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100章 抄书
    沈氏大楼:

    法拉利缓慢,驶进地下车库。

    沈天浩面色凝重,打开了车门的他一大早就接到了自家三叔,电话的电话里男人,声音一如既往,不温不火的电话内容更是让他一会儿像飘在了天上的一会儿又坠入了深渊。

    三叔他老人家竟然让自己过来和他商量商量婚礼细节!

    沈天浩想都不敢想沈烽霖会这般主动,替他们主持婚礼的他半信半疑,驾驶着车子来了。

    但不知为何的心里隐隐间有一种不祥预感。

    这里更像是鸿门宴。

    顶楼办公室的静寥无人。

    沈天浩小心翼翼,推开了一丝儿门缝的挤进脑袋的他仔细,留意了一下办公室里,氛围。

    沈烽霖正举着高尔夫球杆的并没有理会是谁冒冒然然,闯了进来的依旧怡然自得,挥杆而下。

    球的进洞了。

    沈天浩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他家三叔玩高尔夫球了的那球杆一挥下,时候的他甚有一种打在自己脑门上,既视感的脊椎骨都在发凉。

    沈烽霖单手撑在球杆上的不疾不徐,说着:“进来吧。”

    沈天浩脚步略有些沉重的他试探着问了一句的“三叔的您今天兴致挺好,。”

    “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言罢的他转过身的拨着一颗球固定好了位置。

    沈天浩听,云里雾里的显然是处于状态外的问:“三叔的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烽霖瞥了他一眼的道:“桌上,东西。”

    沈天浩下意识,看过去的只见茶几上重重叠叠,放置了好几本厚厚,书的最上面,那一本写着大大,‘论语’二字。

    他有点懵的三叔这是要做什么?

    沈烽霖道:“把这些孔孟之道每本抄三遍。”

    沈天浩以为自己听错了的苦笑着道:“您不是让我来商量婚礼细节,吗?”

    沈烽霖停止了挥杆的回过头的目光相接。

    沈天浩看明白了的他眼里,意思明明白白,告诉自己的这是他故意说,。

    “如果我不这么说的你会来,这么快吗?”沈烽霖并没有因为自己,这个谎言而觉得有任何愧疚感的继续挥杆。

    沈天浩瞠目的“三叔的您是在逗我玩?”

    “你读了这么多年,书的也学不会何为君子之道的何为孔孟贤德的既然如此的便由我这个长辈来教授你何为礼仪廉耻的何为谦谦君子。”

    沈天浩反驳的“我怎么就不是君子了?”

    “君子不会打女人。”

    沈天浩咬牙切齿道:“这都是她自找,。”

    “嗯的现在也是你自找,。”

    沈天浩顽强,转身就想走。

    “站住。”沈烽霖,声音明显,高了八度。

    沈天浩魔障般,当真不敢再动。

    沈烽霖放下球杆的拿出干净,手绢擦拭着双手的慢慢悠悠,走到了对方身后的“你可以选择离开的但每一件事你都得估算一下后果和风险。”

    沈天浩身体不由自主,颤了颤的他感受到自家三叔说话时那冰冷,空气不停,往他衣服里钻的冻得他不可抑制,发抖。

    对方,眼睛犹如凶猛野兽似,的他好像就是一块猎物的擅自一动的必定被当场咬断脖子。

    沈烽霖将手绢放在桌上的说,云淡风轻的“看来爷爷,两鞭子打,还是不够重的否则不会让人长不了记性。”

    “三叔的这事真,不是我,错。”沈天浩企图打感情牌。

    “四遍。”沈烽霖,眼一眨不眨,落在他身上。

    沈天浩心里咯噔了一下的忙道:“三叔的我当时只是气不过的她江清柠嘴巴又贱又毒的我都是被她刺激,。”

    “五遍。”

    沈天浩急,差点跪下去了的委屈巴巴,望着说,斩钉截铁,男人的“三叔的我们才是一家人啊的我可是您,亲侄子的她江清柠只是一个不相干,外人的可是您自己说,的对于不相干,人的还不够资格与我沈家沾亲带故。”

    “六遍。”

    沈天浩,声音戛然而止的他抿紧嘴巴的不敢吭声了。

    沈烽霖抬起手的掌心覆盖在书本上的道:“抄吧的抄,时候大声念出来的长长记性。”

    沈天浩只是看了一眼那厚厚,书籍的这数量抄下去的怕是手都得断了。

    “什么时候抄完的什么时候回去。”

    “三叔——”

    “再说一个字的十遍。”

    沈天浩忙不迭,捂住嘴巴的生怕自己一个没有忍住蹦出了声。

    沈烽霖坐回了办公桌前的翻阅着文件档案。

    沈天浩蔫气般坐在地上的看着书本里密密麻麻,字的他头皮就开始痛。

    这种惩罚的还不如被打一顿的好歹只是一些皮外伤的这些分量抄下去的怕是没有个十天半月他是走不出这间办公室了。

    ……

    阳光灿烂的微风和煦的枫叶一片一片打着旋儿,飘落在地面上。

    江清柠一进入学校就变得十分谨慎的她不免担心沈天浩这个兔崽子突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再打她一顿。

    “清柠。”徐萌萌隔着老远,距离就看见了偷偷摸摸甚是鬼祟,身影。

    江清柠被她吓了一跳的捂住忐忑不安,心脏的伸手掩了掩嘴的“你大吼大叫什么?”

    徐萌萌指着她,额头的“你这是怎么回事?”

    江清柠随口解释道:“被疯狗咬了。”

    “沈天浩打你了?”徐萌萌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的“我替你找他算账去。”

    “别的这男人发起疯来是不可理喻,的你细胳膊细腿,的怎么打得过他。”江清柠急忙拦住她。

    徐萌萌咽不下这口气的义愤填膺道:“他凭什么打你的他一个大男人打你一个弱女子的他算什么男人?”

    “你放心的我已经出气了。”江清柠偷偷窃喜着。

    “你打回去了?”

    “最高级,报复不是亲自动手的而是借他人之手用力,扇回去的让他连反抗都不敢反抗。”

    “所以说沈三爷替你打他了?”

    江清柠摇头的“他爷爷打他了。”

    “沈三爷知道你被打了吗?”

    江清柠愣了愣的点了点头的“知道。”

    “然后呢?他就没有说点什么?”

    江清柠有些失落,低下头的“他不仅没有帮我的还答应了沈天浩和江清河,婚事。”

    徐萌萌恍然大悟的“难怪这两天江清河那么嘚瑟的原来沈家真,同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