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悍妇 329 那个身着银色铠甲的少年
    孟璟玄见她如此担忧自个,脸上堆满了笑意。

    等吃完了之后,才说道,“我只有这两块,临行前,特意拿来的。”

    “从哪里拿来的?”洛凝璇问道。

    “是徐大夫给的啊。”孟璟玄看着她,“他临行之前,与我说,若媳妇儿要来朝夕国,便让我去那个地方,拿这两块桃花糕过来。”

    “原来如此。”洛凝璇轻轻点头,师父当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媳妇儿,你可有疑虑?”孟璟玄见她笑得有些怪异,轻声问道。

    洛凝璇摇头,不过是沉默了良久之后,才开口,“我在想,师父到底在何处?”

    “想来徐大夫想出现的时候,必定会出现。”孟璟玄舒展着手臂,接着看向她,笑吟吟道,“媳妇儿,何时再进去?”

    “过两日吧。”洛凝璇知晓,那个地方,不是轻易能进去的,若真的进去了,也不是轻易能出来的。

    更何况,她并没有打算,让孟璟玄再跟着她去冒一次险。

    毕竟,那个地方,对于他来说,当真是无法逾越的,不知为何,她有种感觉,若真的带着孟璟玄去了,也许一切依旧如尘封了一般,永不见天日了。

    洛凝璇看向他,这面具之下的,到底是怎样的一张容颜呢?

    而她,只见过一次的,如今像是难忘,却又像是不曾再记起过的。

    洛凝璇沉默了一会,“这两日便好好歇息吧。”

    “好。”孟璟玄喜笑颜开。

    知茉看着她,似是明白了什么。

    不过此时此刻,她也只能静静地候在一旁。

    如此,便风平浪静地过了两日。

    洛凝璇调养够了,而后便准备独自前去,为了不让孟璟玄跟着,她特意陪着孟璟玄用了晚饭,直等到孟璟玄睡下之后,她才离去。

    “大小姐,为何天黑过去?”知茉觉得,这天亮的时候,进去根本都无法看到前方,更别提这黑夜了。

    “去瞧瞧吧。”洛凝璇淡淡道。

    “是。”知茉跟着她一起,“大小姐,让奴婢也跟着吧。”

    “你与知棋,在外头候着就是。”洛凝璇看着她说道。

    “是。”知茉知晓,她进去也无任何的用处。

    待洛凝璇的马车再次地停在了朝夕国的面前,在黑夜的笼罩下,这本就神秘的国度,如今显得越发地诡异难测。

    就连一向胆子大的知棋,此刻,也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大小姐,您当真不用奴婢跟着?”知茉不放心道。

    “不必了。”洛凝璇摆手,“我若是能安然无恙地回来,也许一切谜题都能解开了,若当真回不来,你二人也切莫冒险入内,相信,这便是天注定的。”

    “大小姐。”知棋突然上前拦住她,“若真的如此,奴婢宁可不让您前去冒险。”

    “这也许便是注定的宿命吧。”洛凝璇盯着她,“知棋,你放心吧,也许上天保佑着呢?”

    “这……”知棋显然是不肯让她前去的。

    知茉拽着她,“让大小姐去吧。”

    “若……”知棋皱眉,看向知茉,觉得在这个时候,她显得太过于无情了。

    知茉冲着知棋摇头,而后等洛凝璇入内之后,她才叹气“大小姐还有许多未完成之事,咱们也要替大小姐办啊,难道你忘记了,更何况,九王爷还在昏迷之中呢。”

