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修仙女婿〕〔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神级小刁民(王小〕〔穿越的正常展开方〕〔我是一把菜刀〕〔西游之诸天人物分〕〔诸天债权人〕〔寰云霸主〕〔风卷长天〕〔我真要逆天啦〕〔青春有爱〕〔人类宇宙史〕〔皇天战尊〕〔万界军武商〕〔海贼之银狐大将〕〔幽游白书之我是幽〕〔我是天师〕〔欢迎来到节操动漫〕〔我真有系统啊〕〔社会上的大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252章 东北三神器
    我让墨玥仔细讲讲这通神法器。

    墨玥捂嘴笑,指着冯春生,:咱们来的俩辆车里,就属春叔最懂这通神法器

    了,让我讲还不如让他讲呢。

    车上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春叔身上。

    春叔“缝重大事件必卖关子”的臭毛病又出来了,他两只手用力的抖着,极具表现性

    的:那一年,大风呼呼的刮啊,天寒地冻,我这两双手,冻得都发抖……

    “老冯,你再卖关子,信不信我抽你。”邱继兵一点也不惯着春叔。

    “嘿嘿,看大家太紧张了,先个段子而已。”春叔瞧见我们的眼神都很不友善后,

    立马打了个哈哈,:不让段子就不段子,直接正事,通神法器,又叫神

    器,很多阴行都有那么一件两件的,当然也有一些阴行,一件半件都拿不出来。

    比如川西奇门,别看现在落魄了,但人家祖上阔过,有两件神器,一件是神仙

    索,一件是攒魂钉!

    东北阴行最多,有三件——乌纲、照心镜、酒神歌。

    京城阴行有两件——北海量天尺、神臂弓。

    每一件通神法器,都是天地造化而成,威力非比寻常。

    “东北阴行的三神器,是神器中的神器,每一件都有诸多妙用。”冯春生:照心镜

    便是三神器之一,只是,你父亲当年也没有收集到三枚神器,如果你能全拿,那才

    是东北阴行复兴的气运所在。

    我听到这儿,不由的托着腮帮子,寻思是不是真的需要让自己的魂钻进通灵宝镜中

    去,见识见识东北阴行三神器之一的照心镜?

    才琢磨一会儿,冯春生打断了我的话,道:神器找不找得到,现在不算特别要紧

    的,咱得先考虑考虑两天之后的“朝义兴处刑”啊,朝字头正法利辛和柷振东,按照

    铜钱镜魂的提示,当天会出事,到底出什么事?

    我双手无意识的揉搓着,努力想着,想着自己跟谁结仇了。

    来南粤阴行,我们和朝字头结仇了,难道处刑日里,搞事情的人会是朝字头的阴人?

    不应该。

    南粤阴行其他字头的阴人会不会搞我,我不清楚,但我清楚朝字头的阴人绝对没胆

    子招惹我——我现在既有金主云家力挺,又有废利辛、柷振东的凶名,朝字头的人来

    找我麻烦?嫌自己命长,又或者嫌自己的地位太稳固,需要竖个强敌?

    只怕朝字头话事人雷升亮,也没这么鲁莽吧?

    难道是东皇太一教的人来搞事?

    这个倒有可能——毕竟利辛和柷振东也是东皇太一教的人。

    东皇太一教前几天让利辛和柷振东杀了白纸扇和朝义兴十几个马仔,无非就是要嫁

    祸给我,以借刀杀人之法,让朝字头十三太保,把我的命,毙于朝义兴祠堂里。

    但是,太一教失算了,不但我全身而退,反而我还把利辛和柷振东全给废了。

    “东皇太一教?”冯春生端起了茶杯,旋开了盖子后,喝了一口,试探着:有些不

    像,要朝字头里的阴人大佬,和柷振东、利辛同为朝州人,本就是老乡,外加多

    年的情义,他们现在都不敢站出来替这俩人搞事,东皇太一教本就无情,对待利

    辛、柷振东两人的态度,和弃子差不多,更加不会出头的。

    “那倒不一定。”墨玥东皇太一教估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双掌一击,道:没错,醉翁之意不在酒,东皇太一教要在处刑日搞事,根本不

    是为了替利辛、柷振东出头,而是为了对付我。

    “对付你?”

    “对!”

    我道:前些日的东皇太一教,借“白纸扇之死”,想把我毙在朝义兴,除了要挑起

    三大阴行内战之外,还要破坏我在南粤阴行立足。

    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南粤阴行算是东皇太一教的总部了。

    我又是他们的宿敌,一旦我在南粤阴行立了足,那对东皇太一教来,简直是一块

    要命的心病。

    “挑起三大阴行内战,显然东皇太一教已经失去了先机,但破坏我在南粤阴行的立

    足,他们还有机会。”我平静的看向了冯春生,:春叔,一旦处刑日不出意外,

    我们算是在南粤阴行站稳了脚跟,站得稳稳的,太一教的人绝对会动心思的。

    冯春生有些信服我的话了,:既然知道太一教要来找篓子,那咋办?人家藏在暗

    处,我们在明处,他们能一眼发现我们,我们却不能一眼瞧见他们……他们动点什么

    阴谋诡计,咱们是防不胜防啊。

    防不胜防?

    还真是的。

    东皇太一教曾经在川西的时候,就遍布眼线,找了许许多多的潜伏者,潜伏在川西

    市的各个阶层之中,警方有他们的人,体制机关里有他们的人,奇门有、阴行也有。

    按照他们这一惯的尿性,南粤阴行里,也必然有不少人是他们的爪牙,他们搞点什

    么下三滥的勾当,我们还真难及时反应过来。

    我思绪越来越烦乱,直到车子开进了别墅的院子里,心情也没有平复下来。

    进了别墅,其余人都去休息了,就我和春叔、邱继兵、墨玥四个人坐着喝茶,也

    是无话。

    茶水一杯接着一杯的消耗,茶杯从满到空,再到满,渐渐的,茶汁已经很清淡了,

    四个人却一句话没过,都在闷着头想。

    快到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终于开口了,托着腮帮子:谈局不谈大局,或许能在

    处刑日那天,有把握搞定东皇太一教派过来的人?

    “局是什么?大局是什么?”春叔抓住了我话里的重点。

    我局指的就是处刑日那天的事变。

    大局指的是我们和东皇太一教长期的战争。

    的确,如今南粤阴行内,东皇太一教在暗,我们在明,如果不想出其他行之有效的

    办法,可能我们会在南粤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阴行里,被太一教众枭首。

    可是过两天的处刑日上,我们并不需要太多的办法,就能挡住东皇太一教的人。

    “怎么挡?”

    “处刑日上,是一场接近于封闭的处刑。”我。

    “恩?”

    我继续:朝字头要处刑利辛、柷振东的那天,请的人数量有限,无非就是朝字头

    的话事人、更大长老、十三太保、四大山门的坐馆数人,别的字头阴人、南粤大

    佬,都来不了这场处刑!

    向来,每个阴行字头清理门户,都算家丑。

    南粤阴行本来就偏保守,更是把“家丑不可外扬”当成了金科玉律,所以,这次宗祠

    堂处刑的参加人数,真的不多,而且社会关系也不会很复杂,这就是我们的突破口。

    我把话点到了这儿,冯春生眉开眼笑,把茶杯重重的墩在了茶桌上,喝了一声彩:

    越到关键时刻,祖越是靠谱!

    还在找“人间极乐“免费?

    : ““ 看很简单!

    (m.. = )/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人间极乐》,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众神塔〕〔生命法典〕〔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