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年记事〕〔三生梦千年〕〔七零甜妻太撩人〕〔愿无来生〕〔双珠传〕〔重生青梅逆袭记〕〔米奈希尔之力〕〔报告总裁爹地,妈〕〔重生种田:首辅家〕〔长恨缘歌〕〔妖女宋姬传〕〔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福妻高照〕〔狂婿〕〔掌家小农女〕〔直播手术室〕〔至尊狂兵〕〔百花大帝〕〔我有那么一个火〕〔神医狂妻:国师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良宠 第428章 服还是不服 ?
    狡辩?沈尚书此刻倒是想让她狡辩几句!

    可偏偏她虽是跪着,似是屈服的,但那骨子里透露出的傲气和不屈,沈尚书不会看不出。

    说白了,她就是心里不服气!

    他深吸口气,压下自己的脾气,让声音尽量缓和,说道。

    “你云姨娘的事,为父权当不知,终究是她们母子欠了你们的,但凝儿已入了东宫,便是皇家中人,你怎可故技重施啊!”

    云姨娘的事?

    沈君茹怔愣一下,瞬间便明白沈尚书所指的是什么事,只是未曾想到,沈尚书原来是知道了的,只是不知,他是何时知晓的,为何之前又从未提过。

    沈君茹一时无言,微垂着眼眸,抿着唇.瓣。

    “好!如此,你还是不愿认错?”

    “父亲既知晓了,那便该知女儿的脾性,人不犯我,我又何尝主动去招惹过别人。”

    “可那是你亲妹妹!那…那肚腹中的孩儿也是无辜的。”

    “父亲此时想着妹妹,可若四妹妹肚腹中的孩儿真是女儿害没了的,那您可曾想过,女儿如今又会是什么下场?”

    “你,你怎可如此狡辩!”

    沈尚书被沈君茹这一番伶牙俐齿说的竟有些回不上话来,一阵气闷,指着沈君茹的手指都微微有些颤抖。

    似乎有些觉得她说的是对的,可又觉着她不应该这般死不悔改!

    她们本是同根,如今便算是入了不同的门,但终也不该手足相残啊!

    沈香凝如今贵为太子宠妃,他是教训不到了。

    但这沈君茹,他还是能管一管的!

    随即,沈尚书说不过她,便干脆不与她多言了,抬手对着一旁的老管家说道。

    “去,拿家法来。”

    家法?那东西可许久都未曾用在沈君茹的身上了。

    前世自出嫁之后,便再未“享受”过,在此之前,因着沈香凝和云姨娘的关系,她可没少吃藤条。

    微微咬了咬牙,沈君茹挺直着背脊,一声不吭。

    这一来,便叫沈尚书更是气恼了!

    “老爷,这…大小姐也大了,这样不好吧。”

    “我叫你去,你便去!怎么?我还使唤不了你了不成!”

    老管家一脸为难,犹豫着左右看了看,又对着沈君茹说道。

    “哎哟,我的大小姐,您便向老爷服个软儿,这事便也过去了。老爷在四小姐那吃了闭门羹,心里不舒坦着呢,您给他一个台阶,便也就下了。”

    服软?那岂不是要让她认错?

    便是在皇帝面前,她都不肯认错,更何况是对着沈尚书呢。

    沈君茹咬着牙板儿,却偏偏死犟着不吭声。

    沈尚书本见着老管家去劝说了,以为沈君茹总能识相些,顺着坡儿便就下了去,谁知这丫头的性子竟如此犟!

    顿时便恼怒的很!

    冷哼一声,道。

    “还不速去将家法拿了来。”

    “老爷,小姐这才吃了几天苦,哪里经得起啊,您…您便饶了她吧。”

    “做错了就是要罚,哪怕别人不知道真假,但你自己心里总归清楚,你能骗的了所有人,能欺瞒的了旁人,但你欺瞒不了自己!”

    她认同沈尚书的这句话,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包括她自己。

    “好,你不去,那我亲自去拿,只是到时候,旁人莫要求情!”

    沈尚书言下之意,若叫他亲自去拿了家法来,那下手可不会轻!倒时候,谁求情都没用!

    老管家跟着沈尚书多年,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几乎是明明白白,随即不敢再耽搁,忙去请了家法来。

    一根颇有了些年岁的藤条。

    还是从老太太那辈儿传下来的,这藤条打过沈尚书,也打过沈二叔,而挨最多打的,便是倔强的沈君茹了。

    嘴上犟,那皮肉便得吃些苦儿。

    沈尚书接过藤条,看着那跪在面前的沈君茹,微微动了动手指,有些犹豫,似还在等着她开口求饶。

    然而直到这一刻,沈君茹都倔强的不发一言。

    沈尚书恼怒之极,扬手便狠狠的给了她一藤条。

    “啪!”的一声,抽在了她的背脊上。

    “唔…”沈君茹吃痛,却只是闷哼一声,身板依旧笔直,纹丝不动。

    那一藤条下去,可是用足了劲儿,饶是沈君茹着了厚厚的棉衣,还是疼麻的很,棉衣之下,怕是已经起了血条儿。

    见状,沈尚书依旧恼怒,扬手便又给了一藤条,一边还低喝道。

    “我问你,你可知错?”

    “女儿未做错。”

    “犟!你还犟!”

    若她当时不动,如今遭殃的便是明珠郡主,有些痛,对明珠郡主来说虽只是皮肉之痛,但对她来说却是伤筋动骨,因着她们的身份有别。

    但饶是如此,沈君茹也不愿明珠郡主替自己受过。

    那沈香凝的目标本就是她!

    她之过,何需旁人来担!

    “那是你四妹妹,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脉,便是我死了,你们也是至亲之人!手足姐妹,怎可相残?你莫不是忘了,当初是如何应下我的?若非将她推出去,入了东宫,做了侧妃,那太子和皇后娘娘,岂是轻易会放过你的?你倒好,转头便与旁人一同对付起她来了!”

    站在沈尚书的立场上,手心手背都是他的肉,如今这手心受了委屈,却是平安归来了,而手背却狠狠划了一刀,几乎深可见骨,那颗心啊,自然便是更疼手背一些了。

    沈君茹未再辩驳,只由着沈尚书发怒。

    死死咬着唇.瓣,藤条抽打在身上,怎是不疼的?

    待沈尚书发泄够了,才将那藤条狠狠的丢在了一边,冷声道。

    “去,祠堂里,祖宗牌位前跪着去!我若不让你起来,你便给我一直跪着,跪到你认错为止!”

    “老爷…老爷…小姐身子骨弱,又受了这么些天的磨难,哪里受得住啊,您怒也发了,如此便算了吧…”

    “这个家是你来当还是我来当?”

    沈尚书瞪了多嘴的老管家一眼,不留半点情面,又道。

    “我会找人看着!不许给她吃食!我倒要看看她能犟到什么时候!”

    “老爷…”

    “闭嘴!我且问你,为父如此发罚你,你是服还是不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笑傲之问道巅峰〕〔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甜心特工:腹黑Bo〕〔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诸天尽头〕〔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