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战神李航许沐〕〔秦羽夏晓薇〕〔七爷是个妻管严〕〔夏天周婉秋〕〔盛莞莞凌霄〕〔网游:每十小时创〕〔第一兵王〕〔在柯南世界装好人〕〔许若晴厉霆晟龙凤〕〔至尊神婿〕〔唐残〕〔叶昊郑漫儿绝世赘〕〔慕林〕〔小宝寻亲记〕〔太初符神〕〔王妃在京城当团宠〕〔木叶之贼手〕〔大国金融〕〔火种进化〕〔金刚不坏大寨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244章 不会是遭贼了吧
    沈昊廷低着头,两只手抠着玻璃杯,用了很大的力气,指甲盖上都泛着白。

    江清柠也不忍再刨根究底的问他不愿意说的话,转移着注意力道:“中午饭吃了吗?”

    “还没有。”沈昊廷站起身,“三婶病好了?”

    “嗯,好了。”江清柠走向厨房,“三婶不怎么会做饭,要不我给你煮饺子吃?”

    “我来帮你。”沈昊廷驾轻就熟的把灶台燃气打开。

    江清柠站在一旁,看他行云流水的动作,更是心疼了。

    像他们这种二代三代,哪一个孩子不是被自家父母宠上了天,甭说自己煮东西吃了,连烧开水都不会。

    沈昊廷才十岁吧,看那样子,应该是什么都会做了。

    “滴答、滴答。”一滴滴血晕开在水池里,混上自来水,一会儿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江清柠看的眼睛都直了,心里一慌,连忙将干净的纸巾堵住了他的鼻子,惊慌失措道:“怎么了?怎么又流鼻血了?”

    “没事,没事。”沈昊廷微微仰着头,“等一下就好了。”

    江清柠眉头微蹙,“我带你去医院。”

    “好了。”沈昊廷把纸巾丢进了垃圾桶里,灿灿一笑。

    江清柠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鼻子看了很久,还真是不见出血了。

    沈昊廷转过身,就着自来水随随便便的清理了一下鼻子,“我鼻子里有快软骨头,一打喷嚏就有可能引起出血,等我大一点,把骨头取出来就没事了。”

    江清柠半信半疑,“你去检查过?”

    “嗯,老师带我去过医院。”沈昊廷洗干净双手,“我没有得什么传染病。”

    江清柠笑了,“我不是怕你得传染病。”

    “你不会嫌弃我,对吗?”他的眼睛很大,黑漆漆的眼瞳里映上的全是她的影子。

    江清柠摇头,“我很喜欢昊廷。”

    “我也喜欢你。”沈昊廷倏地红了脸。

    “叮铃铃……”手机在桌上闹腾不已。

    江清柠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刻意的走到落地窗前,按下接听。

    江父:“今晚上回家一趟。”

    江清柠听出了父亲声音里的疲惫,道:“您怎么了?”

    江父:“回家后再说。”

    “好。”江清柠挂断电话。

    “三婶,饺子煮好了。”沈昊廷两只小手掌捧着大碗,大概是被烫狠了,放下饺子碗的刹那两只手急忙捂住自己的耳朵,傻傻发笑。

    满眼都是天真,仿佛对未来有数不尽的期许。

    “三婶。”

    “嗯。”

    “我以后可以经常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了。”

    “你会不会嫌弃我?”

    “为什么这么问?”

    沈昊廷没有回答,只是笑的眉眼弯弯。

    大哥嫌弃我是私生子,从来不带我玩。母亲不许二哥陪我玩,爷爷奶奶又担心着母亲抑郁症,鲜少和我亲近,父亲可能是打心眼里不喜欢我。

    那个家,是家,又不是家。

    大雪连绵下了一整天,直到夜幕黄昏,才渐渐的停了。

    江清柠正躺在美人榻上昏昏欲睡着,突然听见家里好像有什么脚步声。

    她即刻保持清醒坐起了身。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院子里也亮起了一盏盏路灯,屋子里却是黑漆漆一片。她听见了越来越明显的走动声,心里一抽一抽瘆得慌。

    不会是遭贼了吧。

    思及如此,她从架子上拿起一只花瓶,小心翼翼的伺机而动着。

    下一瞬,大厅内灯光被全部打开了。

    突如其来的光明,吓得她更是一惊,这个贼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还敢光明正大的行窃。

    “丫头。”沈烽霖看见了酒架后若隐若现的小身影,轻咛的喊了她一声,生怕自己音量过重把她吓着了。

    江清柠手里的花瓶蓦地失去了重力,啪的一声掉在了地毯上,她直直的望着大厅正中央面朝着她微微一笑的男人。

    那一刻,风静了,云停了。

    灼灼桃花,三千繁华,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

    江清柠像是失去了镇定,待她清醒过后之后,才发现自己像蒙头乱飞的蜜蜂只顾眼前是不是灿烂绽放的花朵,义无反顾的撞进了他的怀里。

    撞得沈烽霖往后趔趄一步。

    江清柠手忙脚乱不知所措道:“我撞疼你了?”

    沈烽霖满眼宠溺,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小心一点,别摔倒了。”

    江清柠两眼直勾勾的注视着他,从上到下整整打量了他五分钟。

    沈烽霖道:“我不过就几天没有回来,怎么就不认识了?”

    江清柠咽回了自己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她摇头,狠狠摇头。

    他的脸色,还是苍白。

    “刚刚是睡着了?”沈烽霖环顾了屋子一圈,“我母亲没来陪你?”

    “她刚走半个小时。”江清柠轻轻的捏住了他的衣角。

    沈烽霖低下头,看着她勾住自己衣角的小手,道:“怎么了?”

    她缩回了手,“没事——”

    江清柠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他往后一倒,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他。

    两人一同跌倒在了地上。

    “三哥,三哥?”江清柠慌得声音都哑了,她张着嘴,拼了命的想要叫他,却发现自己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

    沈烽霖只是晕了一小会儿,听着有哭声时,眼前的黑雾渐渐散开,终于看清楚了泪水磅礴的小丫头。

    江清柠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毫不顾忌形象,她见他初醒,又一次喜极而泣,“你醒了,你是不是很不舒服?”

    “我没事。”沈烽霖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奈何浑身无力,头晕眼花。

    “你别动,我扶你。”江清柠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扶起来坐好,“你哪里不舒服?”

    “没事,刚下飞机,可能还有点晕机。”他抚了抚额,“能给我一杯水吗?”

    “好。”江清柠跑的很快。

    “你慢一点。”沈烽霖看她那双小短腿跑的又急又快,当真是心脏都提上了嗓子眼。

    江清柠把水壶都拿了过来,大概是怕他一杯水不够喝。

    沈烽霖被她逗乐了,忍俊不禁道:“我喝点水就没事了。”

    “多喝点。”江清柠看过电视,像他们这种中毒的人,都会不约而同的口干舌燥,很口渴,更何况,多喝热水这是医治百病的。

    所以她卯足了劲的灌了他好几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