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良宠 第426章 终此一生,莫要再回京
    与此同时,皇宫,椒房殿。

    “哗啦…”一声脆响,各式瓷盏碎了一地。

    皇后怒火冲天,咬牙愤恨斥道。

    “什么!陛下竟赐了那贱人一块免死金牌!这该死的贱婢!”

    “娘娘息怒,您息怒啊。”

    来传话的小太监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整个身子抖如糠嗮一般。

    下首坐着的凤钺也拧着英俊的眉头,那厢沈君茹和凤珉刚出了宫,皇后这边便得了消息,看来,乾文帝身边,可被安插了不少人。

    “你先下去吧。”

    凤钺撇了一眼那小太监,如此吩咐道,小太监感恩戴德的谢了之后便连忙退了出去。

    而后凤钺才缓声道。

    “此一亏,儿臣必谨记于心。”

    “你啊你,你叫母后如何说你是好?那狐媚子到底有什么手段,竟将你的心给拢了去,大殿之上竟敢如此顶撞你父皇!”

    “母后息怒,母后还请听儿臣说完,沈侧妃,不,沈才人先前确有身孕不假。”

    “你说什么?那…那她确实是被诬陷的?好一个粱有德!本宫定要将你扒皮抽骨!你为何不在你父皇面前说出来!”

    “儿臣没有证据,这是其一,其二,父皇已经信了粱太医等人的话,儿臣再多言只会更加惹恼父皇,其三,儿臣冒死护下沈才人,并非儿臣多疼宠她,若儿臣不护着,父皇最不喜的是什么?手足相残,骨肉之间全然无情,她是儿臣的枕边人,若此刻儿臣都不护着,父皇又该如何想儿臣?再者,虽沈才人与沈家不算和睦,但终究是沈尚书之女,只要儿臣握着这颗棋子,那便有一线牵制住沈尚书的可能,母后,您说,儿臣说的可对?”

    皇后能稳坐后位二十余载,自是有其过人之处,太子的这番话倒叫她稍稍平了心气。

    冷哼一声,道。

    “还是皇儿你考虑周到。只是你那父皇,疑心病甚重,他不信旁人,只信他自己!虽说立了你为太子,但却还自己把持着朝政,一点放权的意思都没有!本宫看他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了,指不定还能熬个几年!”

    “母后,此等大不敬的话,日后还是莫要说了。”

    “本宫明白,只是你那父皇做的事儿,真真可恼!对那沈家未免也太偏颇了!便不说沈尚书,官拜尚书令,再往上走,难不成还想封王拜相不成?便是对那沈君茹一个,都如此偏袒!”

    那沈君茹到底何德何能,让圣上几次三番的对她有如此恩赐!

    若非乾文帝已多年未纳妃嫔,皇后都要以为,圣上对沈君茹另眼相待,是起了收入后宫的心思!

    “儿臣倒是觉得,这沈君茹必然是做了什么,才让父皇如此恩赐与她,本朝,免死金牌可就只给出了这个一枚!这是要护那乐善县主一世安稳啊!”

    “哼,一世安稳?那也得是在他在位期间。”

    “母后。”

    “皇儿,母后现在别无所求,只求你能一朝即位,那母后便满足了。”

    当皇后总还得提心吊胆,虽说是万人之上之尊,但终究还有一人压着,若一朝行差踏错,便会万劫不复。

    呵,皇后可不是她的终点,只有做了皇太后!那才能真正的高枕无忧!

    “儿臣明白,儿臣必不辜负母后厚望。”

    “那个粱有德,必须死!他不是想要保全他一家老幼?本宫便送他们泉下相聚吧!”

    凤钺冷哼一声,粱有德这一出叛变,倒是打的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怎可能轻易放了他?

    “母后放心,儿臣已派人去,绝不会让他活着离开京城!”

    城外,十里坡凉亭。

    寒风萧瑟,风雪拍打着面颊,只见一修长身影立在凉亭之中。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对着那人便直直的跪在了雪地中,俯身恭敬道。

    “属下…拜见小主子。”

    男子转身睥睨俯趴着的人,薄唇微勾,眉眼上挑,低声道。

    “起了吧,这些年,难为你了。”

    “小主子平安归来,老奴这心里便能宽慰了。”

    那俯趴在雪地中的人,竟是那粱有德!

    “可有人跟着你?”

    “属下一出宫便有人跟着,估摸着是太子的人,已使计甩了。”

    他出了宫之后,半点未停留,更未回府,直接便奔着此处而来,临走前,能见小主子最后一面,余愿已了,便是死了也甘愿!

    “你的家人都已安置妥当,这是地址,你且寻了去,我安排了船,即刻便会有人送你们一家老幼去江南,这是你们的新身份,从今以后,你便不再是粱有德,京中事,与你再无瓜葛,此后,终此一生,莫要再回京。”

    赵润之将早就准备好的三个锦囊递给了粱有德,只见那粱有德已然红了眼圈,几乎颤抖着接过锦囊,泣不成声。

    “小主子,送我的家人离开便是,您要行事,身边总要有人帮衬,便让老奴留下,略尽绵薄之力吧。”

    “谁说我要行事?我若要行事,在回京的那一刻起便会主动联系你们。”

    “可…可老主人和主母那般…小主人难道就不想为他们报仇么?”

    “如今,大乾内虽不说富强,但总是平和的,若再起战火,只会生灵涂炭,我想,这也不是他们所愿见到的。”

    “小主人您太仁慈了,也罢,只要您愿意,登高一呼之时,老主人留下的这些老人,便是赴汤蹈火,也会倾囊相助。”

    赵润之垂眸一笑,便如那梅开三月般春暖和煦。

    “此番,委屈你了。”

    “不,老奴不觉委屈,只要能帮到小主人,老奴便满足了。再说,老奴留在这京城,本就是等着小主人有朝一日回来能够收复失地,届时能助小主人一臂之力。”

    若非如此,他也早就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说到底,他还该感谢赵润之让他借着这次的机会脱身而去。

    伺候,共享天伦之乐,不再搀和那些事。

    赵润之笑了笑,抬手替粱有德掸去肩上白雪,缓缓说道。

    “最后一个锦囊,若你以后遇着事了,再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