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天宇〕〔不会真有人觉得师〕〔超级海岛大亨〕〔史上最强练气期方〕〔方羽修炼五千年〕〔团宠真千金每天都〕〔比邻〕〔二嫁医妃:王爷他〕〔女神的上门狂婿陈〕〔琪琪〕〔陈华〕〔废婿归来〕〔女神的上门狂婿〕〔炼气五千年李道然〕〔史上最强炼气期方〕〔褚临沉我怀孕了〕〔总裁的甜宠新娘〕〔史上最强炼气期〕〔摄政王的药膳小医〕〔脉脉春风,冰雪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24章 孩子的父亲找来了
    “哪句话?”沈烽霖大概是存了心想要逗一逗这个害羞的小丫头。

    江清柠脸红的都快冒烟了,她抿着嘴,怯怯的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道“我爸同意你、你娶我这句话。”

    “我好像没有听清楚你在说什么。”

    江清柠羞赧的背过身,两只手薅着自己的衣角,鼓足勇气道“我答应你。”

    沈烽霖垂眸一笑,灯光打在两人身上,地上重叠着两道影子,就像是拥抱在一起,不分彼此。

    微风习习,院子里树枝不知何时起已经发了新芽。

    程易匆匆忙忙的进了江家大宅,一见到独自坐在沙发上乐呵乐呵的江来时,更是三步并作两步的小跑过来。

    江来面带惊讶之色,“你不是有事回家了吗?”

    “我刚下飞机就听说了江家的事,都怪我临走前没有处理好这边的工作,让江叔叔为难了。”程易自责道。

    “没事了,我这次算是认清楚了京城里这些人的真面目。”江来示意他坐下再说。

    程易张望四周,“清柠在家吗?”

    江来掩嘴轻咳一声,“孩子,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了。”

    程易蹙眉,“江叔叔您不会是想反悔吧?”

    “我们清柠跟你是真的没有缘分。”江来叹口气,大概也是很惋惜。

    程易站起身,不敢置信道“我这次回家好不容易说服了我父亲,您怎么就反悔了?”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强扭的瓜不甜。”

    “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不甜了?江叔叔是怕我介意她的孩子吗?我可以给您立下保证书,如果我不待他如己出,我任您惩罚。”

    “不是这个原因。”江来犹豫了片刻,面色凝重道“孩子的父亲已经来了。”

    程易诧异道“他还敢来这里?”

    说着他便抡起袖子。

    江来挡在他面前,“你这孩子要做什么?”

    “我替清柠好好的教训教训他这个混账。”程易观望四周,“他在哪里?”

    话音一落,书房的门被人推开了。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程易怒不可遏般冲了过来,却是猛地一个急刹。

    他惊愕的看着眼前愣是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人,气宇轩昂,卓尔不凡,虽是不言不语,但那得天得厚的气场早已是精神上将他碾压的动弹不得。

    “沈烽霖?”程易喉咙有些发紧,声音像是锯条划过木头,干巴巴的。

    “表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江清柠急忙挡在沈烽霖面前,刻意的阻止着两个人靠近。

    程易双手不自然的紧握成拳,一把将江清柠拽到了自己身后,“我是来告诉你我爸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我们可以立刻出国了。”

    江清柠拂开他的手,“表哥,我没有想过要嫁给你。”

    “清柠——”

    “你走吧。”江清柠打断他的话。

    程易不死心,“清柠,他只是在玩弄你,你难道看不明白吗?”

    “程先生,都是成年人,得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沈烽霖就这般当着程易的面牵上了江清柠的手,还贴心的与她十指交缠。

    程易气的脸红脖子粗,怒目而视的指着他,“你给我放手。”

    沈烽霖充耳不闻他的话,牵着江清柠高调的走出了江家。

    程易不甘心的追上前。

    江来挡在他面前,“孩子,放手吧。”

    程易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江叔叔您难道也是老糊涂了吗?沈烽霖是什么人,他这种男人怎么可能会是真心实意对待咱们清柠的?清柠还小,难免受他蛊惑一时糊涂,难道您也看不明白吗?”

    江来沉默中摇了摇头。

    程易烦躁的将领带狠狠的的扔在地上,“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清柠被他欺负的,我要让他看清楚沈烽霖这种人的真面目,他就是存了心跟她玩玩而已。”

    二楼处,江清河看完了好戏,言笑晏晏的走回了房间。

    “叮铃铃……”床上,手机一阵一阵的响着。

    江清河看着上面的号码,漫不经心的按下了接听。

    “清河,是清河吗?”沈天浩的声音有些哽咽,或许他这辈子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个电话号码还能有人接听。

    “是我。”

    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沈天浩如果可以站起来,怕是都蹦上了屋顶,他激动道“你真的还活着?”

    “天浩,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言罢,电话挂断了。

    沈天浩愣了愣,不知所措的再重复拨打回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沈天浩犹如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他急忙推着轮椅往门外移去。

    寒风瑟瑟,吹得他发丝凌乱。

    江清河看见了宅子外不停给自己打电话的男人,也不急,就这般坐在椅子上望着手机屏幕,电话铃声真是美妙极了。

    “天浩,我说过了,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江清河还是那么一句话,但很明显的是语气较之前一刻多了一丝不舍。

    沈天浩仰头望着那扇窗,问“为什么?清河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我没有,我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你,对不起,你忘了我吧。”江清河再一次挂了电话。

    沈天浩双手撑在栏杆上,目光闪烁的看着属于她的那扇窗。

    风吹得他双手都发红了。

    淅沥沥的小雨连绵不断的落下,而他却是岿然不动的守在楼下。

    江清河打着雨伞走到了他面前。

    沈天浩抬了抬头,再次见面时,恍然如梦,他有好几次都想撑着轮椅站起来,可是努力了一次又一次,他依旧站不起来。

    江清河拿出干净的手绢替他把脸上的水渍擦拭干净,温柔的说着,“回去吧,别着凉了。”

    沈天浩握上她冰凉的小手,“自从你离开后,我一次都没有梦到你,我知道的,你肯定没有离开我,不然你怎么舍得一次都不来看看我?”

    “天浩,我们回不去了。”江清河将手从他的掌心里抽了出来,“我很脏,我现在只想一个静静的活着,不再去强求什么,不再去渴望什么。”

    沈天浩拼了命的抓住她的衣角,“清河,我不嫌弃的,我从来没有嫌弃过,我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爱你。”

    “所有人都知道的,他们都知道我那不堪回首的过往,我不想让她们嘲笑我。天浩,我们认命吧,好不好?”

    “哪怕天厌地弃,我也不会放手。”沈天浩死死的攥着她的衣角,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把衣服从自己的手里抽了出去。

    江清河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了,临进门的刹那,回了回头,她灿然一笑,眼里却是蓄满了泪水,她轻轻一眨眼时,一滴泪两滴泪像开了闸的洪水融进了冰冷的雨水里。

    她张了张嘴,终究是无力的说着“我也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