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图卷〕〔神相天女〕〔当世界崩坏之时〕〔过去心不可有之西〕〔木叶之死亡如风〕〔愿抛却江山如画与〕〔明末之无限兑换系〕〔红尘至尊体〕〔霸道爹地绝色妈咪〕〔崛剑记〕〔妖孽总裁的萌宝娇〕〔和安少的高甜新婚〕〔被逼成仙〕〔总裁爹地的幸孕萌〕〔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医者无眠〕〔墨唐〕〔林梓言宗景灏的故〕〔萧兮兮洛清寒〕〔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25章 你把我当成了姐姐
    小雨不知何时起愈演愈烈,渐渐的就像是泼下来的水那般。

    一辆轿车平静的驶过路面,司机小心翼翼的驾驶着车子,不知为何,总觉得如芒在背,他好像有些多余。

    车内的气氛很是安静,但安静的都有些诡异了。

    司机顿时倍感压力,他想了想,自己的身处之地可以在车底,也可以在车顶,大概就是不能在车里。

    江清柠轻咬红唇,两只手扒拉着自己的衣角,上好的羊绒衫愣是被她扒的快秃了毛。

    “大概是我来的不凑巧,让你表哥空欢喜一出场了。”沈烽霖的声音很低,就如同这寒冬腊月的天,着实是有些冻人。

    江清柠苦笑道“我没有答应他。”

    “我瞧着程先生那喜不自胜的样子,不像是自作主张啊。”

    江清柠低着头,喃喃的说着“我爸、我爸怕孩子出世后没有父亲。”

    “看来还是我冤枉了程先生,他这种喜当爹而大公无私的精神实在是让我佩服。”

    “三哥——”

    “只是这话若是传了出去,倒成了我沈烽霖寻花问柳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了,人渣啊。”

    江清柠急忙摇头,“不是的,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把实话告诉我父亲。他、他也是害怕我受人非议。”

    “是我的错。”沈烽霖见她急了,也不忍再逗她玩了,放松着语气,温柔的说着“你很好。”

    “对不起。”江清柠两只手几乎都把衣服薅出了一个洞,“是我自作聪明。”

    沈烽霖不作声响的牵起了她的手,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细腻的掌纹。

    车里,霎时又恢复了安静。

    司机额头上不受控制的冒着虚汗,连手心里都是汗,他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尽量的做到不去注意老板们的动静。

    但他的眼珠子总是情不自禁的往老板们身上瞧去,莫名的有些小激动,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电视剧里都会上演那感天动地最美好的一个吻。

    然而呢,他的大老板就这么像一根木头似的一动不动,真的是愁坏了他这颗犹如老父亲般又急又憧憬的心啊。

    车子一路疾行,溅起阵阵水花。

    夜幕四合,路边的灯光忽闪忽烁着。

    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从酒吧里走了出来,大概是醉的不轻,男人靠着树就不停的呕吐着。

    江清河从计程车上走了下来,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了男人的身上。

    程易愣了愣,鼻间萦绕着一股很熟悉的香水味,他下意识的抬起头。

    灯光忽明忽暗,他眼中的视线也是忽远忽近,他看不清楚靠近自己的人是谁,但闻着那股味道的时候,他以为的是,她来了。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骗我的,你一直在等我,等我回来娶你?”程易激动的抓住了江清河的双手,拼了命的缠住她。

    江清河被他抓的有点吃痛了,不得不顺着他的话说着“我答应你了。”

    程易泪流满面的抱紧她,“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那个沈烽霖的话,他这种老男人最会欺骗你这种小姑娘了。”

    “表哥,你喝醉了,我带你去酒店里休息。”江清河扶着他,“你还能自己走吗?”

    程易醉的糊里糊涂,他步履蹒跚的跟着江清河上了计程车,一个劲的胡言乱语着。

    计程车停

    在了隔壁街的五星级酒店前。

    清晨的阳光里都带着丝丝缕缕一夜放纵过后的暧1昧味道。

    凌乱的大床上,两道身影相拥而眠。

    程易因为宿醉,头痛欲裂的清醒了过来。

    他茫茫然的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腰上还搭着一只手,他不敢置信的瞪直了眼睛。

    昨晚上他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好像遇到了她。

    程易激动的掀开了被子一角,看到女人面容的刹那,他一把扣上了被子。

    江清河与江清柠有五成相似的外貌,但江清柠的美是张扬的,毫无保留的,就像是娇滴滴的白莲花,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相反江清河,她是属于那种祸国的美,特别妖娆。

    程易急喘了两口气,他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最后再一次不死心的轻轻的掀开了被子。

    江清河已经醒了,轱辘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对方。

    程易被吓得摔在了床底下,惊慌失措道“我、我们——”

    “你昨晚上一直叫着姐姐的名字。”江清河委屈的低下头。

    “可是、可是怎么会是你?”程易后怕的捂住自己的头,他都做了什么事?

    两人不着寸缕,如此明显,他怎么会看不懂。

    “我有跟你解释我不是姐姐,可是你拽着我的手,撕了我的衣服,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江清河紧紧的掩着被子,无声的哭着,那眼泪花静悄悄的从眼瞳里滚出来,又不带声响的融进了被子里。

    那画面,简直能把人的心肝儿都疼坏。

    “我昨晚上喝醉了。”程易试图给自己找个理由。

    “我知道你喝醉了,我在车上看着你倒在路边,想着把你送来就近的酒店里休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江清河贝齿轻咬,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又一次蓄满了泪水。

    “对不起。”

    江清河擦了擦眼角,“你不用道歉,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说着,她掀开被子,又被迫把自己藏了进去。

    程易看她一进一出,心里阵阵不安。

    “程先生,我的衣服都坏了,能麻烦你帮我找一身干净的衣服过来吗?”

    江清河的手臂上残留着一道道青紫的痕迹,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昨晚上自己都做了什么。

    程易虽然不敢相信他会酒后乱事,但事已至此,容不得他为自己辩解。

    他确实是伤害了江清河。

    “程先生,你不必自责。”江清河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故作坚强的展露着一个温婉动人的微笑,她哽咽着声音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们就当做、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不能这样——”

    “没事的,程先生真的没事的,这件事我不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放心。”

    程易目不转睛的看着床上明明满腹委屈却是强颜欢笑的女孩子,他或多或少听过关于江清河的传闻,潜意识里也以为这个女人是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子。

    如今,他竟是有些心疼她的大体,她的气度。

    明明那么难受,却还笑着对自己说没事的。

    程易,你是男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