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最强搬运工〕〔斗罗之失恋就能变〕〔总裁爹地超给力萌〕〔萌宝独一:霸道爹〕〔傲娇爹地找上门〕〔仙道圣尊〕〔天才萌宝傲娇妻〕〔王者战神江南〕〔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女神的上门狂婿〕〔武道神帝〕〔第一名媛凌霄盛莞〕〔盛莞莞慕斯〕〔第一名媛奈何娇妻〕〔第一名媛:奈何娇〕〔盛莞莞凌霄〕〔开局一条小舢板〕〔极品佞臣〕〔文娱泥石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24章 她在哪里?
    陈进瑄听出了某些不对劲的事,不知不觉间降低了车速。

    徐萌萌清楚的感受到车速变得缓慢,心脏高悬,隐隐不安道:“怎么了?”

    陈进瑄虽然不爱去关心那些豪门八卦的狗血故事,但因为沈烽霖的原因,他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他家沈天浩的某些诨事。

    退婚了江家大小姐江清柠,转而高调宣布要和江家二小姐江清河在一起。

    也就是说,沈天浩的身份从姐夫变成了妹夫。

    闹得人尽皆知。

    所以说,今天是沈天浩去江家提亲的日子?

    徐萌萌得不到他的回应,两只手上上下下的搓着衣服,眉头紧蹙,“你怎么了?”

    “你说今天是江清柠母亲的忌日?”陈进瑄问。

    徐萌萌点头,“是啊,这些年这个时候我都会陪她一起去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睡过头了。”

    “刚刚有人告诉我,今天沈天浩会去江家和江清河谈订婚的事,在古代,这个意思大概就是提亲了。”

    徐萌萌面色一沉,难怪觉得这两天清柠神色不对。

    她以前一直以为她父亲只是一时大意才会搞出了一个私生女,没有想到原来他本性就是这种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渣男。

    陈进瑄自知多了嘴,准备挂断电话时,听筒里传出了另一道声音。

    “你说今天是谁的忌日?”沈烽霖的声音很低,像是刻意的压着嗓子。

    陈进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是觉得沈烽霖对江清柠是有些特殊的,但他也摸不准他们是那方面的特殊。

    “谁的忌日?”沈烽霖没有得到答案,又再次重复了问了一句。

    “就是那位江小姐母亲的忌日,我现在正带她朋友去墓园找她。”陈进瑄如实道。

    “哪个墓园?”

    “宁城。”

    “嘟嘟嘟……”电话挂断。

    陈进瑄从耳边拿开手机,哭笑不得的看着已经通话结束的屏幕。

    另一边,机场高速路上,一辆车突然加快速度。

    江城莫名的感受到车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但他又不敢多问,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睡也睡不着,着实难受。

    “薛叔,告诉老爷子一声,今晚上的家宴,我会出席。”沈烽霖冷不丁的交代了这么一句,又闭上了双眼。

    薛叔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微微点了点头,“我会转告老爷的。”

    “我们现在是去江家,还是去——”

    “宁城墓园。”沈烽霖依旧闭着眼。

    江城默默的掏出手机,以着最快的速度编辑了一段话:

    兄弟们赶紧去宁城墓园守着,马上会有重磅消息。

    群消息顿时铺天盖地的传来。

    林公子:什么重磅消息,透透风,我再确定是死亡消息还是天使消息。

    裴公子:按照江城每次的尿性,我觉得此次一去凶多吉少。

    赵公子:咱们都好好的活着不好吗?非得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去打听一些不该打听的事。

    江公子:是你们自己不相信的,等一下错过了精彩画面,可别怨我没有事先通知你们。

    林公子:你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临死前也想拉两个垫背的。

    裴公子:我附议。

    赵公子:我也附议。

    江公子:行,这等好事就让我一个人乐哉乐哉。

    ……

    陈进瑄本以为自己跑的够快了,平时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硬是被他缩减到一个小时。

    却不曾料到,还有人比他更早一步。

    江城打着伞立身在宾利车旁,雨水成珠成串的从伞面上滴下,他听见车辆声,漫不经心的抬了抬头。

    车子一停,徐萌萌便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出,打着伞就往墓园跑去。

    陈进瑄后一步走来,蹙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应该问还有谁来了。”江城一副话不可多言的高深莫测表情。

    陈进瑄细思极恐,“沈三爷也来了?”

    “已经进去了。”江城点燃一根烟,“我以为凭我们三爷那清心寡欲的和尚心态,对谁都只是玩玩,一不留意发现他当真了。”

    “你知道他对那位江小姐很特别?”陈进瑄慢一拍道。

    “像我这种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高手高高手,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企图。”

    陈进瑄望了望阴森森的墓园,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他道:“知道的太多,对咱们并没有什么好处。”

    江城尴尬的抖了抖烟灰,“所以我很识趣的在扮演一个瞎子、聋子、哑巴。”

    墓园内,因为一场大雨,不知不觉起了一层雾。

    徐萌萌凭着记忆往里面走,空气阴冷,她一个小女孩也被吓得瑟瑟发抖。

    突然间,一阵阴风吹来,散开了阵阵浓雾。

    徐萌萌看见了一道朦胧的人影慢慢的出现,第一眼时,她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五官,只是从身体轮廓辨识而来,这应该是个高大的男人。

    沈烽霖一路目不斜视的走过墓园小道,雨水湿了他一身,泥泞溅满了他的鞋子和裤腿,从远处看去,他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落魄和邋遢。

    等到他走近之后,徐萌萌才发现他背后还藏着一人。

    江清柠面无人色的靠在他肩膀上,两只手无力的锤在他的颈脖两侧,不知是晕过去了,还是睡着了。

    徐萌萌被吓得六神无主,立刻小跑过去,仓促道:“清柠没事吧?”

    “没事。”沈烽霖的声音很冷,比起这骤然而降的墓园温度更冷了几度。

    徐萌萌举起雨伞遮住了两人,跟在沈三爷身后,她有一种即视感:自己是个多余的存在。

    江城刚抽完一根烟,猛一抬头时,刚好看见从里面出来的两人。

    “把徐小姐送回学校。”沈烽霖只交代了这么一句便坐上了车。

    徐萌萌不放心还是没有反应的江清柠,作势就想着跟着去,却被眼疾手快的陈进瑄一把拉住。

    陈进瑄摇了摇头,“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徐萌萌注意到了沈三爷的眼,表面风平浪静,却犹如寒冬腊月的严寒,冷的她心神一颤,自觉的让开了身子。

    车子扬长而去,留下三人面面相觑。

    江城道:“我是不是也被抛弃了?”

    陈进瑄单手靠在车门上,笑意盎然道:“我这是两座的,只有麻烦江公子另外叫车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