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王霸刀〕〔蚀骨危情:爹地,〕〔霸道娇妻超有钱〕〔我全家人设都崩了〕〔大佬白月光归来后〕〔战龙临门〕〔开局签到送封号斗〕〔宿主今天也很甜〕〔天啊!我变成了龟〕〔从山寨npc到大BOS〕〔契约甜妻:偏执总〕〔天衍乱纪〕〔林云王雪〕〔从灵气复苏到末法〕〔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娱乐一夏〕〔爆萌团宠:我给反〕〔精灵侦探社〕〔我真没想当好大哥〕〔命之奇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228章 你还疼吗
    沈烽霖被她弄的更是不知所措,愣是把一句话拆成了两半,说的还结结巴巴,“你没有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江清柠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糊涂了,就算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自己大姨妈都迟了七八天了,她竟然还一点都没有察觉。

    她就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沈烽霖轻轻的擦拭干净她的脸上的泪痕,“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对不起三哥。”江清柠越发愧对他,哭的哇哇哇的。

    沈烽霖生怕她一个激动又出血了,忙道:“咱们坐下来好好说,不哭了。”

    门外,本是准备送饭的赵勤然默默的缩回自己的手。

    他不是故意偷听的,完全就是光明正大的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不得不感叹一句,哪有无坚不摧的人,还不是因为他没有遇到对手。

    瞧瞧咱江清柠的本事,什么事都不做,哭一哭三爷就得乱翻了天。

    “你一个人偷着乐的样子真是好贱。”林景瑄摸了摸胳膊,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又跑来医院干什么?难不成是想让三爷记起来你抢他老婆孩子的事?”赵勤然善意的提醒着。

    林景瑄本是打算敲门的手骤然一停,他掩嘴轻咳一声,“那个苏菲娅一大早就去了公司,口口声声说着今天如果见不到咱三爷他老人家,她就死皮赖脸的在公司里住下了。”

    赵勤然忍俊不禁道:“这可是你将功赎罪的大好机会啊,要不你就牺牲一点美色,把苏菲娅一举拿下了,替三爷解决掉后院起火这个麻烦事。”

    林景瑄嘴角抽了抽,“你身为公司元老级别的大人物,怎么就不想着为公司鞠躬尽瘁死而后己奉献奉献自己呢?”

    “得了吧,我这张糙脸人家还瞧不上。”赵勤然自上而下的审视林景瑄一番,啧啧嘴,“瞧瞧咱们林公子这唇红齿白的书生俊样,简直就是人见人爱。”

    “人家苏菲娅小姐不稀罕咱们这副臭皮囊,她爱好的就是你这种内敛稳重,自带忧郁气质的成熟脸。”

    “这可是细致活,我一个糙老爷们胜任不了。”赵勤然将他推向了电梯间,“辛苦了。”

    林景瑄两只手扒在电梯两侧,瞪着他,“你这是逼着我回家去继承家业了?”

    “得了吧,你那点智商还是别回去祸害林家了,本身家业就不大,再被你霍霍,估计就得结算清盘倒闭了。”

    林景瑄反驳道:“你这是在质疑我?”

    赵勤然一脚将他揣进了电梯,“话太多。”

    病房里:

    江清柠听着门外细细碎碎的谈话声,捂了捂自己的嘴,“三哥你是不是还有工作要处理?你不用守在我这里,我没事了。”

    说着,她便掀开被子作势要下床。

    沈烽霖急忙压住被子一角,“你要做什么?”

    江清柠扭扭捏捏的指了指旁边,“我想去一趟洗手间。”

    沈烽霖不由分说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

    江清柠被吓了一跳,双手紧紧的楼主他的脖子,慌忙道:“我可以自己走过去。”

    “你需要卧床休息,不能随意走动。”

    江清柠大概也知道一些关于流产后的注意事项,但没有说过不能下床啊。

    上次江清河流产,跑的比兔子还快,也不见江夫人阻止她。

    沈烽霖小心翼翼的把她放了下去,随后转过身,“我不会偷着看你。”

    “……”江清柠尴尬的坐在马桶上,两只手怎么都没有勇气脱下裤子。

    沈烽霖没有听见动静,小声道:“还没有力气吗?”

    江清柠咬了咬下唇,“没有,只是三哥我完全可以自由行动的,你不用、不用这么——”

    “你放心,我是个正人君子,我不会转过身。”

    江清柠两只手用了力的扒拉着裤子。

    “需要让我帮忙吗?”沈烽霖见她还是一动不动,不得以下只得转过身来,“你放心,我不看。”

    江清柠这下子脸更红了,更是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耳根子一路红到了脖子上,红的她都快冒烟了。

    “三哥,我自己来。”江清柠低下头,她突然发现三爷看她的眼神,好像太阳,锃亮锃亮的。

    沈烽霖又一次绅士般的转过身,“不用着急,慢慢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及时告诉我。”

    江清柠觉得自己要便秘了。

    “三哥,有点不方便,你能、能出去吗?”江清柠硬着头皮把这句话磕磕巴巴的说出来了。

    沈烽霖站在了洗手间外,忍不住的摸了摸自己额头,他刚刚都在干什么?

    江清柠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完成了人生中的三大急事之一了。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江清柠觉得自己的肾怕是要出问题了。

    沈烽霖轻咳一声,“你如果好了就告诉我一声,别自己走出来。”

    江清柠轻咛一声回复。

    沈烽等了好一会儿,始终是不放心,又敲了敲门,“我可以进来了吗?”

    江清柠刚刚走了两步,这脚踏实地的感觉太真实了,只是她一听见这三长两短很有节奏的敲门声时,又被吓得坐回了马桶上。

    沈烽霖推门而进,见她老老实实的坐着等自己,点了点头。

    江清柠看出来了,他这个眼神是在夸自己听话懂事。

    沈烽霖抱着她又躺回了床上,“饿不饿?”

    江清柠摇头,“不饿。”

    “冷不冷?”

    她继续摇头,“不冷。”

    “累不累?”

    她想了想,三爷这般苦口婆心,大概是怕自己流产后一个不小心就抑郁了吗?

    江清柠下定决心,自己不能再哭了,他一定是被自己那连绵不绝的哭声吓到了。

    想想堂堂不可一世人人敬畏的沈三爷鞍前马后的守在自己病床边,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她看着心疼极了。

    向来雷厉风行杀伐决断犹如帝王般果敢无畏的沈三爷,她不能三番四次的成为他的负担。

    “肚子,还疼吗?”沈烽霖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她的眉眼,他问的很小声,就如同那是他心底不敢触及的伤痛,每说一个字都在撕心裂肺。

    江清柠眼眶又不知不觉的红了,她急忙摇头,很努力的让自己笑起来,她道:“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我很好,我真的很好。”

    她笑的时候,眼中好像装满了水,在灯光是折射下,水光般潋滟,让人心肝都快疼坏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