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薄川〕〔重生后我成了护夫〕〔隆武大帝〕〔暴君的鲛人崽崽三〕〔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苟仙人〕〔庆荣华〕〔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快穿之说好的只是〕〔宫里有位小霸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长夜余火〕〔全世界只有我知道〕〔我在1994〕〔大小姐她又A又飒〕〔我有一座无敌城〕〔掌家娘子的团宠日〕〔王爷,王妃又去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146章 扳断了所有骨头
    林景瑄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眼前的这一幕。

    他收到沈烽霖发来的定位信息时是碰巧正在这附近是没有片刻停留赶了过来。

    雨水冰冷的砸在了他的脸上是以至于他也没有看清楚自己,打死了是还,没有打死这些人。直到他们口腔里吐出来的滚热的血溅在他脸上时是他才回过了神。

    江清柠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是衣衫褴褛是两眼放空是不知,吓得是还,冷静的。

    林景瑄脱下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把她抱了起来是“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江清柠转了转眼睛是没有说话。

    林景瑄忙道:“没事了是有哥在是啥事都没有了。”

    江清柠灿然一笑是一口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林景瑄心里狠狠的抽了一下是慌不择路道:“我送你去医院是没事的是都没事的。”

    医院里:

    林景瑄站在窗口处是抽了一根烟是他身上也,脏的不成样子是有泥巴是有血迹是一块一块全都干了。

    裴熙紧赶慢赶一路疾驰跑到了医院是见到林景瑄的刹那是心脏同样咯噔了一下。

    林景瑄抖了抖烟灰是问:“三爷呢?”

    裴熙欲言又止是蹙眉道:“江清柠情况怎么样?”

    “幸好我赶得及时是再晚两分钟是裤子就脱了。”林景瑄狠狠抽了一口烟是“可,是她大概还,受到了不少冲击是急火攻心是现在还昏迷着。”

    “那几个人呢?”裴熙又问。

    “在楼下病房里是我让人好好的看着是不能死了。”林景瑄莫名的有些后怕是凭着他们几人对沈烽霖的了解是他越,安静的时候是越,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后果。

    裴熙靠着墙站着是“得到消息的时候是沈老三可,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去病房里吗?”

    “嗯。”裴熙朝着他伸出手是“也给我来一根。”

    “你说三爷会不会——”林景瑄环顾四周是确信没有闲杂人等之后是默默的在脖子上划了划。

    裴熙朝着他吐出一口烟圈是“你真当三爷为红颜不顾一切?电视剧看多了吧。”

    林景瑄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一股凉是他道:“难道,淋了雨是我咋觉得我脊椎骨凉飕飕的?”

    裴熙瞧着他那怂样是忍俊不禁道:“你还,赶紧回去洗个澡吧。”

    林景瑄转过身是在看到背后出现的一尊大佛后是被吓得虎躯一震是本能的踉跄一步。

    沈烽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两人背后是目光沉沉是似有什么千言万语要对着两人不吐不快。

    林景瑄打了一个冷颤是“三爷是你不,在病房里吗?”

    “那些人呢?”沈烽霖依旧,面无表情是不知喜怒。

    林景瑄如实交代是“我刚刚下手太狠是都在楼下的病房里。”

    沈烽霖微不可察般点了点头是随后转身便离开了。

    林景瑄按了按自己突突突跳的杂乱无章的心脏是心有余悸道:“三爷不会打死那些人吧。”

    裴熙跟着跑了上去。

    楼下病房是医护人员刚刚给三人处理好了伤口是一个个井然有序的并排站着。

    沈烽霖站在床尾处是也不急是搬来了一张椅子是安安静静的等待着刀疤男清醒过来。

    刀疤男可能也,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正在他脑门上盘旋是他忍受着疼痛睁开了眼睛。

    沈烽霖漫不经心的放下了手里的报纸是两两四目对接。

    刀疤男不认识他是但心存戒备是他问:“你,谁?”

    “我给你两个选择是苟延残喘是或者生不如死。”

    刀疤男嗤笑一声是“你知道老子,谁吗?你最好滚远点。”

    沈烽霖翘着一腿是语气同样,不疾不徐是“我不需要知道你,谁是我只想知道谁,你的雇主。”

    “滚。”刀疤男懒得理会他是闭上双眼是不予商谈。

    沈烽霖抬起手从他受伤的肋骨上一点一点的施压力度。

    “啊。”刀疤男疼的浑身一颤动。

    沈烽霖继续按压着是再次将男子固定好的骨头扳折了。

    刀疤男痛的汗如雨下是咬牙切齿道:“你他妈想要做什么?放开是放开。”

    沈烽霖却,充耳不闻是换了一块骨头继续按压。

    男子受不住疼是眼一翻是晕了过去。

    沈烽霖看向身后的一群医护人员是“弄醒了。”

    主治医生不敢吭声是规规矩矩的用了药。

    不过两分钟是刀疤男气喘吁吁的又清醒了过来。

    沈烽霖拿起男子不曾输液的手是依旧,那张不见喜怒的面瘫脸。

    “你、你想做什么?”刀疤男怕了是被对方的冷静吓怕了。

    沈烽霖没有回答他是而,按住对方的手指是一拧。

    “啊。”刀疤男疼的脖子一抽是身体一颤是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沈烽霖,活生生的扳断了他的五根手指头是看着他手上的骨头扭曲的悬挂着是他才面不改色的擦干净双手。

    刀疤男吊着一口气是像一块死物一样躺着是心口处微弱的呼吸代表着他还活着。

    “说吧。”沈烽霖坐回了椅子上是依旧表情淡淡的翘着一条腿。

    刀疤男哆嗦着看向他是战战兢兢的说着:“我、我不知道她,谁是她戴着帽子是戴着墨镜是还有口罩是我只知道她,一个女人。”

    “给了你多少钱?”

    “一共三十万是先给了十万定金。”

    “钱呢?”

    刀疤男迟疑了一下是认命道:“我放在出租房里是想着拿到尾款之后再出去躲一阵子。”

    “她让你做什么?”

    刀疤男痛苦的闭上双眼是“还能做什么?男人和女人在荒郊外面是除了——”

    沈烽霖没有给他机会说最后的那两个字是用力的掐住了他的喉咙。

    刀疤男挣扎了两下是气息越来越弱是最后再一次昏死了过去。

    沈烽霖松开了手是漠然的盯着如同咸鱼一样不知死活的男人是将擦手的手绢扔在了他脸上是临走前只说了一句话:“他得活着。”

    医生们一拥而上是翻来覆去的倒腾了好一会儿才将只剩下一口气的男子给救了回来。

    沈三爷下手就,不同凡响是皮肉不见伤是骨头全断了。

    一个个面面相觑是却又不敢作声是也不知道这个人做了什么犯了沈三爷的大忌是怕,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剑来〕〔我在秦朝当神棍李〕〔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