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最强搬运工〕〔斗罗之失恋就能变〕〔总裁爹地超给力萌〕〔萌宝独一:霸道爹〕〔傲娇爹地找上门〕〔仙道圣尊〕〔天才萌宝傲娇妻〕〔王者战神江南〕〔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女神的上门狂婿〕〔武道神帝〕〔第一名媛凌霄盛莞〕〔盛莞莞慕斯〕〔第一名媛奈何娇妻〕〔第一名媛:奈何娇〕〔盛莞莞凌霄〕〔开局一条小舢板〕〔极品佞臣〕〔文娱泥石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332章 公开
    江清柠突然想起他临走前的神情,是生气了吗?

    徐萌萌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宝贝,你这是怎么了?”

    “三哥问我昨天是不是见了表哥。”江清柠恨铁不成钢的狠狠敲了敲自己的头。

    徐萌萌皱着眉,“你不会作死的说没有见过吧。”

    江清柠闭上眼原地跺了跺脚,“我不想拿这些小事去烦他,表哥跟我也没有说什么话,怎么就偏偏被记者拍到了?我还特意选了一个监控死角,免得被他看见。”

    徐萌萌啧啧嘴,“你这样摆明了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江清柠垂头丧气道“怎么办?我好不容易跟他才有了一点点进展,还是凭着孩子才有机会重新住进十四院,现在他会不会认为我就是那种不知好歹的女人?”

    徐萌萌戳了戳她的脑门,“难怪我爸非得逼我别离你太近,他不是怕我被你们江家连累,是怕我被你的智商感染啊。”

    江清柠无辜的嘟了嘟嘴,“你倒是给我说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三哥肯定是生气了,不然他不会不声不响的任着新闻愈演愈烈。”

    徐萌萌捏着下巴深思熟虑了好一番,最后一副爱莫能助的看着她,摇了摇头,“你拼了命的在死亡边缘疯狂的试探着,我有意力挽狂澜,奈何你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猪队友,自求多福吧。”

    江清柠蹲在地上,两只抱着膝盖。

    徐萌萌急忙把她拉了起来,“别闷着我干儿子了。”

    江清柠仰天咆哮一声,“我被自己蠢死了。”

    徐萌萌捂住她的嘴,“虽然咱们很蠢,但也得低调点。”

    不远处,那女人笑容满面的放下了手机。

    她一回头时,便看见匆匆忙忙从校区外走来的身影。

    程易一路心急火燎,直到在花坛前注意到了真是像极了明月清风温婉动人的江清河时才堪堪停步。

    就这么一眼,他竟是有些心虚了。

    江清河主动上前,一如往常那般善解人意的说着“程先生是来找我姐姐的吗?我刚刚看到她去了校务办。”

    程易摇头又点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表达什么。

    “姐姐应该是回来办理休学的,你去吧。”

    程易依旧站在原地,“我是来找你的。”

    江清河明知故问道“你找我做什么?”

    “那个新闻——”

    “我知道的,程先生心仪我姐姐,我不介意的。”

    程易眉头紧皱,“我昨天只是跟她说了一些话,你别误会。”

    “程先生不必跟我解释什么,感情这种事本身就是情难自禁身不由己,我会慢慢的等。”

    程易实在是于心不忍她这处处为人着想很是通情达理样子,伸手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

    江清河神色一凛,装作害羞的样子,怯生生的说着“程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我说过会对你负责的,我会澄清整件事,以后尽量的不去想和清柠的过往。”

    江清河面红耳赤的点了点头,“这是你的自由,你不用顾忌我。”

    江清柠刚从校务办出来便看见了这相当扎眼的一幕。

    徐萌萌倒是比她还惊讶,憋不住自己的镇定叫出了声,“江清河不是死了吗?”

    起初徐萌萌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拼了命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过去时,两个人还是紧紧的握着手,瞧那氛围,估计再晚一步就得你侬我侬的大家抱在一起了。

    江清河急忙缩回自己的手,“姐姐。

    ”

    程易意图解释什么,又觉得自己任何解释都显得苍白又无力。

    江清柠尴尬的轻咳一声,“我们走吧。”

    徐萌萌受惊不小,慌乱的说着“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程易下意识的跟着走了两步。

    徐萌萌一个劲的自言自语着“我是不是看错人了,那个人不是江清河?不对,他们两个人都只是我的幻觉?”

    “你没有看错,江清河确实还活着。”江清柠越走脚步越快。

    徐萌萌感受到心脏好像被人狠狠的锤了一下,那种惊心动魄,那种忐忑不安,她忙道“可是你表哥怎么会和江清河又扯上关系了?”

    江清柠也有些想不明白江清河这突然跑回来不想着继续和沈天浩纠缠,怎么就突然调转了方向和程易搭上了?

    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搭上程易的。

    ……

    正午,阴霾了一上午的天终于见了一丝阳光。

    沈氏大楼下,一辆采访车停在了显眼位置。

    财经新闻主播朱琪很是高调的进了沈氏大楼,这大概是她最扬眉吐气的一天,他们竟然取得了沈三爷的个人专访。

    这放眼京城,上百家媒体公司,有多少人趋之若鹜的想要进入这沈氏大楼,最后还不是一一被拒之门外了。

    唯独她,今天进来了。

    朱琪坐在摄像机前,上上下下的补了无数次妆,确定毫无瑕疵之后,才紧张的放下了镜子。

    沈烽霖来的比较迟,在所有人都准备就绪之后,他才在一群人的拥簇下犹如众星拱月那般带着光辉进来了。

    朱琪是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的观察这个男人,小女人那种情窦初开的感觉就像是装满了水的杯子又一次放在了水龙头下面,水不停的往外溢,满了满了,满出来了。

    沈烽霖坐在椅子上,连身体微微倾斜,一手搭在扶手上,另一手松开了西装上的纽扣。

    朱琪目不转睛的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哪怕只是发丝儿轻颤,她都觉得完美极了,完全就是世面上那些小鲜肉无法比及的高度以及风度。

    “开始吧。”沉稳内敛的男低音犹如山涧泉水,不仅悦耳,还有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清新感,怎么听怎么留恋。

    朱琪不知不觉看痴了,以至于旁边的工作人员喊了她好几声她才如梦初醒,略显失态道“很抱歉,我们开始。”

    沈烽霖等待着她提问。

    朱琪脑袋瓜突然间卡壳了,一早就准备好的新闻通稿,那每个问题都滚熟于心,可是突然间,她好像忘了,忘得一干二净。

    “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沈烽霖没有等到主持人提问,出口问。

    朱琪仿佛遇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瓶颈。

    “不用着急。”沈烽霖似乎很有耐心。

    朱琪面颊发红,索性放弃了之前的那一套干巴巴又烂大街的说辞,直接从一些生活琐碎的小事上入手,“沈先生还是单身吧,我想所有人更好奇您的择偶标准。”

    采访厅突然安静了下来。

    朱琪心里咯噔了一下,也怪她太心急,存着私心想要问问这个更俗套的话题。

    正当气氛僵持不下的时候,沈烽霖的声音倒是不疾不徐的响了起来。

    他说的云淡风轻,比任何一场会议,一场采访都还平静,“我结婚了,若要问我为什么会看上她,大概是因为她很怂,很笨,也特别的傻乎乎,我就想近距离看看,看看她还有没有更怂更笨更傻的时候。

    所以,我结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