一见我祖母,请您帮我准备两间禅房,明日一早我们再下山。”

    “好。”

    “有劳师太了。”

    “阿弥陀佛,施主客气了。”

    很快,师太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这里沈君茹并不是第一次来,很多熟面孔也都认识她了,一路过去微微点头算是招呼了。

    沈君茹一路都在思忖凤珉。

    算了,他的事,并不是她能知晓和插手的。

    忽然,她听到了一阵笛声,那熟悉的音律已经多时未听到了,沈君茹以为自己差点儿都要忘记了。

    乍然听到,让她足下一顿,猛然僵硬了身子,心脏更是没来由的又再次“噗通噗通…”了两声。

    她微微抬手摁住了胸口,眉头微皱,面色有些发白。

    “阿姐,你没事吧?”

    沈诗思担忧的问道。

    这个笛音,她也听过,上一次在马场,是那个人…

    阿姐为何每次听到这个笛音的时候都有些异样?

    难道她对林三将军…

    这样的想法从沈诗思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她张了张口,掩下双眸中的纠结之色。

    “没事,你先过去吧,跟祖母说我随后就来。”

    “阿姐,你要去哪?”

    她要去哪?

    她想去找那个吹笛子的人!

    也许他并不知道自己曾经都做了些什么,但她终究欠了对方一句道谢。

    即使一直在回避着林良笙,即使她再不愿意跟林家人再有任何关系,但这笛音曾经温暖过她,于情于理,她都欠林良笙一个道谢。

    沈君茹并未接话,只是径直的转身而去,循着笛音的方向。

    看着沈君茹渐行渐远的背影,沈诗思微咬唇.瓣,而后微微闭眸,阿姐是单纯的喜欢这首曲子么?

    那么她也可以学,她对音律方面很有研究的,若阿姐喜欢,她以后可以经常吹给她听,弹给她听也可以啊。

    还是说,阿姐是喜欢吹曲子的人呢?

    没关系,她曾经说过,只要是阿姐喜欢的,她…她都可以…

    笛声渐近,前面是一片青葱竹林,秋风吹动着竹林飒飒作响,漫天飞舞的绿叶,近在咫尺的笛音。

    她却忽然有些却步,不敢再靠近一步。

    每次这个笛音响起的时候,就像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不断的将她吸引靠近。

    忽然,笛音戛然而止。

    沈君茹这才猛然回神,看着眼前的那一片竹林。

    而后深吸了一口气,轻笑一声。

    “我是在怕什么呢?真是可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