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良宠 第517章 回朝
    “你是疯了?那如意轩可是你的心血,怎能拿它去冒险?”

    “若不以此为饵,对方根本不会倾囊相与。这种东西若是流传开,后果不堪设想,赵大哥…”

    沈君茹声音虽软,却是无比坚决。

    良久,赵润之微微一叹,说道。

    “你是想将其所有全部购入?”

    只有将所有都购买了,才能确保不会流传开来。

    “需要多少银两,我回去便叫人准备。”

    便是变卖家产,不仅仅是因为沈君茹,更是,事关大乾国运和民众!

    既为官,若不为民,为国,还不如回去种地卖红薯!

    却见沈君茹微微摇头,道。

    “曼罗既不仁,我又何必白白送银钱去,我有一个计划,只是需要赵大哥相助…”

    沈君茹将自己的计划与赵润之详细解释。

    听完,赵润之惊愕的看着沈君茹,这小妮子,竟这般大胆!

    而这做法,呵…实在也太无赖些了吧。

    只不过,有句话说的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曼罗如此做法,实在可恶,也该让他们受到教训!而百姓最是无辜,不应该让他们来承受!

    赵润之微微举杯,轻笑道。

    “自当,尽力。”

    有了赵润之的相助,虽还未行动,但沈君茹却已然安心不少。

    “你是疯了?那如意轩可是你的心血,怎能拿它去冒险?”

    “若不以此为饵,对方根本不会倾囊相与。这种东西若是流传开,后果不堪设想,赵大哥…”

    沈君茹声音虽软,却是无比坚决。

    良久,赵润之微微一叹,说道。

    “你是想将其所有全部购入?”

    只有将所有都购买了,才能确保不会流传开来。

    “需要多少银两,我回去便叫人准备。”

    便是变卖家产,不仅仅是因为沈君茹,更是,事关大乾国运和民众!

    既为官,若不为民,为国,还不如回去种地卖红薯!

    却见沈君茹微微摇头,道。

    “曼罗既不仁,我又何必白白送银钱去,我有一个计划,只是需要赵大哥相助…”

    沈君茹将自己的计划与赵润之详细解释。

    听完,赵润之惊愕的看着沈君茹,这小妮子,竟这般大胆!

    而这做法…呵…实在也太无赖些了吧。

    只不过,有句话说的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曼罗如此做法,实在可恶,也该让他们受到教训!而百姓最是无辜,不应该让他们来承受!

    赵润之微微举杯,轻笑道。

    “自当,尽力。”

    有了赵润之的相助,虽还未有所动作,但沈君茹却已然安心不少。

    与此同时,南疆之地。

    天气潮湿又森冷,乾国大军驻扎在边境之地,自上次凤珉与南疆胡蛮一战之后,对方多日不敢再来骚扰。

    只是凤珉受伤一事竟不知怎地,传到了胡蛮耳中,那些胡蛮竟恬不知耻的组织了一次夜袭!

    真真是可恶至极!

    幸得殿下早有防备,不仅击退胡蛮,还独闯千军之中,取了敌将之首!

    后又组织了八百精骑兵深入敌军腹地,烧其粮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那些胡蛮赶至境外八百里有余!

    营帐之中,凤珉赤.裸着肩头,自左肩到腹部都裹着层层白纱,身上新伤旧伤不断。

    他是真的被刺客伤到了!

    只是,为将者,在战场上厮杀拼搏,怎可能半点伤也不受?又不是神仙,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桌上油灯跳动着豆大光火,他手握着一把长剑,一手执着布帕轻轻擦拭。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点秋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忽而,他一挥长剑,吟诗而出,这是前人之诗,可眼下之情景,竟有些许相似,只是,他还年轻!前人的教训告诉他,若想不留遗憾,只有自己手握大权,否则,空有了却君王天下事的决心和能力,也只能留得一句“可怜白发生”的遗憾,而郁郁而终!

    “殿下,该上药了。”

    忽而,帘子被侍卫掀开,随后而入的还有一个南疆女子,擅蛊毒,祖上世代在此生活。

    女子长相清亮,脸颊还有一个小小酒窝,手腕和身上都挂了铃铛,行走时“叮咚”作响。

    “让我来吧,我懂医术,手脚总比你这粗手粗脚的汉子好多了!”

    “易曦,你是女子,当懂得男女有别。”

    侍卫忍不住出声道。

    这易曦怕是瞧上自家主子了,自那日被主子救了之后,便日日来缠着凤珉,偏她父亲又是南疆疆主,身份尊贵的很,侍卫们都不敢太得罪。

    “什么男女有别?那是你们汉人的规矩,我们没那么保守,再说了,我是替殿下上药,又不是做其他什么。”

    易曦哼哼道,从那侍卫手中抢过托盘,而后便钻入了营帐之中。

    凤珉微皱眉头,迅速扯了一长袍覆在肩上。

    “此地是军营。”

    他出言提醒道。

    这本就是他的营帐,又是军营重地,可不是谁人都能进得的!

    偏生忘了这向来不管不顾,鲁莽冲动的易曦。

    “往昔你白日来还不够?这大晚上的闯入我们殿下营帐算个什么?别到时候懒着不走,非逼着我们殿下娶你为妃!”

    “你!你胡说八道,我、我只是没想到你们汉人如此迂腐,我就是听说殿下又受伤了,这才赶来为殿下敷药!”

    “这里自有我伺候,不劳易曦姑娘操心了。”

    侍卫名唤宋孑,与李修一样,是凤珉身边的得力助手,留李修在京城,一是因着王府不能没人照看,二是因为沈君茹,那女人,总是叫人不放心。

    且不说她那性子看似冷静,其实,最受不得不公。

    再者,还有狼子野心的某个家伙在一旁虎视眈眈,他怎可放心?

    “殿下…我,我只是好心…”

    “你出去吧,此处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易曦委屈的咬了咬红.唇,忽而看到他的长剑旁放了一个绣着花儿的荷包,那荷包,他竟从不离身,瞧着已有所磨损了。

    难道,是什么重要的人送的?

    难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