    “哎。”知棋依旧是重重地叹气,目送着那远去的身影。

    洛凝璇穿着黑色的劲装,没一会,便淹没在这黑夜之中。

    知棋焦急地等待着。

    知茉见她这般,也只能坐在一旁,想着旁的。

    洛凝璇因上次前来的经验,这次手中拿着八卦镜,待迷失方向的时候,便将血滴落在那八卦镜上,再继续前行。

    夜色中,眼前的路反倒通透明亮,一点点的红光笼罩在她的脸庞上,她面容坚定,终究没有一丝退缩之意。

    不过与上次白日前来的不同,这次,方向似乎不一样了,而且,眼前的景色也不同了。

    她深吸了口气,压抑着内心的狂喜与好奇,一步步地往前。

    “这是哪?”洛凝璇看着眼前的一切,又觉得不可思议起来,这里到底与她曾经想到过的任何的可能都没有丝毫的联系。

    手中的八卦镜似是不受控制一般,闪烁着夺目的红光,誓要将眼前的一切吞没,让她整个人也被这红光吞噬了一样。

    洛凝璇睁大双眼,看着眼前浮现出的巍峨的宫殿,还有那从自己面前呼啸而过的战马,还有……

    对,那身着红衣的女子,血红的衣衫,似是被鲜血浸湿了一样,照耀着大地。

    她是谁?

    为何会在此出现?

    洛凝璇深吸了口气,只觉得眼前一切又是幻境,而且很不真实,让她根本无法逃避,也无法后退。

    只能硬着头皮看过去。

    “我是谁?”

    洛凝璇不知为何,突然脱口而出。

    是啊,她是谁呢?

    她不是秦家的大小姐吗?

    不是朝夕国皇室的遗孤吗?

    那么,眼前的女子又是谁呢?

    洛凝璇深吸了口气,抬眸看着眼前的女子便这样从自己的面前策马而过。

    而她身后,紧随着是一位银色铠甲的少年,容貌俊朗不凡,身上的铠甲透着摄人的寒光,可偏偏,在看向前面那女子的时候,那眼眸中的暖意,似是要融化眼前的红光。

    洛凝璇看着看着,只觉得心如刀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看向眼前的人,脸色透着不可置信的惊慌,她害怕,莫名地害怕……

    她捂着胸口,那难掩的疼痛,还有那让人无法喘息的压迫感,渐渐地,那疼痛蔓延全身,蚀骨的疼,钻心的疼。

    洛凝璇慢悠悠地半蹲着,这是她无法预知的,也是她从未看见过的……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思考,也不知道该如何去仔细地判断眼前的一切。

    洛凝璇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根本无法呼吸。

    直等到那二人便这样策马离去,直至消失在这幻境之中,她才渐渐地像是能够活过来,深深地吐了口气,却也直接跌坐在地上了。

    一阵冷风吹过,她身上早已是冷汗淋漓,直等到那阵阵的冷风钻入她的衣襟,渐渐地将那身上的冷汗一点点地吹干,她才恢复了神志,再次看去的时候,此处,除了手中闪烁着的微弱光亮的八卦镜,便是这融入夜色中的黄沙漫漫了。

    这里,到底是怎样的地方?

    为何像是一个迷宫,又像是一个未知的深渊,让她无法看透,也琢磨不透。

    她按着胸口,心脏还在跳动,她知晓,自个还是活着的。

    可脑海中,浮现出的依旧是那女子的身影,那血红的衣衫,那血红的宫殿,还有那身着银色铠甲的少年……

    洛凝璇只觉得,自己像是局中人,又像是局外人。

    一切变得越发地扑朔迷离,就连她,也无法掌控未知的命运。

    她暗自摇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洛凝璇低头瞧着那已然不愿意再合作的八卦镜,转身便折回了。

    等她出了朝夕国的这片沙漠,已然天亮了。

    不远处,一个身影快速地狂奔而来,待瞧见她神色淡然,似是幽魂一般,他连忙一把将她拽入怀中。

    洛凝璇感受到那胸口剧烈的起伏跳动着,似是要跳出了似的,他低喘着气,压抑着那无法收回的担忧。

    这也是洛凝璇头一次感受到一向只喜欢吃喝玩乐的孟璟玄,头一次,竟然这般认真过。

    她只是静静地任由着他抱着,过了许久之后,等他的气息渐渐地平稳下来,他却一把将她推开胸口,双手抓着她的双肩,低头委屈地吧嗒吧嗒地掉眼泪。

    这画风……未免变得有点太快了些。

    孟璟玄的眼泪顺着那面具滴落在她的脸颊上,有些温热,也不知怎的,便这样划过了她的嘴角,有些咸。

    孟璟玄连忙仰头,将眼泪收回去,看着她道,“媳妇儿,我只是打了个哈欠。”

