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天宇〕〔不会真有人觉得师〕〔超级海岛大亨〕〔史上最强练气期方〕〔方羽修炼五千年〕〔团宠真千金每天都〕〔比邻〕〔二嫁医妃:王爷他〕〔女神的上门狂婿陈〕〔琪琪〕〔陈华〕〔废婿归来〕〔女神的上门狂婿〕〔炼气五千年李道然〕〔史上最强炼气期方〕〔褚临沉我怀孕了〕〔总裁的甜宠新娘〕〔史上最强炼气期〕〔摄政王的药膳小医〕〔脉脉春风,冰雪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227章 我们江家会永远离开这里
    沈烽霖不着痕迹的推开她碍眼的手,更是避讳被她接触似的,退后了一小步。

    江夫人执着的扑上前,再一次紧紧的拽紧了他的裤脚,说的声情并茂,“她还怀着孩子啊,沈三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好不好?我以后一定老老实实做人,不再做这种诨事了。”

    沈烽霖目光犀利的落在她的手指头上,道:“放开。”

    江夫人不肯放弃,两眼哭的又红又肿,一夜未眠过后的声音又干又涩,她哭喊着,哭的撕心裂肺,“您已经毁了她的清白,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您放过她好不好?”

    “这是怎么回事?”江父从电梯里刚出来就看见了这闹腾的一幕,急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跑来。

    江夫人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拉住江父的手,激动的说着:“老爷您也求求沈三爷,求求他放过咱们清河,她真的受不得一点刺激了。”

    江父听得云里雾里,不明就里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大清早闹什么?是嫌咱们江家还不够丢脸吗?”

    “沈三爷派人把咱们清河带走了。”江夫人急的心跳如鼓,她几乎都快失去了镇定,顺着墙就滑坐在地上,像极了孤苦无依的失独老人。

    江父神色一凛,将目光投掷到一旁不承认也不反驳的男人身上,下意识的问,“三爷,我夫人说的可是真的?”

    沈烽霖直言不讳道:“她咎由自取。”

    江父加重音量,“沈三爷,我们江家是高攀不起你们沈家,可是清河毕竟是我的女儿,她犯了什么错,由我这个父亲担着教育就行,请您高抬贵手不要再掺和我们江家自己的家事。”

    “我不过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礼尚往来而已。”

    “沈三爷,不知道我家清河又是哪里得罪了您,让您这般呕心沥血的想要毁掉她。”江父压抑着怒火,如果不是顾及对方的身份,怕是早已与他撕破脸,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江董事长难道心里没有数?”沈烽霖反问。

    江来目色一沉,回头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哭天喊地恨不得搞得人尽皆知的妇人。

    江夫人知道江父在注意自己,这下子哭的更是撕心裂肺,简直是把委屈演绎的入木三分,她无助的双手捧在心口处,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一个一条腿都踏进棺材的人不怕死,你们要杀要剐要报复冲我来,清河她是无辜的,她只是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哪里错了?”

    江来摇了摇头,始终是于心不忍,他道:“沈三爷,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小女一条生路,我们江家愿意退出京城。”

    沈烽霖面上的从容微微一僵,“江董事长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这次因为清河的那件事让沈家颜面无存,以后怕是会受人诟病,我们江家愿意放弃京城市场,退居二线,我已经通知了公司所有高管,一个月后搬迁。”

    “……”江夫人这下子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这京城可是一处金窝,有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着挤进来,他这个老头子是老糊涂了吗?

    江父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目光凝重的看向缄默不语的男人,道:“沈三爷不用再赶尽杀绝,我会带走清河,这辈子都不会让她再踏入京城一步,请您放过她。”

    “江董事长言重了,您不必做出这一步。”沈烽霖顿了顿,继续道:“我并没有想过和江家结怨,我只是——”

    “沈三爷您不用再说了,我也是个商人,自然明白在商言商的道理,您逼着我们走到这一步,无非就是想要让我们彻底退出沈家视线,我答应你,只要让我在世一天,江家不会踏进京城一步。请您别赶尽杀绝。”江父说的毅然决然,不容半分商量。

    江夫人急了,仓惶中从地上爬起来,“老爷,您可是想好了?”

    江父重重的点了点头,“只要让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行了。”

    江夫人泪流满面,“对不起老爷。”

    “麻烦沈三爷将我家清河送回江家。”江父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这辈子最有骨气的时候了。

    沈烽霖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

    江父扶了扶江夫人的手臂,“我们走吧。”

    “江董事长,我从未想过对江家做什么赶尽杀绝的事。”

    “多谢沈三爷网开一面,我们也会识趣的消失在你们沈家的视野里,不会再给沈家造成任何一丝一毫的麻烦。”

    “江董事长——”

    江来已经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空荡荡的走廊处,只剩下沈烽霖独自一人。

    他是不是应该夸夸他岳父这说一不二的直爽性子?

    或许他更是嫌弃他那自作聪明的老糊涂劲儿。

    他沈三爷像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赶尽杀绝的鬼面罗刹吗,需要他这般谨小慎微甚至不惜动摇根本搬离京城来以表他们不再纠缠的决心?

    沈烽霖突然一个头两个大。

    正午,又是不知不觉飘起了鹅毛大雪。

    病房里,暖气开的很足,加湿器也是安静的工作着,偌大的房间,落针可闻。

    江清柠双眼一瞬不瞬的望着那苍白单调的天花板,小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子,她面上很是平静,眼中却是汹涌澎湃,不过一小会儿便是湿透了枕巾。

    “咯吱”一声,病房门被来人轻轻的推开了。

    江清柠急忙转过身,背对着大门,两只手不停的擦拭着眼角。

    “醒了?”沈烽霖疾步走到床边,看她轻微颤抖的身影,神色一慌,即刻绕到她身前。

    江清柠双手捂着嘴,尽量的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沈烽霖蹲在她床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气色,见她哭的梨花带泪,心口一滞,堂堂威武不能屈的沈三爷竟是慌得手足无措。

    他道:“怎么哭了?是身体还不舒服?”

    “对不起。”江清柠喉咙很干,每说一个字仿佛心脏都被一把刀划过,不见血,却痛不欲生。

    沈烽霖向来转的又快又准的脑袋好像突然间卡壳了,他混沌道:“你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

    江清柠一听这话眼泪更是哗哗哗的往外淌。

    沈烽霖急坏了,“咱们不哭了,好不好?”

    江清柠一抽一抽的摇着头,“对不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