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196章 江清柠又喝醉了
    一场闹剧,不欢而散。

    苏菲娅走上前,站在自家父亲身侧,似笑非笑道:“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马克那个王八蛋不少条腿也得少条腿。”

    维森看了她一眼,慢慢悠悠道:“所以说你只能站在这里,而不是在沈烽霖的怀里。”

    苏菲娅眉头一拧,“父亲,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强势的女人,男人没有保护欲。”

    苏菲娅不敢苟同,直言道:“太懦弱的女人只会是负担,这种人,就算一时得到了男人的保护,也没有男人喜欢一辈子保护这种人,太麻烦了,太矫情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快三十还没有男人稀罕了。”维森叹口气,“人家找男朋友都是想着依偎在男人怀里做乖巧的小绵羊,你倒好,反着来,想着男人依偎在你怀里做听话的小狼狗。”

    “父亲,难道你想我也哭着回来告诉你我被打了吗?”苏菲娅反问。

    维森摇头,“得了,你开心就好。”

    “不过我挺喜欢这个沈烽霖的。”苏菲娅面露笑意,一口气饮尽了杯中酒,“很有挑战。”

    维森摆了摆手,“这个男人你就别想了。”

    苏菲娅笑,“为什么?难道你不想他做你女婿?”

    “我也不是第一次和他合作了,他是什么性子我也算略知一二。”

    “他是什么性子?”苏菲娅好奇的问。

    “藏獒。”

    苏菲娅不明他话里的意思,疑惑道:“您说他是狗?”

    “认主。”维森讳莫高深的笑了笑,“别的人在他眼里都是攻击性对象。”

    苏菲娅面上的表情僵了僵,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拎着酒杯轻抿一口,“我倒想试试看。”

    夜,渐深。

    酒店内,死寂沉沉。

    林景瑄徘徊在走廊上,轻轻推了推旁边同样畏首畏尾的家伙,“要不你去敲门?”

    赵勤然苦笑道:“昨天可是我敲的,今天怎么也该轮到你们俩了。”

    江城掩嘴轻咳一声,“要不我们还是回房间洗洗睡吧?”

    “你说的没错,有什么事要不咱们明天再说。”赵勤然转身就想跑。

    林景瑄抓着他的肩膀,“三爷他们一回来就闷声不响的进了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你说这正常吗?”

    江城皱眉,“可能是他们正在促膝长谈。”

    “谈什么?”林景瑄摇头,“老三这个人最注重影响,他就像拎兔子一样把那个小丫头给拎了回来,我怕凶多吉少啊。”

    “你不会又想说老三打了江清柠吧。”赵勤然一想起昨晚上的点点滴滴就毛骨悚然,老三那恨不得对他抽筋剥骨的狠戾劲儿,他有心理阴影啊。

    林景瑄不敢说,但也不能不这么想,他慎重道:“打应该是不至于打,但老三就那么一站,一声不吭的盯着人看时,都能把人吓得一愣一愣的,我怕小丫头会经受不住晕过去。”

    江城抿了抿嘴,“那要不我们再等等?听听里面有没有什么声音?”

    三个人就这么趴在大门上,屏息以待的倾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静,落针可闻的静。

    房间里:

    江清柠早早洗了澡,她就这么盘腿坐在床上,脑袋埋得低低的。

    沈烽霖不露声响的站在了她面前。

    江清柠蓦地抬起头,两两四目相接。

    沈烽霖看着她眼底的青霜,“白天还是没有怎么休息?”

    江清柠摇着头,“睡不着。”

    “现在也不困?”沈烽霖看她两眼睁的比铜铃还大,坐在了她身侧,“刚刚的事别想那么多,是我考虑不周,不该带你出席这种乌烟瘴气的场合。”

    “扑哧。”江清柠掩嘴笑了起来。

    沈烽霖不明她为何会笑,道:“怎么了?”

    “没事。”

    沈烽霖起身走向了吧台处,“要不喝点酒?”

    江清柠诧异道:“我喝酒不行。”

    “喝点酒可能就会想睡觉了。”沈烽霖拿着两只酒杯放在了小桌上。

    “嘭。”瓶塞弹出来。

    江清柠目不转睛的盯着杯子里晕开的酒液,空气里渐渐的萦绕着一股酒香。

    “少喝一点,别喝醉了就行。”沈烽霖将酒杯递给她。

    江清柠小小的呡了一口,大概也是怕自己喝醉了。

    房间外,三个脑袋还锲而不舍的紧挨着,大概是听不出什么声音是绝不会罢休放弃的。

    江城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叮叮咚咚?”

    林景瑄道:“好像有脚步声?”

    赵勤然更加竖起耳朵,“越来越近了。”

    江城掩嘴嘘了嘘,“还有说话声。”

    林景瑄听见了一句话,他道:“好像是你别动,我不许你动。”

    赵勤然瞠目,“他们在干什么?”

    江城示意他别激动,道:“好像是江清柠的声音,她在哭?”

    赵勤然正义感噌噌噌燃了起来,他用力的敲了敲门。

    林景瑄按住他的手,“你干什么?”

    “我听见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像是在砸东西。”赵勤然等不下去了,更加用力的砸着门,砸的门板都在颤。

    “咚咚咚。”屋子里传来了一系列的破碎声。

    江城同样神色一凛,开始砸门,“老三,你有话好好说,别打人,别摔东西啊。”

    “咔嚓”一声,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内打开了。

    林景瑄挤上前,大吼一声,“老三冷静点。”

    然而,站在门口的却是醉意醺醺的江清柠。

    她的脸有些红,脸颊上像晕开了两坨高原红,她双眼朦胧的瞪着眼前的七八道影子,道:“你们干什么?”

    三人再次面面相觑一番,声音戛然而止。

    江清柠不耐烦的指着他们,“你们闹什么?”

    沈烽霖怕喝醉的丫头又跑出去闹,伸出手准备将她拉回来。

    江清柠一个反扑将他死死的抵在了墙壁上,仰头笑,笑的两眼只剩下一条缝,她道:“三哥,我想和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

    “……”

    “……”

    三人惊呆了,半天反应不过来。

    江清柠踮着脚,噘着嘴,拿出自己凝聚了二十一年的王八之气,勇敢无畏的想要用自己的嘴狠狠的堵住他的嘴。

    沈烽霖当真是没有想到喝醉后的小丫头力气这么大,他喘着气扭开脑袋,矜持的就像是不肯屈服的小媳妇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