    “哦。”洛凝璇轻轻地点头,算是不计较了。

    孟璟玄上下打量着她,“你当真没事儿吧。”

    “没事儿啊。”洛凝璇冲着他难得露出明媚的笑容,“我这不安然无恙地站在你跟前吗?”

    “哼。”孟璟玄冷哼一声,“媳妇儿,你怎么能抛下我……怎么能……”

    想及此,孟璟玄又露出一副委屈不已,似是被她抛弃的模样来。

    她看向眼前的孟璟玄,伸手拽着他的衣袖,撒娇似地晃了晃,“这样可以了吧?”

    “嗯?”孟璟玄一愣,错愕地看着她。

    “那这样呢?”洛凝璇主动地握着他的双手,仰头看着他,“总可以了吧?”

    “媳妇儿……”孟璟玄嘟囔道,“日后不许再撇下我一个人了。”

    “知道了。”洛凝璇做完这一系列讨好的举动之后,只觉得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这简直是,还不如她将他暴打一顿呢,真的是太难了。

    “大小姐,可是要回去了?”知棋也是担心了一夜,瞧见她安然回来,心中的大石也算是放下了。

    “嗯。”洛凝璇点头。

    孟璟玄反手握着她的手,带着她一起回去了。

    洛凝璇心中多少是有些感动的,毕竟,在她最难的日子里,他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倘若当初,不是他主动前去云国求亲,怕是她也不会这般轻松地离开云国。

    当初,她从大召逼不得已地去了云国,又从云国被带回大召,似乎这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又像是先前的那一切不过是浮云罢了。

    洛凝璇始终没有想明白,她来回这一遭,又是为了什么?

    前世,她被沐峰所骗,直等到她死了之后,才看清楚沐峰的真面目,这一世,她不过是不想按照前世的样子活罢了,可,另一条路,却更加地艰难。

    她看守护着的,那些必须要守护着的,绝非如此。

    洛凝璇不知该如何自处了。

    她像是被幕后的黑手一直推着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那么前世呢?

    当真是自己的母亲为了保全自己,而做的选择吗?

    沐家,当真是母亲亲自选的吗?

    洛凝璇一时间难以理解,只能这样一步步地被推着往前了。

    孟璟玄见她脸色出多了几分地愁容,握紧了她的手,“媳妇儿,莫要担心,一切有我。”

    洛凝璇抬眸与他四目相对,脸上露出了浅浅地笑容。

    二人便这样慢慢地回了那个客栈。

    一夜的折腾,她也是精疲力尽,尤其是想起那一幕来,她心里总是觉得似是缺了一个窟窿,如何都填补不了。

    她回了客房,换下身上的劲装,换上了舒适的衣裳,简单地洗漱之后,便睡下了。

    外头,孟璟玄并未回去,而是搬了个椅子,坐在门口守着。

    “王爷,有奴婢在这候着,您还是回去歇息吧。”知棋忍不住地开口。

    “王爷,您若是在这处候着,大小姐也睡不安稳啊。”知茉也开口。

    “那我去里头等着。”孟璟玄说着,便要起身入内。

    “算了,您还是在这处吧。”知棋连忙拦住了。

    这要是进去了,等大小姐醒了,瞧见王爷的话,定然又要不悦了。

    孟璟玄连忙露出狡黠的笑容,而后便安心地坐着了。

    洛凝璇醒来之后,有些愣神,躺了好一会,才渐渐地坐起身来。

    她扶额掀开帷幔,抬眸看着远处,打量了一眼,觉得有些恍惚。

    “媳妇儿……”孟璟玄颠颠地跑了过来。

    “现在何时了?”洛凝璇看着他问道。

    “你睡了一整天。”孟璟玄直言道,“天都黑了。”

