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兵赘婿〕〔田园小辣妻〕〔东晋北府一丘八〕〔闪婚成宠:偏执老〕〔农女的悠闲生活〕〔重生八零盛世商女〕〔漫威里的德鲁伊〕〔邪王盛宠:医妃不〕〔他们都说我是老天〕〔嫡女重生之赖上太〕〔极品上门女婿〕〔第一侯〕〔剑徒之路〕〔透视神医在花都〕〔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三宝难养:总裁老〕〔商路局中局〕〔妻来孕转:总裁轻〕〔捡个王爷去种田〕〔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361章 死僧
    我心里十足郁闷,摆摆手,没好气的送走了无名讳大师。

    “这和尚,念经把脑袋念坏掉了。”祁山望着大师背影,苦笑不得。

    我摆手,不愿意再多他了,跟祁山:祁叔,你准备一下,等夜深了,就帮风叔化

    解恶缘。

    东梵寺白天人声鼎沸,化恶缘需要找一个清静的环境。

    “好!”祁山回了自己的厢房,去做入阴世的准备去了。

    我也坐在桌前,纹针染阴魂,准备做一幅解恶缘的铜棺刺青。

    才做了一半,我厢房的门开了,白万岁虎头虎脑的进来了,在我屋子里,一阵瞎溜

    达,魂不守舍。

    人在魂不守舍的时候,喜欢两只手扎口袋里,寻求手部的一点点包裹感,白万岁这

    货没裤子、没衣服,自然身上也没个口袋,就把两只手扎蓬松的毛里,看上去极其

    滑稽。

    “哎!老白,瞎晃荡什么呢?没看我干活儿呢?”我问。

    白万岁被我一喊,仰起头,:祖,我感觉,作妖的不是白耀宗。

    “你的作妖,指哪件事?”我问。

    “就我们在离开罪佛世洞天的时候,不是望见了一行唱索命梵音的和尚嘛,白耀宗

    被四个和尚抬着走,很是威风,但其实那被抬着的,不是白耀宗。”

    我摇头,:你怎么知道不是?

    “看出来了啊!眼神、气质都不对,白耀宗是我族弟,我特别了解他,他那猥琐

    样,能威风成那样吗?”白万岁。

    “吞了青灵宝珠,炼化了满堂的佛气、妖气,气质变了、眼神变了,很正常。”我。

    白万岁又:不这事,就白耀宗吞了青灵宝珠之后,忽然变成了一只红色绣花

    鞋,那绣花鞋上的,不是纹了一新郎官吗?我见着了,那新郎官的屁股上,有一条

    颀长的灰色尾巴,也不是竹鼠的尾巴,我们竹鼠尾巴不长那样,不信你瞅瞅!

    完,老白转过身,把他的翘臀撅得老高,风骚的摇晃着他那精悍的尾巴。

    我懒得跟老白废话了,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把他给蹬出了厢房,笑着骂道:死远

    点!别叽叽歪歪,罪佛世的时候,大家都看到白耀宗吞了青灵宝珠,不是他作妖,

    能是谁作妖?你不能因为白耀宗是你族弟,你就替他洗白!

    白万岁还想什么,都被我一并怼了回去后,他悻悻的离开了我的厢房,走之前,

    他还想赌咒似的,:我去东梵寺藏经阁里查查,作妖的,肯定另有其人。

    “查去吧,查到什么再跟我讲。”

    我关上厢门,继续做着刺青。

    ……

    铜棺刺青,前期好做,后期上色很难,我在厢房里做到晚上十一点,才把刺青完工。

    举起纹了刺青的死人皮,我上下扫了几眼,确保没有错针,没有漏针,色彩确定完

    美后,才收起刺青,开了厢房门,去找祁山。

    才到地方,我伸手叩门。

    祁山打开门,问我:准备妥当了?

    “妥当!”我。

    祁山此时穿着一件黑色道服,胸前刺绣了一幅好大的八卦,这是他的行头。

    “那行!走,化老风的恶缘去。”

    我们俩才约着走,忽然,东梵寺里,钟声大作。

    铛铛铛铛敲个不停,而且钟声特别密,特别急,全然没有往日里的庄严,跟催命似的。

    “东梵寺出大事了。”祁山下意识:估计和下午血洪升天一样,有阴祟作妖,要去

    看看吗?

    我本来想去的,但一来要替风影解恶缘,二来,我一想到无名讳和尚给我讲的心灵

    鸡汤,就觉得恶心,不想惨和东梵寺的浑水,就:不去!祁叔,救风叔要紧,东

    梵寺里要死要活的,跟咱没啥关系。

    “也是!”

    祁山见我不去,他也不愿意去了,我们俩一同去找风影。

    结果……没找到!

    风影的厢房门大开,人却没了踪迹。

    “哎!风叔人呢?”我在房间里找了一圈,甚至连床底下都找了,愣是没找到人。

    都昏迷着的人,能跑哪儿去?

    心里正着急呢,忽然,我电话响了,是石银打过来的。

    我接了电话,石银在话筒里喊:祖哥,老风疯了,十五分钟前,他忽然醒过来

    了,站在厢房门口啪啪啪敲门,我住他隔壁,听到响就去开门,一开门,他就撒丫

    子跑。

    “风叔在哪儿?”

    “偏正厢房,这里还出事了,一个高僧和一个女人,一起被一跟杆子扎死了,我跟

    老风被东梵寺僧人扣住了。”石银的语气,很是焦急。

    ”东梵寺出了血案,扣你们俩干啥?”

    “我追着老风过来,我们俩第一时间到的,然后才是其他的僧人过来,他们撞见我

    们了,就是我们俩,害死了和尚和女人,靠!都不出清楚了。”

    “看住风叔,我马上过来!”我收了电话,跟祁山:祁叔,石银和风叔啊,被东梵

    寺和尚扣住了。

    “啊?在哪边?”

    “偏正厢房。”我。

    “跟我走!”

    祁山带着我,出了厢房,朝着偏正厢房跑去。

    边跑,他还边跟我介绍,偏正厢房是东梵寺的贵宾招待所,但凡有名头、有能量

    的人,才能住在那儿。

    等于刚才阴祟作妖,害死的人,不是一般人,远不是下午九个阿赞能比的。

    “东梵寺啊,出大事了!”

    ……

    等我们到厢房的时候,看热闹的香客、东梵寺的大高僧,里三圈、外三圈,堵了

    个水泄不通。

    我除了能闻到刺鼻的血腥味道,一点触目惊心的场景都瞧不见,全被挡住了。

    “害死人的,铁定是这两个,别那么多,扣住他们,带他们走!”

    “走什么走,这俩人,一个疯子一个傻子,要跟咱们拼命呢。”

    “打!打软了他们在。”

    东梵寺的僧人叫嚷着,我还听见石银叫骂的声音,再来晚点,就他那暴脾气,真要

    动手。

    一动手,这事就不好解释了。

    我伸着脖子,喊了一声:都让路,东梵寺祖师玉牌在此,见玉牌,如见祖师!

    要不是事情着急,我也懒得炫这牌子,现在不没办法么。

    我面前有几个东梵寺的红衣僧人见了牌子,立马找了十几个弟子,硬生生把人群给

    分出了一条通道,方便我进去。

    通过通道缝隙往里头一瞧,好家伙,一个光头和尚,赤着身子躺床上,身上还趴着

    一个光屁股蛋、身材魔鬼的妙龄少妇。

    一根巨大的“洪”,钉入了两人的身体,把他们穿了糖葫芦。

    还在找人间极乐免费?

    (m.. =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