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图卷〕〔神相天女〕〔当世界崩坏之时〕〔过去心不可有之西〕〔木叶之死亡如风〕〔愿抛却江山如画与〕〔明末之无限兑换系〕〔红尘至尊体〕〔霸道爹地绝色妈咪〕〔崛剑记〕〔妖孽总裁的萌宝娇〕〔和安少的高甜新婚〕〔被逼成仙〕〔总裁爹地的幸孕萌〕〔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医者无眠〕〔墨唐〕〔林梓言宗景灏的故〕〔萧兮兮洛清寒〕〔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197章 昨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沈烽霖错了,他知道这是他有生以来犯的最大的错误。

    千不该万不该就不应该让这个丫头碰酒,一杯也不行。

    不对,一滴也不行!

    三人倒抽一口气,他们是不是应该把两人分开?

    江清柠噘着嘴,小鸟依人的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傻乎乎的笑着,“三哥,我要给你生孩子,生好多好多孩子,你说好不好?”

    沈烽霖不作答。

    江清柠没有得到回复,锲而不舍的问,“第一个生个男孩,第二个生个女孩,第三个生个双胞胎,好不好?”

    沈烽霖瞥向旁边杵着一动不动的三人,沉着声音道:“还不帮忙?”

    林景瑄往前走了两步,举了举手,尴尬道:“男女授受不亲,我不好下手。”

    沈烽霖道:“给她弄点醒酒药。”

    “这个好办。”赵勤然待着机会先跑了。

    江城晚了一步,龇着牙的瞪着逃之夭夭的家伙,“跑的比兔子还快。”

    沈烽霖伤口隐隐作痛,身体也是没有多少力气,他尝试着将靠在自己怀里的丫头推开一二,刚一动,对方更加用力的缠住了他的手臂。

    江清柠不依不饶道:“你不给亲亲抱抱举高高,我就不撒手。”

    沈烽霖压低着声音,小声安抚着,“有什么事咱们关上门来慢慢说。”

    江清柠扭过头,意识有些不清,她瞧着不远处虚虚晃晃的七八道身影,道:“好。”

    说着她歪歪斜斜的往外走去。

    林景瑄下意识的往后退。

    江清柠一根筋的走出了大门,然后反手一关,成功的把自己关在了门外。

    林景瑄和江城两两相互看了彼此一眼,同时不敢动作一下。

    江清柠迷迷糊糊的瞪着没有动静的两人,眉头一皱,“三哥呢?”

    林景瑄吞了吞口水指着她身后的门,“他在里面。”

    江清柠摇头,“他刚刚还在我面前的。”

    江城哭笑不得道:“你把自己关在了外面。”

    江清柠瞪着他们,“是不是你们把三哥藏起来了?你们把他还给我。”她面朝着二人摊开手。

    “你回头看看啊,他真的在里面。”林景瑄解释道。

    江清柠执着的靠近二人,“把口袋里的东西交出来。”

    江城立刻把口袋搜了一遍,“你瞧真的没有你三哥。”

    江清柠调转方向面向林景瑄,指着他鼓鼓的口袋,“把三哥还给我。”

    “我没有你三哥。”林景瑄恨不得把裤子脱下来以证清白。

    江清柠突然蹲在了地上,把厚厚的地毯掀开,“三哥,你在里面吗?”

    沈烽霖打开了门,瞧着趴在地上叫他名字的傻丫头,弯下腰将她捞了起来。

    江清柠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兴奋的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三哥,我找到你了。”

    “嗯,有什么话咱们回房间再说。”沈烽霖准备将她抱进去。

    江清柠在他埋头的瞬间,逮到机会,以着出其不意的速度一口咬住了他的嘴。

    沈烽霖感受到嘴角一疼,他尝到了甜腥味。

    林景瑄默默的转过身,不做这第一现场的目击者。

    江清柠闻到了血腥味,一股难以言喻的呕吐感袭来,她抓紧了沈三爷的衣角,张口一吐。

    沈烽霖闭上双眼,心口处渐渐的湿透一好大一块,还伴随着一股又臭又酸的味道袭来。

    江城也快被她惹吐了,掩着嘴连续后退好几步,被酸水熏得。

    江清柠吐完之后舒服了不少,嘀嘀咕咕的说着:“我要和你三年抱两,五年抱三,生一支足球队去拯救国家队。”

    林景瑄屏住呼吸,甚至都不敢看沈三爷那黑沉的都快滴墨的脸色。

    如果是旁人,沈烽霖怕是早就把她丢出去喂狗了。

    ……

    这嘈杂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翌日,阳光明媚,晴空无云。

    酒店餐厅:

    赵勤然随便拿了两块面包就坐回了沙发上,“昨天我走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该知道的事?”

    江城被白粥呛到了,急忙擦了擦嘴,“你既然晓得这是不该知道的事,还问?”

    赵勤然忍俊不禁道:“我这不是好奇吗,我一回来就见你们一个个面如土色跟见了鬼似的,真的很想知道这过程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林景瑄有些难以下咽了,他道:“我突然没有了胃口。”

    江城看着那白花花的粥,还真是像江清柠吐出来的玩意儿,也失了胃口。

    赵勤然眯了眯眼,“你们怎么不吃?”

    江城绘声绘色的说着:“我先是把这碗粥喝进去,然后原封不动的又吐进碗里,你瞧颜色白净,颗粒明亮,粥里还沾着我的口水和胃液,或许还夹杂着一点昨晚上没有消化的青菜牛排,你觉得你还能吃的进去吗?”

    赵勤然被成功的恶心到了,嫌弃道:“你别说了。”

    林景瑄喝了口水压压惊,“昨晚上你错过的就是这个,还想听吗?那个丫头可能还吃了很多水果,吐出来的东西里五颜六色,很有视觉冲击力。”

    赵勤然也是吃不进去了,把面包往桌上一放,“就吐了而已,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可怕,不是吗?”

    “问题是,她吐在了谁的身上。”江城道。

    赵勤然脸上笑容一僵,“咱沈三爷?”

    “一滴不漏的全部吐进了沈三爷的衣服里,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也不敢问,也不敢说,就看见她扯开了咱沈三爷的衣服领子,一口气一马平川的全部往他衣服里灌,酸水就顺着他衣服缝隙处钻了出来。”

    “别说了。”赵勤然抬手制止他再继续分享下来,“是我嘴贱不该问不该知道的事。”

    “我就想看看等那个丫头今天醒来会不会有一点负罪感。”江城满目期待的望着餐厅入口处。

    而被他们议论纷纷的当事人正一脸无辜的跟在沈烽霖身后,笑容满面的进了餐厅。

    那样子,甭说有负罪感了,就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昨晚上喝了一点酒,她睡得很好,一夜无梦到天亮。

    至于中途发生了什么,她好像只残余的记得自己把酒杯摔碎了。

    江清柠坐在了双人沙发上,望着嘴角破皮的男人,再三询问道:“真的是被酒杯不小心割破的吗?”

    “嗯,是我不小心。”沈烽霖把菜单递给她,“想吃点什么?”

    江清柠是不怕喝醉,也不怕喝醉后断片,就怕酒醒后有人帮你回忆你喝醉后的点点滴滴。

    沈三爷肯定不会骗她的,他说没事就一定没有发生任何事。

    嗯,她昨天肯定很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