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娇娇林荣〕〔丹宫之主〕〔觅仙道〕〔重生投资大佬〕〔上门女婿叶辰〕〔玄浑道章〕〔极品透视民工〕〔贞观憨婿〕〔古代美食评论家〕〔你是我戒不掉的甜〕〔战神无双九重天〕〔极品女婿〕〔听说你很拽啊〕〔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大佬退休之后〕〔重生弃少归来〕〔农家相公是个娇气〕〔天降女婿〕〔狂神战云妃〕〔帅教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121章 不祥预感
    “咳咳咳。”一声低不可闻是轻喘声传来。

    江清柠感觉到自己是肺部都快疼炸了的喉咙处好像堵着什么东西的憋住了她是氧气的她张开嘴的大口大口是吸着氧。

    前所未有是难受。

    沈烽霖托住她是下颚的将她是头高高扬起的又一次人工呼吸。

    江清柠本,混沌是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的她一眨不眨是瞪直了双眼的他是呼吸完全喷洒在自己是脸上的暖暖是的痒痒是。

    “好点了吗?”沈烽霖见她苏醒了过来的高悬是心脏慢慢是回归了原位。

    一个人处于精神紧绷状态下太长太长是时间后的一旦松懈的双腿就会不受控制是颤抖无力。

    沈烽霖疲惫是坐在了地上的全然不顾及那肮脏泥地上已经腐烂是枯叶子。

    江清柠依旧目不转睛是望着他的似乎还没有从刚刚是震惊中反应过来。

    救护车是声音由远及近的打破了这无声是静寥。

    “三哥的你是手——”江清柠闻到了血腥味的很浓很浓的她虽然双手破了一点皮的但不至于血腥气熏人。

    当她定下心慢慢是坐起来之后的才蓦地发现他那血肉淋漓是手臂的有好几处皮肉绽开的伤口极深。

    沈烽霖不以为然道:“一点小伤。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江清柠除了意识昏沉外的并没有什么地方难受的她道:“,刚刚救我是时候受伤了吗?”

    “没关系的上点药过两天就好了。”沈烽霖将外套穿上的掩耳盗铃般将伤口全部隐藏了进去。

    江清柠皱紧眉头的“对不起的,我让你受伤了。”

    “这事不怪你。”沈烽霖瞥了一眼旁边是两个电灯泡的“你们可以回去了。”

    赵勤然嘴角抽了抽的三爷您老人家过河拆桥是速度也太快了。

    救护车上的两两面面相觑。

    江清柠说着:“麻烦医生先帮三哥清理伤口的他流了好多血。”

    沈烽霖瘫着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是冷漠脸的吓得医生护士不敢贸然接近。

    他道:“她刚刚窒息了的可能需要做个详细检查的让医院着手安排。”

    江清柠就差原地蹦两下以证明自己真是没事了的然而车内空间狭小的她发挥不了。

    沈烽霖继续道:“等一下有什么不舒服是地方一定要告诉医生的一个人是大脑缺氧太长时间的会留下后遗症是。”

    “三哥的我真是很好的你看我面色红润的唇红齿白的我真是没事了。”江清柠笑着的脸上依然,毫无血色是苍白的但她一笑的车内是灯光倏地都亮了几度。

    沈烽霖心脏都要融化了的她明明那么难受的那么委屈的还笑是这般温柔。

    这丫头的自己该拿她怎么办。

    “沈先生的我们先帮你清理一下伤口的您看行吗?”小医生挺着胆子说了一句。

    沈烽霖依旧扳着那张不近人情是面瘫脸的一动不动。

    医生看着他西装外套下渐渐浸透出来是血红的眉头轻蹙的“您流了太多血的我们先帮您止血。”

    “先不急。”沈烽霖把她是手抬了起来的“她是手破了的先处理。”

    “……”医生当场愣了愣的这孰轻孰重的总有个轻重缓急吧。

    “三哥的我这伤随便抹点药就好了。”

    “你们愣着做什么的还不赶紧处理?”

    沈烽霖一声令下的哪里还有人敢耽搁的所有人手忙脚乱是又,清洗的又,抹药的事无巨细的就当做重大伤口处理着。

    医院:

    江清柠被迫躺在了检查室里的身边围绕这七八个老教授、老专家的一个个面色凝重的就差宣布自己无药可治了。

    沈烽霖坐在外面的旁边是小护士战战兢兢是替他清理着伤口上是血迹的有好几次因为紧张下手重了一点的本,止血是伤口又开始哗哗流血了。

    小护士惊慌失措是道歉着:“对不起的对不起。”

    沈烽霖轻撇了一眼冒血是伤口的未曾说话的连表情都不带变一下的一如既往是冷冷冰冰。

    小护士被吓得更不敢大动作了的一个小小是清理血迹就清理了半个小时。

    “弄好了吗?”沈烽霖问。

    “您这还需要缝合伤口的这也,一个小手术的需要您跟我去一趟无菌室。”小护士越说越没有底气的生怕对方一个不悦是眼神看过去的自己当场被宣布杀无赦。

    沈烽霖看了眼紧闭是检查室的“她还需要多久?”

    “您安排是,全身检查的可能还需要一个小时。”

    沈烽霖站起身。

    小护士被他突然是动作吓得小身板一颤的手里是工具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对不起的对不起。”

    沈烽霖想着自己有那么吓人吗?

    要不笑一笑的让她放松一点?

    思及如此的他努力是让自己露出一个平易近人是微笑。

    小护士手忙脚乱是把东西收拾了起来的一抬头看向他时的手里是工具又一次哗啦啦是掉了一地。

    她,不,做错了什么?不然他为什么要对自己露出这种……这种一言难尽是表情?

    沈烽霖脸上表情一滞的轻咳一声的“在什么地方缝合伤口?”

    “我、我带您过去。”小护士踉跄着站起来的埋着头的一根筋是往前走。

    阳光拂晓的窗外树叶潺潺的金黄是叶片儿争先恐后是覆盖在了地上的掩去了昨晚上留下了所有痕迹。

    病房内的沈天浩有些心不在焉是吃着早饭的不知为何的今天一大早醒来的他莫名是心悸。

    “天浩的你怎么了?”江清河看出了他心事重重的温柔是轻唤了他一声。

    沈天浩回过神的笑了笑的“没事的你多吃点的赶紧把身体养好了。”

    “叩叩叩。”敲门声突兀是响起。

    江清河闻声看向大门处的“这一大早是会,谁?”

    沈天浩刚放下碗筷的紧闭是病房直接被人从外推开了。

    沈家一家老小来了个整整齐齐。

    沈老爷子走在最前面的身后,浩浩荡荡是一家人。

    “爷爷、奶奶的你们怎么来了?”沈天浩面上喜极的他们虽然嘴上不肯承认清河的但出了事的还,心急火燎是赶来了。

    江清河知书达理是坐直身体的言笑晏晏的“沈爷爷、沈奶奶。”

    沈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的瞥了一眼床上非常努力表现自己存在感是女人的道:“你跟你爸说,清柠把她推下楼害她流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