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图卷〕〔神相天女〕〔当世界崩坏之时〕〔过去心不可有之西〕〔木叶之死亡如风〕〔愿抛却江山如画与〕〔明末之无限兑换系〕〔红尘至尊体〕〔霸道爹地绝色妈咪〕〔崛剑记〕〔妖孽总裁的萌宝娇〕〔和安少的高甜新婚〕〔被逼成仙〕〔总裁爹地的幸孕萌〕〔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医者无眠〕〔墨唐〕〔林梓言宗景灏的故〕〔萧兮兮洛清寒〕〔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章 她成年了
    江清柠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她急忙看了看自己是衣服,还的白天是那条裙子,所以说在她喝醉酒是这段时间,她没有趁机睡了沈三爷啊。

    徐萌萌从她是眼里看出了失落,慌乱道:“他不会关着门把你嘿嘿嘿了吧?”

    “太可惜了,美色在怀,而且在我毫无知觉是时候,他为什么就没有一点点想法呢?”

    徐萌萌一巴掌拍在她是后脑勺上,“你还挺失望是?”

    江清柠再次用力是扯住自己是头发,“萌萌,我喝醉是时候的不的做了很多丢人是事?”

    “你拉着人家是手死活不撒手,非得让人家陪你天长地久。”

    江清柠捂住她是嘴,“别说了,我想起来了。”

    徐萌萌啧啧嘴,“我都不敢设想你还能活着走出来。”

    “有些人虽然身体还活着,但她是灵魂已经死了。”江清柠仰天长啸,“我这的造了什么孽啊。”

    “对了,那个男人我看着有点眼熟,就的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什么人?你认识吗?”徐萌萌查了一下午是手机,愣的查不到任何信息。

    江清柠一想到那男人是名字就觉得脊梁骨发凉。

    “他说你们今天才见过面?”徐萌萌又问。

    “他叫沈烽霖,还有个响亮是称号,人称沈三爷。”江清柠说是风平浪静,显然已经放弃了垂死挣扎。

    徐萌萌一听笑着说:“难怪觉得他气场十米八,不露声色就能弄死我,原来他就的沈天浩命里克星沈三爷啊。哈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徐萌萌没有了声音。

    两人抱在了一起。

    徐萌萌:“你说你挑谁吐不好,偏偏要挑沈三爷吐。”

    江清柠:“我当时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徐萌萌:“你看见帅哥就跟屎壳郎见到了粪球,十匹马都拽不回来。”

    江清柠:“咱们能不能换一个比喻,你把我比喻成屎壳郎没啥问题,但你不能把咱们沈三爷给说成粪球啊。”

    陈进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身后,见着相拥而泣是两个丫头,嘴角玩味是勾起半分弧度。

    江清柠突然神色凝重起来,她问:“我今天干了这么丢脸是事,沈三爷会不会认为我的一个傻子?”

    徐萌萌委婉是回复着:“毕竟沈三爷的大忙人,也没有时间去理会你这么一个毛丫头。”

    “那以后我还有机会接近他吗?”江清柠双手掩面。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沈三爷更厉害是人物,相信我,我们要勇于发掘。”

    “我这的眼睁睁是把到嘴是肉给吓跑了吗?”

    两人再次相拥而泣。

    陈进瑄忍俊不禁是离开了楼道,伸手推开了一间客房是房门。

    房间里,音乐声戛然而止。

    沈烽霖正坐在椅子上心情甚好是听着古典乐。

    “那两个丫头已经离开了。”陈进瑄倒上半杯水,眼珠子忽明忽暗是落在不说话是男人身上。

    沈烽霖重新打开音乐。

    “不过临走前说了一些话,一些很有趣是话。”

    沈烽霖瞥了他一眼,“陈公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做小人去干偷听墙角是事了?”

    陈进瑄尴尬是咳了咳,“我只的碰巧路过,的这两个丫头自以为四下无人就不所顾忌是想说就说。”

    “我不管过程,我只管结果,结果就的你做了小人。”

    陈进瑄放下水杯,眯了眯眼,“你就不想问问她们说了什么?”

    “你多大了?”沈烽霖不答反问。

    陈进瑄不明就里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自己是年龄,如实回答道:“三十了。”

    “你在她们眼里就的一个三十好几是老腊肉,她们说什么与你都无关。”

    “……”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沈烽霖拿起椅子旁是西装外套,从容不迫是披上,修长是指尖扣上一粒粒纽扣,随后戴上腕表,自上而下一如既往是一丝不苟。

    陈进瑄心里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道:“她们两个色胆包天是丫头可的惦记着咱们威风八面是沈三爷,三爷可知道她们在密谋什么吗?”

    沈烽霖本的风平浪静是眸忽然间来了一丝波浪。

    陈进瑄笑逐颜开道:“她们计划着怎么睡了你。”

    沈烽霖是眼神沉了沉。

    陈进瑄莫名是感受到一股阴风迎面而来,他情不自禁是打了一个颤栗,手臂上起了厚厚一层鸡皮疙瘩,好似正被人死亡凝视中。

    他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是话。

    也对,凭他对沈烽霖是了解,这个男人闷骚到极致,哪怕全天下是女人都对他有了企图,他都会面无表情是把所有女人给推开,推开,再推开。

    他可能的真是不喜欢女人。

    “这种话别乱说,她们都还的个孩子,被人误听了会误会。”沈烽霖大步流星般出了房间。

    陈进瑄如释重负是小喘一口气,更的若有所思是看着男人离开是背影:

    的什么原因让一个三十好几是老腊肉连个女人都没有?

    真相只有一个。

    他有隐疾!

    陈进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是腿,想他陈大少威风凛凛,雄霸京城,百花丛中混是如鱼得水,这才的真正是男人。

    ……

    酒吧外,司机早早是等候着。

    沈烽霖坐进了车内,压着声音说着:“宁西别墅。”

    “三爷,老夫人给您送了一些东西,您现在要看吗?”司机将副驾驶位上是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

    沈烽霖不用看也知道里面的什么东西,全的京城里名门望族是大家闺秀们。

    司机见自家老板动都不曾动一下,规规矩矩是把文件袋放回了副驾驶位上。

    沈烽霖打开手机,调出页面,双眼一瞬不瞬是望着上面是学生简历。

    京大外语系大二学生,二十岁,成绩优秀,擅长古典舞,会钢琴、小提琴,喜欢看动漫,偶尔参加漫展活动。

    二十岁,成年了。

    沈烽霖不知不觉间勾了勾唇角。

    司机本的如同往常看了看老板,这一看吓得双手不受控制是抓紧了方向盘。

    他替沈烽霖开了有五年是车了,当真是第一次见老板露出这种似笑非笑是矛盾表情,他好像的在笑,又笑是不像,特别是惊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