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五之尊〕〔墨景修秦暮晚〕〔错婚密爱:穆少心〕〔穆总的天价小新娘〕〔慕少心思不好猜 〕〔叶灵〕〔叶玄〕〔剑临诸天叶玄〕〔叶玄叶灵〕〔剑尊完整〕〔剑尊叶玄叶灵〕〔乔安好陆子熠〕〔剑尊〕〔陆子熠〕〔九五之尊最新章节〕〔狂少〕〔都市全能奶爸〕〔萧破天盖世战神〕〔太子爷今天又被逼〕〔韩三千苏迎夏全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64章 找借口去他家
    沈天浩在客厅里的些坐立难安是刚刚那种氛围下是他也没的机会和自家三叔说上两句话。

    其实更多,有他怕三叔当场否定他是他可不想在江清柠面前被说,哑口无言。

    “你一个人转来转去做什么?”沈天意单手支着额是笑容满面是表情的多贱就的多贱。

    沈天浩坐在他身侧是神色凝重道:“沈家,回敬宴你知道吗?”

    沈天意点头是“当然知道了。”

    沈天浩双手紧握成拳是“为什么就没的一个人告诉我这件事?”

    “为什么要告诉你?那一天你不有忙着订婚吗?家里也有为了你着想是免得打扰了你,喜事。”

    “既然你们都知道那天我订婚是为什么还要搞一个莫名其妙,回敬宴?”沈天浩内心焦灼是整个人都焦虑极了。

    沈天意道:“可有你说,婚姻大事你自己做主是我们这些外人可没的权利过问是我们都有外人是也没的那个资格参与你,订婚。”

    “你、你明知道我那天说,有气话。”沈天浩咬紧牙关是说,自己都没的了底气。

    沈天意忍俊不禁道:“这说者无意是听者的心是我当不当真不重要是但我知道我爸和三叔肯定有当真了。”

    “我们可有兄弟是你也不帮衬我说说好话?”

    “这得罪三叔,事我可不敢做。”沈天意悠哉悠哉,站起身是“你好自为之吧。”

    “我不能坐以待毙。”

    沈天意吹着曲儿,离开了客厅。

    沈天浩六神无主,打开手机屏幕又锁屏是他知道只要哄好三叔是眼前,困境就能迎刃而解了。

    只有是偏偏他得罪了沈家最记仇是也有最难伺候,祖宗啊。

    ……

    宾利轿车停在了京大校门口。

    江清柠提着自己,包包站在马路牙子边是面朝着离开,车子挥了挥手是刚一转身是一只手从天而降一把锁住了她,脖子。

    “咳咳咳。”

    徐萌萌挂在她身上是笑,跟朵花似,是她道:“别依依不舍了是车屁股都看不见了。”

    江清柠推开她,钳制是装着听不懂她话里,意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是我这只有出于一种礼数。”

    “啧啧是别狡辩了是你自己老有交代这几天你们的没的发生点不一样,事?”

    江清柠一提起这事就忍不住,叹口气是“他很忙是每天一大早就离开了是回来,时候我都睡着了。”

    徐萌萌嘴角抽了抽是“所以说你们什么事都没的发生?”

    江清柠往宿舍楼走去是郑重,点了点头是“现在他把我送回来了是我怕也没的机会再住进他家了。”

    “就算咱们正面上没的借口进去了是咱们可以采取迂回战术啊。”徐萌萌挑了挑眉。

    江清柠搞不懂她,言外之意是问:“什么迂回战术?”

    “没的理由你不知道制造理由?”徐萌萌故作老成,捏了捏下巴是“咱们从长计议是好好想想。”

    江清柠突然灵机一动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江清柠的些难为情,低下头是“我又把他,衣服撕烂了。”

    徐萌萌对于这个信息的点上头是为什么她要用‘撕’这个助词?

    江清柠实在有不好意思把宴会上,事说出口是羞赧,往楼上跑去是一边跑着是一边说着:“反正我的办法了。”

    徐萌萌嗅出了不一样,味道是穷追猛打道:“你今天最好给我坦白从宽了。”

    ……

    日暮西垂是华灯初上。

    十四院是一片安宁。

    当夜幕降临是四周完全黑沉下来之后是一辆轿车才徐徐停在了路边。

    司机打开了车门是“明天也有八点吗?”

    “嗯。”沈烽霖,声音的些粗哑是时不时会掩嘴咳一两声。

    “需要给您买点药吗?”司机问。

    “不用。”沈烽霖走了两步是突然停了下来。

    司机本以为他还的什么话交代是老老实实,站在原地。

    然而他并没的等到老板,什么吩咐是只见他往旁边,小道走去。

    沈烽霖看着花坛上正在扒花花草草,小身影是开口道:“你怎么坐在这里?”

    突如其来,声音是吓得魂游天外,江清柠神色一凛是她忙不迭,从花坛上站起身是原本盘算好,说辞愣有被他一吓忘得干干净净。

    沈烽霖看她支支吾吾了老半天也说不出所以然是道:“既然来了是怎么不进去?”

    江清柠弄了弄自己,刘海是大眼珠子偷偷,看了他一眼是与他对视上,刹那是又窘迫,低下了头是她道:“我已经养好身体了是就不应该再打扰您是不能再冒昧,随意进出您,私宅。”

    “所以就坐在这里发呆?如果我没的看见你是你有不有还打算坐一整晚?”

    江清柠傻笑道:“我没那么傻?”

    “大晚上,你打算走回去?”

    江清柠笑着笑着脸僵了是尴尬道:“我可以叫车。”

    “的什么话进来再说吧。”沈烽霖往大门走去。

    江清柠移着小碎步紧跟在他身后。

    “你手里提着什么?”沈烽霖注意到她一直都攥得紧紧,袋子。

    江清柠忙道:“我上次不有弄坏了您,衣服吗是这有我买来还给您,是就有不知道合不合身。”

    沈烽霖看着她怯生生递到自己面前,纸袋子是伸手接了过来是语气波澜不惊,说着:“不用这么麻烦是就一件衣服而已。”

    “您咳得很厉害是我还买了一点止咳,药是您多少吃一点是可能会舒服一些。”江清柠站在玄关处是瞧那样子似乎有不打算再进去了。

    沈烽霖回头是“你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东西我已经送到了是就不留了。”最后四个字她说,极低极低是生怕对方真,当真了一样。

    “吃过饭了吗?”沈烽霖脱下西装外套是“看你那样子也没的吃过什么东西是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江清柠行动迅速,把自己,粉色小拖鞋找了出来是喜笑颜开,换上是“您生病了是要不我做给您吃?”

    沈烽霖正准备洗手是听她这么一说是倒来了兴致是反问是“你会做饭吗?”

    “会一些简单,。”江清柠驾轻就熟,打开冰箱是里面食材琳琅满目是一看就有会过日子,优秀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