    “是吗?”洛凝璇看着他,眼神有些茫然。

    “媳妇儿,饿不饿?”孟璟玄看着她问道。

    “有些饿了。”洛凝璇一整日都没有用食了,饥肠辘辘的。

    正说的时候,孟璟玄扭头,已经让知茉端着饭菜进来了。

    不过也都是一些清淡的,对于孟璟玄来说,这无疑是毒药,对于洛凝璇来讲,很符合她现在的胃口。

    洛凝璇坐下,漱口之后,便安静地用起来了。

    孟璟玄坐在一旁只是乐呵呵地看着,还不忘亲自布菜,殷勤备至。

    洛凝璇慢悠悠地吃着,直等到用完之后,她看着他,“我睡了一整日了,想出去走走。”

    “好啊。”孟璟玄应道,便陪着她一同出去了。

    月色中的客栈,似是笼罩在无尽的黑夜之中,只有那斑驳的月光映照在那客栈上,折射出诡异而又凄冷的影子,让人看着,禁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孟璟玄从知茉的手中拿过披风,披在了她的身后,轻轻地给她系好细带,将她的双手握在掌心,包裹着,笑着说道,“当心着凉。”

    “嗯。”洛凝璇点头,便任由着他握着。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卷起一阵狂风,呼啸而来。

    “沙尘暴?”知棋一瞧,诧异道。

    “回去吧。”孟璟玄说着,便牵着洛凝璇的手回了客栈。

    没一会,便听到外头传来呼啸的风声,一阵阵地风浪,拍打着门窗,这一夜,根本无法安歇。

    洛凝璇睡了一整日,如今困意全无,只是坐在椅子上,瞧着眼前那摇曳的烛光愣神。

    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的还是那红衣女子,她到底是谁呢?

    还有那身着银色铠甲的男子又是谁?

    那宫殿是朝夕国的皇宫吗?

    还是说,这一切又是她所瞧见的幻境。

    可明明是幻境,却又无比的真实,难道她还要再去一次吗?

    她拿出八卦镜,瞧见那八卦镜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显然,它也表示抗议,已然没了气力再去带着她去探寻了。

    难道她想要的答案,又要止步于此了?

    洛凝璇无奈地摇头,暗自觉得好笑。

    还是在这等着送来食物的人?

    如此一想,洛凝璇打算再等等。

    也许,真的有希望呢?

    不知不觉,外头渐渐地没了猛烈的狂风席卷声,天也渐渐地亮了。

    她起身,推开窗户,却瞧见眼前的一切,似乎没有丝毫的变化,再次地归于平静。

    洛凝璇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等吧,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了,不是吗?

    只可惜,等到她们这处的吃的都快用尽了,这处已然没有再出现任何的人,或者是再出现吃的。

    洛凝璇明白,即便是前来送的,也许也是要等着他们离去了。

    孟璟玄反倒一点都不好奇,也不着急,只是耐心地等着她。

    洛凝璇想了想,便决定要离开了。

    回京……

    等她收拾妥当之后,便与孟璟玄一同赶回京城了。

    显国之事,尘埃落定。

    袁锦年如何成了显国的新王,当初她并未细问,如今依旧不想问,不知为何,她似乎有意逃避这个问题。

    洛凝璇坐在马车内,掀开车帘,看着外头的景色。

    他们依然离开了朝夕国,离开了那个以为她能够找到答案的地方,还有那个客栈,似乎不曾出现过一样,淹没在那荒漠之中。

    孟璟玄见她似乎有心事,低声道,“媳妇儿,可是我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洛凝璇摇头,“不过是想起了旁的事情来,觉得有些失落罢了。”

    “那媳妇儿,究竟是什么事儿,不妨与我说说。”孟璟玄眼光真挚地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都市之仙武全球〕〔生命法典〕〔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