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风华〕〔在野外综艺做咸鱼〕〔龙王医婿〕〔唐土万里〕〔女主夏乔男主司御〕〔没有人比我更懂修〕〔重生后变成团宠人〕〔王蜜王大山〕〔我的傻白甜老婆〕〔科技传播系统〕〔万族之劫〕〔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剑域神王〕〔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农家有女甜如蜜〕〔灾难:从开学遭遇〕〔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十五病区手记〕〔开局变成黑色切割〕〔重启大宋:从科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19章 沈天意的助攻
    “叮咚……”沈天意单手撑在大门一侧,不肯死心的继续按着门铃。/

    今天,他无论如何都要进去。

    江清柠擦了擦手上的水渍,瞧着不请自来的沈二公子,娥眉微蹙,“你怎么来了?”

    沈天意有些惊讶给自己开门的人,道“三婶怎么在这里?”

    江清柠尴尬的轻咳一声,“你三叔受了一点伤,我来炖点汤。”

    沈天意似乎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味道,赶紧进了屋子,笑嘻嘻的说着“三婶这是再一次成功入驻朱雀台了?”

    江清柠心虚的搅着炖锅里的骨头,不作答。

    沈天意靠在墙上,注意到她僵硬的动作,道“看来还差一点啊。”

    江清柠放下勺子,“沈二公子没别的事就回去吧,你三叔最近心情差,你也不想撞在枪口上是吧。”

    “我很能理解我三叔为什么会心情差。”沈天意两眼一眨不眨的将她审视了好几遍,只能看不能碰这种心情,他身为男人,当真是很能理解。

    江清柠觉得他的眼神里带着不怀好意的企图,刻意的转过身,避开他的打量。

    沈天意不由得叹口气,果然啊,在这种不得解的僵局面前,必须要有人勇敢而无畏的替他们主动踏出一步。

    江清柠实在是被对方给盯得心里发虚,摘下围裙道“我去趟洗手间。”

    “去吧去吧,我替你看着火。”沈天意笑的更是贱兮兮的。

    厨房里,炖锅扑哧扑哧的沸腾着。

    沈天意摸了摸口袋,笑不拢嘴的摸出了一个瓶子,自言自语的说着“三叔啊,我真是为您操碎了心,以后您可得好好的对人家啊。”

    “你在做什么?”冷不丁的声音从沈天意背后响起。

    沈天意手一抖,也不知道自己洒了多少颗东西进去,惊慌失措的想要把挽救,奈何这些东西入水即化。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沈烽霖环顾屋子一圈,“柠柠呢?”

    沈天意哭笑不得的把瓶子藏在身后,脑门上起了一层汗,不知是紧张的,还是被水蒸气熏的。

    沈烽霖眯了眯眼,“你刚刚在干什么?”

    “三婶让我、让我帮她看着火。”沈天意嘴角抽筋,说的口齿不清。

    “还有别的事吗?”

    “没、没有了,我现在就走。”沈天意耷拉着头,跑得比兔子还快。

    门外,沈天意焦急的徘徊着,他好像一不小心放多了。

    三叔他老人家会不会虎虎生威一个不注意把娇滴滴的三婶给伤害了?

    怎么办?

    沈烽霖看了一眼灶上早已是炖的浓稠的骨头汤,默默的把火关上了。

    “二公子走了吗?”江清柠上前,趁热舀了一碗汤。

    沈烽霖坐在椅子上,望着她小心翼翼的把热汤端来,那模样就像是她捧着的是能让人长生不老的良药,一滴都不忍洒出来。

    江清柠目不转睛的站在他面前,很急切的等待着他喝下去。

    沈烽霖喝了一小口,大概是他自己都没有料到汤水会这般咸,咸的他喉咙都在发紧。

    江清柠眉头微蹙,“不好喝吗?”

    “咳咳。”沈烽霖面不改色道“有点烫。”

    “那等一下再喝。”江清柠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尝一口。

    沈烽霖舀起一勺吹了吹,“不用,挺好喝的。”

    “我尝尝。”江清柠跑进厨房,看着那雪白的汤色,胃里的酸水就开始往上涌。

    “水少了一点,汤太浓,你喝了又得吐了。”沈烽霖把盖子盖上,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江清柠面颊发烫,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等他喝完。

    时间过得很慢,屋子里也是出奇的安静,静的仿佛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在寂静中,缠绕在一起。

    沈烽霖喝着喝着越来越热,他轻轻的扯了扯领口,脸上也是泛着不正常的红霜。

    突然,冰凉的小手覆盖在了他的额头上。

    江清柠惊愕道“三爷,您这是发烧了?”

    沈烽霖吞了一口口水,喉咙了里很干涩,他明明喝了水,却依旧觉得口干舌燥,好像有团火在身体里愈演愈烈。

    江清柠急坏了,“我给您找点退烧药。”

    沈烽霖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将她离开的身体重新拉回了自己的视线里。

    江清柠不知所措道“您生病了,我给您拿药。”

    沈烽霖的意识很混乱,他一会儿很清醒的知道自己正抓着她的手,一会儿又很混沌的不知道眼前是什么,只知道她身上好凉,握着好舒服。

    江清柠注意到他涣散的瞳孔,心里猛地一惊,不敢置信道“三爷,您不会是——”

    沈烽霖轻轻的将她推开了,手忙脚乱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后腰有点脱力,他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双腿一软就这么跪在了地板上。

    江清柠扶住他的胳膊,“三哥,你没事吧。”

    沈烽霖哑着声音,“别离我太近,离我远一点。”

    江清柠慌了,自话自说着“怎么会这样?薛妈跟我说炖汤的时候放一点中药,可是没有说中药有那种疗效,现在怎么办?”

    沈烽霖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只能感觉到越来越热,他难受极了,踉跄着从地上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进了洗手间。

    江清柠拍打着洗手间的大门,“三哥,你让我进去。”

    沈烽霖背靠着墙,竭尽全力的控制着自己,“你走,走。”

    他颤抖着手打开了水龙头,冰冷的水从头淋到脚,冻得他直哆嗦。

    江清柠抓着门锁,卯足了劲也打不开。

    里面断断续续的传来了水流声,她也放弃了开门,就这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外,看着磨砂玻璃里若隐若现的人影。

    黄昏,夕阳余晖沁红的落在窗台上,紧闭的洗手间大门终于动了动。

    江清柠慌乱中从地上站起来,两眼望着那扇门都快望眼欲穿了。

    沈烽霖神色恹恹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发梢上的水一滴一滴的晕开在地板上,他冻得嘴皮都泛青了。

    江清柠拿着毛毯将他包裹起来,两眼微微泛红,“冷不冷?”

    沈烽霖双眼失焦,他很努力的才把她忽远忽近的身子看真切了,小丫头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眼底红肿着,可能是哭了很久很久。

    他抬起手想要揉一揉她的小脑袋,只是指腹刚刚接触到她皮肤的刹那,原本已经熄灭的火焰又有了复苏的迹象,他急忙缩回手。

    江清柠看着他起伏过剧的心口处,哪怕自己再不谙世事,也在世俗中被侵染了一分儿女情长。

    她踮起了脚尖,双手勾住了他的颈脖,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下一瞬,她吻上了他的唇……

    你是我义无反顾撞过的南墙,哪怕最终变成我黄粱一梦的空欢喜一场,我也要在沉沦中再疯狂一次。

    我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