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后:殿下,〕〔江百川〕〔神道帝尊〕〔农女柳月牙〕〔好歹也是个皇帝〕〔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洪荒历〕〔最强妖孽特种兵王〕〔顶级神豪〕〔麻衣神婿〕〔第九星门〕〔他和她们的群星〕〔重生弃少归来〕〔陆爷的呆萌甜妻〕〔医路坦途〕〔战皇〕〔农夫凶猛〕〔传奇机长〕〔千秋我为凰〕〔我老婆是女学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214章 婚礼作废
    沈天浩噌的一下子站起身,更是生平第一次满目猩红的看着自己的奶奶,一字一句,字字珠玑,“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沈家的孩子,您就是老糊涂,老眼昏花了。”

    “沈天浩,你住嘴。”沈一成大概也是被气的不轻,直接将自己的儿子拽了过去,“别和你奶奶顶嘴。”

    “她胡说的,清河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我的?”沈天浩反驳着,“一定是我的,我相信她,刚刚那个视频里的人不可能会是她。”

    “我们都不瞎。”沈一成咬紧牙关,说的腮帮子都泛着青筋。

    沈天浩执迷不悟的摇着头,“那是你们的偏见,你们都看错了。”

    沈老爷子气的差点犯了心脏病,他抬起手虚虚的掩着心口,吼道:“你们少说一句。”

    沈一成闭上了嘴。

    沈天浩还在闹腾着,“你们不相信她,我相信,以后谁要是再敢说一句污蔑她的话,我就、就当做自己从来不是沈家子孙。”

    “混账。”沈一成怒骂,“你给我滚一边去。”

    “你来说。”老爷子右手颤巍巍的指着只知道嘤嘤嘤哭泣的江清河。

    江清河委屈极了,泪眼磅礴的说着,“爷爷,真的不是我,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我也不知道是谁想要陷害我,我真的是清白的。”

    “看来你真的是存了心想要把我们一家老少当成傻子欺骗了?”老爷子咬牙切齿道:“给我把那几个人找出来,公事公办。”

    江清河神色一凛,被吓得连哭都忘了,就这么傻傻的坐在地上,一愣一愣的。

    老爷子再道:“我们沈家百年清白,受不起这种侮辱。”

    江夫人急了,着急道:“老爷子,您就没有想过那里面的女孩子是受害者吗?”

    “受了伤害,有警局帮忙,而不是装作若无其事嫁作人妇。”老夫人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瞪着脸色惨白的江清河,“你这是想要让我们沈家替你收拾烂摊子吗?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不是你欺骗的理由。”

    “奶奶,我没有。”江清河哭的更是肝肠寸断了,“我真的没有,我没有发生那种事,我是清白的。”

    “今天这场婚礼作废,你回你江家吧,我们沈家高攀不起。”沈老夫人一锤定音。

    江清河顿时失去了力气,像破败的娃娃倒在了江夫人怀里,“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说,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奶奶,婚礼不会作废,我们已经奉过茶,拜过堂,领了证,我们是夫妻,她是我沈家的孙媳妇,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事。”沈天浩道。

    “你,沈天浩从今天起也不是我沈家的子孙了,我会让你父亲公事公办把你的名字从我沈家的族谱上剔除干净。”沈老爷子气急败坏的一棍子打下去,“滚,以后别再说你是我沈家的人。”

    “爷爷,您胡说八道什么?”沈天浩抓住他的手,“我可是你最喜欢的孙子。”

    “我丢不起这个人。”沈老爷子气的两眼一黑,倒了下去。

    “父亲。”沈一成险险的将他扶住,“快送医院。”

    沈天浩踉跄一步,犹如被抛弃的垃圾,所有人都将他挤开了。

    今天明明是他们的大喜日子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所有人,乱作一团。

    江清柠看着被送上车离开的沈老爷子,同样也是惊魂未定。

    “是不是你做的,你说,是不是你做的?”江夫人撒了泼一样的扑过来,用力的抓住江清柠的衣领,将她推搡着进了大厅。

    江清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江夫人推开了,她真是觉得好笑极了,忍不住嘲讽道:“江清河这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咎由自取?”

    “果然是你做的。”江夫人红了眼,“她可能是你亲妹妹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你可真是看得起我,我也想这么做,可惜了,没有那个本事。”

    江夫人恶狠狠道:“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毁了我女儿,我也要毁了你。”

    说着,她便龇牙列齿的扑了过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多了一把刀,明晃晃的,别提有多么扎眼。

    江清柠保持警惕的往后退,身体突然抵在了谁身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已经一脚将扑腾过来的江夫人踹开了。

    江夫人跌倒在地上,疼的呜呼哀哉。

    “妈,妈。”江清河爬了过来,将江夫人扶了起来。

    江清柠惊魂未定的回过头。

    沈烽霖宽厚又有力的手掌将她护在了自己身后,“不是让你别乱跑吗?”

    江清河声泪俱下的说着:“你们串通一气欺负我们两母女,沈三爷你可是京城里大名鼎鼎的人物,你怎么能这么欺负我们?”

    沈烽霖眼色森然,直言不讳道:“你的视频是我放出去的。”

    江清河的质疑声戛然而止。

    沈烽霖面不改色道:“你做过什么事你心里很清楚,你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你也应该很清楚,有些警告,我只给你一次,我给过你机会。”

    江清河气的浑身瑟瑟发抖,“你陷害我,是你陷害我的。”

    “我说过了,有些人你别碰,你输不起。”沈烽霖轻撇她一眼,“滚。”

    “我没有得罪你,沈烽霖,我从来没有得罪你。”江清河颤抖着站起身。

    “你得罪了我的人。”

    江清河将目光落在被他像母鸡护小鸡藏在身后的江清柠身上,恍然明白般大笑起来,“她就一个破鞋,你沈三爷原来喜欢这种脏东西。”

    “闭嘴。”沈烽霖怒吼。

    江清河却是自顾自的嘲笑起来,“她江清柠同样是被人睡烂的贱货,你却把她捧在掌心里,你不嫌恶心,我看着就恶心。”

    忽然,一只手掐住了江清河的脖子。

    江清河蓦地瞪直眼睛,挣扎着。

    江夫人站在一旁扒拉着他的胳膊,“你放手,你快放手。”

    沈烽霖像扔垃圾一样将江清河扔了出去,漠然道:“真是脏了我的手。”

    江清河趴在地上,用力的咳嗽着,她眼前昏昏暗暗模糊不清,她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当她定睛一看时。

    是把刀,锈迹斑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林平李静名字〕〔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