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石飞〕〔冷少的傲娇萌妻〕〔巅峰赘婿〕〔最强废婿〕〔林子铭楚菲〕〔龙婿林子铭〕〔上门女婿林子铭〕〔超凡强龙〕〔我,开局复活了远〕〔山野糙汉小娇娘〕〔一胎两宝:萧少的〕〔逆天丹帝〕〔最强医圣林奇〕〔帝皇神座〕〔刘大红〕〔第一仙师〕〔林诗语〕〔千古第一圣贤〕〔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我真的只有一个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162章 重伤昏迷
    林景瑄刚点燃一根烟,抖了抖烟灰,这下换他揶揄道:“你这样子就跟被人上门讨债似的,三爷他打算怎么祸害你了?”

    江城放下手机,喝了一口酒,酒壮怂人胆,他道:“老三说他等下要亲自过来,和我们……面谈。”

    林景瑄成功的被香烟呛了一口,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依旧忘不了先逃之夭夭。

    江城抓住他的胳膊,笑的又坏又贱,“你走不了了,好好坐着吧。”

    林景瑄嘴角中风性的抽搐了好几下,认命般的坐回了沙发上,“最后一顿,我一定要吃好喝好。”

    夜色渐深,逼近零点。

    鞋子的哒哒声有条不紊的回荡在空荡荡的走廊上。

    江父处理好了公务,锤了锤酸痛的肩膀往房间走去。

    “咔嚓”房门推开。

    他本是尽量的放缓着脚步声,只是当他打开门时,屋内却是灯火通明。

    江夫人正站在保险柜前,始料未及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会有人进来了。

    江父诧异道:“你手里拿着什么?”

    江夫人惊慌失措的把手里的东西抵在身后,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解释。

    江父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来,“谁允许你拿出来的?”

    “老爷,我、我只是——”

    江父强硬的把遗嘱抢了回来,重新放回保险柜里,“有些东西,你不知道对你更有好处。”

    江夫人索性破罐破摔,质疑道:“您这份遗嘱是什么意思?”

    “你不需要知道。”

    “你把所有股份都留给江清柠,我和清河就只有这一栋宅子?”江夫人自嘲般苦笑一声,“我掏心掏肺的几十年对你如一日,可你怎么可能这么对待我们母女俩?”

    “这是前几年留的。”江父被吵得头疼,敷衍的解释道:“那个时候清柠和天浩还有婚约,我不得不这么写,不能让清柠嫁去沈家受委屈。”

    “可是现在是咱们清河嫁给天浩啊,您赶紧改改,那些股份应该留给清河才对。”江夫人忙不迭的把遗嘱又拿了出来。

    江父蹙眉,“先不急,这不过就是一个形式。”

    “这可是有法律效应的。”江夫人迫不及待的等着他修改。

    江父倒是不甚在意,“这需要律师在场,太晚了,以后再说吧。”

    “不行。”江夫人目光如炬的看着他,“你今天必须改了。”

    江父沉下脸色,“算了,我去书房睡。”

    江夫人见他要走,急忙跟了出去,执着的把遗嘱塞进他手里,“无论如何,你不能这么写,沈家看不起我们清河,你是他父亲,你就是她以后在沈家立足的底气。”

    “今天太晚了,你别闹了,这件事以后再说。”江父头也不回的往书房走去。

    江夫人不管不顾,她挡在了他面前,“就改一个名字,要不了多少时间。”

    “别闹了。”江父推开她。

    江夫人发疯似的不依不饶,“你今晚上必须改了。”

    江父被一股蛮力推着往后一退,脚底踩空了楼梯,身体霎时失去平衡,他扑腾了好几下,顺着楼梯一路滚到了最低处。

    “嘭。”他的头重重的磕在了台阶的边缘处,顿时血流如注。

    江夫人站在楼梯上端,被吓得不知所措。

    江清河听着外面的动静,睡意惺忪的从卧房里走了出来,“妈,怎么这么吵?”

    江夫人没有解释,仓皇中跑下了楼梯,她惊慌失措的看着昏迷不醒的老爷子,张着嘴,却是一个字都叫不出来。

    江清河察觉到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慌不择路般跟着跑下去,一见父亲的情况,心口一滞,“妈,怎么回事?”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江夫人的双手满是血,连带着那份遗嘱也被染得血淋淋。

    江清河手脚并用的跑到了电话机前面,颤动着拨打急救电话。

    薛妈听见吵闹声,披着外套走了出来。

    江夫人看着迷迷糊糊走出来的保姆,尖叫一声,“老爷摔倒了,快打电话叫车。”

    薛妈一个激灵回过神,“老爷怎么了?”

    江夫人转过身把遗嘱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哭的肝肠寸断,“赶紧叫车啊,你还愣着做什么?”

    薛妈不敢耽搁,急急忙忙的去把陈司机叫了起来。

    一时间,江家大乱。

    夜,深沉。

    威斯酒吧依旧热闹喧嚣。

    包间里,两人喝的醉意醺醺,抱在一起,说着虎头蛇尾的话,全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林景瑄打了一个酒嗝,“这沈老三有什么可怕的,都是有眼有鼻的人,咱们干嘛要怕他?”

    江城傻乎乎的笑了笑,“你说的没错,他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也是七尺男儿,家产万贯,怕他个球。”

    “你说的太对了,等一下他来了,咱们好好的教育教育他一番。”

    两人兴奋的举起酒杯。

    “喝完了吗?”第三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林景瑄兴致被打扰,呵斥一声,“谁他妈敢插嘴打扰我们——”

    声音戛然而止。

    江城回过头,酒嗝打了一半,他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林景瑄皮笑肉不笑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摇摇晃晃的看着前面从一个沈三爷变成无数个沈三爷的影子,眼皮一翻,往后一仰,成功的醉晕过去。

    江城打着哈哈,轻轻的踹了踹装晕的家伙,“起来。”

    林景瑄说什么也不可能起来。

    江城强硬的将他架住,托着他站起身。

    沈烽霖懒得理会两个醉鬼,面朝江城伸出右手。

    江城酒精上脑,压根看不懂他的意思。

    “资料。”沈烽霖提醒道。

    江城反应了过来,笑意盎然的把手机递过去,“都在里面。”

    “我要的是行程。”沈烽霖没有接过他的手机。

    江城锤了锤脑袋,拿起西装,倒腾了好一会儿从里面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维森给我的。”

    沈烽霖瞥向还在装晕的林景瑄,冷不丁的一盆冷水浇下去,“f洲那边需要一个人,你们俩谁去?”

    “他去。”

    “他去。”

    两人异口同声。

    江城瞪着他,“你不是晕了吗?”

    林景瑄装傻充愣,“关键时刻,我需要保持清醒。”

    “你们俩别争了,一起去吧,相互也有个照应。”沈烽霖打断两人的交涉,目光漫不经心的从二人身上一一游视而过,最后一锤定音道,“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实属难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