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最强搬运工〕〔斗罗之失恋就能变〕〔总裁爹地超给力萌〕〔萌宝独一:霸道爹〕〔傲娇爹地找上门〕〔仙道圣尊〕〔天才萌宝傲娇妻〕〔王者战神江南〕〔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女神的上门狂婿〕〔武道神帝〕〔第一名媛凌霄盛莞〕〔盛莞莞慕斯〕〔第一名媛奈何娇妻〕〔第一名媛:奈何娇〕〔盛莞莞凌霄〕〔开局一条小舢板〕〔极品佞臣〕〔文娱泥石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8章 我没有家了
    “姐,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你是要我的道歉吗?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想要什么样的道歉我都会接受。”江清河主动拉住了江清柠的手,说的情真意切,说的梨花带雨。

    江清柠则是嗤之以鼻,淡然道:“你这虚伪的表情真的是让我恶心。”

    言罢,她甩开了江清河那假惺惺的手。

    江清河知晓机会来了,趁着对方推开的瞬间,作势就往后退,趔趄了好几步,最后更是装作崴脚那般往桌子上撞去。

    “清河。”江夫人眼疾手快抱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江父同样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心脏都在那刹那间快了几拍。

    江清河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就像是真的被撞到了一样,委屈的直掉泪,“姐姐你是想要杀了我的孩子吗?”

    江清柠眉头紧皱成川,她这点力度甭说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了,就算是纸糊的人都推不开。

    不愧是今年新晋影后,这演技,叹为观止,炉火纯青啊。

    江清河委屈的泪流满面,更是声泪俱下的质问着:“你不喜欢我,可以打我骂我,甚至伤害我,你怎么能狠下心来对付一个还没有成型的孩子呢?”

    “江清柠。”江父怒气冲冲的跑到了她面前,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的亲妹妹?”

    “爸,您真以为是我推了她?”江清柠反问。

    “清柠,我们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难不成你还想冤枉是清河自己撞的?”江夫人很努力的再添上一把火,“是不是你要逼死我们两母女才肯满意?”

    江清柠冷哼一声,“我还真有这种想法。”

    “啪。”江父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打在了江清柠脸上。

    江清柠愣愣的站在原地,脸上有火辣辣的疼痛蔓延开,耳朵里传来一阵阵耳鸣,有那么一会儿,她是没有感觉的,听不见声音,感受不到疼痛,甚至连双眼都看不见东西了。

    江父怒不可遏道:“你给我滚出去。”

    江清柠抬起手捂了捂自己的脸,嘴角隐隐作痛,大概是被自己咬破了,她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将目光停留在被怒火蒙蔽了双眼的父亲身上。

    江父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转身面朝着江清河,言语温柔,“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们去医院。”

    江清河颤抖着声音,“肚子有点疼。”

    江父一听这话,更是不敢耽搁,连忙命令着司机安排好车子。

    家,瞬间人去楼空。

    江清柠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望着周围的一切,仿佛小时候的欢声笑语还在耳边,只是,顷刻间,烟消云散,什么都不见了。

    泪水涌出了眼眶,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一刀,疼的她浑身颤栗。

    “大小姐。”陈妈试着唤回她的意识。

    江清柠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被打过的脸颊渐渐的泛起了指痕,她扭头,看着叫她的女人,微露皓齿,笑了。

    陈妈心疼极了,“老爷他怎么能打您呢?他怎么下的了这么重的手打您啊。”

    “陈妈,你说他既然不喜欢我妈,当初为什么还要和她结婚?”江清柠问,问的很认真。

    陈妈低下头,“冤孽啊。”

    江清柠抬头望向天花板,“这个家,真冷啊。”

    “哐当”一声,雷雨闪过苍穹。

    小雨转瞬变成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的打在玻璃上,狠狠的绷断了她对这个家唯一的念想。

    清冷的街区,空无一人的安静,路上,连辆车都没有。

    江清柠形单影只的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淋着大雨没有目的地的往前走着。

    冰冷的雨水冻得她瑟瑟发抖。

    突然,车子的远光灯照耀在了她身上。

    江清柠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抬起手遮在自己额前,她很不适应这种强光。

    车子熄灭了远光灯,车身一晃,一人打着雨伞走了下来。

    江清柠看见了都是泥的水坑里走来了一双锃亮的皮鞋,看那质地,这双鞋一定很贵,然而它的主人却肆无忌惮的穿着它踩过了水坑,任凭这肮脏的水洼淹没它的珍贵。

    “如果我不来还你衣服,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这么走下去?”男人将雨伞遮过了她的头顶。

    江清柠抬起头,视线模糊,她慢慢的看清楚了他的五官,那犹如被上帝之手亲自勾画的棱角,五官完美的无懈可击,她以前很喜欢这样仰望他,就像是仰望着她心里的大山。

    很踏实!

    可是,她现在又害怕这般仰望他,她怕有朝一日,心中的山塌了。

    沈烽霖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害怕,那是一种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害怕,从内心开始毫不掩饰表现出来的害怕。

    江清柠想要笑,但雨水滴在了她嘴边,她感觉到了一种酸涩的味道,咸咸的,像泪水。

    沈烽霖抬起手轻轻的擦过她的眼睛,那里面藏着的灵气不见了。

    “三哥。”她双目一眨不眨的注视着他的下巴轮廓。

    “嗯,我在。”

    “我没有家了。”一句话,彻底击溃了她的伪装,眼泪花像开了闸的洪水疯狂的涌了出来,一颗一颗,砸在了他的手背上。

    沈烽霖内心一荡,面上的平静也被人搅得汹涌波涛,他放下了手,从衣服里掏出手绢,默不作声的为她把雨水、泪水一点点的擦去。

    最后,他的手停在了她的右脸颊上。

    虽然消去了红肿,但那掌痕依旧清晰。

    他问:“疼吗?”

    她答:“疼,疼的好像快死了。”

    沈烽霖握着雨伞的手骤然收紧。

    他弯下腰牵起了她的手。

    江清柠不知道他要把自己带去哪里,却是心甘情愿跟着他离开,恍若他带自己去的地方,就是光明。

    司机目睹了整个过程,保持镇定的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面上波澜不惊,心里早已是万马奔腾,连说上百个卧槽。

    他以前就觉得自家三爷对这位江小姐不一样,如今看来,那待遇果真是前所未有。

    司机深呼吸一口气,用力的握紧了方向盘,他隐隐间感受到空气里泛滥着一种恋爱的腐臭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