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石飞〕〔冷少的傲娇萌妻〕〔巅峰赘婿〕〔最强废婿〕〔林子铭楚菲〕〔龙婿林子铭〕〔上门女婿林子铭〕〔超凡强龙〕〔我,开局复活了远〕〔山野糙汉小娇娘〕〔一胎两宝:萧少的〕〔逆天丹帝〕〔最强医圣林奇〕〔帝皇神座〕〔刘大红〕〔第一仙师〕〔林诗语〕〔千古第一圣贤〕〔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我真的只有一个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172章 你敢不敢再玩玩
    姜寺从开始的震惊到后面的不敢相信,他强颜欢笑着问:“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这祸从口出,林公子可得掂量掂量清楚了再说。”

    “原来姜公子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啊,刚刚那一堆一堆耍流氓的话,我可都录上了。”林景瑄得意的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姜寺面色一僵,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两家可是世交。”

    “我这个人向来是看不惯你这种为虎作伥的二世祖的,姜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公众人物的家庭,怎么就教育出了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欺负人家小姑娘,跟你做世交,我怕惹得一身腥。”

    姜寺识趣的往后退了一小步,“行,我走,我走不就成了,把视频删了,你删了我就走。”

    林景瑄犹如看待小丑那般不为所动的看着他,似乎并不关心他是走是留。

    姜寺不甘心的再瞥了一眼躲在林景瑄背后的小女人,转身径直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江清柠如释重负的轻喘一口气,“还好碰见了林先生。”

    “你是怎么惹上这个二世祖的?”林景瑄随手将手机放回衣兜里。

    江清柠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找上我了。”

    “这个二世祖平日里玩世不恭,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向来都是见一个爱一个,估计上辈子是太监,这辈子才这么饥不择食。”林景瑄打趣道。

    徐萌萌掩嘴一笑,“林先生这个比喻挺恰当的。”

    “以后见到他就赶紧绕路走,这种缺根筋的家伙本身就是不顾后果的。”林景瑄望向旁边的大楼,“是来这边实习的?”

    “嗯,完了,快迟到了。”江清柠一惊一乍,掉头就跑,跑了几米远又折回来,“这件事林先生别告诉三哥了。”

    “我知道孰轻孰重,你快进去吧。”林景瑄深明大义,一副了然于胸的点了点头。

    江清柠疾步跑上台阶。

    林景瑄望着两道背影进了大门之后,才慢慢悠悠的转过身,自言自语道:“我当然知道孰轻孰重,这种事我可不敢瞒着。”

    夜幕降临:

    郊区外的环山公路,两辆跑车一前一后的停了下来。

    法拉利车门率先打开。

    保时捷车主随后下车。

    沈天浩沉着脸色,一下车便是兴师问罪的跑来,“我让你去翻译棺堵江清柠,不是让你去耍流氓的。”

    姜寺同样龇牙列齿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江清柠跟你三叔的关系?”

    沈天浩眉头一蹙,“她跟我三叔有什么关系?”

    姜寺算是看出来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沈天浩追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和我三叔有关系?”

    姜寺双手斜插口袋里,道:“林景瑄跑来我跟前口口声声唤她嫂嫂,我再笨再蠢也听得出来他嫂嫂是什么意思。”

    沈天浩摇头,“不可能,不会的,这一定是你听错了。”

    “我现在是不敢再去接近江清柠了,我怕死。”姜寺一脚踢在了石墩上,“你沈家真是会玩,侄子不要了,叔叔捡回去,把我当猴耍。”

    沈天浩垂眸,他本以为那只是三叔为了警告他故意说的,现在看来,连他身边人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这事不就成真了吗?

    林景瑄都唤她嫂嫂了,那三叔肯定当场宣布过他们的关系,他们会是什么关系?

    沈天浩不敢再想下去,他不会承认江清柠是自己三婶的,他绝不会承认她成了自己的三婶!

    “你现在的心情是不是比吃了屎还难受?”姜寺明知故问道。

    沈天浩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又如何,你相信吗?”

    “你这是不相信?”

    “我三叔是什么人,我是他亲侄子,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江清柠这种虚有外表的花瓶?”沈天浩自我麻痹着,“一定是林景瑄的缓兵之计,故意说得。”

    姜寺点燃一根烟,“真是可惜了,江清柠这女人很有味道,我喜欢。”

    “我给你制造机会,你敢不敢再玩玩?”沈天浩嘴角轻扬,满脸邪佞。

    姜寺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就问你想不想尝尝她是什么味道?”

    姜寺心痒痒的,好像心里有千万只虫子在爬,他抖了抖烟灰,故作镇定道:“怎么玩?”

    “等我电话,我会给你安排好。”

    姜寺熄灭了烟头,“如果被人知道了怎么办?”

    “不用担心,我都会处理好,没有人会知道。”

    姜寺当真是喜欢江清柠这种像花儿一样迷人又美丽的女人,那小蛮腰、大长腿、可爱的嘴巴。

    光是想想,姜寺就觉得自己恨不得立刻扑到她身上,用他那一段话:真正的翻云覆雨。

    夜色渐深:

    江清柠坐在沙发前,小心翼翼的修剪着花枝,一朵一朵整整齐齐的插进了花瓶里,再在花朵上浇上几滴水,她双手捧着下巴,看的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好看,真是好看。

    玄关处的灯光亮了。

    江清柠笑逐颜开的跑过去,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就像是等待丈夫下班的小矫妻,她满目期盼的望着徐徐走来的身影。

    沈烽霖身上的外套沾上了一些水,在灯光的折射下,衣角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丫头。”

    “嗯。”

    两两四目相接,画面仿佛静止了。

    沈烽霖走近,目光落在她身后的那一束红艳艳的玫瑰上,道:“开的真好。”

    江清柠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又一次红了脸,“我很喜欢。”因为是你送的。

    “以前不知花开正好时是这么漂亮,现在才懂它是因人而异的。”

    江清柠有些听不懂他的言外之意。

    沈烽霖道:“或许它并不是很漂亮,只是因为它是从你手里绽放的。”

    江清柠先是一愣,渐渐的反应了过来,倏地面颊更红了。

    他的眼,太过灼目,就像是太阳,不仅温暖,还给她带来了光芒。

    火辣辣,很耀眼。

    江清柠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顾城的诗: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