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武大帝〕〔穿越八年才出道〕〔洛婉〕〔大明最狠一个山贼〕〔贵妃每天只想当咸〕〔医武高手闯天下〕〔我在大明割韭菜〕〔旷世神胥〕〔司礼监〕〔入赘为婿〕〔慕斯盛莞莞〕〔不败神婿〕〔战锤巫师〕〔不败神婿〕〔史上最强练气期方〕〔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方羽修炼五千年〕〔都市绝品仙尊〕〔炼气五千年李道然〕〔史上最强炼气期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16章 你没有打掉孩子
    江清柠看着这滑稽的一幕,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情况。

    车子颤抖了好几下,大概也是有些死不瞑目了。

    沈天浩用力的拍了拍自己没有知觉的大腿,透过后视镜瞧见了慢慢走来的身影。

    他贱兮兮的笑了笑,把衣服里的手工刀掏了出来。

    路边的灯光正巧落在刀面上,折射着微弱的寒光。

    司机如鲠在喉,寻思着要不要告诉自家大公子,当街行凶,有点蠢。

    江清柠轻轻的敲了敲窗户,询问着“你没事吧?”

    车窗玻璃缓缓的降了下来,沈天浩早早就在心里盘算好了,等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刹那,他必然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一刀刺进她的肚子里。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干净,利落,简直完美。

    “大公子,有医生过来了。”司机提醒着。

    沈天浩忙不迭的把手工刀丢在了车底。

    急救医生护士尝试着把车门拉开。

    江清柠退到了一旁,瞧着这一幕,大概也不需要她参与了,她随手拦下一辆计程车,车子扬长而去。

    沈天浩咬牙切齿的看着消失在眼前的猎物,恨铁不成钢的一指头戳在司机的脑门上。

    夜色渐深,十四院内外一如既往的娴静安然。

    江清柠揽了揽身上的外套,踌躇不已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最终还是挺着胆子输入密码进了别墅。

    屋子里,黑漆漆一片。

    江清柠换上了拖鞋,尽量不制造任何声响的踮着脚。

    “咔嚓”一声,微乎其微的声音回荡在卧室里。

    沈烽霖听着那被刻意减弱的响声,不露声色的等待着对方靠近。

    江清柠伸着脑袋观察了一下屋子里的动静,床上躺着一人,应该是睡着了。

    思及如此,她便更加放心大胆的推门而进。

    沈烽霖依旧闭着眼,他闻到了空气里萦绕散开的熟悉味道。

    江清柠站在床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屋子里的光线很弱,她大致只能看见他那模糊的面部轮廓。

    沈烽霖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她的下一步动作,待他睁开眼时,只见她的小脑袋正枕在自己的手边,安静的睡着了。

    她就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软软糯糯的靠着自己,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沈烽霖好像看见了她殷红的小脸蛋上堆满了笑容。

    清晨

    窗帘被微风轻轻撩起又洒下,好像有玻璃珠子在地上叮叮咚咚的滚动着。

    江清柠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她轱辘着两个大眼珠四下张望一番,惊愕的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她为什么会躺在床上?

    江清柠惊慌失措的掀开被子,房间,空空荡荡。

    一时之间,她竟然产生了这里不是十四院的错觉。

    难道是她昨晚上太困了所以以为自己来到了十四院,其实这里是她家?

    江清柠迷迷糊糊的下了床,揉了揉酸疼的胳膊就往门外走去。

    “薛妈,早餐我不吃了。”她推门而出。

    餐桌上,赵勤然手一抖,鸡蛋滚在了桌上。

    沈烽霖不以为然的抬起头,目光一聚。

    江清柠与两人又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

    赵勤然轻咳一声低下头,拿起牛奶杯尴尬的喝了一小口。

    沈烽霖一脸严肃道“把衣服穿好。”

    n

    bs 江清柠猛地发现自己正衣衫不整,领口处的纽扣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两颗,那发育不良的女人本色正若隐若现着,大清早的,难免让人浮想翩翩。

    沈烽霖将目光投掷到一旁装聋作哑一声不吭的赵勤然身上。

    赵勤然被他瞪得心里发虚,苦笑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嗯,吃完早饭你就回公司。让你处理的那些事,不必手下留情。”沈烽霖擦了擦嘴角,语气风平浪静。

    赵勤然点头,“我会处理好的。”

    “你吃饱了。”沈烽霖再一次将目光锁定在他伸过来拿面包的手上。

    赵勤然看了看不远处扭扭捏捏不知道该不该靠近的小丫头,再看了看字里行间明确告诉自己要避嫌的大魔王,突然有些可怜像小白兔一样单纯又弱小的江清柠。

    “你可以走了。”沈烽霖说的很肯定。

    江清柠很是尴尬的站在客厅里,她两只手都背在身后,那样子,像极了在罚站。

    “过来。”

    江清柠听着这中气十足的命令声,立马像被上了发条终于恢复了动力的机器人,屁颠屁颠的就跑过去了。

    “吃饭。”沈烽霖将牛奶鸡蛋推到她面前。

    江清柠面上的喜色顿时荡然无存,她目光如炬的瞪着眼前圆鼓鼓的鸡蛋,一时半会没了动作。

    沈烽霖道“吃不下?”

    江清柠打着哈哈把鸡蛋剥开,“能吃,能吃。”

    沈烽霖不说话,见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张开了嘴,脸色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又白,最终还是受不住了什么似的,踉跄着就往洗手间跑了过去。

    “呕。”一阵阵止不住的呕吐声从洗手间里传来。

    江清柠觉得自己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沈烽霖转动轮椅跟了上前,听着里面此起彼伏一声又一声的呕吐声,心脏都揪到了嗓子眼。

    江清柠吐得两眼通红,真的是难受极了。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江清柠条件反射性的站直身体,怎么办,她该怎么解释?

    “叩叩叩。”敲门声还在继续。

    江清柠做贼心虚的把门打开了。

    沈烽霖将手绢递给她,“好点了吗?”

    “我、我可能是昨晚上吃多了,有点消化不良。”她的声音细不可闻,就像是连自己都没有底气似的。

    沈烽霖没说话,就这般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江清柠被他看的脸发红,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屋子里,在这一刻,仿佛人去楼空那般,落针可闻。

    “丫头。”半响,他轻唤一声。

    江清柠言笑晏晏的抬起头,“嗯。”

    “你是不是真把我当成了傻子?”

    江清柠不明他的言外之意,“您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沈烽霖与她四目相接,两人的目光就在这沉默中触及、撞击。

    江清柠心里隐隐的有一种不祥预感,有些答案呼之欲出,已经是话到嘴边,恍若下一刻,她隐藏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

    “叮咚……叮咚……”门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江清柠忙道,“我去开门。”

    “孩子——”

    江清柠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的站定了身子。

    “你没有打掉他。”沈烽霖说的很平静。

    却在江清柠心里丢下了一颗石头,正是好巧不巧的落进了蓄势待发的火山岩浆里,瞬间爆发出熊熊火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