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逸〕〔快穿:我成了女主〕〔武谪仙〕〔不败赘婿李子安〕〔开局抽女帝,把把〕〔漫威:开局签到凯〕〔余生我们不走丢〕〔乔七七顾时礼〕〔山有木兮〕〔回到民国当导演〕〔许亦云苏晚〕〔穿成反派的绿茶小〕〔我的世界之开局继〕〔酒神:开局一只小〕〔微风轻轻起好想嫁〕〔最强医圣林奇〕〔快穿这个反派太稳〕〔敖阙〕〔黄丽华〕〔我是掌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184章 警告
    学校,人来人往。

    江清柠捧着书坐在大教室里,今天是公开课。

    徐萌萌的目光总是情不自禁的往她身上瞄,总觉得今天的江清柠好像不一样。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江清柠半眯着眸子,“特别是还用这种不怀好意的眼神注视我。”

    “你身上好像散发着一种女性的光辉,嗯。”徐萌萌凑上前,笑的花枝招展,“自己老实说你脖子上的玩意儿是谁种的?”

    江清柠惊愕的捂住自己的脖子,“很明显?”

    徐萌萌推了推眼镜,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神秘兮兮的说着:“按照我的推理,昨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社会正能量核心价值的事情。”

    江清柠凑上前,两两头挨着头,“我们这次真的全垒打了。”

    徐萌萌半信半疑,“你上次谎报军情搞出那么大的乌龙,你确定这次不是你领悟错了?”

    “不,肯定是。”江清柠一想起昨晚上的点点滴滴,脸就红的像极了熟透的苹果,从耳根子一路蔓延到脖子上。

    “那个宝贝,我回去查了一下,咱们女人啊,第一晚,都有那啥啥,血,血,你知道吗?”

    江清柠倒是看见了不少血,但她肯定是三哥流的。

    徐萌萌从她的表情里已经得到了答案,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种事咱们不能急功近利,得细水长流慢慢来。”

    江清柠迟疑了,昨晚上她竟是出奇的不痛,难道这次又是一个哑炮?

    她自闭了。

    徐萌萌戳了戳她的肩膀,“三爷现在把你当小孩子,应该不会对你做这种事。”

    江清柠委屈的撇了撇嘴,昨晚上三哥亲了她,从洗手间亲到了房间里……

    然后呢?

    江清柠大概是米青虫上脑,记不太清了,醉生梦死,欲仙欲死,她像是着了火。

    她轻轻的锤了锤脑袋,明明没有喝酒,怎么就记不住了?

    “听说吃了那药都有致幻效果,很多时候当事人都没有记忆的。”徐萌萌提醒道。

    “那真的是我记错了?”江清柠这下子羞愧的恨不得找条缝把自己塞进去,她还大义凛然的跟三爷说不用记挂在心上。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这种事咱们要循循渐进,慢慢来。”徐萌萌再次激动的握住她的手,“别担心,我是你坚强的后防。”

    江清柠脑袋重重的磕在桌上,“我太丢人了。”

    不远处,坐在正中心位置的江清河目光幽幽的看着一会儿又笑,一会儿又哭,表情相当丰富的江清柠,嘴角轻扬,噙着一抹玩味的笑。

    昨晚上她虽然没有拿到照片,但听那个厨子说他们两个人都中招了。

    所以,昨晚上她和那个男人肯定有发生什么。

    只不过是她在强颜欢笑罢了。

    “清河,校门口有人找你。”李美美一路小跑过来。

    江清河收拾了一下桌面,“知道了。”

    微风习习,树荫潺潺。

    京大校门口,一人靠着车门,默默的点燃了一根烟。

    江清河不认识这个人,疑惑道:“这位先生你找我?”

    赵勤然抬头,唇角上扬,“我姓赵,赵勤然。”

    江清河明白了,这不就是昨天和江清柠相亲的那位赵家大公子吗。

    赵勤然环顾四周,“江小姐应该也知道我是谁。”

    “赵先生是来找我姐姐的吗?”

    “我找你。”赵勤然朝着她勾了勾手,示意她走过来一些。

    江清河表现的落落大方,巧笑依然的走上前,“赵先生有话请直说。”

    赵勤然沉默中将后排车门打开。

    江清河不明他的举动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后排车座上,一名男子一动不动的坐着,好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眼神直直的盯着前面,浑身上下都在发抖。

    江清河面上的镇定顷刻间荡然无存,她急忙退后,心虚的低下头。

    赵勤然直言不讳道:“江小姐还记得这个男人吧。”

    江清河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道:“赵先生可真会说笑话,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我不认识他,从来没有见过。”

    赵勤然锐利的眸子一眯,道:“既然江小姐忘了,那我来提醒提醒你一两句。”

    说完,铺天盖地的照片直接丢在了江清河脸上。

    江清河被吓得踉跄了好几步。

    阳光穿透树缝照耀在地上,星斑点点碰巧落在了照片上正在拿什么东西给厨子的女人身上。

    江清河害怕极了,但见照片并没有拍摄到自己的正面,她矢口否认道:“我不懂赵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附近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两人的动静,皆是不约而同的看过来。

    赵勤然抖了抖烟灰,“江小姐不记得了也罢,记得也罢,三爷让我转达一句话,这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

    江清河故作镇定的抬起头,“三爷还真是关心我们江家啊。”

    “江小姐,有些人你动不得,有些人你高攀不了,别痴心妄想和谁争个长短,有些人的底线一旦碰了,是你想都不敢想的后果。”赵勤然嘴角叼上烟,“好自为之。”

    江清河岿然不动的站在原地,汽车尾气扑面而来,她依旧不为所动。

    地上的照片一张一张太过刺眼,她弯下腰全部捡了起来,最后疯狂的撕碎。

    凭什么?凭什么自己步步为营了那么长时间,终于有机会嫁进沈家了。

    可是结果呢?

    她江清柠有什么资格牵上沈烽霖这种男人?这种像王一样不可亵渎的男人?

    江清河把照片全部扔进了垃圾桶,五官狰狞的瞪着那里面被撕毁的照片,五指攥紧成拳。

    乌云将阳光遮蔽,本是晴好的天忽然将阴云密布。

    医院里:

    沈烽霖将电脑关上,这才不疾不徐的抬起头。

    椅子上的男人更是不敢说话了,有好几次坐不住差点摔下去,偌大的房间,明明很安静,他却觉得自己行走在刀山火海中,惊心动魄,生死攸关。

    “说话。”须臾,凉薄的声音悠悠然响起。

    男子胆战心惊的耷拉着脖子,有气无力的说着:“我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